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760 風波平息

“礙”董冰驚訝了一小會,立即反應過來,白皙的臉蛋上浮起動人的紅霞,仿佛涂抹了胭脂般。漢城這里比京城快一個小時,她深夜里給陸景打電話,總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在里面。只是,這家伙怎么可以說出口呢?自己只是想和他道別的。
  董冰看著鏡子里自己嬌俏的容顏,拿手摸著自己的臉頰,滾燙滾燙。以她處理事情圓潤的手段,一時間竟不知道該怎么回陸景這句話。“傻笑”是對她這個電話的欣喜和期待嗎?
  聽到電話里董冰安靜的呼吸聲,陸景知道她誤解了,揉揉眉心,說:“誒,董冰,婉儀懷孕了,我還在書房里自己樂著呢。”
  “啊…”董冰震驚的張著嘴,一個型,意想不到的消息,旋即,說道:“陸景,恭喜你啊。”
  她對陸景的事情知道的很多。能理解此刻他傻笑的心情。陸景戒煙戒酒了很長時間。他和衛婉儀這個愛情的結晶來之不易。
  心中,又有些難言的失落感。
  “謝謝!”陸景笑道,“董冰,你和小靈在漢城的事情處理完了?飛迪拜之前來京城一趟吧,我想見你。”
  董冰禁不住明媚的笑起來,“陸景,你這算對我表白嗎?我會拒絕你的。”
  陸景老臉微紅,今天實在太開心,說話沒從腦子里過,避重就輕的道:“呃,有點工作上的事情要和你交代一下。”
  董冰翹起嘴角。一縷明麗的笑容在她極具英倫風情的容顏上勾勒出,輕聲道:“哦,那我明天改簽。”掛了電話。再去看鏡子中的人兒,鏡子中的自己,鵝蛋臉上浮起一抹明艷的嬌紅,嫵媚無端。
  …
  …
  夜色中,一輛黑色的轎車停在了漢城市郊的一棟高樓大廈前,李明博表情嚴峻的走下車,對秘書擺了擺手。走進大樓中。
  秘書心中嘆了口氣,目送李明博走進費城俱樂部所在的大樓中。輕輕的道:“開車吧。”
  李市長力主阻止和華銀行并購韓國第一銀行失敗。韓國和華銀行在變本加厲的收購了韓國匯兌銀行,一躍成為韓國第四大商業銀行,排在韓國國民銀行、韓國友利銀行、韓亞銀行之后。
  李市長主導的漢城改名事件暫時擱置。
  可以說,李市長的聲望被這兩件事削弱的非常厲害。然而。李市長在大國家黨內的對手文基雄卷入丑聞中,剪除了一個重要的競爭對手。李市長依舊是韓國民意調查中呼聲最高的總統人選。得失之間,就要看怎么衡量了。
  黑色的轎車緩緩的離開大樓前。李明博夾著公文包,按了電梯徑直到大樓的頂層餐廳中。他約了韓國外交通商部的部長金泰民見面。金泰民參加了9月4日晚的銀行家聚會。
  頂層的西餐廳環境優雅,音樂若有若無。李明博跟在黑色西裝的貌美女侍者身后穿過奢華餐廳的走道,到轉角圓柱后的餐桌邊。
  金泰民已經等候多時,笑著起身和李明博握手、寒暄。侍者送來西餐。兩人一邊吃一邊聊著。閑話都是韓國政府關注的一些熱點話題。聊了半個小時,品著紅酒,李明博切入正題。“金部長,鄭會長什么態度?”
