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761 離別在即

陽光有些碎影。落在明亮、清幽的餐廳中。陸景自己動手泡了一杯茶,董冰在橡木餐桌邊小口的咬著湯包,儀態優雅。
  她受過很嚴格的禮儀訓練,能在這么饑餓的狀態下還保持著用餐的儀態。良好的禮儀并不是走作,而是讓其他人覺得看自己用餐是一種享受,感受到那種文化氛圍。
  更別說此刻,姿容絕美的董冰,看她用餐是一種極佳的享受。
  擦過嘴,收拾完餐廳,董冰輕笑著白陸景一眼,清麗的風情流露出來,坐在客廳里喝茶的陸景在她吃早餐時,至少看了她不下十幾眼。她心中有些甜蜜、嬌羞、薄怒的混合情緒。
  董冰怡然的坐到客廳茶幾邊,和陸景斜對著,“陸景,你為什么想要現在把電動汽車的項目放到美國發展呢?我印象中,年前你們就合資吧?現在都9月10日了。”
  陸景沒有瞞董冰,說:“丹尼爾-沃倫在迪拜和我談了一次,我打算幫助他創業。電動汽車就是我正在考慮的一個項目。”
  “回報呢?”董冰拿起茶幾上已經溫熱的茶水,喝著。陸景給她倒了一杯。
  “蘇格蘭皇家銀行價值約1600億美元的股份,他以800億美元的價格轉讓給我。”
  “咳咳…”董冰一下子給嗆住。這個交換條件超出她的想象。不是多少億美元的問題,而是陸景打算持有蘇格蘭皇家銀行的股份。
  蘇格蘭皇家銀行是英國第一大銀行。資產8000多億美元,銀行網點遍布英格蘭、蘇格蘭。擁有英鎊的發行權。在英國金融體系中的地位非同小可。
  和陸景說話,總會在不經意感覺到他的層次和高度。
  見董冰嗆了一口茶,陸景遞了紙巾給她,笑了笑。董冰順過氣,秋水般的明眸注目著陸景,問道:“陸景。這又是和誰較量呢?”
  “沃倫財團。我們早就打過交道的。渣打銀行就是他們控制的。丹尼爾-沃倫想要奪取沃倫財團繼承人的位置。只是雷納德-洛克菲勒幫他創業幾次都失敗了。丹尼爾-沃倫見我的時候告訴我亞太財團的動向。”
  董冰微微思索著點頭。這就和她了解的情況對上號了,說:“陸景,對亞太財團攻擊的應對辦法,你想到解決方案了嗎?”
  陸景搖搖頭,“暫時還沒有。我已經讓唐悅盡快的收集相關的情報了。”
  董冰突然的想安慰他一下。他位置顯赫,可是私下里未必有他表面上那樣風光,休息的時候只怕都在殫精竭慮的思考對策呢。
  客廳里有些沉默。陸景陷入沉思中有幾分鐘,隨即反應過來,歉然的笑道:“不好意思。一下子走神了。董冰,我給你說說迪拜的工作吧。”
  董冰詫異的看著陸景,秀麗的杏眼似笑非笑的嗔了陸景一眼,螓首微點。
  陸景道:“董冰。迪拜的樓市正在處在一個瘋狂的狀態中。樓價被推得極高。立豐地產在迪拜也承接了很多地產開發工程。當然最大的開發商是迪拜王室控制的三家公司。
  你去迪拜開展和華銀行的業務,一開始要顯得舉步維艱,不要輕易的放貸。重點在于吸收存款。等到迪拜的經濟崩潰之后,再大舉收購迪拜的優質資產。我曾經和余樂開玩笑說要把迪拜的地球群島當做福利發給和華的高管。能不能成就看你的了。”
  董冰聽的有些愣住,琢磨了半響,才回過味來,“陸景。你是讓我去迪拜演戲?”
  陸景笑道:“沒那么夸張。是讓你去迪拜做好抄底的準備。迪拜的經濟形勢很好,你這一去,局面會很困難。要做好心理準備。”
  董冰沉聲應了一聲,“嗯。”
  “另外,南非的約翰內斯堡要開設和華銀行的分行,這件事你要盡早處理。和華準備加大在鉆石開采領域內的話語權。約翰內斯堡作為南非的經濟中心,我們需要擴張自己的影響力。”
  說到影響力,董冰想起一件事來,剛才有些沉重的心情變得稍好,輕挽著耳邊的秀發,說道:“陸景,現在和華內部都認為和華已經達到了世界一流財團的實力。只是還沒有世界一流財團的影響力。你現在是不是正在做這方面的工作?”
