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743 等待時機

鄭夢先皺起眉頭,檢察院到家里來調查很不和規矩,隱隱有些怒氣,淡淡的說:“他們來調查什么?”
  “2002年大選,現代財團賄-選的事情。”樸弘基無奈的說道。這個理由實在太牽強。
  2002年,現代財團還處在被三分天下的狀態中,會長沉陷各種泥潭。賄-選那種事沒精力去做。
  而且,那時候公認的現代財團實際上是鄭夢久控制的現代起亞汽車集團。
  “無稽之談。”鄭夢先眼神微微一斂,冷哼一聲。以他的休養,發一聲冷哼,實在是惱怒至極的表現。
  這時,敲門聲響起,幾名穿著西服的韓國檢察官走進來,胸口掛著銘牌,三男一女。
  為首的是一名方臉的中年男子,臉上帶著一抹冷笑:“鄭會長,我們是大檢察廳的檢察官,有一樁賄-選案件需要你協助調查……”
  他心中對敢于挑戰整個韓國政治體系的鄭夢先殊無好感。在韓國的檢察官體系中,稍微有點正氣的人都對財閥中人沒有好感。
  韓國的財閥們踐踏法律,在國民經濟、生活中扮演中不光彩的角色。
  鄭夢先很強勢的擺擺手,倚在沙發上,“你不用說了,把檢察院的文書拿過來。”
  方臉男子身旁的同事從攜帶的皮包中手中拿出一紙文件,遞給鄭夢先。
  鄭夢先看都沒看他一眼,端坐著不同。
  碰了一個軟釘子,略顯年輕的檢察官臉色有些尷尬,眼神犀利的盯著鄭夢先。韓國第二大財閥的會長,他能來辦這個案子,十分興奮。
  一旁的樸弘基拿過文件,大致的看了看,才遞給鄭夢先。
  方臉的檢察官十分不滿的哼了一聲,對鄭夢先的做派尤其的不屑。到現在還拿腔作勢有什么用?
  鄭夢先拿起筆簽了字,起身緩緩的整理了下衣服。到現在,他已經明白過來是怎么回事。這是韓國政治精英們的“報復”。對和華銀行不顧警告實際并購韓國第一銀行的回擊。
  鄭夢先聲音低沉,從容的對丁靈、董冰道:“丁行長,董小姐。你們吃過晚飯再回酒店。我讓真因準備了晚餐。”
  看著鎮定、輕松的鄭夢先,丁靈擔憂的點頭,說:“好。”聲音有些難言的干澀。這種在家里被粗暴的帶走的事情對她而言很有沖擊。
  進入商界,她還只是習慣在辦公室、合同、酒會、工程中明爭暗斗等等手段。哪里直面過這樣的暴力手段。
  董冰表現的稍好一些。她本就出身于歐洲的董家,勾心斗角的事情沒少見。再加上她在父親董坤城身邊耳濡目染的見到過一些這樣“殘酷”的較量。
  董冰微微笑了笑。聲音平穩的說:“鄭叔叔,小心。”
  鄭夢先平靜的對兩個女孩點頭致意,跟著韓國大檢察廳的檢察官一起走出他小會客廳。樸弘基立即跟上去。即便會長是去坐監獄,他也會追隨。
  丁靈輕輕的掩住嘴,目送一行人離開,緩緩的道:“冰姐,我們要立即營救鄭會長。”
  鄭夢先被帶走的消息在幾分鐘內就傳遍了整個三成洞181號別墅。因而,鄭夢先一行剛到別墅的門口,正要坐上車時,鄭夢先的婦人玄真因和同住在這里的小女兒鄭珠賢腳步踉蹌匆忙的跑過來。
  鄭珠賢大哭著上前抱住鄭夢先。“爸爸…”
  “夢先。”玄真因想起了幾年前鄭夢先經常經歷的遭遇。那時,丈夫也是官司纏身。韓國大檢察廳指控他行-賄金大中。
  鄭夢先輕輕的拍了拍女兒的背,“珠賢,不哭。”又語氣堅定的對妻子道:“沒事。”
  玄真因含淚的點點頭。
  方臉檢察官嗤笑一笑,拉開車門,輕輕的推了鄭夢先一把,就像對待階下囚一般,“鄭會長,請吧。我們趕時間。”
  樸弘基哪里能忍受他敬愛的會長收到這樣的待遇,立即和幾名檢察官爭執起來。鄭夢先的保鏢們都圍了過來。雖然沒有動手,但是氣勢逼人。
  法律,攔不住不怕死的人。只是,他們要聽從會長的吩咐。否則。怎么可能讓會長在他們的眼前給檢察院的人帶走呢。
  十幾分鐘后,一輛白色的現代和一輛黑色的奔馳商務車一前一后的離開三成洞181號別墅。前面是鄭夢先和檢察官。后面是樸弘基和鄭夢先的保鏢。
  玄真因和鄭珠賢流淚目送丈夫、父親被帶走。對她們的家庭來說,這一刻,天塌下來了。
  …
  …
  夜色徐徐的降臨在漢城。景福宮中燈火綽綽。紫紀元餐廳中的用餐氛圍逐漸的隨著舒緩的音樂飄起。
  臨窗的12號桌,潔白的餐布上擺放著可口的西餐和紅酒。AIG的董事艾德蒙-阿伯特專心致志的對付著牛排。
