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737 最大的阻力

正午時分,漢城最頂級的餐廳紫紀元餐廳中,舒緩的音樂營造著舒適、高雅的環境。
  侍者穿梭。淺紫色的窗帷攏起,透過明凈的落地玻璃可以飽覽窗外景福宮的風景。
  臨窗的圓桌處,韓國匯兌銀行的會長元世石放下手中的刀叉,拿起潔白的餐巾擦擦嘴,道:“樸會長,你知道了吧?”
  幾個小時前,李明博拜訪現代財團會長鄭夢先,明確表示反對由和華銀行收購韓國第一銀行。這個消息現在估計已經傳遍漢城的權利圈子。
  樸志夕微笑著點點頭。
  作為新韓銀行的會長,他和鄭夢先是好友。自然是第一時間知道這個消息。
  之前,韓國政府叫停渣打銀行收購韓國第一銀行的交易,明眼人都知道這是和華財團陸先生的意思。
  和華銀行對收購韓國第一銀行勢在必得。這也讓韓國的財閥,銀行,外資銀行、政黨、傳媒大亨紛紛邀請陸先生做客。
  顯然,以和華財團雄厚的資金實力,一旦進入韓國的銀行業,必將在韓國的權力架構中的擁有一席之地。
  而李明博便是和華銀行試圖收購韓國第一銀行最大的阻力。他代表的是一批政治人物的觀點。
  元世石笑著道:“陸先生這次的麻煩看來不小。樸會長,你說陸先生有沒有可能考慮聯合韓國的銀行來收購韓國第一銀行。”
  樸志夕微微一笑,說:“元會長,你要有意的話,需要立即約陸先生談談啊。他明天就要離開漢城去迪拜。”
  元世石笑著點頭,深以為然。他今天約樸志夕吃飯、閑聊,其實也是從側面了解下陸先生的情況。
  吃過飯,樸志夕和元世石握手告辭,在助理們的陪同下離開紫紀元餐廳。
  坐到等候在樓下的瑪莎拉蒂中,笑著搖搖頭,吩咐道:“開車吧。”
  元世石的想法很有新意。但是有一句話沒說對:韓國的銀行早就給外資控制。哪里還有什么韓國銀行?認真計較起來。都是外資銀行。
  李明博本質上不是反對外資收購韓國第一銀行,而是反對現代財團通過和華銀行的途徑介入韓國銀行業。
  一旦韓國的大財閥進軍銀行業,韓國的權力架構將會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占據主導地位的將由現在的政黨的魁首們變成財閥話事人。
  因而,陸先生現在的問題不是聯合誰收購。而是面臨著韓國政壇的一股強大的阻力。
  樸志夕在車內自己琢磨了一會。啞然失笑。不知道陸先生會怎么應對。
  相信此刻漢城所有的權力人物都在關注。
  據說,有些老牌財團對和華的崛起很有些不滿,大概很樂意看到和華受挫,繼而影響力衰退。
  …
  …
  黑色的勞斯萊斯緩緩的停在了龍山區漢南洞的10號別墅前。中午的陽光讓精美的米白色別墅斜斜的灑落下影子。
  龍山區漢南洞10號別墅是韓國第三財閥安家的住所。
  對于和華決策者的拜訪,安家給出了極為高規格的禮遇:安氏集團的二代領軍人物。韓國第一大銀行韓國國民銀行的會長:安鐘赫帶著嫡子安承憲親自在別墅門口迎接。
  陸景和墨靜雯下車。黑色的勞斯萊斯在安家管家的指引下緩緩的沿著綠茵如毯的草地中的蜿蜒公路開往停車場。
  陸景微笑著與安鐘赫握手,“安會長,打擾了。”這是他第二次見到安鐘赫。
  第一次見面還是因為安承憲得罪他的事情。
  安鐘赫五十出頭,笑著道:“陸先生,我是翹首以盼。”
  陸景微微一怔,隨即和安鐘赫一起爽朗的笑起來。安鐘赫邀請陸景一起進入別墅。
  安承憲落后父親身后半步,看著正相談甚歡的父親和陸景,心里泛著嘀咕。
  顯然,他這位大少在陸先生眼中是毫無分量的小蝦米。但是,他心里卻又隱隱羨慕著這個比他大不了幾歲的青年的風光。
  …
  …
  韓國第三大財閥安氏財團的最高決策者安允石今年73歲。比韓國的經濟帝王李健熙大9歲,比韓國第二財閥的掌舵人鄭夢先大15歲。頭發花白,精神矍鑠。
  安允石與陸景閑聊幾句后,笑著給陸景介紹了今天的陪客:他的好友,韓國LG財團具氏的話事人具廣末。
  LG財團是韓國第四大財閥。以化工產業起家,后來進軍電子行業。繼而涉足保險,金融,家用電器,精細化學,醫藥。VCR,計算機,半導體,交換機。多媒體,數碼產品,服務。
