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1753 酒會上的交鋒

嚴格來說,查爾斯-沃倫主導的鉆石加工商格拉夫(gra)、俄羅斯國家控股的埃羅莎都是鉆石聯盟的成員。
  之前,丹尼爾-沃倫得以參加鉆石聯盟的會議便是因為沃倫家族在鉆石產業鏈中的發言權。格拉夫(gra)是世界十大珠寶品牌。
  陸景笑笑,說:“還是20%的股份嗎?我在鉆石聯盟內部總計獲得了33%的股份。”
  查爾斯道:“陸景,可開采量800萬克拉的鉆石礦33%的股份,和可開采量3000萬克拉20%的股份不能等同,我們在非洲需要俄羅斯的力量。”
  非洲是大國博弈的地方。國家力量才是最頂級的存在。五大常任理事國在非洲的格局中擁有著強大力量。即便是中國,因為非洲的能源、礦產對其有著巨大的意義,很早就開始布局。
  陸景微微一笑,看著遠處充滿了熱帶風情的椰子林,這樣的條件他是不可能加入到沃倫財團-埃羅莎聯盟中的,說:“查爾斯,溫度上了,我們回別墅喝杯茶解渴吧。”
  查爾斯無奈的嘆口氣,與陸景一起回到精美奢華、美輪美奐的別墅中。
  陸景吩咐了別墅中的傭人沖泡一壺茶、拿幾樣點心、水果過來,然后去了一趟洗手間。目前,他在迪拜地球群島這里的別墅中雇傭的是戴安娜、納賽爾推薦的高級家政人員。稍后,宋雨綺作為他的大管家會來迪拜安排這些物業、傭人上的事情。
  打量著寬闊、精美的客廳,大理石柱、黃金貼面、巨大的水晶燈、油畫、壁柜、名貴的巴西紅木茶幾、海豹皮革的沙發,無一處不透著奢華。
  愛德華輕聲問道:“查爾斯,和陸先生談得如何?”
  查爾斯搖搖頭,微微沉吟著。
  埃羅莎的代言人普利策四十多歲,頭發稀松,脖子有點粗,咧嘴笑了笑,“查爾斯。陸這個人很精明,你還是要拿出干貨來。否則,他恐怕不會同意你的方案。”
  查爾斯點點頭。他確實是在試探。能以最小的代價達成協議,他何必要付出更多的代價呢?但現在看來。陸景對他需要什么很清楚。
  陸景從洗手間出來,坐到沙發上,“抱歉。”正好傭人送了精致的茶點進來,三人隨意笑談著近期中東比較火熱的話題:伊朗局勢和原油問題。
  沉思了片刻,查爾斯道:“陸景。我愿意付出40%哈溫斯瓦納鉆石礦的股份,換取你的支持。”
  陸景就笑,“你給40%的股份,我也不敢收啊。”
  埃羅莎要30%的股份,如果和華拿下40%的股份,反而會成為溫斯瓦納鉆石礦的第一大股東,試問,這樣的情況,查爾斯-沃倫、普利策如何會甘心?后面少不了會出事。
  查爾斯忍不住笑起來,說:“陸景。你不用擔心,我還有其他的要求,和華的股份只擁有15%的投票權。我要保證我對哈溫斯瓦納鉆石礦的控制。同時,我希望和華銀行能夠停止與渣打銀行的競爭。”
  渣打銀行在亞洲慘遭和華銀行的打擊、競爭,正在被逐步的排擠出香港。而渣打銀行本身的利潤有三分之一來自于香港。和華的總部就在香港,可調用的資源相當多。渣打銀行被排擠出香港是可以預見的事情。
  陸景緩緩的喝著清香宜人的大紅袍,五分鐘后,道:“查爾斯,我很樂意出資2億美元擁有哈溫斯瓦納鉆石礦30%的股份。分擔你的風險。但是,渣打銀行的事情。我建議渣打銀行將大中華區總部搬離香港。”
  他是不打算在渣打銀行的問題上退步的。養虎遺患。能夠在亞洲地區內最低限度的壓低渣打銀行的影響力,他肯定不遺余力。和華也可以借此機會壯大。
  鉆石礦那都只是小錢罷了。2005年全球鉆石開采行業收入達到415億美元。70%的市場份額為鉆石聯盟擁有。即便多增加一個可開采的哈溫斯瓦納鉆石礦又能如何?渣打銀行的資產可是有大約880億美元。
  如何取舍,一目了然。當然,銀行的資產不代表營業收入。也不是當年的凈利潤。2005年,渣打銀行連世界500強都沒有進入。
  查爾斯臉色微變,認真的思索了十幾分鐘,道:“陸景,和華銀行與渣打銀行沒有和解的可能嗎?”
