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3)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3)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3)     

重生之世家子弟1752 見面的成本

“愛德華?”陸景笑了笑,和他握了握手。他對愛德華出現在這里并不奇怪。迪拜這里最近要舉辦鉆石原石的拍賣會,沃倫財團控制的格拉夫是鉆石加工商。世界十大珠寶品牌中排名第4。愛德華應該是代表格拉夫來參加拍賣會。
  愛德華對陸景的態度很恭敬,和華剛剛在韓國取得一個關鍵性“戰役”的勝利,“陸先生,查爾斯-沃倫先生、普利策先生想要和你見面談談。”
  “哦?”陸景看看迪拜的星空,說:“明天上午到我在地球群島的別墅中去談吧。”
  愛德華很微微彎腰行禮,“如你所愿,先生!”
  陸景點點頭,帶著明雪、墨靜雯兩人坐進黑色的奔馳商務車中,返回他位于地球群島7號島的別墅。
  金碧輝煌的王宮走廊處,明亮的光線被走廊上的柱子稍稍遮住,陰影中,一雙眼睛看著陸景和愛德華接觸。
  …
  …
  回到7號別墅中,說笑著在浴室里一起沖澡,換過衣服后,明雪去廚房里磨咖啡、煮咖啡。墨靜雯則是在書房中處理陸景郵箱中最近的一些郵件。雖說是在度假,但日常事務還是要略做處理。
  陸景在別墅二樓的陽臺上給許雪打電話。夏季的晚風習習,十分舒適。蔚藍色的大海波瀾不驚。一輪明月照耀著海浪。風景如畫。
  電話里傳來許雪動聽的聲音,“陸景,李在镕怎么就聽了你的忽悠啊?出資80億美元收購和華(韓國)銀行12%的股份,我的天。”
  陸景就笑,“許雪,怎么能叫忽悠啊?我是很認真的在和李在镕談生意好不好?前段時間去美國感覺怎么樣?”
  “和華銀行在美國的發展不盡人意吧。我們已經商量著準備開拓加勒比海、南美的銀行市場。和華(韓國)銀行有了三星的這筆80億美元的注資,并購韓國匯兌銀行的底氣就足多了。丁靈和董冰的假期估計要泡湯了。你看樣子還得打電話給她們說一聲哦。”
  陸景笑道:“我一會給小靈打電話。噢,葉靜雨那妮子在你哪兒嗎?這次彩虹基金能夠以18億美元賣出安卓公司10%的股份她功勞不小。你幫我給她說一聲。”
  許雪嬌美的笑道:“靜雨不在香港啊。她在建業陪她爸媽呢。你一會自己給她打電話吧。”
  陸景猶豫了一下,答應下來。他不太想給葉靜雨那個小妮子打電話。說了一會話,陸景掛了電話。撥了幾個電話出去。這時,明雪的咖啡也煮好了。三人一起在書房里喝著咖啡閑談。說起今晚酒會上雷納德-洛克菲勒的異常反應。
  墨靜雯換了珊瑚色的無袖睡袍,睡袍華美精致,雙臂如軟玉般白膩柔滑。性感、明艷的女孩。
  雙手端著咖啡杯,墨靜雯倚在寬大的書椅上,水晶般的眼眸帶著迷惑說道:“前段時間,雷納德和我們合作的還挺不錯的,怎么突然間態度變得生硬了呢。”
  明雪清媚的笑道:“要我說吶。有兩個原因。第一呢,和華銀行最近在漢城出了風頭,AIG、花期那邊可能有些不滿,這個不滿最終傳遞到雷納德哪里。第二,戴安娜在你面前低眉順眼,溫馴無比,雷納德心里不痛快。你沒看他看戴安娜的眼神,充滿了,呃…,這種眼神我在云春的時候見多了。”
  墨靜雯禁不住看陸景一眼。嘴角輕輕的揚起來,嫻雅明艷,“哦,原來是這樣啊。”戴安娜哪里敢對陸景不溫馴?她的權勢可就掌握在陸景一念之間。
  “我都沒想到這上頭去,還真有這種可能。”陸景喝著咖啡,好笑的道:“明雪,給你這么一說,我倒是想起來戴安娜給我說的一件事。去年年前她在京城給我說雷納德-洛克菲勒對杰西卡-富林明很有想法,其次便是對她很有想法。”
  明雪、墨靜雯兩人對視一眼,驚訝的道:“不是吧?杰西卡-富林明不是和安迪-摩根關系密切嗎?”
