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1726 芝荷歐尼

陸景對成彩英有點印象。3月份,7-se還在黎傾城的生日宴會上表演過。當時將皇后桂冠遞給黎傾城的便是19歲的成彩英。很漂亮的一個電眼性感小美人。
  像極了李慕清年輕時的神韻。都是電眼美人,都是身材火辣,性感無匹。
  李慕清對她照顧有加。這在天辰娛樂是公開的事情。幾乎是在捧紅了李逸落、李慧喬之后,即將被捧紅的第三人。
  看到成彩英穿著白色緊身演出服“跪”在地上,說是跪,實際上是一個類似的舞蹈動作,當然難度頗高。長時間保持這么一個極具誘-惑力的姿勢很困難。
  6景微微有些疑惑。看了一眼屋內的情況。不大的休息室中,另外6名隊員表情激憤。另外一名身姿頗為高挑的女子傲然的俯視著地上的成彩英,嘴角帶著一抹得意的笑容。
  “啊…,芝荷歐尼來了。”
  “芝荷歐尼…”
  “彩英,快起來了,芝荷歐尼來了。”
  就在6景認定反派是誰是,耳邊突然響起一陣叮叮當當的悅耳的,七嘴八舌的聲音。大體意思便是表示驚喜和激動。嗯,久旱逢甘露的那種帶著渴望的欣喜。
  6景走在鄭芝荷身后,禁不住莞爾。看得出鄭芝荷很受這些年輕女孩子的愛戴。
  鄭芝荷先是對公司們的后輩們點頭致意,示意她們稍安勿躁,然后不滿的看向高挑的黑衣女郎,緩緩的道:“張素恩i。我想知道這是怎么回事?似乎,這是我第三次見到你欺負彩英了。”
  張素恩是oi1公司的頭號歌星。今年25歲,唱功一般。但因為背后有安氏集團的大人物支持,在娛樂圈內一向橫行無忌。性格刻薄,經常打壓新人。
  張素恩身姿高挑,足有172m,穿著黑色的t恤與黑色的皮褲,姿色出眾。看似準備去表演的模樣。居高臨下的看著鄭芝荷,滿不在乎的用韓語說道:“鄭芝荷i,我只是測試下彩英的實力。前輩對后輩的考校不是應該的嗎?”
  7-色的成員敏英帶著哭腔道:“芝荷歐尼,不是這樣的。她是嫉妒彩英比她漂亮…。她說彩英是未來的十大美女。故意過來找茬。”
  t-q公司旗下的7-色就韓國媒體普遍被看好。而性感漂亮的7-色的隊長成彩英被譽為是可以沖擊韓國媒體聯合評定的十大美女頭名的女生。
  也接班李慧喬現在的地位。
  有人嫉妒是很正常的事情,只是,闖進來,以前輩的身份為難后輩,當真是奇葩。確實夠囂張。又是前輩欺負后輩的戲碼,鄭芝荷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說:“彩英,起來吧。”
  她比張素恩出道要早。她的話,從前后輩的角度來說。比張素恩更有份量。
  成彩英正在地上咬牙堅持,準備挺過五分鐘。她們7-色是今晚第三位出場,五分鐘后,還有兩三分鐘的時間做準備。就在這時。終于聽到芝荷歐尼天籟般的聲音,連忙起來。只是姿勢保持的有點久,一下跌倒在地。
  敏英幾名成員哭著將隊長扶起來。聚在一旁七嘴八舌的安慰。同屬一家公司的芝荷歐尼到來,讓她們這些小ido1敢于當面說張素恩的壞話。
  張素恩不滿的瞪著鄭芝荷。“你什么意思…,我知道你喜歡照顧后輩。但是…”
  鄭芝荷心中對張素恩不滿很久了,純屬精神病一個,將自己的快樂建立在她人的痛苦上,偏偏韓國的演藝圈中奉行前輩制度文化,大環境如此。她也無力改變,只能稍近綿薄之力。
  但是,這不代表她對張素恩素手無策,況且,今晚她的精神導師在她背后啊,這給了她極大的勇氣和鼓舞。她要給這個變-態一個教訓。
  鄭芝荷直接打斷了張素恩的話,“張素恩i,我是你的前輩,我以前輩的身份命令你向成彩英i道歉。”
  “歐尼…”成彩英心中一暖,感激的看向鄭芝荷。7-色的7個女孩都看著精致嬌小美麗的芝荷歐尼。
  鄭芝荷拿出前輩的風采讓張素恩有點不爽,說:“你只比我早出道幾天而已。”
  “那也是比你早。”
  張素恩語塞。這確實是事實。
  鄭芝荷道:“張素恩i,請你道歉,否則,你今天不要想離開這間休息室。”
  張素恩心里頓時有點慌,眼睛四處看了看,叫道:“憑什么,鄭芝荷?”