  陸景笑了笑,沒說話。和華銀行連渣打銀行的港幣發行權都拿走了。如果還要和渣打銀行和解就是一個笑話。
  查爾斯有點明白了,喟然長嘆了一聲,說:“我希望渣打銀行的大中華區總部可以遷往黃海。”
  陸景笑道:“查爾斯,這就不是我可以干預的。我需要恪守本分。”
  陸景這話就是同意了。客廳的氣氛稍微融洽起來。幾人轉而說起哈溫斯瓦納鉆石礦的事情。
  目前哈溫斯瓦納鉆石礦處在查爾斯支持的安利比里昂**武裝手中。陸景提供2億美元換取30%的股份只是表示他對查爾斯提議合作的回應。并不代表在鉆石聯盟和沃倫財團-埃羅莎發生沖突之后會支持沃倫財團。
  當然,對沃倫財團和埃羅莎而言,這降低了開發成本和風險。可以立即加大投入擴大開采。能開采多少鉆石原石都是賺錢的買賣。
  陸景并沒有留查爾斯一行吃午飯,坐車送三人到7號島的碼頭。價值千萬美元的豪華游艇已經等候在這里。
  查爾斯和陸景握了握手,笑道:“陸景,我們現在算是有初步的互信基礎,我想問問,你現在還支持我的堂兄弟丹尼爾繼承沃倫財團嗎?”
  當代的沃倫侯爵還有最多四年的壽命。查爾斯是目前的第一順位繼承人。他在沃倫財團內部有著強大的實力。這也是陸景親自送他來碼頭這里的緣故。
  陸景笑著道:“丹尼爾許給了我難以拒絕的利益。我與你合作是為了當前的利益,與丹尼爾合作是為了將來的利益。”
  查爾斯眼睛中閃過一絲驚訝的神色,點點頭,“我知道了。”和愛德華、普利策一起上了游艇離開。
  …
  送走了查爾斯一行,陸景回到別墅中,明雪和墨靜雯兩人剛剛起床。吃過早餐兼午餐后,三人閑適的在客廳中聊天。和靜雯、明雪這樣美麗的女孩子在一起,多久都不會覺得無聊。一個帶著情意嬌嗔的眼神,一個熱烈的愛吻,都會讓人沉醉。
  “陸景,你和查爾斯談的怎么樣?你打算支持他嗎?”明雪跪在沙發上,看著別墅外的沙灘說道。珍珠白精美的連衣裙下露出的小腿白玉無瑕。
  陸景笑道:“怎么會?有限度的合作。我可是打算當呂不韋的。”丹尼爾-沃倫奇貨可居。他可以讓步給和華的利益比查爾斯多。
  明雪點點頭,接過陸景遞來的茶杯喝著茶。墨靜雯明媚動人的笑道:“陸景,不要亂用比喻。呂不韋最后的下場可不好。噢,我們不去參加鉆石聯盟的原石拍賣會嗎?”
  “我們又不是看貨商。”陸景慵懶的倚在沙發上。午后的陽光正好。“明雪,靜雯,我突然的想起我退休之后,有你們陪著的日子該是多么愜意啊。”
  …
  “什么情況?查爾斯-沃倫和普利策去拜訪了陸景?”巨大的寶石莊園的高爾夫練習場中,雷納德-洛克菲勒將手套脫下來,問著前來的丹尼爾-沃倫。
  丹尼爾-沃倫點點頭,情緒有點低,說:“雷納德,你說陸有沒有可能撕毀與我們的協定?”
  陸景在愛丁堡與雷納德達成協議,共同支持他成為沃倫財團的主人:沃倫侯爵。但是,現在陸景卻是和查爾斯-沃倫互動頻繁,這讓他有些擔憂。
  雷納德沉思了一會,“應該不會。陸這個人的信譽還是相當有保證的。再說,他在美國、在全球還需要我這樣的盟友存在。否則,和華的生意會遇到大麻煩。”
  丹尼爾輕輕的松了一口氣,他現在已經一無所有了。只有歷年的積蓄和一些財產。查爾斯-沃倫在大局已定的情況下正在拼命的打壓他的生存空間。
  這真是不知道該讓人感到榮幸還是悲哀。要是他像哈帝那個蠢貨一樣,估計沃倫財團里面沒有多少人會關注現在他的情況吧!
  雷納德想了想,“丹尼爾,你最近和竹下會長有聯系吧?他好像最近有要針對和華財團的動作。你可以賣個消息給陸。順便提一下這件事。看看他對你目前處境的想法。”
  他資助丹尼爾-沃倫搞了幾個項目:鉆石加工、石油期貨、教育、慈善,互聯網,很遺憾的是,沒有一個項目在目前看來是足以讓丹尼爾-沃倫積累起來的財富獲得沃倫家族的認可的。
  必須要承認,在賺錢方面,他并不是很擅長。他對陸景的才華很欣賞,想要看看陸景有什么主意。正好試探下陸景的態度。他昨天在酒會上因為aig、現代的糾紛可是“敲打”了陸景一番。
  丹尼爾-沃倫想了想,道:“我明白了。”他原來和竹下修一是好友。最近,他瀕臨“破產”,和竹下修一的聯系自然變少。
  雷納德-洛克菲勒留丹尼爾喝了下午茶,送丹尼爾離開后,琢磨著他和陸景的關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