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745 較量(二)

鄭夢先輕輕的扶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鏡,微微沉吟了幾秒鐘,帶著回憶的表情沉聲道:“2002年總統大選的時候,我的處境很艱難,相信國民對那時的現代集團是什么狀況都有印象…”
  鄭夢先的聲音很低沉,仿佛陷入了自己的情緒中。這時,轉播廳的大屏幕上適時的出現了2002年時現代集團的資料片。
  2001年,現代財團創始人鄭周永去世后,現代財團資產三分,鄭夢先作為最純正的繼承人,他拿到了現代財團大部分產業。但同時還有高達數百億美元的債務。現代財團在九七年金融危機蔓延到韓國之后就債臺高筑。
  而現代汽車的鄭夢久、現代重工的鄭夢允獲得的都是極其優質的資產。并且鄭夢先同時還繼承了他父親一個錯誤的戰略:開發金剛山旅游。這個錯誤的戰略在每年都會吞噬現代集團數億美元的資金,以至于風雨飄搖的現代集團難以為繼。
  2003年鄭夢先在父親墓前大哭,趕牛越過邊境進入板門店做最后一搏的場景至今還讓韓國人記憶猶新。在韓國的文化中,這樣的忠、孝的人物是要被褒揚的。
  停頓了一會,鄭夢先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接著道:“我一度考慮自殺…,至于更早的總統大選,韓國的司法機構已經對我做出結論。”
  鄭夢先說的是向韓國總統金大中行-賄的事情。這個案子。韓國的司法機構確實已經結案。
  導播再一次迅速的播出了相關的資料和畫面,可見準備得相當充分。
  “我想說:說我操縱韓國政治的言論是無稽之談,只是別有用心而已。眾所周知。我剛剛遭到韓國大檢察廳的調查。”
  “現代集團作為韓國的大企業,在總統大選中不可能獨善其身。政治獻金不可避免。我們所做的事情只是盡可能的在法律的框架內保護自己。但,我依舊需要對國民道歉。”
  說著,鄭夢先起身對著鏡頭鞠躬。
  這個回答可為相當的坦率了。
  等鄭夢先坐下,主持人趙九拉輕聲問道:“鄭會長,我能感受到你向國民道歉的誠意。但是,現代集團什么時候會不再進行政治獻金呢?”
  鄭夢先沉默了一會。道:“或許,等到韓國的政治環境改變了吧!”
  …
  …
  訪談依然在繼續。那低緩、沉郁的背景音樂讓鄭芝荷心中傷感,輕輕的揉了揉眼睛。她覺得她遭遇到的困難和鄭會長相比簡直是小兒科。
  李慧喬在酒會上見過鄭夢先幾次,可以說,鄭夢先是韓國一個時代的象征性人物。三星李健熙也是。
  她見到鄭夢先不是以韓國最紅女明星的身份,這個身份見不到鄭夢先,韓國第一美女在這些大人物面前只是個藝人而已。而是以芝荷好友的身份。
  原來這些大人物們也很艱難。遠不像他們平時表現出來的那樣輕松、悠閑、享受生活。
  那么,陸景呢?
  “芝荷,你哭了!”李慧喬起身從精美的茶幾上抽出紙巾遞給好友。
  鄭芝荷抹著眼淚,說:“嗯,有點難受呢。”
  李慧喬嬌柔的拍拍好友的肩膀,拿出手機,嬌羞的給陸景發短信。突然的。有點想他了。
  …
  …
  kbs電視臺專訪鄭夢先的節目播出后在韓國引起了很大的反響。
  電視畫面中,鄭夢先有幾句話很讓人感動、心酸。
  “是的,我想到了死亡。”
  “了解韓國。從現代開始,我時常想起這句話”
  “我的夢想是讓現代集團恢復我父親時韓國第一集團的地位。”
  “我無力改變,只能順從。”
  “我愛這個國家。”
  據不完全統計,當晚kbs的收視率達到40%以上。當前最紅的韓國第一美女李慧喬出演的韓劇收視率都達不到這個程度。
  8月8日,漢城媒體上都是對鄭夢先的正面評價:他的人生經歷很具備激勵人心的力量;他的學識令人敬佩;
  他執掌的現代財團正持續不斷的為韓國人在世界范圍內帶來尊重。韓國經濟的很多個第一都是由他的父親和他來創造的。
  一夜之間,漢城的輿論似乎轉向。當天依舊有報紙在批評鄭夢先收購韓國第一銀行的野心。還曝出了現代財團賄選的證據。
  但是那份資料上的幾千萬美元實在很難引起公眾的憤怒。選韓國總統要多少錢韓國民眾誰不知道,幾千萬美元能干什么?
