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1733 一種情緒

7月18日,電競周刊的金牌記者柳凝再一次來到漢城。這一次,她是來報道由Hite-Entus改名為fighter(斗士)的韓國職業俱樂部。這家俱樂部是keSpa的成員。具備參加韓國星際爭霸聯賽的資格。
  而今天下午斗士與三星客棧(SamsungKhan)在蠶室體育館的比賽中,來自中國的頂尖電競選手white和caption將會出戰。屆時,國內第一大網絡電視服務商STVGame將會在網絡上直播。
  這引起了國內星際爭霸游戲迷的熱烈關注和追捧。整個電競圈都被震動。這就有了她這次的漢城之行。
  斗士俱樂部位于漢城龍山區南水洞1098號。上午10點,柳凝和隨行的團隊一共三人一起在斗士俱樂部門口下車。看著俱樂部的徽章,柳凝心中有些感慨。
  光聽這個名字,就能感受到這家俱樂部的意志、風格。確實,能從國內來韓國打比賽的星際選手都是斗士。語言、飲食、戰術、風格、教練的信任等等困難可想而知。
  Cgl的金牌解說員張黛兒迎了出來,將三人帶進俱樂部中,“柳姐,這次來漢城待多久啊。”
  White和方鋒在確定轉會斗士俱樂部之后便沒有回國直接在斗士俱樂部訓練,保持狀態。張黛兒倒是回國了。不過,她到漢城比柳凝早一些。
  “一周的時間吧。”柳凝笑道。
  漢城的龍山區是漢城的中心地帶。斗士俱樂部是租在一棟大廈中。張黛兒一行坐上電梯到22樓往總經理辦公室走去。走道兩邊都是房間。
  原王者俱樂部的星際分部的總經理燕河已經擔任斗士俱樂部的總經理,全權負責俱樂部的事宜。
  以韓國電競和中國電競的差距來看,燕河這次算是升職了。
  柳凝和張黛兒私交很好,有說有笑。路過一間辦公室里面傳出一陣韓語的對話聲。上面的韓文名是教練辦公室。跟在柳凝身后的一名職員立即豎起耳朵,片刻后,笑問道:“張黛兒,ipx要轉會?”
  張黛兒點點頭,嘆口氣道:“是啊。他名氣太大,被韓國的游戲迷罵慘了。壓力很大,不得不謀求轉會。”
  “哦?快說說,怎么回事?”新聞的敏感性讓柳凝意識到這是一個大新聞。
  “走吧,邊說邊聊。一會燕總也要和你們談這個問題。我們的處境不太妙。整個韓國的電競圈對我們都有敵意。”張黛兒說道。
  …
  …
  教練室中。斗士俱樂部的教練玄在石抽著煙,沉默的聽著ipx抱怨現在的俱樂部情況。
  ipx,出生于1987年,韓國星際爭霸項目中的天王級選手,贏得過2次msl冠軍。原名majaeyoon(馬在允)。
  “在石前輩。現在這種情況,你要站出來說句話啊。我反正是要轉會的。只是,敏英他們怎么辦?被清洗?”ipx憤懣的說道。在石前輩現在不管具體的教練事務,但是他威望很高,是韓國國家隊的領隊。完全夠資格說句話。
  被清洗,是一種很文雅的說法。實際上就是解約,這對以星際為生命的電競選手來說,是謀殺。
  而且,現在各大俱樂部不一定都要人,沒有比賽。選手靠什么生活。漢城的物價可是很高的。
  玄在石聽完,輕輕的嘆口氣,“我老了。”他本來就是在俱樂部養老。而現在新老板給他的待遇很不錯,他已經沒有重新換一家俱樂部冒險的勇氣。
  Ipx一陣目瞪口呆,失望之極。感情他口水橫飛的說了半個小時就這么個結果。這還是那個令人尊敬為星際爭霸操心的在石前輩嗎?
  玄在石又道:“我會和KeSpa的會長尹成澤談談。爭取讓大家以轉會的方式離開。老板不在乎這點錢。”
  KeSpa就是韓國職業電子競技協會的簡稱,是韓國諸多游戲項目的監管者。由KeSpa來出面,應該可以談成。
  實際上,斗士俱樂部現在清洗的每一位電競選手都依照合同陪了違約金。
  Ipx愣了愣,充滿敬意的向玄在石鞠躬。
  但是,心中忽而有些難受。他感覺到一種大勢已去。無法反抗的感覺。
  這怎么行,我們韓國的電競是最厲害的。Ipx握住了右拳。斗士,那么來戰吧。看看到底誰更厲害。
  …
  …
  7月15日是余樂的婚禮。陸景帶著墨靜雯和季婉彤等人一起回京城參加余樂和寇小蠻的盛大婚禮。在京城逗留了兩天之后,才重新返回漢城。
  只是。這一次沒有帶助理。事情基本都辦得差不多了。季婉彤回江州面試宋雨綺給她物色的秘書小組的人選。陸景和墨靜雯兩人返回漢城。
  對電子競技,墨靜雯興趣不大,留在漢城麗都酒店中處理陸景的事務。
  18日下午,陸景約了鄭芝荷一起來到蠶食體育場觀看斗士俱樂部與三星客棧(SamsungKhan)的比賽。
  坐在體育館的貴賓席中看著解說席上的STVGame標志,漂亮的張黛兒等人,陸景微微笑了笑。很有些成就感。將一片荒蕪的中國電競行業帶到這樣的高度。算是了卻自己一個小心愿吧。他是一個星際迷。希望能看到中國人拿下wcg星際爭霸項目冠軍的那一天。
  鄭芝荷看著陸景嘴角的笑容,微微坐直了身-體,挺了挺胸。解說席上穿著白西裝的那位中國的女解說員胸很大呢。她的,也不小啊。
  陸景自是一眼就看穿鄭芝荷的小心思,親昵撫摸著她的秀發,笑說:“芝荷,最近忙不忙?”
