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72 各自的策略

陸景倒是好奇謝清歌怎么就這么準時的等在這兒,拿眼睛去看黃致遠,見他狡黠的笑著。
  謝清歌黑白分明的眸子露出一絲譏諷的笑意,“我給黃伯伯說了,他要不告訴我你什么時候來,我就把他的酒壇全砸了。”
  黃致遠苦笑著拱手對陸景道:“女人得罪不起,不管是大的還是小的。”
  說著,對陸景擠眉弄眼,看那意思是叫陸景捏著鼻子認了,由著謝清歌發泄一通。
  實際上金虎保安公司的案子里面,起到關鍵作用的人物要算謝清歌一個。要不是她對吳勝林的期許,吳勝林未必肯請吳璇出面幫忙處理這件事。后面陳樂義也不會來江州。下面接下來一系列的事情就不會發生。
  陸景和黃致遠兩個算好了結果,卻沒有算好過程。
  陸景重新坐到椅子上,倒了一碗酒,慢慢悠悠的抿了一口,說道:“哦。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謝清歌皺著小巧的鼻子說道:“哼,明知故問。我要你向吳勝林道歉。吳勝林不是你說的那種人。他不是縮頭烏龜,他不是不講義氣的人。”
  吳勝林冷冷的說道:“我說過我會幫我同學去掉身上背著的處分,我做到了。你罵我的那些話,我要你收回去。”
  徐偉林暗自搖頭,年青人就是年輕氣盛,吃了一點虧就要找回來。須不知吃虧是福啊!
  陸景拿著酒碗愜意的喝了一口著道:“我不明白你的邏輯。你挑頭鬧事,為同學洗掉處分不是你應該做的嗎?”
  謝清歌走上前一步。“是應該的,可是。你那天晚上說的話太過分了。”
  “我沒覺得有什么過分的地方。”陸景微笑問吳勝林,“讓一中張校長撤銷對你們處分的是陳律師。支付陳律師律師費用的是你堂姐吳璇。你做了什么有用的事情呢?”
  吳勝林很不爽的看著陸景,“沒有我去找我堂姐,我堂姐怎么會管這件事?”他的功勞怎么可以被抹殺。
  “哦,既然只是如此簡單的事情,你找你堂姐就可以解決,你解釋一下,你為什么要拖到我質問你之后才去找你堂姐呢?我質問你的那天晚上距離你們背處分已經有一天的時間。一天的時間難道你還聯系不到你堂姐?據我所知。吳璇那段時間就在江州,手機一直都是通暢的。”
  吳勝林一下子傻了,他總不能在謝清歌面前說在他被陸景罵之前壓根就沒考慮過幫同學去掉處分的事情。
  謝清歌回頭疑惑的看著吳勝林,也很想知道答案。
  吳勝林極為后悔今天跑過來質問陸景,這下子又被逼到了死角。
  下午的日子極為悠閑,能聽到門外微風吹拂著桂花樹和垂楊柳的聲音。陽光斜斜的透進來,有幾道光束在地面點出個圓形。細微的塵土在光束里面起伏著。遠處大學校園里面的青春之聲若隱若現。
  陸景慢慢悠悠的喝著酒。默不作聲。一會兒的功夫,吳勝林的額頭開始見汗,謝清歌看著他的眼光就有些黯淡,不復往日的期許和信賴。
  黃致遠搖了搖頭,打著圓場道:“小吳,回去再好好想想你那時候是怎么考慮的。總是有原因的。”他終究已經四十多歲。沒必要和十六七歲的小孩為難。
  說著,他問謝清歌,“你不是說要去白沙那邊看你同學嗎?還去嗎?”
  吳勝林抹了一把汗,忙說道:“不去了,我們回家。”謝清歌撅嘴道:“你回家好好想理由。我要去看我同學。”不滿之意溢于言表。
  “啊?”吳勝林有些手足無措,感覺好像失去了某樣珍貴的東西。
  …
  若是見慣了白沙的青磚白墻的古樸韻味。倒不覺得如何稀奇。徐偉林家住在白沙,一路引著陸景和黃致遠往棋院而去,偶爾說下建筑的歷史,看得出來他對這里極為熟悉。
  白沙這里都是民居,最有名氣的建筑也不過是清代一個巡撫的舊居。
  陸景看到四點鐘的太陽照耀在不遠處的北湖里波光蕩漾,浮光躍金。不由得想起去年清秋時節與黃紫琪同游白沙的情景。好久沒和她聯系了,也不知道她最近怎么樣?