  一名隨從步履輕快的走過來在花期銀行的董事尼古拉斯-賈爾斯耳邊說了幾句,然而告退。
  尼古拉斯滿臉微笑的舉起酒杯。“兩位,干一杯。剛得到的最新消息。鄭夢先,我們的鄭會長已經被韓國大檢察廳逮捕。他被指控在2002年韓國大選中賄-選。”
  渣打銀行的執行董事托馬斯-李眼睛立即放光,拿起餐巾擦著嘴,笑道:“nice。這TM實在是一個大快人心的消息。”
  韓國實行的是三權分立的政治制度。隸屬于行政院中的法務部以法務部外廳的方式出現。韓國檢查官享有很高的獨-立性。
  在四級檢查機關中,大檢察廳是最高機構。主要負責對重大案件進行偵破,以及為下級檢查機關制定計劃和進行總結。
  重大案件,這四個字足以說明韓國一些政治精英們對鄭夢先敢于“打臉”的定性。
  艾德蒙呵呵一笑,大有深意的看了尼古拉斯一眼,說道:“前些天,陸先生還通過摩根大通的副主席比爾-查爾斯先生向我提起讓我同意鄭氏重新掌握現代金融系的三家公司。
  哈哈,我對和華、現代財團收購韓國第一銀行沒什么意見。但是,我更愿意看到鄭夢先別再來煩我。”
  說著,三人都是矜持的笑起來。
  尼古拉斯笑呵呵的道:“艾德蒙,我看鄭夢先沒有機會再來煩你了。證據確鑿的事情。即便他被保釋出來,也會是官司纏身。”
  三人又是默契的笑起來。
  托馬斯-李這是明白過來,心情愉快的喝著酒。韓國的財團賄-選倒是未必,但是政治獻金是肯定的。
  而看情況,應當是尼古拉斯向韓國政府提供了證據。據說,他最近和鄭夢久父子走的很近。鄭夢久對鄭夢先肯定是非常了解的。
  AIG對和華銀行的并購大概是無所謂的態度。但是,花期銀行可就不希望韓國第一銀行被和華銀行收購的。
  …
  …
  陸景于8月2日在迪拜參加完阿拔斯孫子的生日宴會后,被返回迪拜的阿拔斯挽留再在迪拜停留幾天。
  阿拔斯有意聘請陸景作為迪拜的經濟顧問。這幾天的交流下來,他對陸景的學識,見識相當的佩服。
  陸景對經濟顧問自然是沒興趣,不過倒是愿意在迪拜多停留幾天陪陪明雪、墨靜雯。
  8月4日下午,午后的風吹拂進地球群島7號島中別墅的花園中,小花在綠色的園林中綻放。
  陸景和來訪的唐悅、易國在清涼的二樓客廳中喝著紅酒。迪拜的夏季是相當酷熱的,即便寬敞的花園中風景還不錯,他還是選擇在別墅中招待唐悅、易國。
  他們兩人剛剛從阿曼的馬斯喀特過來。猛龍傭兵團就駐扎在阿曼的首都。規模擴大之后的猛龍傭兵團是GI公司手中一張犀利的底牌。
  和華商業情報部門的副主管易國手拿著紅酒杯,笑著打量這間充滿了迪拜土豪金風格的別墅,宛若宮殿一般,說道:“景少,在酷熱的沙漠中,有這樣一棟別墅,真是享受啊。”
  易國和陸景比較熟悉,陸景抿著紅酒,隨意的道:“戴安娜推薦我買下來的,售價3000萬美元。別墅里還有一堆工程需要完成。南非那邊情況怎么樣?”
  唐悅臉上已經有些風霜色,畢竟是三十五歲的人了,笑著道:“小部落之間的矛盾。和打群架差不多。那些黑人拿著AK47都不會用。猛龍的新手過去正好檢驗下戰力。”
  陸景微微點頭,這種事,他不會過多的關注,提醒了一句唐悅、易國注意安全之后,就轉移了話題。
  和華商業情報部門主管沒有必要過多的關注武力。猛龍傭兵團是歸GI(全球防御保安公司)管理。
  墨靜雯和明雪兩人在幾十米開外的落地窗前說笑。一個明艷璀璨如明珠,一個冷艷如雪,明媚動人。兩個女孩偶爾的瞟陸景一眼。
  陸景笑了笑,對明雪微微舉杯,感受著她們濃烈的情意,這些天都陪著她們在迪拜逛了好些地方。
  這時,陸景的手機突然響起來。
  陸景看了看號碼,是丁靈的電話,對唐悅、易國做了個手勢,接了電話。十幾分鐘后,陸景掛了電話,嘴角泛起一絲苦笑:鄭夢先被韓國大檢查廳調查,罪名是涉嫌在2002年韓國總統大選中賄-選。
  墨靜雯穿著一身充滿阿拉伯女子風情的白袍,身形窈窕的走過來,漂亮的娥眉輕蹙,見陸景苦著臉,頓時輕笑道:“陸景,是我先說壞消息,還是你先說?”
  陸景笑著擺擺手。不出意外,靜雯應該也是接到漢城那邊的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