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1749 雙簧并購

“什么,李明博要將漢城的名字改成首爾?”麗都酒店10樓的中餐廳中,董冰詫異的看著丁靈,驚訝的張著她粉潤的小嘴說道。
  丁靈握著筷子,用力的點頭,“對啊,冰姐。李明博還是不甘心失敗呢。他這是想為他明年參加總統大選拿分。”
  董冰明媚笑著點評,“真是膩歪啊。不過,和我們沒關系呢。小靈,我們是不是可以返回香港休息幾天了?”
  說起休假,丁靈情緒也搞起來,大眼睛眨了眨,甜美的笑道:“冰姐,回香港干嘛啊?陪我回京城好嗎?我們預計至少可以有十天的假期。并購匯兌銀行的事情,三個月之內都未必有頭緒呢。”
  董冰想了想,輕輕的點頭。
  和華銀行成功的并購韓國第一銀行,漢城這里的工作暫時告一段落,她和小靈可以享受一下自己的假期了。
  漢城的夜漸漸的深了。
  艾德蒙-阿伯特在自己位于漢城的公寓陽臺上喝著啤酒,一邊給雷納德-洛克菲勒打電話,“雷納德,現代鄭氏實在讓我有點反感了,他們還想著收回現代的三家金融公司。”
  電話里,雷納德-洛克菲勒笑道:“艾德蒙,那你把冠名讓給鄭夢先不就可以了嗎?”
  艾德蒙嘿的笑了一聲,說:“那怎么可能?名字對金融企業來說就像是奢侈品的品牌,哪里能轉讓的。哦,雷納德,你下次碰到陸之后,給他提一聲這件事。我不希望再受到打擾。”
  雷納德-洛克菲勒哈哈笑起來,“艾德蒙,你這個電話來的巧了,我正好在迪拜,明天迪拜酋長阿拔斯要舉辦一個酒會,我會見到陸。你的事我會和他提一提。”
  艾德蒙就笑。“那倒是巧了。哦,雷納德,漢城這邊的一樁并購案,我認為你需要關注一下…”
  艾德蒙將和華銀行收購韓國第一銀行的事情說了一遍。幸災樂禍的道:“毫無疑問,韓國的政治精英們遭受了一次打擊,他們的領袖人物李明博的聲望受損。以至于韓國外交通商部的部長金泰民都參加了昨天晚上和華銀行的慶祝酒宴。李明博現在不得不發起另外一項運動來挽回他的形象。”
  雷納德-洛克菲勒笑了笑,“誰當韓國總統我無所謂。只要美軍還在韓國,韓國的市場對我們而言就開發的。”
  艾德蒙贊同的道:“確實如此。只是。花旗銀行背后的那幫人臉色可就難看了。”
  雷納德-洛克菲勒笑道:“他們臉色難看,我們其實可以坐下來喝一杯的。”
  艾德蒙附和的笑起來,“漢城這里的事情基本上完了,我過兩天回紐約,到時候我們一起聚聚。”
  漢城這座城市對托馬斯-李而言絕對是不愉快回憶最多的城市:介入收購現代汽車失敗;現在又是渣打銀行收購韓國第一銀行失敗。
  “垃圾和華,該死的和華…”托馬斯-李一路咒罵著和華財團,登上飛往香港的飛機。
  渣打銀行的大中華區總部設在香港。銀行內部已經在討論將大中華區總部搬往黃海的事宜。這個決定讓他十分不滿。他不喜歡中國。
  托馬斯-李下在香港國際機場下飛機后,徑直坐車前往半島酒店。渣打銀行的大股東代表愛德華要見他。
  作為渣打銀行的10名執行董事之一,托馬斯-李對渣打銀行背后的股東關系大致有一定的了解。控制渣打銀行這家古老銀行的實際上是英國的沃倫家族。愛德華便是沃倫家族第一順位繼承人查爾斯-沃倫的心腹。他身上有很多頭銜。最重要的一個職務便是查爾斯-沃倫辦公室的主管。
  香港的夏季多雨。托馬斯-李帶著雨色走進半島酒店28樓的Felix餐廳中。
  “請坐,托馬斯。”愛德華是一個紅鼻子的男子。五十多歲,看起來很有風度的英國紳士。
  “抱歉,愛德華先生,我來晚了。”托馬斯-李和愛德華握手之后,坐下來。
  侍者送來精美的食物、酒水,窗外細雨蒙蒙,夜色籠罩著維多利亞港,充滿了詩情畫意。
  托馬斯-李和愛德華邊吃邊聊,間中夾著對和華財團的抱怨,“渣打銀行三分之一的利潤來自香港。而現在我們正在日益被和華銀行排擠出香港。我們現在應該考慮的不是搬往黃海,而是考慮如何與和華銀行在香港地區競爭。”
  愛德華看了憤憤不平的托馬斯-李一眼,慢條斯理的道:“托馬斯,如果與和華銀行惡性競爭。渣打銀行在中國區的利潤還進一步縮小。”
  托馬斯-李愣了愣。這話是什么意思?難道幾百年的老牌銀行竟然要向新成立才幾年的和華銀行低頭嗎?
