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750 幸福的煩惱

注目著巴卜阿爾沙姆斯沙漠酒店庭院中的雅致園林,一縷微風拂過綠色的椰樹林,依稀令人感受到下午時的熱浪陣陣。
  “好的,陳叔叔。”陸景掛了電話,赤腳踩著精美的地毯,走到客廳正中淺灰色的長排沙發邊隨意的歪著,微微沉吟。
  剛才陳旭江打電話和他聊起和華(韓國)銀行發展的問題。和華(韓國)銀行現在需要立即收購韓國第一銀行剩余49%的股份,擴大估值,再去并購韓國匯兌銀行。匯兌銀行估值約100億美元。過早的并購會使得匯兌銀行在和華(韓國)銀行中的持股比例過高。這對于和華、現代而言是難以接受的。
  這是一個幸福的煩惱,陸景并不打算過多關注。倒是另外一件事讓他很有些擔憂。
  陳旭江剛才提起:李明博正在推動漢城改名為首爾的事情。對這件事他是持反對態度。漢文明的向心力,便是兼收并蓄的漢文化。韓國的去漢化對中國在整個東北亞地區的影響力而言是極大的削弱。
  對和華財團而言,要成為全球一流、超一流的財團,自身與國家的昌盛、繁榮、強大息息相關。當然,在經濟領域的擴展不能表現出明顯的政治傾向。
  陸景正沉思著,墨靜雯穿著淡雅的青色睡裙從臥室里出來,手里拿著手機,揚揚手。走到陸景身邊,嫻雅的容顏上綻放出明艷的笑容。她和明雪今天陪陸景來巴卜阿爾沙姆斯沙漠溫泉度假村來泡溫泉。午休后正和明雪在臥室里說著話,給電話鬧起來了。
  “陸景,李怡馨打來的電話,她哥哥李在镕想要來迪拜拜訪你,談一談在和華(韓國)銀行合作的事宜。你見他嗎?”
  陸景好奇的道:“李在镕要來迪拜見我?”
  “對啊。”墨靜雯給了一個肯定的答復,挨著陸景坐下來,怡然的淺笑道:“三星的太子來求見你有什么奇怪的啊?”
  和華銀行并購韓國第一銀行成功,意味著和華掌握著韓國權力分配的主導權。三星的太子從漢城來迪拜求見陸景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怡人的清香傳來。陸景就笑,“有點不太適應自己身份的變化啊。”李在镕千里迢迢特意來拜訪他讓他有些怪異的感覺。
  墨靜雯輕笑起來,她知道陸景是開玩笑的。
  陸景笑著摸了下墨靜雯的秀發。注目著身邊的佳人。穿著青色睡裙的靜雯明艷如明珠,璀璨奪目,氣質中帶著女人如水的婉約嫵媚。
  想了一會,陸景道:“我見一見李在镕。靜雯。你安排下這件事。我們今天晚上要去參加阿拔斯的晚宴。”
  今天晚上迪拜酋長阿拔斯要在王宮中舉辦一個酒會。預計會有很多老朋友、老熟人到場。
  “行啊。”
  …
  …
  阿拔斯舉辦的酒會便是前幾年陸景在新加坡時李義濟向他推薦在文萊皇宮舉辦的一個亞洲青年才俊的聚會。
  這個聚會是亞洲范圍內的一個高規格的聚會,參加者基本上都是亞洲各大財團、超大型企業的繼承人、各國的王室之類的人物。他們未來會在亞洲政治、經濟等領域成為領軍人物,擁有巨大的影響力。
  當然,說是青年才俊,一般都是三十、四十多歲的人。四十多歲能夠成為財團或者超大型企業的繼承人。足可說是自己年輕有為。像亞太財團的竹下修一那樣,四十多歲就已經執掌多年的大權是少數。像陸景這樣還不到三十歲已經創立一個大財團更是少數中的少數。
  陸景傍晚時分在地球群島7號島的別墅中見到李在镕時才知道,他也是來參加這個聚會的。
  “這倒是巧了。”陸景笑呵呵的做個手勢,示意李在镕自己喝茶。精美的橢圓形木茶幾上正飄著茶香。落地玻璃窗外沙灘上有海鷗在華美的夕陽中掠過。
  李在镕戴著眼鏡,溫和的笑了笑,大家族子弟的富貴氣質不經意流露出來,說:“陸先生參加今晚的聚會讓聚會的規格提高了一個檔次。”
  陸景笑著擺擺手,“這話過了。我只是適逢其會。今晚還有不少老熟人要來。”
  鉆石聯盟于明天24日要在迪拜的帆船酒店舉辦一個原石的拍賣會。雷納德-洛克菲勒、查爾斯-沃倫、普利策、羅德斯等人都會來迪拜。預計他們應該會參加今晚的酒會。
  李在镕微笑著點點頭,喝著茶。
  陸景沉吟了一下,問道:“在榕。三星對加入和華(韓國)銀行是什么樣的一個想法?”
