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727 狐假虎威

“陸景,在漢城還好嗎?”江州機場的vip候機室內,聶問白坐在沙發中,喝著紅茶,笑著問電話那頭的男人。語調隨意,慵懶。璀璨迷人的熟婦風姿。
  “還行啊。你呢,你在江州住得還習慣嗎?”陸景笑著道。他聽雨綺說了聶問白在江州的遭遇。心里多少有點哭笑不得。
  一個是:他的女人,聯訊的蕭子明居然敢惦記,簡直找死。另一個,問白真是“禍水級”的美女。再加上身邊跟著墨知秋,不招蜂引蝶都不可能。
  “嗯,挺不錯的。陸景,江州這座城市到處都有你的氣息啊。”聶問白笑著,小小的恭維陸景一句,又輕聲道:“哦,有件事情和你說說呢。”
  陸景就笑,“問白,你說。”
  聶問白的聲音有點小,帶著些許的嬌羞,說:“是生孩子的事情。我想再等幾年。知秋…”
  這種事陸景自是尊重紅顏們的意思。他現在身-體還沒有完全治好。只是令紅顏們的懷孕的幾率增大而已。笑著小聲道:“問白,下次我進入時帶套。你幫我帶。”
  “去你的…”聶問白嬌嗔。她的追求者眾多,待人接物的水平也是修煉到當花瓶的極致,但她在男女情事上的經歷很少,很保守。
  陸景哈哈一笑,溫聲安慰了聶問白一番。放下電話,腦海中不由自主的浮起那個璀璨迷人的大美人的容顏。她是歲月所鐘愛的女人啊。現在看起來還是三十歲許的麗人。
  見陸景放下電話,墨靜雯眼波流媚的嬌嗔。陸景在和聶問白**呢。雖說,墨知秋轉述了她媽媽和解的意圖。只是,她和聶問白關系可不好。
  陸景笑了笑,輕輕的拍了拍墨靜雯的手,“靜雯。我們吃午飯去吧。”
  漢城夏日的陽光明媚的將悠閑、明亮的咖啡廳中離開的兩人身影拉得很長很長。
  …
  …
  漢城麗都酒店總統套房的會客室極為豪華,奢侈的西班牙宮廷風格,整套的歐式沙發、茶幾、書桌、歐式吊燈、臺燈。還有羅帳般的窗簾。
  已經改成辦公室的會客室中,七八名陸辦的秘書們忙碌著。
  書桌邊。季婉彤在蘋果的筆記本電腦上敲下了發送郵件的按建,將她關于如何處理收購hite-entus俱樂部的意見發送給陸景以及同事們。
  做完這一切,疲倦感頓時涌上來。季婉彤輕輕的靠在軟椅上,手指頭揉著眉心。
  她都沒有意識到,她幾乎是在模仿陸景的動作。這是她在陸景身邊學習、工作時養成的習慣。
  “季助理,這個方案有點問題啊…”就在季婉彤揉著眉心時,忙碌的會客室中響起一個質疑的聲音。
  隸屬于墨靜雯手下的五名助理都抬起頭,看了看。嘴角帶笑。進入看戲模式。
  說話的是庚男。三十五歲,余樂手下得力的大將,也是對季婉彤最不服氣的一幫人的頭。一幫三十歲四十歲的大老爺們誰樂意服一個20歲的小女生?
  季婉彤粉紅柔軟的嘴唇用力的抿了抿,放下手,向辦公桌對面看過去。心中一陣惱火。縱然她是性子極好的軟妹子,可任誰給手下的員工天天質疑,大小事都要說一通,都會有她此刻的情緒:簡直是欺人太甚。
  “庚秘書,哪里不對?”季婉彤站起來,聲音嬌柔的問道。努力讓自己看起來嚴肅一些。只是。即便心中很憤怒,但她的語氣很難嚴厲起來。
  她從小到大都在贊美聲中度過。漂亮的容貌,聰穎的天資。婉柔的性格都讓她是父母、親戚、老師、同學、朋友們的寵兒。
  季婉彤還沒有說會板著臉說話讓對話的人怕她。
  庚男坐在軟椅上笑了笑,很自信的笑容,指著電腦屏幕說:“季助理,不對的地方很多啊。
  第一,將hite-entus俱樂部改名涉及到贊助商冠名的問題。而且,改名勢必會造成俱樂部的fans對俱樂部沒有歸屬感。你這顯然是拍腦袋的決定。
  第二,你要清洗hite-entus俱樂部的韓國人,這會制造出對立情緒,對俱樂部的運營大有影響。在韓國。電競俱樂部和足球俱樂部的運營類似。沒有fans的支持,又如何拉得到贊助商呢?