  現在,經營集中于化工、電子通信和服務等三大行業。LG財團資產估值約為580億美元。
  具氏在LG財團中占據主導地位。
  陸景微笑著和具廣末握手,心里略微有些明白了。怪不得,安鐘赫說翹首以盼。
  安家安排的是家宴。
  正統的韓國菜和中餐絡繹送到華貴的二樓餐廳中。陸景。墨靜雯,安允石,安鐘赫,安承憲、具廣末邊吃邊聊著最近漢城的熱點話題。
  其中,由陸景主導的從安氏財團手中收購Hite-Entus電競俱樂部無疑是一個很好的話題。
  …
  …
  龍湖別館11號別墅中,AIG的董事艾德蒙-阿伯特和渣打銀行的執行董事托馬斯-李相對小酌。
  近來渣打銀行在亞洲的業務遭遇諸多不順,托馬斯-李心情不佳
  艾德蒙的助理快步走近休息室內,輕聲道:“艾德蒙,陸先生去了安氏的住所。LG的具廣末也在。”
  托馬斯-李微微蹙眉,“艾德蒙,怕是有點麻煩了。韓國的第二、第三、第四財團的決策人物聚在一起只怕…”
  艾德蒙的馬臉上浮起一抹微笑,擺擺手,“托馬斯,他們能不能談的攏是未知數。即便能談的攏,要頭疼的也是韓國那些政治人物。”
  說著,又笑道:“倒是,鄭夢先一直在尋求贖回現代財團的三家金融公司讓我很頭疼。”
  托馬斯-李笑笑,拿起酒杯。
  陸景讓渣打銀行無法收購韓國第一銀行,他當然是不希望看到陸景收購成功。
  …
  …
  一頓融洽的午飯后,安允石邀請陸景到會客廳中小坐。隨行的助理,翻譯都留在了廳外。
  安鐘赫對管家說了一聲,頃刻后,會客廳中便只剩下裊裊的茶香。午后的陽光從布置著綠色植物的窗臺落進來。
  精致的木質茶幾邊,安允石笑著看了陸景一眼,拿起茶杯不疾不徐的喝了一口。
  此時,李明博反對和華銀行收購韓國第一銀行的消息已經傳出。陸景主動來訪,為了什么可想而知。
  對安氏財團而言,安氏需要明確兩個地方。
  第一,和華進軍漢城,猛龍過江,坐地虎安氏要了解下和華的態度。是敵是友,需要決斷。
  第二,合作收購韓國第一銀行,安氏能得到什么好處。
  從內心里來說,他是希望韓國的財閥可以涉足銀行業,進而控制韓國的政壇。
  陸景笑了笑,有安鐘赫那句話作為鋪墊,此刻安允石老神在在的表現并不能給他造成任何困擾。
  韓國政治門閥化、財團化對安氏集團的誘-惑不小。現在的問題只是利益分配而已。
  陸景放下茶杯,開門見山的說道:“安先生,我收購韓國第一銀行受阻,不知道安氏財團是否愿意與我聯合起來收購呢?”
  具廣末這是第一次見到陸景,見他如此的急切,嘴角不禁浮起一抹微笑。他和安允石占據著“開價”的主動權。
  心里對陸景的評價低了幾分。
  安允石笑而不答,看著陸景的眼睛說:“陸先生,我想要問一問和華銀行收購韓國第一銀行的目的是什么?”
  陸景坦率的道:“了解韓國從了解現代開始。我一直比較欣賞這句話。我希望看到現代財團恢復昔日第一財閥的雄姿。”
  這句話是直接承認和華銀行收購韓國第一銀行是為了現代財團成為韓國第一財閥。
  以現代財團當前的實力,是遜色于三星財團的。但是如果現代財團能夠將觸角延伸到銀行業進而控制政壇,那么現代財團超越三星指日可待。
  安允石就笑:“陸先生,要說服李明博為首的保守政治力量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啊。”
  一旁,安鐘赫怡然的喝著茶。
  誠然,安氏集團也希望能夠打破韓國政治力量的禁錮,期待晉入韓國權力架構的頂層,但是,要價可是不菲的。
  安氏集團的心里底線是獲取40%左右的韓國第一銀行股份。留下20%給和華銀行。剩余的40%目前歸其他投資者持有。
  在韓國政府叫停渣打銀行收購韓國第一銀行的交易后,他就一直期待著陸景來訪。
  螳螂捕蟬,黃雀在后。
  安氏集團才是最大的得益者。
  陸景擺擺手,說:“安先生,我并不是要安氏財團說服韓國的政治力量。那樣太花費時間,我明天就要啟程去迪拜。我希望安氏財團幫我說服韓國第一銀行的咸會長。”
  安允石、安鐘赫、具廣末三人略微有驚訝的看著陸景,不知道他這是什么意思。
  放棄收購韓國第一銀行?但是,看起來又不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