  此時,7-色的7個女孩子已經成半圓形將門口給堵住。還有一個男子作為背景被無視。嗯,是6景。他正在門口看戲。看鄭芝荷處理這件事。
  這個層面的事情他沒興趣干涉。不過,倒是沒看出來芝荷這小妮子很有俠義精神,很有大姐的風范。怪不得那天鄭芝荷上臺領獎時,一陣“芝荷歐尼”的喊聲。很得人心啊,小芝荷。
  鄭芝荷走上前半步,將張素恩逼退了一步,氣勢十足,說:“憑什么?憑我是現代財團鄭氏的宗女。張素恩i,我知道你和安氏集團的某人有來往,你可以給他打電話讓他來救你。”
  張素恩一陣無力,低下頭,對方怎么可能為她和鄭芝荷起沖突?鄭芝荷這些年幫助后輩ido1并非沒有得罪人。但是看到誰動過她?
  去年,韓國第一娛樂公司,s-m公司的一位小股東想約她吃頓飯,第二天就傳出退股s-m的消息。
  她說的沒錯:憑她是現代財團鄭氏的宗女。對真正的大人物而言,這個身份不算什么。但是,在娛樂圈,還真沒有幾個人可以無視這個身份。
  就在這時。休息室的屏幕中傳來一陣歡呼,是外面音樂舞臺上的聲音。下一個就是7-色表演了。外面已經開始報幕。敏英不甘心的道:“芝荷歐尼,現在怎么辦?”
  張素恩欺負她們不是一天兩天了。
  她們雖然有李總的庇護。但是那是很高層面的,這種明星之間的嘔心斗角,誰會在李總面前念叨啊。都是要自己處理的。今天好不容易芝荷歐尼大爆,將她逼的要道歉,竟然馬上要上臺演出了。只是,她們一走,張素恩肯定會借機溜了。
  “我打個電話吧。”鄭芝荷從手袋中拿出手機,撥了kbs的一個高層的電話,“賢俊叔。我是芝荷,是這樣的…”
  片刻后,休息室中的大屏幕中已經顯示出第三位的7-色被排到了第五位演出。
  看著這一幕,張素恩只得低下頭,說:“成彩英i,對不起…”說著,在7-色讓開的一人許的通道中落荒而逃。只是,眼角余光看向鄭芝荷時有著厲色。
  “嘭。”休息室的門被張素恩帶上。接著,休息室中傳來一陣呼呼聲。“耶…”
  “芝荷歐尼萬歲…”
  “快點準備上場吧…,我們的時間不多了。”
  門口,6景嘴角微微揚起。看著眾星捧月般被簇擁著的鄭芝荷,心情很是愉快。
  離開7-色的休息室。6景和鄭芝荷兩人前往李慧喬的休息室。簡潔干凈的走道中,不時的有工作人員路過,忙忙碌碌。
  6景和鄭芝荷兩人并肩走著。6景微笑道:“芝荷。不錯啊。恩,處理手法有點青澀、稚嫩。”這是從他的角度來說。對歲的鄭芝荷來說。今天的事情處理的已經算不錯。
  鄭芝荷穿著藕荷色襯衫,搭配著鑲邊金色白裙。嬌俏玉立,俏皮的吐吐舌頭,“6哥…,不要笑話我啊,我是狐假虎威…”
  又哪里有半點剛才芝荷歐尼的風采。
  6景笑了笑,說:“好。”心中,那個在走道中哭泣的小姑娘形象慢慢的淡去,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全新的小芝荷的形象。
  鄭芝荷精致的小臉上浮起一抹動人的笑容。腳步輕快。
  作為韓國女星中的翹楚,李慧喬的休息室自然比7-色的休息室寬敞、舒適一些。即便是來打歌,身邊也跟著三個她團隊中的職員。專門為她服務:處理瑣事、形象設計、服裝、和記者打交道等事務。
  和李慧喬聊了一會,她便專心致志的準備歌曲。對今晚的一位,她勢在必得。
  6景和鄭芝荷在一旁小聲說笑著,這時,休息室的門被推開,一名中年的西裝男子走進來,方臉大耳。李慧喬的幾名助理都笑著打招呼,“崔社長。”
  來的是kbs電視臺的社長。崔來沅。
  “你們忙。慧喬,你忙。”崔來沅笑呵呵的擺擺手,制止他們過來,走到鄭芝荷面前,笑道:“芝荷小姐…”看到鄭芝荷身邊的6景,微微怔了下,臉色立即變得恭敬,微微躬身道:“6先生,歡迎你來到kbs。”
  鄭芝荷是某位大人物的禁臠在漢城上流社會中并不是秘密。而現在鄭芝荷親密的和一位青年坐在一起,有說有笑。他要是還沒有反應過來,豈不是太無知。
  前些天安家的嫡孫安承憲在天河競技館裸-奔的事情,很多人都聽說了。他也聽說過。
  6景就笑,“你認識我?”
