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173 白沙民居

何夢明家的飯館就是她家的堂屋。在堂屋后面還有三間簡陋的屋子,一家人就生活在里面。
  老何正坐在廚房里的矮凳子上收拾著魚,開膛破肚,去鱗挖鰓。
  “爸,棋院的徐院長和他一個朋友要過來吃飯。”何夢明走進來輕聲說道。
  陸景在門口笑著道:“都是蹭飯的。老何,你要多費點功夫了。我這邊還要再加幾個人。”今天是周六,關寧和她的室友逛街去了,正好打個電話問問她在哪兒。
  謝清歌在門口露頭喊道:“何伯伯好!”
  “哦,你好!”老何抬頭笑了笑,盤算了一下,笑著對陸景說道:“沒問題。我按一桌菜備的料。再加幾道菜就行。小明,給你姐打個電話,讓她回來時順路再帶兩條北湖魚回來。她和你媽還在廠里面,六點半的廠車回家。”
  “恩。”何夢明要去路邊小賣部打電話,陸景笑著把手機遞給她,“用我的電話打吧。”見何夢明有些猶豫,陸景笑道:“不讓你占我便宜,一會飯錢我少算一點給你爸。”
  謝清歌皺著鼻子道:“那你得和小賣部的電話一個價,不能讓夢明吃虧。”她知道夢明家里困難,肯定愿意選擇用便宜的固定電話。
  “那當然。”陸景笑著幫何夢明撥了號碼,把手機給她。何夢明輕聲細語的說了幾句,淺笑著說道:“王叔說我媽她們坐六點鐘的廠車已經回了。”說著,扭頭看了眼墻壁上的鐘。“走吧,我們去接她們。”
  太陽已經快完全的落下去。從北湖水面吹來的風有些涼。陸景走在青石街上,給關寧打著電話。
  她還在漢寧區那邊和葉儀、蘇蕓一起逛商場。“我讓曾姐去接你們過來吃飯。這里的魚很不錯。”
  “好。要是不好吃的話,要罰你陪我們吃宵夜呢”
  陸景正和關寧說著話,發現何夢明停了下來,渾身發抖,用手指指著迎面走過來的三個人,“姐,你…”
  話沒說完。軟軟的倒下去。陸景眼疾手快,連忙將她抱住。謝清歌幫忙扶著她,急得跺腳,“夢明的心臟病發作了,快送醫院。”
  遠處走著的何夢瑤把手中的東西丟在地上,快步跑過來,嘴里焦急的喊道:“小明--。她外衣兜里有藥。快點拿出來。”
  她媽呆在原地,眼淚止不住的涌了出來,飽經風霜的臉上滾下兩行熱淚,用有些臟的衣袖抹了抹臉,把大女兒丟在地上的袋子撿起來,快步著走過去。嘴里念叨著:“遇病不能慌,不能慌。喂藥,吹氣…”
  她身后一名卷發青年,跟在后面笑著道:“阿姨,阿姨。我幫你拿。”
  陸景聽到何夢瑤的話,雙手迅速的在何夢明的上衣兜里拍了拍。沒有。又在她褲子兜里拍了下,還是沒有。
  伸手將她的運動服外套拉鏈拉開,看到運動服內側有個口袋,伸手一摸,總算是找到用紙包起來的藥,“找到了。”
  陸景拿出來打開一看,是一粒一粒的小藥丸。
  “我來。”何夢瑤跑過來,微喘著氣,伸手拿過藥丸,將何夢明平放在青石街上,脫了自己的外套墊在她背部,讓她的頭盡量后仰,將小藥丸送到她喉嚨里。又在何夢明的衣兜里拿出一個小塑料瓶裝的水,給她灌了下去。
  嘴唇對嘴唇給她吹氣,雙手疊起在她胸口壓著。
  陸景一手墊在何夢明的頭下面的青石板上,不讓她的頭觸碰到青石板,一手給曾紅英打電話,“曾姐,你在哪兒?把車停到徐華路那里,我要送人去醫院。”
  走過來的卷發青年嘿嘿笑道:“夢瑤,哪天我也這樣給你吹吹。”說著,貪婪的看了一眼她毛衣下包裹下渾圓誘人的雙峰。
  謝清歌瞪著他罵道:“你這人怎么這么下流。夢瑤姐在救人。王八蛋!無恥!”
  何夢瑤見妹妹半天沒有反應,又聽到調戲的話語,眼淚噙在眼眶里打轉,硬忍著不讓它流出來。
  陸景收了電話,喝道:“黃暉,站一邊去。”黃暉正打量著謝清歌,嬉笑道:“喲呵,陸二少威風的很吶,我告訴你,我哥來楚北投資,是華省長的坐上賓,我可不怕你。”
  陸景懶得和他廢話,對何夢瑤道:“是不是急救就有效果?要不我來吧。我的力量比你大。或者能不能拖到送醫院?我的車就在徐華路上備著的。十幾分鐘就能到。”
  何夢明的媽媽抹著眼淚道:“不行的小伙子,必須要急救回來,等不及送醫院的。”
  何夢瑤用力壓著妹妹的胸口,吹了幾口氣,見妹妹慢慢睜開眼睛,跌坐在地上,眼淚再也忍不住流下來,“你嚇死我了,小明。”
  何夢明輕聲說道:“姐,我說了,你要是把你自己賣了,我就先去死。”
  她媽把手上的袋子丟在地上,一把抱著她哭道:“傻孩子,說什么傻話。再過三個月就夠錢給你治病。你姐有那么傻,媽也不讓啊。”
  何夢瑤抹著眼淚,氣惱的道:“就你心思多。是那無賴自己湊過來的。我又沒有理他。”
  謝清歌悄然的背過身去,眼睛有點紅。
  陸景見何夢明救了過來,舒了一口氣,站起來,對黃暉說道,“你還不滾遠點?”很明顯何夢明是看到她姐和這鳥人混在一起給氣得的。
  黃暉冷哼了一聲,“這又不是你們家的地方,你管的著嗎?”