  安迪-摩根鐘情于杰西卡-富林明是整個美國棕櫚灘富豪圈中人所盡知的事情。只是。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兩人還沒有正式確定戀愛關系。
  “是這樣的。”陸景很肯定的點頭,“不過,戴安娜給我提供的消息只怕也沒有錯。其實。這倒是以后可以利用的一個點。雷納德與安迪兩個人看似和睦,實則未必。”
  明雪拿起小圓桌上的咖啡壺給陸景添咖啡,笑道:“這句話同樣可以套用在你和雷納德的關系上啊。陸景要提醒他搞小動作哦。我看這次迪拜的鉆石原石拍賣會,你有可能吃個小虧。”
  和華本身并不涉及鉆石原石開采業務,是由旗下的成員企業云豐集團參與到全球的鉆石產業鏈中。其實,明天的鉆石原石拍賣會。云豐集團也是看貨商之一。云豐集團董事會主席周明誠已經來到迪拜。只是,沒有資格參與今晚的酒會。之前,他有求見陸景,被陸景以他正在度假為由拒絕了。
  陸景抿著可口的咖啡,很熟悉的味道,產自古巴水晶山的琥爵咖啡豆(Cubita),有著濃郁的加勒比海風味,他是被AER集團的董事長董坤凡帶著喝上這種咖啡。
  “鉆石聯盟現在雷納德-洛克菲勒的主導之下,他要云豐集團吃點小虧,我能有什么辦法?等以后再說吧。”
  “也是。”明雪輕輕的吐了一口氣。
  陸景笑了笑,“好了,不說這個問題了。哪有只占便宜不吃虧的事情。我預感我們在迪拜的時間可能不長了。”
  墨靜雯明媚的道:“是因為歐盟制裁光伏企業的事情?”
  陸景點點頭,“我估計湯開復的黃海創意聯合集團很難在這輪風波中生存下來。來,我們一起去陽臺上看海景。”
  陸景將手中的咖啡杯放在面前的小圓桌上,輕輕的握住的明雪的手。明雪黑白分明的美眸白了陸景一眼,溫柔的跟著陸景起身站起來,手指和陸景扣起來,心中的情意不言自明。
  陸景笑著伸出左手,墨靜雯嬌媚的淺笑,俏麗的臉蛋上帶一抹緋紅色的嬌羞,從書桌后走出來將她溫潤的玉手放在陸景溫暖的手掌中,緊緊的握著,有甜蜜的情意在胸臆間流淌。
  一左一右的伴隨著陸景到別墅的陽臺上看著迷人的夜景。
  …
  …
  上午的陽光落在7號島別墅的花園中,林蔭小道上,光影斑駁,帶著夜間還未散去清涼。遠處的海面上幾只海鷗姿態優美的掠過。
  陸景和查爾斯-沃倫并肩在花園中漫步,小聲交談著。埃羅莎的代言人普利策、查爾斯-沃倫的心腹愛德華兩人在后面跟隨著。愛德華昨天晚上在迪拜的王宮門口向陸景表示查爾斯-沃倫想和他見面談談。陸景則是要求將見面放在了今天上午他的別墅中。
  查爾斯-沃倫四十多歲,一米九的個子,瘦高,面貌有一點像憨豆先生,名貴的襯衣、西褲、頭發都是一絲不茍、整潔無比。只是,眼神睥睨、表情略微有些傲然,這種氣質很容易將他與丹尼爾-沃倫區分開來。
  查爾斯-沃倫微笑著道:“陸先生,怎么樣才可以讓和華銀行與渣打銀行停止競爭?怎么樣才可以讓我們雙方在哈溫斯瓦納鉆石礦上精誠合作?怎么樣才可以讓我們成為朋友?”
  走在花園中藤架下的石板路上,陸景笑了笑,說:“沃倫先生,我倒沒覺得我們住在競爭狀態、敵對狀態中。只是因緣際會,事有巧合,我們恰好在一些事情中站到了對立面。”
  見陸景沒有正面回答,查爾斯-沃倫笑了起來,道:“陸,你可以叫我查爾斯。我的朋友們都這么叫我。我聽愛德華說你旗下有企業在這次歐盟制裁中國光伏企業中受損,我有一個建議。你可以聽一聽。其實,所謂的歐盟制裁,征收高額關稅,只要德國同意使用來自中國的產品,這個問題就會解決。至于,來自法國、西班牙的反對聲音,可以不聽。”
  陸景心中一動,微微點頭,和華智庫的報告,他暫時還沒有去看,查爾斯-沃倫的提議確實是不錯。歐盟中,英國是游離狀態,國內一直不乏退出歐盟的聲音。法國的經濟一直沒什么起色。反倒是德國因為與中國的合作欣欣向榮。德國才是歐盟中的主導力量、龍頭。
  恰巧的是,昨天晚上戴姆勒集團的執行董事科林-科菲邀請他在年內去斯圖加特訪問。
  陸景道:“查爾斯,謝謝你的建議。我更喜歡你稱呼我的姓名。只稱呼姓氏在我們國內是很罕見的事情,聽起來也很別扭。”
  查爾斯-沃倫哈哈一笑,說,“古怪的東方規矩,好吧,陸景,我可以這么稱呼你,有興趣在哈溫斯瓦納鉆石礦上合作嗎?我要的不是一個可開采量只有800萬克拉的礦,而是可開采量達到3千萬克拉的礦場。”
  陸景就笑,“查爾斯,5億美元對現在的丹尼爾-沃倫來說是一筆天文數字,對你來說,問題應該不大吧?”
  位于南非安利比里昂境內的哈溫斯瓦納鉆石礦探明的總儲備量達到1萬億克拉。足以滿足全球寶石市場3000年的需求。當前可開采的儲量約為3千萬克拉。但是因為環境等因素,實際可開采儲量為800萬克拉。需要在哈溫斯瓦納鉆石礦投資約5億美元花費2年的時間才可以將可開采量擴大到3千萬克拉。
  查爾斯-沃倫微微一笑,說:“對我來說問題確實不大,但是我不希望投資在未來失去。要保持安利比里昂局勢的穩定,我和埃羅莎聯合起來應對鉆石聯盟有些吃力。我需要你加入進來。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