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1735 引導夜晚

陸景和柳賢俊談的很投機。確定合作關系之后,關于收購韓國第一銀行的事情就談的很透徹。
  柳賢俊手中所控制的傳媒將會在一兩天之內引導漢城的輿論討論外資銀行收購韓國第一銀行的可能性。
  英資現在在韓國不吃香,美資、德資、日資、中資在韓國還是保留著相當影響力的。
  渾水摸魚之中,和華會給出高價收購韓國第一銀行。預計會動用40億美元左右。對和華而言,這不是一筆簡單的資產收購,而是一次戰略布局。
  多支出7億美元,甚至10億美元都是合適的。未來的收益會遠遠大于現在的投入。
  晚上八點二十分,陸景看看表,和柳賢俊、鄭孟日握手告辭。他要去臨江別墅看李慕清。
  柳賢俊、鄭孟日一起送陸景出了包廂。長長的地毯一直鋪到電梯間。走道中環境優雅。路過一間包廂時,鄭孟日將門半推開,笑著邀請道:“陸先生,要不要進來略微坐一會?”
  陸景好笑的搖搖頭,停下來,說:“孟日,下不為例。”他知道鄭孟日安排的是什么禮物,無非是醇酒美人。只是,他并不喜歡男女間那種生-理需求式的關系。
  鄭孟日心里磕磣了一下,知道陸景對他有些不滿。只是,他花費了不少心思,準備了好幾年。怎么都得讓陸景見一面。當然,下不為例。
  五哥正在為拿回現代財團原來的金融企業而努力,他日后還是要以工作業績說話。
  柳賢俊笑了笑,識趣的和鄭孟日站在門外閑聊。看來,陸先生對鄭孟日還是很看重的。很給他面子。
  8號包廂厚重的金色大門緩緩的關上,隱約傳來兩聲驚訝的聲音。接著,里面的聲音自然是再聽不到分毫。
  鄭孟日心里松了口氣。見柳賢俊笑的古怪,岔開話題,說:“賢俊,你覺得收購韓國第一銀行的阻力在哪里?”剛才,陸景和柳賢俊相談甚歡,這讓他很高興。
  他今年47歲。并非是那種什么都不懂的紈绔子弟。韓國的權力架構,他怎么可能不清楚?
  柳賢俊作為權力架構中的第二梯隊。陸景能與柳賢俊合作,現代財團進軍銀行業,進而掌控韓國權力的機會就會變得更大。
  當然,柳賢俊與陸景的合作是以陸景為主導。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以現代財團、和華財團的體量,柳賢俊是屬于配合的角色。
  柳賢俊笑道:“當然是外資銀行。安氏集團如果全資收購韓國第一銀行,可是違背了禁令。現在國內可是很多人對安氏集團的存在很有些不滿。要不是花期銀行力挺,安氏集團的日子可就難過了。”
  安氏是美國人的走狗。
  鄭孟日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
  …
  金碧輝煌的8號包廂中,陸景看到穿著穿著米白色半透明連衣裙的美女。禁不住揉著眉心,“是你?”
  7-se的成員。
  那天他和鄭芝荷一起去參加李慧喬在kbs音樂銀行打榜時在7-se的休息室里見過這個女生。她表現的很活躍。陸景有點印象。叫什么名字倒是不記得。
  “是你?”敏英也有些傻了眼,沒想到鄭會長要她陪的男人是那天跟在芝荷歐尼身邊的人,頓時想到了很多。芝荷歐尼難道真是如同傳言中人包-養了嗎?
  見敏英呆呆的,陸景笑著搖搖頭,說:“坐吧。坐兩分鐘我就走。”
  “哦!”敏英乖巧的應了一聲坐在陸景對面的沙發上。她不好意思坐到陸景面前。既然是熟人,身上的半透明長裙頓時讓她有些不自在。
  包廂中主要是金色的裝飾格調,與白色相搭配。流蘇的水晶燈,很是輝煌華麗。不愧是漢城最知名的銷金窟。
  陸景打量了一會。問道:“你有什么把柄在鄭孟日手上?”