  陸景瞇著眼睛冷笑道:“我給十秒鐘,如果你還出現在我的視線當中,后果自負。”
  黃暉哂笑道:“得了吧,陸二少。你這招我都玩厭了。你還是先打聽下我哥是誰吧。”說著。嬉皮笑臉的對何夢瑤說道:“夢瑤,你這手急救功夫真是棒極了。我家里的醫生都沒這么高明。”
  何夢瑤仿佛沒聽到他的話一樣,擦干了眼淚,站起來自顧的整理她媽手中的袋子。
  陸景撥了葉成和的電話,“葉哥,在江州吧。我剛碰到有人在白沙這里耍流氓,要帶回局子里教育半個月才行啊。”
  省|廳為期三個月的干部交流班本就是個幌子,年前就已經結業。葉成和已經回到了江州。
  江州市|局里面人事大變動,原局長賀宗華調到省里掛了起來。政|法|委|書記洪書記兼任公|安|局局|長。常務副局長是任廣金。他沒有和方華天沾上,所以能冒出頭,據說是熊書記的人。
  此前童市長本來有意提拔漢寧區分局的武達沖任副局長,離間他和葉成和的關系,不過現在本地派系重新掌握了局面,就沒有多此一舉。
  市|局里面有三個副局長牽扯到金虎保安公司的案子中去了。所以葉成和雖然沒有得到提拔,他在市|局里面分量卻很重。
  “行。我這叫小劉帶人過去。哈哈!”葉成和聽陸景的口氣就知道他要整人。他口里的小劉是市治|安大|隊的副|隊|長。
  陸景掛了電話,問道:“阿姨,要不要送夢明去醫院看看?”
  何夢明的媽媽搖了搖頭,“不用了,小明每次這樣就行了。過段時間我們就給她治病。”
  陸景點頭,撥了電話給曾紅英。讓她去接關寧過來吃飯。黃暉湊過來,要和何夢瑤說話。
  何夢瑤皺眉道:“黃暉,你走吧,別懶在這兒,不然我妹妹又要生氣。”說著。對何夢明道:“壓著點脾氣啊。你怎么出來了,沒有在家給爸幫忙?”
  何夢明整理著衣服站起來。輕聲說道:“來吃飯的人有點多,爸讓你再去買兩條魚。我出來通知你。”
  黃暉涎著臉笑道:“夢瑤,我去幫你提東西,你一個女孩提不動。”謝清歌實在看不下去,說道:“陸景,你趕緊把這個惡心的流氓趕走啊。我受不了他這個惡心樣子。你不會也喜歡吹牛吧,他已經在你視線里面超過了十秒鐘。”
  陸景笑著把手機放到衣兜里,“放心吧,當眾對婦女耍流氓,治安拘留十五天。我保證做到。你一會記得當證人啊。”
  黃暉不屑的看陸景,正要說話。
  陸景突然飛起一腳踹在他右腳小腿肚子。黃暉跌倒在地上,發出殺豬般的慘叫,“陸景,你TM還講不講道理。勞資又沒有惹你。”
  “講道理?這就是道理。本來說修身養性的,不過你實在太惹人厭了。”陸景邪笑著說道。對付黃暉這種小角色他實在有些提不起興趣。黃暉要不往跟前湊,陸景根本就懶得動手打他。
  何夢明莞爾一笑,去拉她姐的手,低聲道:“對無賴就要這樣。”何夢瑤笑著拍她背上的灰,“行了吧你,跑步都不行,還想著打人。”
  謝清歌拍手笑道:“我現在看你順眼多了。”
  何夢明的媽媽擔心的道:“小伙子,沒事吧,這青年家里很有錢有勢。”
  謝清歌扶著她,小聲說道:“伯母,別擔心,他們狗咬狗呢。”
  聽得陸景翻個白眼,對黃致遠所說的“女人得罪不起”倒是深有體會。合著在謝清歌眼里,他和黃暉是一個檔次的人。
  真是讓人無語。
  黃暉捂著腳叫罵道:“陸景,你給我等著。我要驗傷,我要上法院告你。我要你賠償。”
  何夢明的媽媽打了個哆嗦,她現在對錢最為敏感,一聽到賠償兩個字就有些心慌。
  陸景懶得和他廢話,“阿姨,你和何夢明她們先回去吧,我幫何夢瑤去拿魚。”
  何夢明搖頭,指著黃暉道:“不,我要看著他倒霉。”說著,臉上一陣潮紅,讓人擔心她是不是又會倒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