  金泰民拿著雪白的餐巾擦嘴,輕嘆了口氣。“李市長,鄭會長明確表態不支持你競選韓國總統。這個,你應該早有心里準備。”
  李明博緩緩的點了點頭。鄭夢先反對,他的總統之路只怕未必那么平坦。
  金泰民接著道:“大檢察廳那邊已經決定在近期撤銷對鄭會長的指控。”說著,欲言又止,終究是什么都沒說。9月4日韓國財閥在龍湖別館的聚會讓他很有些震撼。
  李明博沉默了會。說:“和華、現代在韓國和華銀行中并沒有占據絕對的控股地位,這是一鍋夾生飯啊。”
  金泰民似笑非笑的看李明博一眼。“李市長,夾生飯,比沒得吃要強很多了。”
  李明博有些明白了,金泰民的立場已經轉變。這對他而言,得失之間,改如何評價。
  離開費城俱樂部的時候,李明博突然的很想給鄭夢先打一個電話,只是,理智最終將這股欲-望壓了下來。
  …
  …
  京城在九月份已經有些秋天的模樣。云淡天高。周六上午,陸景帶著明雪、墨靜雯在機場接到返回京城的丁靈、董冰。一起坐車返回市區。
  豪華的黑色奔馳商務車車廂很寬敞。五人隨意的先聊著。陸景笑著道:“沒想到你們這次去漢城辦事這么順利,一周的時間就拿下來了。”
  丁靈剪著短發,甜美的笑一笑,“陸景,還沒恭喜你呢。”陸景昨晚給她打過電話了。她也改簽和冰姐一起回京城見他。
  “謝謝!”陸景微笑著輕輕的握住丁靈溫軟的小手,在她耳邊小聲道:“小靈,我們也要努力哦。”他知道小妮子的心思、期盼。
  丁靈白膩如牛奶般的俏臉染上幾許緋紅,輕咬著嘴唇,清秀的容顏掠過一絲甜蜜的微笑。
  說著話,中午在匯海大酒店吃過飯后,陸景和董冰約了明天上午見面談中東的事宜,便就回到家中。他現在基本推掉了所有的應酬。專心陪著嬌妻。唐詩經和裴吳越兩人都還在京城中等著他的消息。
  嬌妻懷孕之后,這兩天,父母、大嫂、親朋好友都來關心婉儀。搞的他和婉儀兩個心里都有點忐忑:別是測孕試紙測錯了。當然,邏輯上是不會出錯的。測孕試紙的正確率很高。
  四個女孩一起喝了下午茶,便各自離開匯海大酒店。丁靈托著行李箱回家休息,過兩天就是教師節呢。她在京城呆上一兩天再回香港。反正也沒什么緊急的事情。
  墨靜雯則是回景華大廈辦公。她要處理發送到陸景這里的郵件、事務。陸景把所有的事務、應酬都推了,她總得負責起來。而余樂、小季兩人都不在。她有點忙碌。
  明雪去了雪蘇琦總店。她這段時間一直停留在京城。除了陪陸景之外,她在處理雪蘇琦的事務。這是她創業的部分。雖說交給職業經理人打理了,偶爾還是要可以過問一下。
  董冰則是回了位于瀚海香山別墅區的董家別墅中。她高中三年都在這里度過。父母去香港之后并沒有將別墅轉賣。每周都會有傭人過來打掃衛生,保持別墅清潔。
  別墅中的空氣很清新。董冰早就打電話回來,傭人已經鋪好了床鋪。美滋滋的睡了一個午覺起來后,董冰在房間的書桌上擺開白色的蘋果筆記本電腦,整理著去中東的準備事宜。一下午的時間很快就過去。
  打電話讓酒店送來外賣,吃過晚飯,就著皎潔的月色,在獨自一人的別墅陽臺上憑欄遠眺。朦朧的夜色中別墅區的風景優美。看著熟悉的景物,懷念中高中時代的青春時光。
  董冰輕品著紅酒,微醉的時候,很容易想起和陸景在一起的點點滴滴。即便是陸景用一個很拙劣的理由哄她來京城,她還是來了。
  電話的鈴聲讓董冰醒來,董冰微微睜開眼睛,看看手表上的時間,昨晚醉酒了,現在已經是上午九點。窗外傳來幽靜的鳥啼聲。
  “呀…”董冰輕拍臉蛋,穿著銀色的絲綢睡衣光著腳踩在地板上,去書桌上接了電話。里面傳來陸景溫潤的聲音,“董冰,我到你家別墅門口了。”
  董冰吃驚的道:“啊…”
  陸景笑道:“奇怪什么,我又不是第一次來。高中時,我都來過好幾回了啊。”那時可不是見董冰,是來見董叔叔。
  董冰禁不住笑起來,“差點給忘了。陸景,我剛起來呢,你在外面稍等。”她要稍坐打扮。
  陸景就笑,“行,我給你帶份早餐吧。”
  半個小時后,陸景開車從別墅區外面買了早餐回來,又等了十分鐘,董冰姍姍來遲的打開別墅的電子門。陸景今天開的是一款銀色的電動跑車t9。外形酷炫、線條流暢。
  “這是昆成汽車和云圖集團聯合開發的電動汽車?呵呵,挺不錯的。”董冰坐到副駕駛座上,微笑著說道。
  烏黑的秀發盤起。一張比明星還美三分的臉蛋,明眸酷齒。穿著精美的白裙,搭配著黃色的小西裝外套,明眸酷齒,充滿了輕熟明麗的都市麗人氣息。
  陸景贊賞的看了董冰一眼,很美麗的女孩,將車緩緩的停在車庫中,和董冰一起走進別墅中,笑道:“其實是云圖集團開發的。現在在昆成汽車旗下運營。注冊的公司叫昆云汽車公司。我準備過段時間將它賣到美國去。董冰,以你的眼光看,這個策劃案怎么樣?”
  “這么快就進入角色開始考我啊?”董冰明媚笑著嗔陸景一眼,陸景說過要教她的,幫她提升管理水準,書單已經開給她了。“那也等我吃完早飯啊。”接過他遞來的早餐,湯包和豆漿,挺合她胃口的,陸景的心思很細膩,和他相處很舒服。
  陸景微微一笑,欣賞著她絕美的風情。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