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747 訪談

一格格巨大、透明、一塵不染的玻璃窗外,午后的陽光靜謐的落在翠綠的花壇、馬路上。偶爾有一輛汽車路過。環境寧靜、優越。
  寬敞、閑適的客廳中,精美的墨色木茶幾在中午明亮的陽光中泛著幽光。安允石父子和具廣末隨意的閑聊著,等待鄭夢先和丁靈私下溝通過之后進來。
  頭發花白的安允石幾次欲言又止。安氏集團與陸景達成協議后又和花旗銀行合作。這事他做得不地道。
  想了想,安允石輕嘆了口氣,說:“廣末,不是我要違背和陸先生的協議,實在是花旗銀行的人找上門來,安家沒法拒絕。安家的情況…”
  具廣末拿起茶杯微微抿了一口,笑著道:“允石,你的難處我理解。但是,我理解沒有用,關鍵是要鄭會長理解,要陸先生理解。”
  現在的形勢很明顯,李明博等人必須要做出一定的讓步。否則,裴容和的死就會牽扯上他們。韓國的政黨之間可不和睦。
  現代財團、和華銀行占據了優勢。
  “唉…,是啊…”安允石無奈的搖搖頭。
  這時,鄭夢先和丁靈的腳步聲傳來。片刻后,就見兩人轉過客廳門口裝飾用的木黃色壁櫥進來。
  安鐘赫心中凜然,整理了下自己的衣領準備談判,或者說接受裁決。他心中充滿了郁悶的情緒。
  本以為安氏集團能在這次并購韓國第一銀行中撈到足夠的好處,卻沒想到進來的大鱷太多,安氏集團左右逢源的策略沒有意義。
  鄭夢先對和他打招呼的具廣末、安允石、安鐘赫點點頭,平靜的坐到主位的沙發上。拿起茶杯喝著茶,沉默了一會,說:“今天請大家來,是商量下怎么推動和華(韓國)銀行并購韓國第一銀行的事務。”
  安允石、具廣末都微微一笑,看向鄭夢先。
  丁靈輕撫她鬢角的短發,突然道:“鄭會長,安氏集團和花旗銀行關系密切。在和華(韓國)銀行的份額必須要降低。不能再按照和陸景的協議執行。”
  和華內部已經互通過信息。很多事情,并不需要證據,只需要看法。花旗銀行在香港與和華銀行談判時透露了一些信息,足以讓和華銀行斷定安氏集團背約。
  安允石老臉有點掛不住。給一個可以做他孫女的女孩這樣當面指責是很難堪的。只是,他違背與陸景的協議在先,無法反駁。
  安鐘赫語氣擔憂的道:“丁行長的意見是?”
  丁靈睜大她美麗的杏眼,清秀無端,認真的道:“我認為安氏集團在和華(韓國)銀行擁有10%的股份比較合適。”
  安鐘赫愕然的看著丁靈。“…”。這壓價壓得太很了。
  鄭夢先擺擺手,讓安氏父子安心,“丁行長,我們還要依賴安氏集團游說韓國政府盡快同意和華銀行的并購。安先生的意見呢?”
  安允石苦笑一聲,說:“安氏集團會全力以赴。只是,10%的股權實在太少。畢竟,安氏集團現在在韓國的財閥中也要排到第四名。”
  他即便是知道鄭夢先和丁靈兩人在唱雙簧,現在還是得配合,除非他不想在未來韓國的權力架構中分一杯羹。
  目前的情況來看,和華-現代的組合比花旗銀行更有優勢。花旗銀行到底只是一個公司。追求的只是利潤。而鄭夢先是土生土長的韓國人,他的夢想、野心、決心、資源無疑是巨大的、強烈的。更有優勢。安氏集團選擇與和華銀行合作。
  鄭夢先一錘定音,說:“那就20%吧。安先生,我希望在三天內看到結果。”
  安允石點了點頭,這是一個可以接受的籌碼,“可以。”
  具廣末有些明白了:鄭夢先的想法還是趁著現在的優勢局面,快速的把并購敲定下來。
  …
  …
  黑色的勞斯萊斯幻影從鄭氏別墅出來,穿過江南區,沐浴在午后的眼光中。
  安鐘赫在車內悠的嘆了口氣,“爸。你說鄭會長留具叔叔談什么?”
  安允石閉著眼睛,好一會,輕聲道:“等會打電話直接問一聲吧。”
  安鐘赫輕吐了口氣,看向車窗外。
  鄭夢先撇開安氏集團單獨與具廣末接觸讓他心里升起危機感。韓國第四大財閥LG財團的具氏。與三星李氏、現代鄭氏、安氏都有聯姻。真要論起在韓國頂層圈子中的人脈來,并不一定會輸給安氏。
  想到這里,安鐘赫心里有些煩躁。
  …
  …
  鄭夢先留下丁靈、具廣末在家中閑談,并沒有談LG財團在和華(韓國)銀行可以擁有多少股份的問題。
  而是在助理樸弘基、夫人玄真因的陪同下,共同在酒窖中分享一瓶冰鎮的紅葡萄酒,鑒賞他收藏的幾幅名家字畫。
  談了四十幾分鐘。具廣末笑著告辭,在回到辦公室中接到了安允石的電話,司機開著黑色的奧迪緩緩的錯過立交橋的車流走向分線,電話里傳來安允石的聲音,“廣末,你和鄭會長談得怎么樣?”
