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1755 協議

8月28日,韓國匯兌銀行的一位小股東對《東亞日報》透露:和華(韓國)銀行正在積極準備并購韓國匯兌銀行。目前匯兌銀行的管理層已經達成共識,同意并購,他們正在與股東們溝通。
  這則消息在漢城銀行業中引起極大的震動。有財經評論員在報紙上驚呼:和華銀行來了!他們在還沒有消化韓國第一銀行的資產之際就開啟并購韓國第六商業銀行的進程,彰顯出強大的實力。韓國的銀行業即將迎來一次大洗牌。
  韓國首爾大學的一名經濟學教授撰文稱:和華(韓國)銀行的注冊資本、股東架構均顯示他們隸屬于香港的一家普通銀行。請讀者原諒我這么稱呼和華銀行。固然,和華銀行在近期一系列與渣打銀行的競爭中取得勝利,并拿下了港幣的發行權,但渣打銀行2006年在《銀行家》的排名是94位。
  渣打銀行作為老牌的英資銀行,有著幾百年的歷史,值得人們尊敬,但是他們在全球范圍內已經淪落為一家普通的銀行,輝煌不再。香港作為東方的金融中心之一,自由港,在全球經濟版圖中處在很重要的位置,但是其gdp在亞洲范圍內已經不再是當年亞洲四小龍時期的輝煌。
  因而,我很難相信和華銀行有足夠的實力進行如此激進的并購交易,這只能說明我們看到的和華(韓國)銀行的股東不是真實的。和華(韓國)銀行背后應該有超級財團在支持。
  除開銀行業、財經人士的關注,韓國三大商業銀行各自表示關注外,和華(韓國)銀行的并購并沒有在漢城激起多么大的反應。輿論的焦點都集中在當前漢城修改城市名的事情上。這才是與市民們生活息息相關的事件。
  漢城改名的時間在2005年就已經已提出。曾經經歷了長達一年的征求意見,只是最終被漢城市政府否決。這次輿論再起,爭論的雙方各持己見。
  漢城市政府宣布將在9月4日舉行記者招待會,宣布結果。
  …
  …
  “真是離譜,好端端的改什么名字?”漢城半島酒店頂層的餐廳中,鄭孟日嘀咕的抱怨著。身邊兩個裝扮美麗、衣衫單薄的美女明星小聲附和。實則是在高端餐廳中不可以大聲喧嘩。
  唐悅好整以暇的吃著蝸牛,點評道:“瞎折騰。”
  柳賢俊笑呵呵的道:“唐少。可不是這么說,其實。漢城這里支持改名的民眾要多一些。”
  “哦?”唐悅微微有些好奇的看向柳賢俊。
  柳賢俊喝了一口白葡萄酒,道:“二戰之后,韓國經濟飛速發展,國民自信心得過極大的提升。隨著經濟的提升極端民族主義思潮進一步發展。1970年。韓國中小學的教科書中漢子就全部取消,改用表音字。1988年漢城奧運會前夕,政府下令取消所有牌匾中的漢字,直到1999年金大中總統才解除了部分禁止。
  所以,漢城的中文名字改名在國民中有很大的民-意基礎。去年那次風潮要不是鄭會長壓下來,估計漢城的中文名字已經改了。”
  漢城的韓文表述和英文表述都是不該的,要改的是中文名。這其實是“去漢化”。
  唐悅嘿然一笑,“然而,世界上很多事情其實和民-意沒多大關系。”陸景已經知道這件事。即便現在李明博站在了鄭夢先的對立面,他相信這次改名的風波依舊會壓下來。至于以后,隨著中國經濟的迅猛發展。國力增強,韓國想要去漢化,那是想都不要想的事情。歷來朝鮮半-島的國家都是我們的藩屬。
  鄭孟日久笑起來,“確實,民意都是糊弄鬼的。李明博在爭權而已。”
  柳賢俊笑著點點頭,微微品酒。他和鄭會長的看法差不多。韓國經濟與中國的經濟越來越緊密。讓下一代接受極端民-族主義的熏陶沒有出路。當然,韓語里面的漢字去掉就去掉了。韓國文化確實也應該保持一定的獨-立性,而不至于整個民族被漢文化同化。
  吃過晚飯,唐悅、鄭孟日、柳賢俊三人在酒店中各自道別。唐悅道:“鄭少,我明天就離開漢城,回頭我們再約時間一起去拉斯維加斯賭場玩玩。”
  “行。”鄭孟日笑著答應下來,“我明天能起來的話就去機場送你。”身邊兩名女星輕輕的微笑著,俏麗的臉蛋上帶一點誘人的粉紅色。
  出酒店后,唐悅坐到等在樓下的奔馳車中,拿出手機撥了副手易國的號碼,“易國,你還在約翰內斯堡吧?和華準備加大在哈溫斯瓦納鉆石礦的投資,你派人評估一下安利比里昂的國內局勢。”
  …
  …
  陸景回到京城后的第三天在佳達花園宴請丁靈、董冰吃午飯。她們倆在漢城完成和華(韓國)銀行對韓國第一銀行的并購后回京城度假。而隨著和華(韓國)銀行準備收購韓國第六大商業銀行:韓國匯兌銀行,她們倆的假期只得結束了,準備再次前往漢城主持和華銀行的收購工作。
