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1726 跑一跑又不會生病

國內知名的星際爭霸游戲論壇八達論壇在6月30日晚上忽而熱鬧起來。大量的用戶冒泡發帖。
  論壇管理員成炎特意在深夜里登陸上來察看情況。瞬間便頂在論壇首位的帖子吸引住。
  《ipx裸-奔視頻,重要事件,標題要長----------》
  很標準的網絡夸大化語言,制造噓頭。成炎頓時笑了。原來有人拍攝了韓國星級爭霸天王級選手,效力于hite-entus俱樂部的ipx的視頻。
  成炎順手點了進去。心里想:估計是假的。堂堂天王級選手怎么可能去裸-奔。
  帖子里面是一段長約1分鐘的視頻。可以清晰的看到漢城天河電競館的標牌。十幾名男子光著身-體從標牌前跑過。隨即鏡頭定格在其中一人臉上,確實是ipx。
  成炎立即呆住,再往下看,帖子下面吵翻了天。起因是有人在論壇發貼稱caption方鋒和ipx對戰,賭注是敗者裸-奔。這個視頻是對剛才質疑者的回復。
  對于星際這款游戲的愛好者而言,雖然不至于崇拜韓國電競明星,但是肯定不會質疑其實力。況且,有些打法確實很炫。而隨著在中國舉辦的電競比賽越來越多,不少韓國電競明星在國內擁有很高的人氣。比如:魔獸爭霸選手moon。
  回帖者爭論的焦點在于:第一,方鋒到底有沒有贏ipx。星際爭霸這款游戲發展到2006年已經具備游戲結束后保存錄像的功能。這種頂尖高手的私下比賽錄像肯定不會流傳出來,但是,沒有比賽結果截圖。這誰會信?
  第二,裸-奔的到底是不是ipx?因為視頻畫面中明顯有一個停頓。顯然是做了剪切。現在ps的水平很高,誰又能保證不是嫁接的?前些時候,國內可不就出現某個女星的圖片給嫁接制作成艷-照的事情嗎?
  成炎瀏覽了半個小時,將貼紙置頂,隨即退出,抬頭朝著前臺小妹喊道:“網管。來一通泡面。”
  吹皺一池春水,干卿底事。
  國內的電競水平和韓國還是有很大差距的。最頂尖的一撥人如lx(羅賢),pj,f91。super,white,caption,blue等人和韓國選手比起來,給人的感覺就是差一籌。
  這次中韓星際爭霸對抗賽。擔任主將的天王級選手white就是差了一口氣,在決勝局給ipx一波流帶走。
  他不相信這個帖子的真實性。更多是像網友們自己歪歪到了高-潮。很爽。但是,要戰勝韓國電競選手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他是理性派。
  …
  …
  漢城。
  麗都酒店的套房中,從天河電競館回到酒店本來疲倦至極的宋語洗過澡之后精神頭又好了些,躺在床上玩了一會手機,問裹著浴巾從浴室里走出來的佟柳,“小柳,你說這樣好嗎?好端端的是視頻給剪了一刀。”
  佟柳一手提著浴巾,一手擦著頭發,在鏡子面前笑道:“小語。安承憲不是道歉了嗎?還給咱們所有人都賠償了。沒見你把支票退給人家啊。”
  安承憲是韓國安氏財閥的嫡孫,他裸奔的視頻自然是不能流傳出去。既然安承憲已經做足姿態,還提供了每人兩萬元的精神損失費,她們一行人也沒人非要擰著和安家干。
  畢竟只是打一場架,而且賭約,在陸景的壓力下安家確實履行。普通人誰會腦子抽了去得罪財閥啊。她們今天得以俯視安家,是站在陸景的視角中。
  中國電子競技隊在漢城麗都酒店中都是住的雙人間套房。兩張單人床隔著床頭柜相對。電視、書桌、單背沙發一應俱全。
  宋語墊著枕頭靠在床上,托著香腮道:“別人都拿,我干嘛不拿啊。只是,為ipx有點可惜啊。堪稱bug級的選手竟然在上流社會中不值得一提。”
  “社會不都是這樣嗎?所以說藝術只是遣懷。或者取悅他人,別看得多么神圣。”佟柳隨意的感嘆著,又道:“你是在夸方鋒厲害吧?”
  ipx在韓國號稱bug,不解的選手。那么能擊敗ipx的方鋒有是什么?人族航母中的那位caption?