  鄭芝荷今天一身暗蘋果綠套裙,亭亭玉立,精致的笑臉越發嬌美.幾絲清香怡人。極為出眾的小美人。欣然的笑道:“陸哥,還好啊…”
  娛樂圈中的那些關于她的流言自然沒有必要給陸景說了。
  陸景點點頭,給婉儀發著sit消息。國內其實也可以考慮成立一個KeSpa的機構了。借著斗士俱樂部吸引了眾多游戲迷、俱樂部的關注,正是其時。
  鄭芝荷正要和陸景說話時。一群人簇擁著一名身姿修長、氣質秀麗的女子走過來。她穿著暗紅色優雅夏奈爾夏裝,一雙如葡萄般的黑眸笑吟吟的看著陸景。
  陸景抬起頭,看到華貴、溫婉的女郎,笑著站起來。“怡馨,你今天來晚了啊。”。
  今天斗士俱樂部的對手便是三星的電競俱樂部。來的正是三星內部主管電子競技項目的李怡馨。韓國的國民公主。陸景的老朋友。陸景前些天還和李在榕、李怡馨兄妹一起吃過飯。
  李怡馨和陸景握手,相互介紹了一番身邊的人。寒暄后,坐到陸景身邊,笑道:“路上有點堵啊。我們才趕到。哦,你昨天不在漢城?安承憲還想著請你吃飯來著。”
  “嗯,有一個朋友的婚禮,我回京城了一趟。”陸景笑了笑,又奇怪的道:“怎么,安承憲有些想法?”
  李怡馨和就看了鄭芝荷一眼,這位精致客人的芝荷歐尼大概還沒給陸景說呢。
  就在這時,體育場中響起一陣罵聲。十分狂熱。選手們出場了。李怡馨便沒有繼續說下去。看向舞臺上。首先出場的是斗士俱樂部的選手,caption。
  …
  …
  方鋒提著鍵盤、鼠標,斗志昂揚的往比賽座位走去。漫天的罵聲他充耳不聞。
  斗士。不是說說,這是一種意志。
  他想起的開賽前宋語、佟柳從國內打來的電話,中南大學現在所有院系愛好游戲的宿舍都在觀看他的比賽。
  方鋒坐到比賽席中,戴上耳機前,刻意的聽了聽體育場中漫天的謾罵聲,神情莊嚴的戴上耳機。熱血沸騰。
  從某種意義上,他這場比賽,開了國內電競的先河,有著很多“第一次”。這一種殊榮,也是一種責任。更重要的是。他在為生命而戰,為愛情而戰。
  他要贏,還要打出氣勢。來吧。冥王,great。
  方鋒按著鍵盤。對著裁判敲出了ok。
  隨即,比賽開始。
  …
  …
  方鋒想的沒錯。由于STVGame在網絡上直播,還有cgl游戲集團-派出的中文解說,這場比賽在國內的關注度是空前的。與NBA姚明所在的火箭隊比賽有的一瓶。
  這是歷史性的一刻。中國選手登陸韓國的第一戰。
  京城中衛婉儀、王燦、謝晉文、秦成文、韓鴻信、高婉薇、黎傾城都在各自的房間中觀看直播。在黃海,唐詩經、崔橫波、裴吳越、高修平等人也在觀看。
  他們基本上都是第一批投資電子競技俱樂部的人,是開拓者。此時。在國內更多的地方:大城市、小城市、高校、網吧、公司內還有更多的人關注著這場比賽。為之振奮、加油。
  導播的鏡頭從貴賓席上一閃而過,在鄭芝荷的臉上停留了幾秒。嗯,美女總是會受到導播鏡頭的青睞。
  只是,這給陸景帶了一點麻煩。
  京城,賢府別墅中,黎傾城一雙迷死人不償命的長腿擱在茶幾上,不滿的切了一聲,“薇薇姐,陸景真是可以的啊,又勾搭上了一個小美女呢。”
  高婉薇微微一笑,心里有點小難受。
  黃海,水墨清苑小區7棟10樓的客廳中,崔橫波不滿的撇撇嘴,手胳膊輕輕的捅了慵懶的靠在沙發上的唐詩經,拖長的語調道:“詩經姐…”
  唐詩經溫婉的淺笑,“干嘛啊,橫波,喝酒呢。我回頭要催一下血玫瑰那邊,派人轉會去韓國。”
  這個鏡頭第二天在電競的相關媒體上發表后,立即引來一大撥鄭芝荷的粉絲。隨即紛紛在鄭芝荷的粉絲俱樂部中留言。
  “我芝荷歐尼竟然是星際迷。我的三觀要崩潰了。”
  “我要打游戲,別攔著我。”
  “芝荷歐尼威武。”
  輿論發酵之后,媒體中不乏關注鄭芝荷身邊男子的報道,以及對其身份的猜測。不過,一天之后這些聲音便消失。當然,這是后話了。
  此時,比賽開始了。
  第一場,龍虎斗,方鋒對陣冥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