  具廣末揉揉眉心,他就知道會是這樣的情況,但是他可以拒絕鄭夢先的邀請嗎?答案是不能。道:“允石,我們還沒有談這方面的問題。”
  安允石沉默了幾秒,笑呵呵的道:“應該談談。”
  “等下一次吧。”掛了電話,具廣末無奈的搖搖頭。
  見父親臉色凝重的拿著已經掛斷的電話,安鐘赫道:“爸,情況怎么樣?LG財團拿到多少股份?”他在心中仔細的思量過:這個數字大概是10%
  安允石輕輕的抿嘴,“廣末說他沒有和鄭夢先談這個問題…”
  安鐘赫訝然的挑挑眉頭,嘆道:“想不到啊。”想不到,幾十年的交情還是比不上利益。具廣末居然和安氏集團生分了。
  “鐘赫,游說的事情我們要盡力去辦。這20%的股權我們必須要拿到手中。花旗銀行到底還是差一些。”
  …
  …
  周四上午在景華漢城大廈召開的早會上,丁靈對和華銀行的并購團隊做了要求:準備好并購韓國第一銀行的事宜。
  這個事宜包括:法律文件、財務、各種資料、合同文本、談判紀要等等。
  此前,和華銀行購買了大量的韓國第一銀行可轉債控股韓國第一銀行只是實際行動,并購是要從法律地位上予以確認。
  助理、職員們雖說不解,但是沒有人提出異議,來韓國的這段時間。很多人都看明白:并購的難點并不在于和華銀行有沒有資金、意愿,而是韓國政府是否會批準。如何搞定韓國政府,這樣的細節丁總顯然是不會公開來說。
  景華漢城大廈26樓的辦公室中,董冰聽丁靈說完昨天的談判過程。禁不住笑道:“就這樣?這離間計用的有點膚淺啊。”
  丁靈慵懶的靠在沙發上,清秀的笑道:“冰姐,越是簡單的計策才是越有效的啊。曹操離間韓遂和馬超不也是簡單的很嗎?”
  董冰愉快的笑起來。三國演義里面曹操的這出計策可是有其他的小動作配合的啊。當然,確實很簡單。鄭夢先留具廣末喝酒,是要在安氏集團和LG財團之中埋一根刺。敲打安氏集團用心的游說。效果應當會很不錯。
  “小靈,我們的任務是不是快要完成了?”
  丁靈笑盈盈的點頭,“嗯。”
  …
  …
  又是一個晴天。陽光透過百葉窗**,紅色的地板上影影斑斑。
  費城俱樂部的包廂中,金泰民約了李明博見面。
  近段時間李明博焦頭爛額,眼睛中有幾絲血絲,對金泰民約他見面的來意,他很清楚,說:“金部長,請你務必再堅持幾天。我還需要一點時間。”
  金泰民搖搖頭。“李市長,我現在受到的壓力非常大。安氏集團正在全力游說,他們作為韓國銀行業的旗幟性人物,認為我們可以在監管的范圍內接受和華銀行并購韓國第一銀行。很多人都很贊同。很多人…”
  李明博愣住,靠在沙發上用力的揉著臉,沉默了足足有十幾分鐘,深深的嘆了口氣,拿起酒杯和金泰民碰了一杯,“我們將會是韓國的罪人。”
  金泰民喝著酒,道:“或許。是一種新的模式。”
  李明博看著金泰民,仿佛有點明白了什么,臉色看起來有些蒼老。
  …
  …
  8月18日下午5:40分,韓國外交通商部低調的批準了和華(韓國)銀行并購韓國第一銀行的交易。
  和華(韓國)銀行以35億美元的價格并購韓國第八大商業銀行:韓國第一銀行。正式進入韓國銀行業。
  根據漢城相關媒體的報道,此次交易中部分金額以韓國第一銀行的公司債形式完成,韓國第一銀行所有營業網點都將更名為和華(韓國)銀行。
  這則交易的達成在漢城極為的低調,各大報紙只是以簡訊的形勢報道了這個消息。背后所透露的意思可想而知。
  “艾西,怡馨,紐約這里可是大篇幅的報道。華爾街日報都關注到了。”
  漢城時間周六的晚上,紐約是周日的凌晨。裴仁成在紐約街頭的電話亭里和女友李怡馨通話。每周兩人都會在這個時間段通話,一解相思。
  暴雨如注。雨滴霹靂巴拉的敲打著電話亭的玻璃。
  “那是因為花旗銀行沒有吃到這塊肥肉心里不滿呢。漢城這里的輿論都是在關注前兩天女藝人自殺的事件。仁成,還記得陸景邀請你來漢城工作的邀請嗎?”
  裴仁成心中劇烈的跳動起來,聲音有些顫抖,“怡馨,你是說我去和華(韓國)銀行工作?”
  李怡馨笑著點頭,抱膝坐在床頭,穿著潔白的睡衣,領口微露,身上帶著沐浴的清香,“對啊,仁成,有沒有興趣啊?可不要嫌銀行太小了哦。”
  “當然愿意。怡馨,我不想我們倆相隔一個太平洋。”裴仁成深深的吸一口氣,認真的說道,又笑道:“這家銀行怎么回事呢?”
  他對李怡馨很熟悉,李怡馨這么說,恰恰是這家銀行很有內涵。當然,和華銀行作為和華財團的旗艦企業確實很有強大。紐約這里也有和華銀行的分行。
  李怡馨咯咯嬌笑,“商業機密,不能說的啊。”
  三星的戰略機構已經分析過:和華(韓國)銀行很有可能會在韓國的權力架構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三星也需要謀求加入這家銀行。她現在已經是三星的繼承人,有些信息不能隨便透露。哪怕電話那頭是男友。
  扯開話題說笑了一會,李怡馨溫柔的道:“仁成,你那邊在下雨嗎?我想你了…”
  裴仁成嘴角浮起一絲微笑,愛情修成正果的希望就在前面,兩人在暴雨中低聲說著情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