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6)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6)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6)     

今天有點晚了

7月27日,和華銀行在景華漢城大廈中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透露:新成立的和華(韓國)銀行以3.5億美元的價格收購韓國第一銀行10%的股份。
  當天下午,韓國第一銀行宣布發行30億美元公司債,收益率為2.3%,低于韓國同期商業銀行存款利率。
  這兩則消息在漢城立即引發熱議。
  各路分析紛紛在第二天出爐。地鐵、公交等戶外傳媒的大小屏幕中都在熱議并購消息。
  上午時分,驕陽驅散著林間清涼的氣息。一輛黑色的豪華現代汽車緩緩的從寧靜、舒緩的林蔭街道而來,停在漢城江南區紫谷洞87號門前。
  漢城江南區紫谷洞87號是一棟很精美的別墅。別墅的配置并不起眼:花園,泳池等。內部的裝修卻是異常的豪華。
  這里是現代汽車前會長鄭夢久的住所。
  鄭一玄下車后,緩步走進父親的住所。身后跟著昔日的核心幕僚高賢重。兩人在別墅老管家的帶領到了二樓的書房陽臺處,見到了有些衰老的鄭夢久。
  鄭夢久父子在失去現代汽車之后,日子越發的難過。鄭夢先對他們的仇怨很大。早前現代財團王子之亂時,雙方就隔閡很深。
  鄭夢先執掌現代汽車的大權后,在戴姆勒集團的支持下降鄭夢久、鄭一玄父子倆的股份稀釋。所有支持鄭氏的高管都被解聘、驅逐。
  相比于之前代表現代鄭氏門面的赫赫聲威,鄭氏父子目前只是個富家翁。在現代,在漢城的影響力全部消失。
  “會長。一玄和高賢重來了。”管家輕聲說了一句,打斷坐在奢華寬敞陽臺陰影中獨自沉思的鄭夢久。然后告退。
  鄭夢久從藤椅上緩緩的轉過頭。頭發花白,眼神漠然。臉上頗有滄桑之色,做個手勢,示意兩人坐下來。
  “爸,看看這則消息。”鄭一玄將手中的報紙遞給父親,臉上帶著微微的喜色,“外交通商部表示禁止和華銀行并購韓國第一銀行。我們的機會來了。”
  這相當于是政府表態了。
  鄭夢九沒有接報紙,冷笑一聲:“什么機會?”
  鄭一玄見慣父親訓人的場面,雖然此刻有些壓力,還是情緒高昂的道:“爸。鄭夢先作死的要和政壇力量較量,他只怕馬上就會官司纏身。這是我們重新奪回現代汽車的機會。”
  見父親沒有任何表情,鄭一玄又補充道:“AIG的董事艾德蒙-阿伯特和花期銀行的董事尼古拉斯-賈爾斯都支持我們重返現代汽車。”
  他昨天和艾德蒙-阿伯特、尼古拉斯-賈爾斯在費城俱樂部見過面。
  鄭夢久嘴角浮起一抹冷笑,說道:“一玄,如果是鄭夢先自己去挑戰整個韓國的政壇力量,他當然會失敗。但是,他還有和華、安氏集團的支持。
  這場較量的勝負到底如何不好說。
  如果鄭夢先失敗,我們有AIG、花旗的支持,自然可以順利的重掌現代汽車。
  現在說機會。為時過早。”
  鄭一玄有點不甘心,但不敢分辨什么。
  鄭夢久習慣性的問道:“賢重,你的意見呢?”高賢重是他的核心參謀。多年以來,他習慣于征詢高賢重的意見作為參考。
  高賢重道:“會長。和華的智庫Ek咨詢公司在不久前準確的預計了國際油價上漲。他們在這輪交易中恐怕賺了不少錢。收購資金沒有任何問題。
  有安氏集團在其中穿針引線,韓國第一銀行應該會耐心的等待和華、現代財團成功游說韓國政府批準交易。現在就看背后的較量。”
  鄭夢久認可的點點頭,嘆口氣道:“我們先看戲。鄭夢先要是失誤了。我們也不用客氣。”
  當年他就是一個小失誤給和華的陸景抓住,無限的放大。聯合三星對他進行阻擊,最終導致現代汽車易主。
  同樣的事情。他也可以做到。
  聽到這話,鄭一玄大喜,看戲,當然是看外資銀行、財閥們、政客們的大戲,“爸,我繼續盯著這件事。”
  看來,這幾年,父親的雄心一直沒有消磨,反而是在耐心的等待機會。
  鄭夢久看著遠方的田野,淡淡的道:“去吧。”
  陸景和墨靜雯兩人是在21日抵達迪拜。
  迪拜酋長阿拔斯舉行的關于迪拜市發展的經濟論壇在7月10日久召開。
  當時,立豐地產的董事長楊玉立代表和華參加。
  立豐地產這些年已經是國內首屈一指的超大型房地產開發商,涉足商業地產、旅游地產、住宅市場、政府安居房、經濟房等多個房地產領域。