  崔來沅忙解釋道:“6先生,我在鄭氏的酒會上遠遠的見過你。”又道:“6先生,我給您安排一間包廂?”
  6景微微點頭,“好。”
  李慧喬這兒在準備唱歌,他在場的話,確實讓她分心了。好吧,這句話說的有點太自信,但是6景確實感覺到李慧喬在練歌時,偶爾會看他。
  給韓國第一美女偷偷的看,這很能滿足男人的自信心,只是,終究是要考慮她的事業。
  鄭芝荷自然是聽6景的安排。兩人和李慧喬說了一聲,“慧喬,我們在包廂中給你加油啊。”笑著告辭離開。
  崔來沅給6景安排的是一間貴賓包廂。寬敞的包廂中鋪著灰色的地毯,粉色的沙圍著金屬質地的白色茶幾。落地窗外便是正對著音樂銀行的表演舞臺。包廂中還有一臺壁掛式的液晶電視,可以跟隨導播的角度觀看整個音樂銀行打歌的過程。視覺極佳。意態休閑。
  崔來沅安排人送來水果,飲料,點心,酒水,笑道:“芝荷小姐,張素恩那邊可能會傳一些對你有負面影響的話,她背后的安家,你看…”
  鄭芝荷手里剝著橘子,看向6景。6景接過鄭芝荷遞來的橘子,笑道:“崔社長,貴圈正亂啊。”
  崔來沅訕訕一笑。告辭離開。也是,有6先生在,鄭芝荷肯定是沒有任何危險。安家怎么可能為了一個女星和6先生交惡。他的擔心多余了。
  6景笑著搖搖頭。
  大屏幕上,一個個組合、so1o的歌手出場,演繹音樂。很快便到了李慧喬。她排在倒數第二位,一身米白色的長裙,身段挺秀,瑰美動人。
  其實,韓國演藝圈有多亂,6景心中大致上有點譜。前世里,不是有女藝人不堪被公司逼著陪睡自殺嗎?好像韓國還出臺了什么法案。當然,全球所有的娛樂圈都亂。區別只在于有沒有曝光而已。
  他不是救世主,所能庇護的也只是有限的幾個人而已。
  6景的視線從屏幕中的李慧喬身上,落到正聚精會神給好友加油的鄭芝荷身上,微微笑了笑。
  周二上午,陽光明媚。漢城麗都酒店14樓的咖啡廳中,6景拿著一本電子方面的書翻閱著。陽光落在雅致的咖啡桌角上,翠蘭碧綠。
  “小季的情況怎么樣?擺平那些刺頭沒有?”6景笑著問剛從頂層總統套房下來的墨靜雯。她準備和自己一起吃午飯。
  讓季婉彤處理收購hite-entus俱樂部是對她的考驗,歸余樂管理的幾個能人是不大服她的。6景心里門清。
  墨靜雯明媚的笑了笑,拿起6景面前的水杯,里面的溫水已經喝了大半,秀雅的抿了一口,說:“小季的思路很清晰,不過要磨平庚男那幾個刺頭還要費點功夫。”
  6景點點頭。腦海中將這件事pass。既然給小季處理,先安心的等結果吧。隨即,想起鄭芝荷那個小妮子。
  他已經答應hite-entus俱樂部下周的第一場比賽帶她去現場觀看。她是個電競迷。真是不知道她怎么會喜歡星際爭霸這款游戲。很多女生看到游戲畫面都覺得受不了。
  比如:蟲族黏糊糊的,護士死之前叫的好凄慘。
  那天晚上在閑聊時,她拼命的說李慧喬的好話,解釋著。因為李慧喬這幾年緋聞不斷。大抵是他那一句“貴圈好亂”把小妮子給嚇到了。不想好友在他這兒的形象受損。
  墨靜雯笑笑,燦若水晶的杏眼看著6景,雙手放在潔白的桌布上,說:“在想李慧喬?”李慧喬去東京做一個通告,參加活動,預計要幾天才會漢城。
  6景笑著搖頭,“不是。”
  這時,6景的手機突然響起來。6景看看號碼,接通電話。是聶問白打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