  陸景倒是沒想到董冰會有這樣一層的認識,她到底是董坤城調教出來,至少在視野上很開闊。笑著點頭,“對。漢城,你和小靈兩個并購韓國匯兌銀行成功,算是拿下了。再擴張到中東、南非。我們在全球的影響力正在擴大。這條路還很長。”
  一看陸景的眼光,董冰就嗔道:“陸景,你什么眼神啊,覺得我看到這一點很難得嗎?我好歹是哈佛商學院畢業的啊。”說著自己笑起來,“漢城那里是你和鄭會長的功勞呢。我可不敢居功。工作思路我明白了。”
  陸景就笑,做了個手勢,“董冰,我們去陽臺上看風景吧。”正事談完了。
  董冰翹起嘴角,一縷明麗的笑容在她極具英倫風情的容顏上勾勒出,和陸景一起到二樓的陽臺中遠眺瀚海香山別墅區的風景。
  …
  …
  草坪、花園、柏油馬路、樹林、人工河、金屬柵欄,一棟棟精美的別墅就點綴在天地間秀美的景色中。上午的陽光不算烈。微風吹拂著董冰額前的發絲。微微有些凌亂。
  陸景輕輕的幫她撫著發絲,不由得想起那些被他刻意去遺忘的記憶。董冰在他的生活中并非是路人甲。而是一道靚麗的風景。
  “陸景,你越界了。”董冰鵝蛋臉上飛起紅霞,秋水般的眸子看著陸景,輕聲說道。
  陸景笑了笑,說:“董冰,你不能把所有愛慕你的男生都變成你的朋友啊?”
  “那也不能把你變成我的男朋友啊?”董冰明媚的笑說道。橫亙在她和陸景之間的,還有很多問題。比如,她的父母是否會同意,比如,她心里到底介不介意陸景一堆紅顏知己。比如:陸景又有多少時間來陪她?
  陸景知道董冰沒有生氣,點了點頭,看向別墅區的風景,聲音飄來,“董冰,我有個問題一直很好奇,你理想中的男生應該是什么樣的?”
  董冰站在陸景身旁,能感覺到他此刻是在“進攻”,微笑道:“你能聞的出我今天用的什么香水嗎?”
  陸景扭頭看了絕美的董冰一眼,笑道:“這個問題好像是撞到我最擅長的領域了,雅詩蘭黛2005年的限量版。”
  董冰輕咬著紅唇,明快的一笑,“我差點忘了呢。”陸景的女人一堆,里面可不乏名門貴女,陸景的味覺大概京城接觸各種名貴的香水。他只要偶爾的問一問,就能對這個領域了解個大概。
  陸景也笑起來,知道他答對了。
  看到陸景得意的神情,董冰就打擊道:“陸景,可惜你不是我中意的男生類型啊。”
  陸景就笑著搖頭。沒再說話,和董冰一起享受著著靜謐的悠閑時光。董冰去一樓的冰箱拿了兩罐飲料上來。臨近中午,溫度上升,兩人轉移到二樓的小客廳中,隔著小木桌相對而坐,喝著冷飲,看著窗外的美景,笑談著。
  這時,陸景的電話響起來,是白唯的電話,“陸景,我和安溪到大唐雨景了。”
  陸景溫聲道:“嗯,白唯,我一會就到。”掛了電話,陸景對看過來的董冰道:“我約了安溪今天中午談電動汽車的事情。”
  董冰輕輕的點頭,在一起一個上午,即便只是說話,心里的那份滿足感是沉甸甸的,“嗯,陸景,我下午的飛機去迪拜。”
  “嗯,到迪拜了給我電話。”陸景溫和的笑了笑,董冰是應他的邀請來京城的,否則就去迪拜了。陸景站起來,董冰起身送陸景出別墅。到客廳門口,陸景禁不住回頭看著董冰。明麗純凈的容顏:鵝蛋臉,杏眼桃腮,高聳的鼻梁,優美的紅唇。明眸酷齒的佳人,帶著浸潤到骨子里的英倫風情。
  未見時的期待、思念,相見后淡淡的柔情、溫馨,只是相處時的時間太短。
  “怎么了?”董冰有些好笑的問回身看著她的陸景。
  陸景厚著臉皮道:“我在想,我現在表白的話會不會給你拒絕?”
  董冰嬌嗔的白陸景一眼,似笑非笑的道:“你可以試試啊。”
  陸景就笑起來,低頭在董冰鮮嫩花瓣似的嘴唇緩緩的吻了一口。“啊…”董冰哪里想到陸景會這樣,愣愣的看著他。粉臉初染,仿佛給晨曦打上一層均勻的霞彩,嬌羞的神情讓她完美的容顏更加的風情無端。
  “董冰,我會想你的。”
  這句話直到陸景駕駛著電動跑車離開瀚海香山別墅區時,董冰的腦子里還不斷的浮現出來。仿佛一曲歡快的調子在心中不斷的響起。
  這個吻將她和陸景關系中的那層窗戶紙給捅破。
  …
  …
  陸景并沒有去機場給董冰送行,他和董冰的感情處在剛開始的階段。陸景給她發了短信,在大唐雨景中和白唯、安溪談著電動汽車的事情。(未完待續。(LXS520。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