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1744 較量(一)

見陸景有些沉吟,唐悅好奇的問墨靜雯道:“墨助理,什么壞消息?”
  在景華通信成功登頂世界第一手機廠商之后,和華財團最近順風順水,居然還有壞消息?
  墨靜雯道:“和華銀行收購韓國第八大商業銀行:韓國第一銀行,這引起韓國政治精英們的不滿。最新章節全文閱讀剛從漢城傳來的消息,鄭夢先被韓國大檢查廳調查,罪名是涉嫌在2002年韓國總統大選中賄-選。
  和華設在漢城的分公司被調查,郁浩寧也被漢城檢察院帶走。天辰娛樂的旗下分公司t-q公司遭到查封。”
  唐悅禁不住冷笑一聲,“瞎扯吧。鄭夢先2002年不知道混得多慘。當時現代鄭氏最得意的現代汽車的鄭夢久和韓國足協主席鄭夢允吧?”
  陸景笑了笑,給坐下來嫻雅如月的墨靜雯倒了一杯紅酒,對三人道:“韓國政治精英們的反擊很強硬。不過,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那些政治精英要是沒兩把刷子,韓國的財閥早就成功的攫取到最高權力了。韓國那里我就不干涉了,保持關注。”
  墨靜雯欲言又止,想了想還是同意,“好吧。”
  也是,和華財團這么大的攤子,陸景也不能一個人飽覽解決所有的問題。總歸是要相信手下人處理問題的能力。
  當然,和華這些年聚集起來的商業精英們確實都是一時之選的人才。
  唐悅喝了口酒,嘿的笑了一聲,說:“陸景,李明博太活躍了。”
  陸景就笑,“2007年韓國總統大選,還有一年的時間,李明博他要搞點政治資本啊。唐悅,你去一趟漢城吧。”
  唐悅笑著點點頭,韓國那邊的一些工作都是他親自負責聯絡,對易國道:“南非那邊。你單獨去看看情況。不用和元文他們同路。”
  元文是和華商業情報部門下屬的“利劍”:gi公司的最高負責人。猛龍傭兵團的事務是由他負責。
  “行。唐少。”易國沉穩的點頭,嘴角帶著微笑。腦海中思緒飄飛。不是在想南非的第一大城市:約翰內斯堡,而是在想漢城的風光。
  韓國的政治精英們玩“陰招”,唐少過去。只怕會以牙還牙吧。嘿,漢城那些政治人物,有幾個干凈的,連韓國現任總統盧武鉉都被指控貪-污。
  韓國的檢查機構分為四個等級:大檢查廳、高等檢查廳、地方檢察院、地方檢查廳支廳。
  其中最高等級的檢察院便是大檢察廳reads;。[超多好看]主要負責對重大案件進行偵破,以及為下級檢查機關制定計劃和進行總結。
  樸弘基抵達大檢察廳之后。第一時間給鄭夢先辦理保釋手續。鄭家的御用大律師已經抵達大檢察廳。
  夜幕低垂,漢城中的街燈已經亮起。下班之后,漢城的街道中熱鬧而繁華。
  大檢察廳2樓,一間陳設簡單房間中,鄭夢先披著黑色的西裝外套坐在木椅上,緩緩的抽著煙。面前的金色方桌上擺放著一杯清水。
  作為韓國第二大財閥的會長,他在檢察廳里抽支煙的待遇還是有的。
  剛剛已經結束了一輪問詢,鄭夢先臉色平靜,讓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他已經對檢察官說明情況。正等待保釋離開。
  這時,房間門被推開,幾個人輕聲說話的聲音打斷了鄭夢先的沉思。鄭夢先看向門口,臉上立即浮起訝然的神色。
  進來的赫然便是李明博。
  李明博穿著西裝,臉色有著他獨有的堅毅的表情,坐在鄭夢先的對面,拿起煙盒里的煙點上,聲音有一些沉重,“鄭會長,我不想這樣……”
  他是受到鄭氏的資助。才得以進軍韓國政壇。而且,他的施政方針、政策實施也得益于鄭氏良多。
  以前是鄭夢先的父親鄭周永,后來是鄭夢久,現在是鄭夢先。現代財團對他的支持是實打實的,沒有打一分折扣。
  鄭夢先的性格一向是有點木訥,不善于和人溝通,這時禁不住嘲諷的說道:“李市長,你想這樣…”
  李明博用力的吸了口煙,心中有一些情緒浮起來。人非草木孰能無情。
  只是。鄭夢先現在的玩法太過火了,觸碰到了他的底線。否則,他和他的朋友們也不會采取如此激烈的手段。
  大檢察廳的調查一旦開始,就會進入司法程序,他無法干涉。鄭夢先會麻煩不斷。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的做法很不地道、冷酷無情reads;。但是,人生在世總是要有一些自己的堅持。
  “鄭會長,我已經警告過你不要收購韓國第一銀行。你卻不聽我的忠告。唉,你應該明白,我們不會允許財閥控制政黨。這對韓國的民-主來說是一場災難。”
  鄭夢先嗤笑一聲,扶了扶眼鏡,“像美國那樣又有什么不好?你們可以設置政治獻金的上限嘛。”
  說到底,還是權力分配的問題。韓國諸多政黨的黨-魁們不想財閥插手政治。否則,政黨會變財閥的附庸。
  李明博看了鄭夢先一眼,政治獻金上限能有用?那也就騙騙普通人罷了。看看華爾街是怎么資助美國總統大選的。
  房間的氣氛變得有些沉悶。鄭夢先和李明博兩人都明白彼此的分歧所在,能談攏,早就談攏了。
  半響,李明博掐滅了煙,從公文包里拿出一卷文件,推到鄭夢先面前,“鄭會長,你賄-選的證據檢查機關已經完全掌握。”
  鄭夢先拿起文件翻了翻。上面記錄了一些證詞和現代集團與盧武鉉的助手來往的金額。
  如此詳實的數據、證據讓鄭夢先略有些失態的輕吸了口涼氣,然后慢慢的揉著太陽穴。
  現代財團內部有內鬼。
  李明博重新點了一支煙,耐心的等待著鄭夢先的決策。
  半個,“明博,先給我辦理保釋吧。”
  李明博深深的看了鄭夢先一眼,伸出手和鄭夢先握了握,“會長,保重。”
  鄭夢先點了點頭。
  黑色的奔馳商務車從韓國大檢察廳離開。駛向江南區三成洞181號。
  “瑪德,養不熟的白眼狼….”
