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近況

陸景喝了口茶,道:“我希望安先生能夠說服咸會長將韓國第一銀行出售給和華銀行。”
  韓國的財團想要控制韓國政府,享受權利與財富的盛宴。共同的敵人是韓國的政壇精英。
  聯合安氏財團是題中應有之意。多一份力量,便多一份把握。
  但是,怎么分配利益,卻是要以和華、現代財團為主導。
  安鐘赫忍不住開口提醒道:“陸先生,即便咸會長同意,最終還是要需要經過政府監管部門的批準。”
  陸景道:“我們可以慢慢的花費時間去游說政府。但是先要將韓國第一銀行的資產控制在手中。”
  具廣末笑了一下,說:“陸先生,這個‘慢慢’是多長時間呢?恐怕韓國第一銀行撐不到那時候。”
  陸景對具廣末點點頭,道:“具會長,韓國第一銀行可以發行可債轉股的公司債。和華銀行會購入。”
  具廣末微怔了一下。
  發行、購買公司債都是法律允許的市場行為。當然,通過債券并購,需要監管部門審批。
  陸景的方案明顯在當前階段繞過了韓國政府的監管。只有游說成功即可通過債券并購。
  陸景接著道:“安先生,我打算在漢城注冊成立和華銀行韓國分行,負責收購韓國第一銀行。安氏財團有興趣入股嗎?”
  安允石微微笑了笑,說:“陸先生,聯合收購不一定要用和華銀行的名義。用韓國國民銀行的名義也可以。”
  他希望按照安氏財團的方案來聯合收購。
  陸景看了滿頭白發的安允石一眼。失笑道:“我以誠心與安氏財團合作,安先生何必用詐術。”
  這話略帶諷刺。安允石不動神色的笑一笑,輕啜著香茶。
  安鐘赫心里有些不忿。道:“陸先生,你是想說如果安氏集團出面收購韓國第一銀行會引起美資財團的不滿?”
  安氏集團作為韓國第三大財閥,唯一的一家金融財團,持有韓國多家商業銀行的股份。
  但是,安氏集團并沒有控股任何一家銀行。比如其旗下的旗艦銀行:韓國第一大商業銀行——韓國國民銀行,安氏集團只持有20.3%的股份。
  安氏集團不過是美資財團推出來的代言人。
  目前最有可能收購韓國第一銀行的銀行包括:花旗、匯豐、興業、德意志銀行、瑞穗實業銀行。
  安氏集團怎么都不可能去和花期銀行競爭。
  陸景輕輕的點點頭。
  安鐘赫嘴角翹起來,說:“陸先生,那你可就錯了。安氏集團只會持有韓國第一銀行少量的股份,lg財團會控股韓國第一銀行。”
  安氏集團早做好準備。否則。具廣末今天怎么會出現在這里呢?
  陸景就笑,“安會長,這是一個原因。我相信你也準備好如何平息花期的怒火。只是,關鍵的地方不在這里。”
  具廣末眼神里閃過一絲不悅,緩緩的插話道:“那么,陸先生以為的關鍵因素是什么呢?”
  陸景笑道:“如果和華退出,安氏集團和lg是否愿意冒風險收購韓國第一銀行?”
  答案顯而易見。
  韓國的權力架構形成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韓國的財閥要是敢違背韓國政治精英們劃定的紅線早就做了。哪里還會輪到現在和華來做吃螃蟹的人。
  一直表現的很淡然安允石表情略微有些變化,雙眼炯炯有神的看著陸景,“問題是和華不會退出。”
  陸景笑道:“和華是不會退出。但是缺少安氏集團的幫助。和華還是會繼續收購。只是,我可能要在漢城待得久一些。有點麻煩,僅此而已。”
  安允石、安鐘赫、具廣末臉色都是齊齊的微變。
  這才是關鍵因素。
  和華缺少安氏集團的幫助,會有些麻煩。但安氏集團缺少和華的幫助。卻是不敢有收購的行動。
  沒看韓國的媒體根本就沒有把韓國國內的銀行算在最有可能收購韓國第一銀行的名單范圍內嗎?