  所以。你這個方案基本上是一個一無是處的計劃。我我建議重做這份方案。”
  庚男微微抬起下巴,做了總結。
  季婉彤在辦公系統內部發出的處理收購hite-entus俱樂部的方案零零總總一共十幾條。邏輯清晰、處理思路細致。歸納總結起來一共有三個要點。
  第一。從安氏集團手中收購hite-entus俱樂部的協議已經完成,接下來是報備韓國電子競技協會,等待韓國電子競技協會最高法院終審裁定,決定相關事宜。
  這并不會受到刁難。畢竟只是股東更改而已。這已經在執行,兩天后就會有結果。
  而多出了韓國電競協會最高法院的終審裁定只是因為收購hite-entus俱樂部是以和華的名義。屬于境外資本。
  第二,更改hite-entus俱樂部的名稱,并通過cgl游戲集團在國內電競圈內的地位,招募有潛力的中國電競選手來參賽。包括與cgl游戲集團協調電競媒體,宣傳這件事。
  第三,清洗hite-entus俱樂部的管理人員,并清洗韓國電競明星選手。將hite-entus俱樂部洗成國內的電競俱樂部。
  季婉彤秀眉深深的蹙起,沉吟著看著庚男。
  會客室中的眾多秘書雖說覺得庚男說話有點過分,但毫無疑問,這番話分析的很有道理。
  從運營一家俱樂部的角度來說,季婉彤的方案太過于激進。畢竟,和華投入了100萬美元的資金。日后還要給俱樂部的各個員工開工資。開銷不小。
  在季婉彤和庚男之間立場偏中立的一名秘書建議道:“季助理。要不,請墨助理把把關。”
  小季這個稱呼,那只能是陸景、墨靜雯、余樂等人可以稱呼。低下的職員當然不能喊。
  而墨靜雯是陸景的貼身大秘書,貌美無雙。才華卓越。私下里早就流傳著她被陸景贊為女校書的話。當然,還有她和陸景關系曖昧的流言。
  然而,不管流言如何,確鑿無疑的是墨助理在陸景面前能說得上話。幫季婉彤把已經發出去的方案再追回來很容易。
  季婉彤秀美的眉毛蹙的更緊。即便對方是好意,但“把把關”這個詞聽起來很有些刺耳。想了想,下定決心,說:“不用了。我的決定是最終方案。”
  聲音依舊嬌柔,只是態度變得很強硬。
  她是軟妹子不假。沒有威嚴也是真的,但是用語言表達自己態度的能力還是有的。
  庚男嗤笑一聲,不自量力。你憑什么說你的決定就是最終方案?
  庚男的笑容讓會客室中的眾人都聽到了。屬于余樂組內的幾名助理都附和的笑了笑。這令季婉彤的話沒有多少說服力。說到底,她的方案要執行還要靠這幾個人去做事。
  季婉彤不為所動,看向庚男,說:“我現在去陸哥的書房向她匯報。庚男,你有不同的意見是吧?你跟我一起去見陸哥。看看陸哥到底同意誰的意見。”
  庚男嘴角的笑容立即斂去,一臉的陰郁。開玩笑,他怎么可能去陸景面前和季婉彤質對?
  他進入和華以來,攏共和陸景單獨見面說話都不超過三次。而季婉彤陪著陸景單獨吃飯的次數都不止3次了。這種情況下,陸景會怎么下結論,可想而知。
  季婉彤拿起筆記本。中性筆,從辦公桌后走出來,一身黑白色的經典職業套裝搭配著高跟鞋,身姿修長,秀美難言,很出色的美女。說道:“庚男,走吧?”
  說著轉向余樂組內的幾名秘書,“你們有不同意見的話也可以和我一起去。”
  這就有點讓庚男幾人坐蠟了。下級冒犯上級,鬧到大老板面前。想想都知道結果是什么?
  但是,季婉彤就這么確定陸景不會因此對她有看法?管理不好下級的助理恐怕前途有限吧。
  這是一種心理博弈。但是庚男幾人確實不太敢賭一把。因為,以陸景表現出來的性格來看。他對美女,特別是有才華的美女,一向很優容。
  而季婉彤毫無疑問是符合條件的。20歲的女生,大部分都還在大學里面讀書,少數大家族培養出來的精英人物還只是處在接觸的階段。季婉彤卻是可以在陸辦中辦事取得陸景的信任,這份能力就不消說了。
  季婉彤這是在借她和陸景的關系壓他們。季婉彤要豁出去,他們哪里敢奉陪?
  庚男幾人的臉色僵著。
  季婉彤刻意的不滿的哼了一聲,只是發出來的音節有點像“嗯”,但是沒有人敢笑了。“哦,那你們不去,就是同意我的意見了。那接下來,誰要是陽奉陰違,我會找墨姐說道。我們陸辦的紀律還是要維護的。”
  說著,重新坐回到辦公桌后,將她精致秀美的容顏隱在電腦屏幕后。庚男幾人面面相覷,貌似他們給季婉彤擺了一道啊。
  但是,他們那股氣勢給季婉彤打壓下去,現在誰敢說半個不字?
  真當陸辦的紀律是說笑的嗎?陸景身邊的助理幾乎可以接觸到和華財團的所有核心數據。紀律,人選,保密,協議,處罰這些東西自是不消說了。很嚴格。
  庚男輕輕的嘆口氣,說:“干活吧。余助理兩個月后就回來了。”
  法定的婚假是十五天。但是陸辦的待遇自然要高一些。一般是45天。而余樂的婚假陸景給了三個月。
  季婉彤聽到庚男的話,知道他還不服氣,兩個月的意思就是說:等余樂回來后就不歸她管了。
  但是,只要他們配合著把最近的事情做好就行了。
  季婉彤的嘴角慢慢的勾起一抹微笑。秀美無比。標準的軟妹笑容。
  她當然不怕陸哥對她有看法啊,因為昨天墨姐給她交底了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