  鄭孟日?敏英低著頭,現實愣了下,隨即反應過來說的是鄭會長,琢磨了一下,說:“我原來是中夏酒吧最紅的歌手,后來在酒杯里得罪了人。是鄭會長將我推薦到t-q公司。我對鄭會長很感激。所以…”
  陸景微怔了下,打量著敏英。他記得李慕清好像給他說過,7-se中有一位出身是漢城的夜店皇后,名氣很大,后來不知道怎么來t-q公司當小idol。
  當然。夜店歌手和公司的歌手各有優劣。
  “原來是你啊。我聽清兒說起過。”陸景的笑容柔和了少許。
  敏英很敏感,對陸景和善的態度不知道改高興還是該郁悶,結結巴巴的道:“我去給您倒杯茶…”
  陸景擺擺手,制止了站起來的敏英,“不用了。我這就走。好好努力唱歌,爭取早日成為大明星。”
  記憶中,韓國的女團少女時代曾經紅透半邊天。想來,7-se的這些女孩子不差,背靠著天辰娛樂這樣的大公司,只要不太差,應該可以紅起來。
  對韓國的娛樂明星來說,在韓國紅,只是二線水準,在中國紅,此是真正的紅。
  因為,中國的市場龐大,粉絲巨大的基數存在可以保證自身的影響力、公司的利潤。
  頓了頓,陸景又道:“鄭孟日那兒,我回去給他說一聲。你今天的任務完成了。”
  “完…完成…了?”敏英難以置信的看著面前這個氣度從容的男子,語氣有些顫抖。
  陸景就笑,“怎么,你還希望我留下來啊?”說著,笑一笑,起身出了包廂。
  “嗒”的一聲包廂門關上。富麗堂皇的包廂中變得空蕩蕩的,敏英一時間還沒回過神來。就,就這樣就結束了?
  她不是什么小孩子,知道娛樂圈內的一些事情,哪有這樣陪客人的。不過想到陸景說他會和鄭孟日溝通,心里的忐忑情緒就漸漸的放松。
  又想起陸景的殷殷鼓勵:好好努力唱歌。爭取早日成為大明星。心中有些暖暖的情緒涌上來。混跡過酒吧的她知道社會有多么的現實、黑暗。這是她答應回報鄭孟日的原因。
  然而,此刻,卻是感覺到了一抹清新、和熙的陽光照在她身上,很舒服的感覺。
  哦,祝你安好,歐巴。
  敏英心里默默祝福著。她不知道陸景的姓名。只知道他和芝荷歐尼有關系。
  …
  …
  19日上午。陸景、墨靜雯、鄭芝荷一起去漢城機場接從日本返回的李慧喬。她最近依照公司的安排在日本參加活動。俗稱的通告。
  剛經過一番躲藏,避開媒體和李慧喬的粉絲,接到李慧喬,乘坐加長的林肯返回公司時,陸景卻是接到鄭夢先的電話,“陸先生,李明博剛從我這里離開,他不同意和華銀行收購韓國第一銀行…”
  陸景禁不住微微皺起眉頭,韓國的政治精英們果然不是那么好騙的。只是,李明博坦然的去找鄭夢先談又多少有些出乎意料。
  掛了電話,陸景微微沉吟了幾秒,道:“靜雯,安允石請我吃飯的請柬還在吧?是中午吧。”
  墨靜雯今天很休閑的打扮,清爽的淺粉色t恤,貼身的寶石藍牛仔褲。嫻雅又性感,氣質中又隱約帶著小女兒的輕嫵媚。與李慧喬、鄭芝荷的美麗各擅勝場。
  陸景打電話時。正和李慧喬說笑的墨靜雯就停下來喝著冰過的罐裝的云冰綠茶聽陸景打電話。她和李慧喬的關系還算可以。
  這時,笑著道:“嗯。是中午。在啊。我一會回酒店就可以找到。”又奇怪的問道:“陸景,收購韓國第一銀行的事情不是鄭會長在負責嗎?”