  客廳里頓時有些安靜。茶香變得淺淡。別墅外不時的有些寧靜的鳥啼聲傳來。
  …
  …
  陸景四人在客廳里密談時,墨靜雯正在別墅一樓的休息室里稍坐,玩著手里的手機sit。偶爾有傭人進來添茶換水。送上點心和水果。
  sit在韓國這里早就架設了服務器,在韓國年輕人中十分流行。是韓國第一大即時通信廠商。
  對陸景能否說服安氏集團合作,墨靜雯是一點都不擔心。
  對陸景的說服能力她很有信心。當年。陸景可是說服了李健熙和他一起聯手收購現代汽車。
  安允石再怎么是個老狐貍,比李健熙終究是要差一截的。
  墨靜雯和董冰在sit上聊著,作為陸景身邊的助理,她們和董冰都很熟悉。董冰在問和華銀行收購韓國第一銀行的最新進展。
  聊了一會,墨靜雯接到留在漢城麗都酒店里的季婉彤的電話,“墨姐,韓國匯兌銀行的會長元世石來訪,想要見陸哥。我怎么答復他啊。”
  墨靜雯略微一沉吟,道:“小季,你讓他改天再來拜訪吧。”
  韓國匯兌銀行是韓國第六大銀行。如果陸景能和安氏集團達成協議,就沒必要和匯兌銀行的人接觸。
  “哦,好的,我明白了。”季婉彤嬌柔婉婉的應下來,掛了電話。
  …
  …
  一杯茶喝完。
  安允石長嘆一口氣,緩緩的說:“陸先生,我考慮不周。”
  安鐘赫有些無奈的情緒泛起來。
  這相當于是當面向陸景道歉了。然而,安氏集團想要在這場由和華發起的權力與財富盛宴中分一杯羹。姿態不能太高。
  陸景笑了笑,也沒有去追究安允石話里面不盡不實的細微之處。是不是真的考慮不周。天知道。
  陸景道:“安先生,韓國的財團想要打破不能進入銀行業的限制。聯合起來是必然的趨勢。我希望現代財團能成為韓國第一財閥。和華銀行韓國分行能成為韓國的金融巨頭。我愿意出售和華銀行韓國分行30%的股份給安氏集團。”
  安允石微怔,想不到陸景在占盡優勢的情況下居然愿意出售30%的股份,禁不住笑起來,這讓他很滿意,說:“陸先生,或許我們可以期待游說政府的時間會變得更短。”
  陸景笑著點頭,“那是最好。”
  李明博固然是代表著韓國政壇一股強大的力量,但是,他還不是總統。
  現代財團和安氏財團一起游說。置于韓國政府監管之下的和華(韓國)銀行收購成功的概率很大。
  陸景和安允石達成了協議,各取所需。客廳里的氣氛變得融洽起來。安鐘赫吩咐管家送了紅酒上來,幾人共飲一杯。
  當然,有具廣末在場,陸景和安氏雙方并沒有去談細節問題。只是聊著現在7月份全球的熱點經濟話題:伊朗核問題;全球油價上漲;景華s7和helianthus-1在韓國大賣。
  “陸先生,景華通信今年應該要上財富的世界500強的榜單了。世界第一的手機廠商無法上榜,這可是丑聞啊。”安鐘赫恭維著陸景,補救剛才的失誤。
  陸景笑了笑,舉起酒杯向安鐘赫示意。
  安鐘赫笑的春風滿面。舉杯回應。
  真正淪為陪客的具廣末心里嘆口氣:30%的股份,只怕安氏會盡全力幫助和華收購韓國第一銀行。
  說好的劇本可不是這樣。
  現在是安氏財團拿到了超乎想象的份額,而他,lg財團卻是什么都沒撈到。
  想到這兒。具廣末邀請道:“陸先生,我前幾天拍到幾瓶質地上佳的波爾多紅酒,想邀請陸先生一起品嘗。”
  安鐘赫和安允石對視一眼。父子倆眼中都藏著笑。具會長著急了。
  要不是之前因為hite-entus俱樂部的事情和陸景接觸過,大概這份大禮包也落不到安氏集團頭上。回頭要好好的獎勵下安承憲。
  禍兮福所倚啊。
  怎么轉化。要看各自的能力了。
  陸景笑笑,放下手中的酒杯。說:“分享利益,才是長久共贏之道。只是,我明天要去一趟迪拜。不知道具會長的酒能不能留到我下次來漢城的時候。”
  具廣末聽的懂陸景潛藏的意思,心情變得愉快,笑道:“那就說定了。”
  下午三點許,午后的陽光照射在綠草如茵的別墅草地上。溫度正高。別墅門口,安允石、安鐘赫、具廣末三人在烈日下送陸景、墨靜雯上車離開。
  看著消失的黑色勞斯萊斯,具廣末情緒有些復雜。
  此刻,他心中對陸景的輕視已然消失。
  陸景敢于“急切”,敢于把一切條件都攤開來談,是因為篤定必須以和華、現代為主導。
  這并不什么膚淺、毛躁的表現,恰恰相反,是顯示了他的自信、智慧、格局、強硬。
  這位在韓國經濟圈子中地位和李健熙相當的青年確實不凡。他算是領教了。
  微微有些出汗,具廣末扭頭道:“允石,恭喜了。”
  搭上和華這班車,安氏集團必將可以成為韓國權力架構中的頂尖家族。
  安允石扶著兒子安鐘赫的手臂,笑瞇-瞇的點點頭,道:“廣末,不要急。收購完成之日,陸先生肯定會再來漢城。最多一個月。”
  李明博還不是韓國總統,安氏集團有信心讓韓國監管部門在一個月內批準和華(韓國)銀行收購韓國第一銀行。
  具廣末微征,隨即笑道:“那我拭目以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