  這句話問的一語雙關,李在镕沉穩的道:“陸先生,我希望三星能獲取20%左右的股權。三星可以幫助你解決李明博現在所倡導的漢城改名提案。”
  陸景不希望漢城改名的事情,他聽怡馨說過。而三星的情報部門研究后,也認可這個結論,這是三星切入和華(韓國)銀行的一次良機。在三星內部,只要他能主導三星在銀行業的發展,那么,他將在三星內部獲得極高的聲望。未來幾年之后,三星李氏的權力交接將會十分平穩。
  陸景笑了笑。看來李在镕是做了功課才來見他的,說:“我確實正在為這件事犯愁。李明博要撈政治分,恐怕決心是很大的,要給予他迎頭痛擊。但是。和華(韓國)銀行的股份恐怕不夠分了。在榕,韓國匯兌銀行有意被和華(韓國)銀行收購。”
  李在镕驚訝的扶了扶眼鏡。陸景透露的這個消息很驚人。韓國第一銀行資產約為23萬億韓元,韓國匯兌銀行資產約為36萬億韓元。如果和華(韓國)銀行并購匯兌銀行,那它在韓國銀行業中的份額就會立即增加,地位變得舉足輕重。
  李在镕琢磨了一會,說道:“陸先生。和華恐怕無法在和華(韓國)銀行中占據控股地位。”
  陸景點點頭,坦承道:“確實是這樣。如果和華絕對控股,大家也沒有興趣來玩這個游戲。對吧?”
  李在镕就笑了一下。引起韓國各大家族眼紅的巨大政治利益,在陸景眼中用游戲來評述,這番舉重若輕的本事值得他仔細的品味吶。
  陸景喝了口茶,道:“20%太多了,三星可以在和華(韓國)銀行擁有12%的股權確保自己在韓國的權益。”
  陸景擺擺手,制止了正要辯駁的李在镕,接著道:“這次三星在打破韓國政治精英們的禁錮中沒有出力,如果你們和安氏集團同意占有20%的股份難以服眾。另外,除了漢城改名的事情外,我還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幫忙。”
  李在镕耐著性子道:“陸先生,你說。”
  陸景道:“三星這次入股和華(韓國)銀行,我希望能夠抬高股價的標的。以大約80億美元的價格收購和華(韓國)銀行12%的股份。當然,我會在其他方面補償三星。三星對安卓公司的股份有沒有興趣?”
  李在镕低頭沉思了十幾分鐘,隨即苦笑道:“陸先生,我父親說你是一個很優秀的說客,果然如此。看來,我很難拒絕你的提議。”
  他之前就和陸景在漢城接觸過。希望商談購入景華S7手機模組的事宜。對三星來說,三星電子的業績是衡量李健熙的數字電子技術改革成敗的關鍵。
  然而,景華通信的橫空出世,讓三星很多謀劃都付諸流水。當三星還在為手機業績爆發增長,成為全球第四大手機廠商之時,景華憑借一款智能機橫掃全球。
  當時,陸景很明確的拒絕出售S7手機模組。景華的hx系統要做成一個閉環的系統,只留出開發接口給第三方用于開發APP應用。
  在景華不出售模組、技術專利的情況下,全球的手機廠商都在焦灼的等待新的替代技術、智能手機操作系統的出現。其中,安卓公司的開放性操作系統被寄予厚望。
  華爾街的投資者對此報以極大的熱情。今年6月底,谷歌公司以18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安卓公司10%的股份。這一財富神話讓安卓公司的幾個創始人的大名瞬間傳遍了硅谷。同時,被傳頌的還有安卓公司的最大股東:彩虹風險投資基金。
  另外一家正在秘密研發智能手機操作系統的公司:蘋果公司,在喬布斯的帶領下,有望在2007年發布他們的操作系統。然而,蘋果公司從來就不以開源聞名。蘋果的ios系統將會是另外一個hx。他們在當前受到的關注要小于安卓。
  在這樣的手機大背景下,要他李在镕如何拒絕陸景的這個提議。毫無疑問,擁有安卓公司的股份,意味著三星公司在此后的全球手機產業鏈中的話語權。
  “陸先生,三星需要出價多少才能獲得安卓公司的股份?”李在镕的目光有一些狂熱。
  如果說獲得和華(韓國)銀行的股份會在未來幾年內給他帶來收益,那么獲取安卓公司的股份將會是立竿見影的效果。這會成為他卓越的業績而記入三星電子的歷史。
  陸景多少理解一些李在镕的心情,笑著道:“20億美元,10%的股份。”
  李在镕用力的點頭,“成交。”又苦笑道:“陸先生,見一面,真是高成本。”
  他和陸景見面這才一個小時的功夫,他已經為三星花出了100億美元。
  陸景愉快的笑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