  宋語哈哈一笑,“就夸他啊。”顯然是對方鋒的表現很滿意。
  佟柳和宋語對視一眼,又都笑起來,俏臉飛起紅霞。
  真是期待著他將所有韓國知名的星際選手都擊敗的那一刻啊。那將會是她們下嫁的時刻。
  …
  …
  夜色淺淡,清涼的別墅會客廳中燈光明亮。蒼柏色的茶幾上幾杯清茶裊裊。富貴而不失雅致。
  陸景微笑著品著茶。隔著厚重的茶幾對面棕色沙發上是鄭夢先和鄭孟日。前天送走婉儀帶領的國家隊后,他今天應邀來到鄭夢先的家中吃飯。
  鄭夢先帶著眼鏡。氣度越發的沉穩、凝練,微笑道:“陸先生,hite-entus俱樂部不是安家的產業,他們是買下來再賣給你,100萬美元的價格按照韓國現在電子競技俱樂部的行情來說上浮了30%。”
  陸景笑道:“看來,安家對我的尊敬也只是流于表面啊。”
  鄭氏兄弟都笑起來。
  隨著安承憲裸-奔,陸景和安家的私人恩怨已經解決。生意歸生意。安家當然不會便宜賣。再說,韓國第三大財閥能對第二財閥真正有多少恭敬呢?比如鄭氏對三星李氏也只是維持表面的尊敬而已。
  鄭夢先笑著道:“陸先生,最近韓國的民族主義運動發展的很快。特別在青少年群體中。安承憲罵的痛快,只是沒想到碰到游戲高手。”
  從他的角度而言,安承憲和方鋒等人的沖突只是一件小事。如果不是作死的找混混打人,驚擾到陸景的妻子,陸景多半是不會管的。
  他從這件事看到的是:國內民族情緒的抬頭。這讓他頗有些憂慮。這是一把雙刃劍,有好有壞。要看怎么引導。作為韓國的精英人物,他很清楚,韓國在地緣政治中只能作為大國的附庸存在。這是幾千年政治、歷史的明示。
  現在韓國和中國的經濟聯系日益緊密。而國內的年輕人卻在拋棄漢文化。媒體也在宣傳。歷史學者那就更不要說。端午節都可以是韓國的。這令人哭笑不得。去年要修改漢城名稱的呼聲就是這種情緒的大爆發。
  然而,這是沒有前途的。
  他看的很清楚。別看韓國現在有美國的駐軍,但是隨著中國的日益強大,韓國的政治態勢該是什么走向,不問可知。
  陸景笑著搖搖頭。說,“安承憲是囂張過頭了。哦,鄭會長,你和aig那邊接觸得怎么樣?”去年年底在洛杉磯和鄭夢先會面,他表露出要重建現代金融集團的意愿。
  2002年。在現代財團分崩離析之際,以美國國際集團(aig)為首的財團將現代金融集團的三家核心企業:現代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現代投資信托及證券有限公司和現代證券接管。
  鄭夢先輕嘆了口氣,說:“我和aig的董事艾德蒙-阿伯特談過,結果不是很理想,aig不愿意放棄在韓國的金融業務。慢慢做工作。”
  陸景微微點頭。艾德蒙-阿伯特是老熟人了。馬臉令他印象深刻。很狡詐的一個人。
  其實,最好的辦法是重新注冊公司來運營相關的金融、證券、保險業務,但是,以鄭夢先的性格,他肯定是想拿回昔日他父親所注冊的公司。
  而如果成功之后,鄭夢先的下一步。只怕是要和鄭夢九談判,試圖收回現代重工,完成現代財團收復“失地”的全過程,恢復昔日現代財團的榮耀。
  喝著茶,陸景道:“孟日,過兩天幫我準備一個韓國身份,我有用。”不管方鋒能不能打遍韓國無敵手,他的準備工作先做在前面。
  鄭孟日呵呵一笑,應承下來,“好的。”他也沒問陸景要做什么。以鄭氏在韓國的影響力。要拿一個真實的韓國戶口很容易。
  陸景滿意的點點頭。
  鄭孟日適時的道:“陸先生,后天青龍電影節的頒獎典禮在漢城鐘路區世宗文化會館舉行。芝荷拿了一個最佳女配角。”
  青龍電影節還沒舉行,但是結果已經出來了。陸景對此一點都不感到奇怪。電影節就是排座位,分果果。鄭孟日要是不能提前知道消息才叫奇怪。
  現代財團的鄭氏現在是韓國第二大財閥。在韓國擁著巨大的影響力。鄭孟日是漢城里有名的“玩家“,青龍電影節主辦方肯定會征求他的意見。因為,鄭芝荷是鄭氏子弟。
  陸景微微沉吟了幾秒,說:“我看情況是否參加吧。鄭會長,渣打銀行收購韓國第一銀行的事情,你看有沒有可能阻止這筆交易。”
  和華基本和渣打銀行撕破臉皮。有些事情不用再顧忌。
  鄭夢先琢磨了一會,道:“可以。這筆交易最終要政府批準。我可以想想辦法。”
  陸景笑著點點頭,說:“鄭會長,現代財團可以考慮介入韓國的銀行業。這可以讓現代財團成為韓國第一大財閥。”
  韓國的政治精英們不希望財閥掌握韓國的銀行。但是,事情總有變通的辦法。
  此時的現代財團就具備了變通的資格。因為現代財團是陸景和鄭氏兄弟共享。現代財團可以走和華銀行的渠道介入韓國銀行業。
  鄭夢先的夢想是恢復現代財團的榮耀。毫無疑問,他現在其實已經達到了目標。但是,還可以做的最好,比如收復失地,比如重新成為韓國第一大財閥。
  送走陸景后,鄭夢先將八弟鄭孟日叫道書房,輕嘆了口氣,道:“孟日,芝荷哪里,你要和她好好的談一談啊。”
  鄭孟日道:“五哥,我知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