  陸景苦笑一聲,“他現在反倒不好出面了。李明博向他逼宮了。我們后天能不能離開漢城去迪拜,就看待會中午和安允石談的怎么樣了。”
  墨靜雯“啊”了一聲,說:“我一會回去就和安家聯系,敲定你去赴宴的事宜。”
  陸景微微點頭。看向車窗外。
  阻力來自于韓國政壇,而且是靠近現代財團的強力人物李明博,這委實有些難辦。
  …
  …
  時間倒退回一個小時前。鄭夢先在他家中的辦公室中接待了以私人身份前來拜訪的李明博。
  鄭夢先的辦公室中,環境雅致。正中,是一副書法字。上面用漢語寫著。“寧靜致遠”。
  樸弘基上了清茶,便推了出去。離開前,微微有些詫異的看了李明博一眼。
  今天,漢城的媒體開始將輿論焦點由韓國電競圈的巨變轉移到韓國第一銀行的收購上來。
  媒體上的結論一致認為,韓國第一銀行終究是無法逃脫給外資收購的命運。因為,韓國有實力的財閥諸如三星,現代,安氏,lg,都是不會被政府允許收購韓國第一銀行。只有外資才符合條件。
  然而,這對國民的士氣又是一個打擊。剛剛為政府拒絕由英資的渣打銀行收購韓國的銀行呢。媒體上列出了幾個最有可能收購韓國第一銀行的名單:花旗、匯豐、興業、德意志銀行、瑞穗實業銀行。
  鄭會長昨天給李明博提過,和華銀行對收購韓國第一銀行勢在必得。卻不想,有了今天早上李明博的來訪。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樸弘基帶著一肚子的疑問退了出去。
  李明博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對坐在茶幾對面的鄭夢先說道:“鄭會長,我對和華銀行收購韓國第一銀行持保留態度。”
  鄭夢先的性子有些木訥,聽到這句話沒什么表情,扶了扶眼鏡,緩緩的道:“為什么?”
  李明博笑了笑,沒說話。有事情是明擺著的。如果和華銀行收購韓國第一銀行,那和現代財團涉足銀行業有什么區別?
  韓國的政治,說到底是政黨力量的博弈,借助于民-意、媒體等等手段。而不是像美國大選那樣,是資本力量的博弈。財團一直是被排除在韓國的政治游戲之外。
  鄭夢先的思維絕對不慢,很快就明白癥結所在,解釋道:“和華銀行韓國分行將會注冊在漢城,政府可以監管。我幫和華銀行出面收購,只是幫朋友的忙。”
  李明博輕輕的點了點頭,卻不怎么信鄭夢先這番解釋。
  當然,鄭夢先已經做出讓步:和華銀行韓國分行會在韓國政府的監管之下。他也不為己甚,不一定非得要在今天要一個結果。一切,看以后的發展吧。
  房間中的氣氛有點沉悶。
  鄭夢先沒有挽留李明博,親自送他出了江南區三成洞181號的別墅。李明博在漢城市市長任上表現異常搶眼,是下一屆總統的熱門人選。
  因此,即便鄭夢先貴為韓國第二大財閥的話事人,即便李明博出身于現代集團,深受鄭夢先父親的恩惠,鄭夢先還是親自將李明博送了出來。
  其實,這從某種程度上也可以看出韓國的權力架構中黨-魁們和財團們的主從地位。
  回到辦公室后,鄭夢先在房間中默默的喝著茶,是陸景送給他的極品大紅袍。茶香濃郁,唇齒留香。
  樸弘基從門外走進來,坐到鄭夢先身邊,探詢的問道:“會長,李明博來做什么?”他是鄭會長的心腹參謀。
  鄭夢先扶了下眼鏡,沉聲道:“他不贊同和華銀行收購韓國第一銀行。”
  樸弘基立時臉色大變。
  鄭夢先緩緩的道:“我會給陸先生打電話說明情況。”
  樸弘基忍不住道:“會長,萬一陸先生也沒辦法呢?李明博真是一條白眼狼。”一直以來,和華在漢城的影響力都是通過現代財團來實現的。
  他擔心陸景沒有什么好辦法說服韓國政府同意這筆交易。而李明博深受現代財團的恩惠,居然成為了現代財團恢復昔日韓國第一財團的攔路虎。簡直是混賬至極。
  鄭夢先很沉穩的擺了擺手,堅定的道:“他還不是韓國總統。我會在有生之年恢復現代的榮耀。”
  了解韓國從了解現代開始。這就是韓國第一大財閥現代的氣魄。然而這一切,在父親生命的暮年,榮耀逐漸的逝去。三星取代了現代的地位。
  恢復現代財團的榮耀這是他的夢想。是他對父親最好的祭奠。
  樸弘基點點頭,建議道:“會長,那我們要做準備。”投資了李明博那么久,指望著他成為韓國總統之后會給現代財團帶來一系列的利好。
  然而,現在會長堅持要讓和華銀行收購韓國第一銀行,必然會和李明博產生間隙。現代財團需要重新尋找政治上的可投資者。(未完待續……)I90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