  8月10日。kbs官網、youtube、雅虎等提供這份采訪視頻的網站的點擊率達到500萬人次。鄭夢先的公眾形象立即變得極好。
  韓國大檢察廳甚至暫停了在這幾天傳喚鄭夢先接受問詢。
  …
  …
  漢城江南區紫谷洞87號。
  下午時分的陽光落在奢華的客廳中,櫻桃木地板上映著名貴家具的倒影。中央空調的冷氣讓整棟別墅在盛夏之際都處在清涼、舒適之中。
  鄭夢久依在沙發上,將手里的報紙丟在精美的純白色茶幾上。一言不發。
  鄭一玄不滿的道:“爸,報紙上只提爺爺和鄭夢先對國家的貢獻,而不提你,實在太過分了…”
  鄭夢久擺擺手,打斷兒子的話,“告訴花期銀行的尼古拉斯-賈爾斯,柳賢重出手了。”
  鄭一玄愣了下。報紙上的輿論戰李明博一方現在大敗虧輸,賈爾斯、阿伯特都希望他們現在加入,但是看父親的意思還要等。
  對父謹慎的性格。他實在有點受不了。
  鄭夢久沒有看兒子,而是問他身邊的核心參謀高賢重,“賢重。你的想法呢?”
  高賢重道:“我支持會長的意見。再等等。”操作輿論這件事只有韓國的傳媒大亨柳賢重能做到,他有kbs10%的股份。
  如果說鄭夢先執意收購韓國第一銀行得罪了韓國政壇的精英的話,那么李明博試圖將鄭夢先入罪,同樣是得罪了一大批財閥中人。兔死狐悲啊!
  李健熙,安允石、具廣末他們這些財閥的領軍人可都不希望自己會是下一個鄭夢先。因而,目前輿論幾乎是一邊倒。
  可以預見,雙方的較量已經趨于白熱化。在一兩個星期內就有會有最后的結果。總會有一方要倒下。
  鄭夢久滿意的點點頭。如果鄭夢先被入罪,那么他就有機會重返現代汽車了。
  aig、花期銀行這些美資如果想取代德國資本戴姆勒集團控制現代汽車。就必須要依仗他在現代汽車的影響力和鄭氏子弟的身份。
  鄭夢久的嘴角卻是慢慢的浮起一絲微笑。
  鄭夢先的訪談播出后,現代財團的處境大為改觀。然而,現代財團在這么多年的經營過程中絕非什么遵紀守法的“好公民”。
  很快,韓國的媒體上便曝出了現代財團的各種問題:賄-賂、逃稅、操縱司法…。不一而足。
  同時,韓國媒體在分析和華銀行并購韓國第一銀行時更為露骨:韓國第一銀行的儲蓄款多達23萬億韓元,現代財團如果通過和華銀行拿到這筆資金,實力將會極具的膨脹,對2007年總統大選的公平肯定會造成破壞。
  在連續的輿論爭吵中,韓國的民眾大部分人都接受這樣的觀點:韓國大檢察廳對鄭夢先的調查應該中止,而政府應該制止和華銀行并購韓國第一銀行。
  8月14日,和華銀行董事長陳旭江位于淺水灣的豪宅中迎來了一位重要的客人:經由摩根大通副主席比爾-查爾斯介紹的花期銀行董事尼古拉斯-賈爾斯。
  花期銀行作為美國最大的銀行、全球資產規模最大的銀行、全球四大銀行之首,在銀行業中有著舉重輕重的地位。
  陳旭江將第一次見面安排在了他家中。可見他的重視。和華銀行行長許雪特意從美國國際性大都市邁阿密返回參與會見。
  和華銀行在邁阿密布局,是有意在未來5-10年內開拓加勒比海島、南美的銀行業務。和華銀行內部對和華銀行在北美的發展、壯大并不報以太高的期望。
  銀行業在任何時候、任何國家都是國民經濟的命脈。只有像韓國這樣被控制的“小國”,才會允許國內的銀行被外資全盤控制。
  可以預見。以競爭的名義,和華銀行在北美、歐洲的發展都不會盡如人意。很多時候,銀行的擴張代表著貨幣的擴張。因而時常與政治影響力相關。
  和華銀行雖說是注冊在香港的銀行,但是香港地區在國際上是沒有影響力,它本地最有代表性、最有影響力的銀行是匯豐銀行。匯豐銀行通常會被看做是英資銀行。
  因而,和華銀行在海外的擴張重點可能在完成全球布局之后。考慮在新興市場的地區、國家進行發展,謀求利潤。包括但不限于南美、中東、南非、亞太。
  比較奇怪的是。作為和華銀行三大巨頭之一的副行長,正在韓國主持并購韓國第一銀行事務的丁靈并沒有返回香港參加這次會見。
  顯然,和華銀行的高層對此次花期銀行董事尼古拉斯-賈爾斯拜訪的意圖心知肚明。
  淺水灣是香港最有名的豪宅區,從明亮、雅致又內斂奢華的客廳中眺望著遠處的淺水灣海灘,看到游人們嬉水,閑適的感覺會從心底涌起。
  傭人送上精美的下午茶后悄然的退出,陳旭江、許雪、尼古拉斯-賈爾斯用英語寒暄著。
  尼古拉斯-賈爾斯約莫五十多數,身上有著職業經理人的精明,同時在交談中有著美國人通常的以美國為中心的霸道,笑著道:“
  陳董事長、許行長,目前,和華銀行并購韓國第一銀行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境。不知道兩位打算怎么解決呢?”
  5201小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