  愛德華淡淡的笑了笑,說:“我明天要去迪拜,會和陸先生舉行一次會談,解決當前和華銀行與渣打銀行之間的紛爭。我需要了解當前渣打銀行的情況。同時,我要求在最近一個月內渣打銀行保持克制。”
  托馬斯一臉的愕然,心中大罵。
  8月22日。裴仁成再次返回漢城。走下飛機的那一刻,他心中充滿了感慨。貪婪的吸著漢城空氣中的味道。家的味道。
  自從四年前和李怡馨戀愛后,他的命運軌跡出現了難以預料的變化。他的女友是三星的繼承人,這帶給他的并不是榮華富貴,而是難以相信的阻力。
  他也因此被迫遠走北美,從漢城的一家投行職員變成了紐約華爾街的一名職員。平心而論,他并不喜歡華爾街的生活。他更喜歡充滿了他熟悉味道的漢城。這里有美食、賽車、朋友、父母等等他熟悉的一切。
  出了機場通道,和華(韓國)銀行的職員已經舉著接機牌等在大廳中。
  來迎接是一名韓國男職員,“很抱歉,裴先生,丁行長和董行長正在休假期間,她們昨天離開了漢城。她們讓我帶來歉意和感謝,感謝您選擇了和華(韓國)銀行。”
  裴仁成笑了笑,這番說辭一看就假的,但是聽的人心里舒服。丁靈、董冰怎么可能來迎接他。他只是一個部門經理而已。他到和華(韓國)銀行是應陸景的邀請。并不是競爭應聘的和華銀行高管。
  裴仁成拍拍這位職員的肩膀,“謝謝,我在漢城生活多年,不用迎接的。借你的車子送我到漢城中就可以了。”
  男職員倒沒想到裴仁成這么平易近人。笑著和裴仁成說話,一起出了機場。坐車從仁川機場出發,將裴仁成送到了漢城中。
  裴仁成隨意的找了一個地方下車。對來接他的職員揮揮手,信步走在漢城的大街上,打量著高樓大廈間的廣告。四周說著韓語的國民。對漢城,他實在太熟悉了。
  裴仁成在街頭賣了一份《朝鮮日報》,一瓶礦泉水。一邊喝著一邊找了一個公用電話亭撥了一個號碼出去。然后坐在電話亭旁邊的路牙上看著報紙。心態閑適而瀟灑。在紐約他很難找到這種如魚得水的感覺。
  當然,也和他此刻的心情有關。他和李怡馨的愛情之路隨著他回到漢城,相當于前進了一大步。他迎娶這個美麗、純真的姑娘進門的日子應當不遠了。
  “大叔,你怎么一個人坐在這里啊?”耳邊突然傳來一個熟悉又清脆的聲音。
  裴仁成抬頭,就看到一雙漂亮的如同黒葡萄般的眼睛,然后是秀麗的笑靨,李怡馨穿著清新活潑的綠色長裙,正彎腰笑吟吟的看著他。“怡馨。”
  裴仁成笑起來。從地上站起來,用力的抱著眼前的女孩,兩人僅僅的相擁,幸福的感覺從心底涌上來。還帶著相思,然后兩人就在漢城的街頭情難自禁的擁吻。熱烈而炙熱。
  裴仁成心中突然很想大聲的宣布,韓國的國民公主,她是我的女友。她將來還會是我的妻子。
  很久之后,裴仁成和李怡馨兩人牽著手在漢城的街頭漫步。李怡馨看著男友的臉龐,甜蜜蜜的問道:“仁成,你的行李呢?”
  “和華(韓國)銀行安排一個職員來接我。我已經讓他幫我送到家里去了。走,怡馨,我請你吃午飯。”
  “行啊!”李怡馨痛快的答應下來。她這份幸福的感情正在走在正確的路上。突然的想起那一年陸景給她的忠告。不知道這家伙最近怎么樣了?哥哥說和丁行長聊過之后,準備前往迪拜見他詳細的談談。
  “怡馨。最近漢城的輿論熱點又變化了嗎?怎么不是藝人自殺造成的演藝圈震動的事情,我看報紙上全是漢城改名的討論。”裴仁成握著李怡馨的手,奇怪的問道。
  “哎一古,娛樂的事情已經通過了一個法案結尾了。這都是李明博搞的鬼了。他在反對和華(韓國)銀行并購韓國第一銀行的事情中嚴重丟分。現在想要撈政治分,所以在推動這件事。我倒是聽說以前幾次的提案都是鄭會長壓下來的,不知道這次會怎么樣?”
  裴仁成道:“都叫了這么多年的漢城。干嗎要改成首爾,聽起來很怪異。”
  “誰說不是啊?噢,仁成,下午我們去賽車吧,我決定聘請你擔任我的賽車教練。”
  裴仁成難以置信的眨眨眼睛,這意味著他以后可以光明正大的與李怡馨接觸,聲音有些顫抖的道:“可以嗎?”實在是幸福來的太突然。
  李怡馨嬌嗔的笑道:“怎么不可以呢?”笑容中散發著純真的氣息。拿起手機自拍了一張,上傳到她的SIT空間中。
  若干年后,李怡馨夫婦拜訪已經隱居的陸景時,陸景看到這張照片。笑著評價道:“怡馨這個純真的笑容就值得愛她的人為她獨守7年的寂寞。”閱讀本書最新章節請關注風雨小說網www.booksr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