  車內,樸弘基義憤填膺的大罵李明博。實在太氣人。
  李明博這幾十年受了現代財團兩代人多少恩惠?豈有此理。即便是狼,養了幾十年也該養熟了吧?
  想不到他現在竟然力主調查會長。要將會長送到監獄中。他很清楚那些材料意味著什么。查實的話,會長的余生就得在監獄里度過了。
  鄭夢先擺了擺手,沉聲道:“好了,弘基,不用再罵李明博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理想、追求、原則。這不應該受到指責。”
  樸弘基氣呼呼的閉上嘴巴。看向車外。奔馳商務車平穩的行駛,街景在后退。高樓大廈間的霓虹反射在車窗上,炫著五顏六色的色彩。這讓他感到煩躁。
  鄭夢先問道:“弘基,最近漢城里有什么事情發生?關于這份材料的。”
  樸弘基是他最信任的助手,他到不用隱瞞材料中的事情。事實上,韓國財閥哪年不賄-選。必然會在私下里奉上政治獻金。
  樸弘基收回思緒,想了想,說:“會長,聽說花期銀行的的董事尼古拉斯-賈爾斯和鄭夢久父子走得很近。有人看到鄭一玄和他在紫紀元餐廳一起吃飯。”
  “哦?”鄭夢先挑了挑眉頭,有些明白了。
  在現代財團中。當初,鄭夢久無法肅清他的影響力,現在他同樣無法完成肅清鄭夢久的影響力。
  因為,他和鄭夢久都是現代鄭氏的嫡系子弟。
  樸弘基又想起一件事,將和華財團的分支機構遭到調查的事情向鄭夢先匯報了,安慰道:“會長,同時調查現代、和華,他們壓力應該很大。”
  鄭夢先若有所思的微微頷首,閉上了眼睛。他有點疲倦了。
  這時,鄭夢先的手機突然響起來。鄭夢先接了電話,是他八弟鄭孟日的電話,聲音振奮,“五哥。唐少明天來漢城。”
  現代集團的會長鄭夢先被韓國大檢察廳調查一事,在第二天8月5日就在漢城的而媒體上引起轟動。
  韓國的經濟、政治、社會都和韓國的財閥保持著密切的聯系。比如:韓國一周雙休的制度便是三星的會長李健熙倡導的。
  現在,第二大財閥的會長被調查相當于一次7級地震了。韓國的媒體那能不關注。
  在輿論沸沸揚揚之際,在韓國相當于央視地位的kbs電視臺于8月7日晚間現在直播了一個談話節目。
  由著名新聞主持人趙九拉面對面的采訪現代集團的會長鄭夢先,回答當前的一些熱點問題。
  江南區清潭洞的高檔小區水季小區a座12樓的公寓中,鄭芝荷從冰箱里拿了果汁給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的李慧喬。“慧喬,看什么呢?”
  李慧喬和鄭芝荷剛剛逛完商場購物回來,穿著精美、清爽的淺藍色襯衣,帶著夏季的輕松俏皮。白色的百褶短裙。裙下一雙雪白精致的**潔白無瑕,燦若春華的瑰麗佳人,慵懶的抱著沙發抱枕。
  “啊…,正在看鄭會長的訪談。”李慧喬接過鄭芝荷手中的果汁,“噢,謝謝!芝荷,你不看嗎?”
  芝荷出身于現代鄭氏,只是是關系比較遠的宗女。
  “沒意思啊。我還不如看一場網絡上轉播的cgl大師賽呢。”鄭芝荷喝著果汁,笑著說道。
  她穿著粉色的a字裙,嬌俏可人,楚楚動人。只是,很難相信,她竟然喜歡星際爭霸這款電腦游戲。
  李慧喬嬌柔的笑著道:“哎西,芝荷,陸景可能要來漢城了呢,你不聽聽鄭會長怎么說?”
  鄭芝荷眨眨眼睛,坐到李慧喬身邊,輕撫著她披肩的秀發,看著電視訪談,“噢,歐尼,怎么回事啊?”
  “自己看啊。你都不看新聞的嗎?鄭會長要是頂不住壓力,陸景就有可能會來漢城。”李慧喬的聲音中有一絲她自己都沒發現的溫柔、期待。
  電視中,明亮雅致的轉播廳里,趙九拉問道:“鄭會長,現在媒體上傳言你賄-選韓國總統大選,試圖操控政治,你怎么看?”
  (..)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