  正午時分的陽光透過清幽高大的喬木樹林落在奢華公寓的陽臺上。一墻之隔的華夏人民大學校區風景秀麗。放學的大學生們背著書包或拿著書本結伴同行,明亮的青春色彩,整個校園充滿了知識的氣息。陸景在陽臺上接著鄭夢先的電話。
  兩人就漢城改名的事情溝通大約半個小時。掛了電話后,陸景轉到一樓的廚房中和今天的兩位美廚娘說話。
  民大附近的佳達花園小區算不上高檔小區。環境、設施中等。因為臨近民大。很多房子都是出租給校內外的情侶。然而,陸景購買的這套c棟701公寓是復式的四居室。裝修奢華。是他從定海四中畢業后,和婉儀結婚前。作為他在京城里對外居住的地址使用。
  廚房是歐式風格,明亮的大理石地板、咖啡色的櫥柜一溜排開,橢圓形的餐桌上擺放了各式菜肴的配菜。油煙機已經在工作,“哧啦”的煎炸聲音此起彼伏。
  白唯和聶問白兩人各自圍著款式不一樣的圍裙,頭戴白色的廚帽,姿妍俏麗的美廚娘,各具風情。此刻。正一人使用一個煤氣灶在準備著今天的午餐。7個人的午飯,怎么都得10個菜。
  丁靈、董冰、墨靜雯、明雪四個人在二樓的大客廳中聊天。董冰和明雪兩人私交甚篤。她們兩個很談得來。墨靜雯和丁靈算是同事,和董冰也是熟識。董冰這一兩年經常在陸景身邊學習,和她們當然很熟。
  看著餐桌上的韭黃炒蛋,黃橙橙的。陸景食欲大開,洗手,從消毒柜中拿出筷子夾了一塊雞蛋,“唔,小白,你這手藝真是不錯。”
  聶問白和白唯兩人都回過頭。聶問白見陸景在偷偷的吃菜,嘴角勾出一個嫵媚天成的笑意,“陸景,你是夸我還是夸白唯啊?”
  陸景這才反應過來。白唯在雙十年華時的外號也是“小白”。像閔二哥、胡紅軍他們這些老牌紈绔子弟都這么喊白唯。這點趣事,隨著白唯現在成為京城四大名媛自然又被傳開。但他實際上夸的聶問白。他在私下里會寵溺的喊這個豐韻璀璨的大美人的小名。
  陸景就笑,“這盤韭黃炒雞蛋是誰做的我就夸誰啊?”
  白唯嬌俏的白了陸景一眼。她知道陸景是夸聶問白的,陸景私下里從來不喊她“小白”的。她可是比陸景大四歲呢。然而,這盤菜卻是她炒的。
  說說笑笑,陸景最終給白唯、聶問白兩人給請出廚房。在做菜的時候,哪里受到了他在一旁的情挑啊?
  中午吃飯時,丁靈、董冰她們都對白唯、聶問白的手藝贊嘆不已。喝著白云酒廠的碧玉香。吃著精美可口的菜肴,聊著最近出來的好萊塢大片、法國巴黎的時尚等等。都是女人的話題。
  見陸景只是笑。不怎么說話,丁靈甜美的笑問道,“陸景,你不去漢城嗎?我聽郁浩寧說漢城那邊鬧得挺兇的。好像這次改名的可能性很大呢。”
  陸景笑著搖搖頭,“小靈,要相信韓國財閥們的實力。和華(韓國)銀行匯聚韓國前四名的財閥,要是連一個漢城修改中文名的事情都做不到,那太夸張了。”
  漢城這次修改的只是中文名,又不是該韓文名字,或者是英文名字。只是韓國國內去漢化,民族主義情緒的一種宣泄。這對財團來說,并不困難。
  董冰穿著白色的連衣裙,明眸酷齒,一如八年前高中的明麗,帶著英倫淑女范兒,這是浸潤到她骨子的風情、氣質。她小時候在英國生活。穿衣、裝扮深受影響。優雅的抿著如同綢緞般的碧玉香,說道:“陸景,有件事我一直想說呢,和華(韓國)銀行這個名字實在太拗口了,改成和華銀行(韓國)不好嗎?譬如:花期銀行收購韓美銀行之后不就是花期銀行(韓國)嗎?”
  陸景微微一笑,“那就改一下。”說著,問墨靜雯:“靜雯,查一下韓國第一銀行那些營業網點換名的進度,代價不大的話就換成董冰說的那個名字。”
  丁靈笑道:“陸景,不用靜雯查了。還沒開始換呢。漢城那邊現在正在收購韓國第一銀行余下49%的股份。談判正遇到一些問題呢,有些股東不愿意出售,他們想要將手中的股份換成和華銀行韓國公司的股份。”
  陸景就笑著點點頭.
  明雪掩嘴嬌笑,黑白分明的美眸在陸景和董冰身上轉來轉去。董冰有點受了不了,趕緊岔開話題。她在控制談話節奏、話題的事情上也是高手。
  午飯結束后,大家一起動手洗漱碗筷,總不能將這些瑣事全丟給白唯、聶問白兩個人,董冰道:“陸景,我要單獨的和你談一談,關于我在和華銀行的職務,未來規劃。”
  “行,那我們去書房那兒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