  江州棋院四個古字遒勁有力,牌匾古香古色,掛在雕花的木門上。走進去是一處四方的院子。徐偉林帶著兩人從走廊穿過偏房,轉了幾個門,方見進到一個婦人在破舊的青瓦白墻院子邊拿菜葉喂著小雞。
  她是徐偉林的妻子。幾人笑著打了個招呼,在徐建林家的客廳里坐下。徐建林拿出一張手繪的圖紙,鋪滿在八仙桌上。
  “白沙民居呈橢圓形,東至北湖,西至江州大道,北至中盛路西端,南至漢寧路。若按照完整結構來計算,院落足有一百六十間,房屋有兩千多間。以靠近徐華路南面的院落原貌保存得最好。
  徐華路北面的民居年久失修,并且空間有限,沒有修繕價值,可以忽略不計。所以白沙實際的區域應該是北至徐華路。
  建國后搞分房將這些建筑都給分拆得四零八落,大院落給拆成小庭院,小庭院里又建簡易房,不花大力氣修繕,很難看到原來的面貌。”
  徐偉林如數家珍的點著地圖上的一些標志性建筑說道:“以現在自然形成的道路來說,分七街十三巷。居民都是從這些縱橫交錯的道路前往江州市的各個地方,開始每天的生活。
  總體來說,白沙四通八達,沒有死巷子、死街,隨便怎么走都可以走到市里的主干道上。”
  陸景抽著煙笑道:“徐院長對白沙的情況很熟。”徐建林自嘲的笑道:“我老早就想著把棋院修一修,免得大家在北風里面下棋。雖然風雅但未免太難受了些。
  要想去市里打秋風,不做好準備工作不行。我這份地圖就反復繪制過三次。老黃在任上的時候。他倒是有興趣搞這個。可惜他官運不長。”
  黃致遠笑著吐出個煙圈,“官運長不長這事我說了又不算。我這輩子就在曉雯身上犯了錯誤。其他時候,你見我犯過錯誤嗎?”
  徐建林用手指虛點了點他,“談戀愛算什么犯錯誤,你不要老有心結。”
  陸景倒是有些好奇黃致遠的舊事,無奈兩個人不再說這個話題。黃致遠叫著要下圍棋教訓徐建林一番。
  “和你下棋不急,景少,有沒有興趣和我下一盤棋。”徐建林笑道。陸景微笑著點頭應了下來。三個人又一路轉回到棋院里面。
  棋院里分一個主房和左右兩個偏房。本來偏房是客人休息的地方。但是早就被打打通,可以通到其他院落里面去。
  主房里面擺了四五十張棋桌,十幾張桌子邊坐著對弈的棋院學生。夕陽從屋檐的縫隙里透進來,柔和的光芒把棋院里染得金紅。
  “陸景。”一臉病容的何夢明穿著黑白色寬松的運動服,正嫻靜的坐在一個棋桌邊上,夕陽照在她身上,有一股柔和的溫馨。倍添她楚楚動人之態。和她對弈的女孩坐在椅子上兩只腳輕快的晃來晃去。
  扭過頭來,竟是謝清歌。她喊了一聲“黃伯伯。”眼光從陸景身上飄過,沒有絲毫的停留,心里還是有股怨氣。
  來的時候,謝清歌在徐華路那里就下車了,自去找她的同學玩耍。約好回去的時候打黃致遠的電話,。
  沒想到何夢明是她的同學。陸景笑著揮揮手。
  徐建林奇怪的說道:“你認識老何家的丫頭?這孩子情緒不能有大波動,下棋養性。平常來我這兒玩,偶爾會指點她一下。”
  陸景笑著道:“認識。我一會去她家飯館吃晚飯。”
  “何向成在常新縣那里一家工廠里面承包食堂,飯館不是早關了嗎?”
  “我給他打過招呼。今天去他那兒吃魚。”
  徐建林笑道:“景少倒是好雅興。專門讓何向成給你開火。他那手藝確實沒得說。”說著,對黃致遠打個眼色。
  黃致遠坐在附近一張棋桌邊。笑著說道:“你要想去就直接說出來,看我干什么?我要帶謝家丫頭回去吃飯。不然老謝得和我拼命。”
  “那可是你的損失。何向成治菜的功夫可以比的上市里迎賓館的小灶。”
  “哦。”黃致遠也來興趣,“那可要嘗一嘗。”說著,對謝清歌道:“謝清歌,晚上我們留在這兒吃飯?”
  謝清歌點頭說道:“行啊!黃伯伯,你要給我爸打電話。”
  陸景笑道:“那要提前和老何說一聲,否則食材不夠。這棋是下不成了。”
  黃致遠狡黠的笑道:“我和老徐可以下一盤,你今天做東請客,需要去通知下我們的大廚了。”
  陸景笑著和何夢明,謝清歌一起出了棋院往她家里走去。路過一個小店時,陸景拿了三罐飲料。遞了一罐給何夢明。謝清歌嘟嘴不接他的飲料,說道:“除非你先道歉。”
  陸景覺得好笑,打量著她,在黃昏時幽暗的小巷子里,謝清歌穿著粉色修身圓領外套,青色牛仔褲,雖然只有十六歲,身體卻長開了,腿臀繃得緊緊的,小臀豐翹、兩腿修長,十足的美人胚子。
  “那晚我可沒罵你啊。”
  何夢明笑著從陸景手上接過飲料,然后遞給謝清歌,“給,我給你的,和陸景沒關系。”說了好久的話,嘴里早干了。
  謝清歌用青蔥的手指點著額頭,偏著頭想了一會,“好吧,夢明,我改天請你喝汽水。”說完,開心拉著她的手,一起向巷子口走去。金黃色的夕陽將兩個女孩的背影拖得很長,很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