  在海外也因為開發西班牙、荷蘭幾個地產項目,打入歐洲建筑市場。目前正在德國慕尼黑競標一個約30億歐元的改造項目。
  外界對立豐地產的資產估值約為150億美元。
  因而,由楊玉立代表和華來參加迪拜酋長阿拔斯的經濟論壇并不算怠慢。畢竟,阿拔斯舉辦這個論壇的主要目的就是要快速營建、開發迪拜。
  阿拔斯的原話是:到2007年,全球三分之一的起重機都會集中到迪拜。
  然而,阿拔斯還是很希望和陸景見面談一談。通過戴安娜多次邀請陸景在近期到迪拜做客。
  2006年8月2日是迪拜酋長阿拔斯第23個孫子本特的6歲生日。陸景被邀請觀禮。
  陸景21日抵達迪拜和阿拔斯見面深談了一次,相談甚歡。隨即,阿拔斯便作為阿聯酋的副總統外出進行國事訪問。安排侄女戴安娜等人陪同招待陸景。
  這些天,陸景都是留在迪拜等待8月2日的生日宴會。
  夜色徐徐的降臨在這座中東的經濟中心城市。璀璨的燈火令迪拜宛若一個顆明珠靜臥在阿拉伯灣南岸。
  七星級酒店,帆船酒店。
  夜色透過25樓的玻璃窗。餐廳中。一道柔和明亮的光芒落在熊玉嬌清麗、嬌美的臉蛋上,熠熠生輝。
  熊玉嬌穿著一身雪紡襯衫搭配清爽半身裙。氣質優雅輕熟。注目著餐桌對面陸景溫潤的眼睛,有些嬌羞的微微低下頭,粉臉染霞。
  陸景笑了笑,心情飛揚,輕品著手中的香檳。
  熊玉嬌輕聲問道:“陸景,你不是說迪拜的房價在不久會大跌嗎?我和迪拜LE公司都沒敢長期投資呢。可是你現在又贊成迪拜酋長阿拔斯大力開發迪拜。這不是和矛盾嗎?”
  陸景笑道:“玉嬌,告訴你的態度和告訴阿拔斯的態度能一樣嗎?”
  熊玉嬌抬起頭,微微錯愕,繼而忍不住“噗嗤”笑起來。“陸景…”
  熊玉嬌的笑聲讓正在不遠處喝著酒看風景,并肩而立的墨靜雯、明雪看過來。
  大家剛一起吃過精致可口的晚餐。熊玉嬌要向陸景匯報工作,請教商業問題。明雪和墨靜雯都是休假狀態,起身去窗臺邊看風景。
  明雪一襲吊帶白裙,清媚的對著陸景微微舉起高腳玻璃杯,素腕如月。
  陸景舉起酒杯回應她,輕飲了一口,對嬌笑著的熊玉嬌道:“玉嬌,我即便不贊成阿拔斯的開發計劃。他也不會更改他的計劃,我何必要反對破壞與他良好的關系呢。”
  “可是,你投入進去的資金…”
  陸景道:“這些資金不會回不來,只是說投資回報周期回長一些。而且。相比于資金,我更希望收獲阿拔斯的友誼。這對和華在中東地區的商業活動都有好處。”
  熊玉嬌信服的點頭,漂亮的眼眸看著陸景。都是對崇拜、敬佩。
  她應當仰視陸景啊。
  陸景幫她奪回了遠大集團的控制權,又讓她到迪拜來負責迪拜LE公司的業務。并給了她40%的股份。這些都不是重點。
  重點的是陸景手把手教會的她那些東西:管理技巧、知識。雖然她還是不太行。他是她的導師呢。
  看著熊玉嬌傾慕的目光,陸景禁不住笑道:“玉嬌。不要崇拜我啊,我會驕傲的。”
  熊玉嬌嬌美的笑起來,“你不會的。”扭頭看了看身影嬌俏的明雪、墨靜雯,嘴角浮起一抹俏皮的笑,問道:“陸景,你和明雪小姐…”
  明雪這段時間在迪拜考察。她和明雪見面吃過幾次飯,當了幾回向導。
  明雪和雨綺姐的關系很好。雨綺姐委托她幫忙介紹迪拜一些景點和餐廳。她畢竟在迪拜呆了一段時間。
  陸景微笑著點頭,承認了熊玉嬌的猜測。
  他和明雪的感情,在好萊塢收購米高梅時便已經明確,都知道彼此的心意、想法。現在走到一起,是水到渠成的事情。正如曉玉說的,他讓很多人等的太久了。
  熊玉嬌嬌嗔了陸景一眼。不知道想到什么,突然間臉紅如霞。
  陸景對她時而流露出的小女兒嬌柔的神態習以為常。玉嬌一直生活在象牙塔中,本質很單純。
  這時,陸景的手機突然響起來。陸景看看號碼,略微有些驚訝的接了電話。
  “咦,怡馨,漢城現在是幾點啊?你怎么現在給我打電話。”
  電話是李怡馨打來的。問題是,漢城比迪拜快了5個小時。迪拜現在晚上8點許,漢城那里都是凌晨一點了。
  李怡馨的笑聲從電話里傳來,用韓語道:“我也不想啊。只是剛剛處理完公司的事情呢。這才有時間給你打電話。不影響你休息吧?”
  陸景笑道:“才8點鐘。”
  “哦,那就好。陸景,和華銀行很搞掉的收購韓國第一銀行你知道吧?我爸說會有很大的阻力。你要小心。”
  KBS電視臺剛剛爆出了一個讓漢城震動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