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725 網吧混戰

行駛在從天河電競館回漢城麗都酒店馬路上的中巴車中,歡聲笑語不斷。
  燕河、white、方鋒、宋語、佟柳、柳凝等人都是在討論剛才打架時的表現。打了裝逼的韓國棒子一頓,讓大家神情氣爽。
  五名中國留學生也跟在中巴車中。一起打過架,讓眾人的距離拉近許多。而見到眾多游戲明星,令留學生們興奮不已,一一找國家隊成員們要著簽名。
  此時,傍晚的紅霞將天際染的金紅,伴隨著中巴車中的笑聲,頗有些“打靶歸來”的感覺。
  陸景和衛婉儀沒和大家一起坐中巴。一輛黑色的奔馳和一輛改裝過的白色現代平穩的行駛在中巴車后。
  奔馳車中,衛婉儀輕輕的依偎在陸景肩頭,嘴角帶著微笑,妍姿俏麗,“陸景,我都沒想過有一天我會有挨打的風險啊。幸好你在我身邊。”
  剛才,有混混想要過來拉扯她占她便宜,給陸景一腳踹翻。給丈夫保護的感覺,真好。
  陸景輕柔的撫著嬌妻的秀發,笑道:“婉儀,那今天晚上以身相許吧。”
  衛婉儀善睞的明眸嬌嗔了陸景一眼,說:“我們晚上8點的飛機回京城。”隨即又明白了什么,眼神探詢的看著陸景。
  陸景點點頭,說:“等到安承憲的道歉你們再走。我的妻子差點給混混打了,這件事啊,要有一個說法。”
  衛婉儀嘴角微微揚起,笑容從她嬌俏清秀的容顏上蕩漾開,沒太避諱前面開車的十三,依偎在陸景懷里,雙手環著他的腰。心里甜滋滋的。
  陸景微征,婉儀臉皮一向很薄的,隨即感受到她心中的柔情,輕柔的愛撫著嬌妻的秀發。
  車窗外晚霞燦爛。
  …
  …
  回到麗都酒店,燕河和電競小組的兩名科員立即張羅著在3樓餐廳吃晚飯。
  一起打架的留學生們也留下來。中國隊一行一共27人。加在一起聚了4桌。氣氛熱烈。電競選手的年齡都很年輕,五名主力隊員平均年齡只有20.6歲。年輕人在一起聊的愉快。
  這也是這次出行的規模較小。還有cgl游戲集團的大方贊助。隨著電子競技的發展。想要后勤、媒體、電競選手聚在一起就難咯。
  晚飯時,衛婉儀宣布明天上午回國。這一決定讓大家一陣歡呼。衛婉儀微微有些詫異的坐到陸景身邊。她還以為會有阻力來著。
  正在和燕河說話的陸景笑著給婉儀拉開椅子,說:“夜晚是體驗一座城市魅力的好時光…,誰會樂意在晚上飛行啊。”
  衛婉儀清美嫵媚的嗔陸景一眼。她哪里會聽不出來陸景說什么意思。醇酒、美女是男人們的最愛。
  只吃飯不喝酒,飯局很快就結束。White、方鋒等8名國家隊隊員在酒店會議室改成的訓練室中復盤和ipx的對戰。兩排筆記本電腦在會議桌上閃著運行燈。都是游戲畫面中。
  方鋒連比帶劃的給隊友們說著對戰的情景。張黛兒、柳凝、宋語、佟柳幾人在一旁說著話,不時的問幾句。她們都算是電競圈內的人。訓練室內的氣氛認真又閑適。
  燕河推開門時,方鋒他們已經復盤到第三盤。
  中國隊的隊長White正下最后的結論。“方鋒,你再和ipx打一盤。勝率估計也能到7成。這是打法上的克制。也是你最近實力提升的體現。”
  “都聊什么呢?”燕河問道。幾名隊員和張黛兒等人紛紛和燕河打招呼,說著下午方鋒和ipx對戰的事宜。
  燕河這個王者俱樂部星際分部的總經理在電競圈內的聲望很高。王者俱樂部拿了幾次國內聯賽的冠軍。
  由于佟柳將視頻上傳,國內的星際爭霸論壇八達論壇上已經吵翻了天。都在吵著要看棒子裸-奔。對天王級明星選手ipx的裸-奔大家尤其的感興趣。
  論壇上氣氛歡樂。當然,其中也不乏對方鋒能戰勝ipx的質疑聲。畢竟,韓國星際爭霸這款游戲的名聲太大。
  聊了幾句方鋒和ipx對戰的余波,燕河道:“我剛才在吃飯時和陸少聊過,他有想法在韓國收購一個電競俱樂部,直接從國內招電競選手來韓國參加韓國的職業聯賽。你們誰的朋友有興趣可以找我報名。本人想來的,cgl游戲集團那邊也會幫忙溝通。能不能成看情況。”
  “啊….”這個消息頓時讓訓練室中一片嘩然。
  燕河笑道:“沒什么好震驚的。咱們國內電子競技水平要趕上韓國還有一段距離要走,閉門造車可不行,最直接的辦法就是和韓國電競選手直接交手。吸收他們的戰法和經驗。”
  說著,又對white道:“小白,你不用考慮退役了,想報仇到韓國來,一年至少有三次機會和韓國的頂尖高手對戰。”
  方鋒眼睛一亮。神情躍躍欲試,說:“好機會。”他渴望更強的挑戰。王者俱樂部在國內的聯賽中已經沒有對手。
  White笑了笑,他的性格比方鋒沉穩,考慮了一會,說:“那就不退役吧。聽說韓國這邊頂級電競選手年薪10萬美元,我這相當于是漲工資了。”
  他本身就是頂級的星級爭霸選手。
  他女朋友張黛兒笑了起來。推了white一下,“看你臭美的。”
  眾人都笑起來,沒有人懷疑white的實力。他與ipx能在正式比賽中打成1:2的比分,這本身就說明了他的實力。
  燕河哈哈一笑,對方鋒道:“你小子就知道打比賽啊,別著急。剛才陸少轉述了王少的話,他說你要是能把韓國所有知名的星際爭霸選手都虐一遍。不管正式的還是非正式的,只有有錄像就行,他幫你搞定和宋語、佟柳領結婚證的所有障礙。”
  “哈哈…”眾人一陣大笑。這件事實在是喜聞樂見。
  方鋒嘿嘿一笑,看向宋語和佟柳。打游戲他有信心。宋語和佟柳都有些嬌羞。雖然大家都知道,她們和方鋒的關系,但是給當眾說破還是有些不好意思。畢竟都是才20歲的大學生。
  宋語彪悍的瞪了好友們一眼,道:“都不許笑呢。”說著。問燕河,“燕總,怎么解決啊。”
  “哈哈…”大家又都笑起來。張黛兒笑道:“宋語,你還真問啊?”
  燕河和方鋒他們笑鬧慣了,也不藏著,說:“陸少剛說了,很簡單。再給方鋒辦一個韓國人的戶口。反正到時候,你們自己選。誰成為韓國人的媳婦啊。”
  宋語點點頭,嫵媚的看著方鋒,滿懷期待。如此棘手的事情,居然有解決的希望,她怎么能不期待呢。
  訓練室內,眾人都在說笑。沒有一人想起去問燕河:陸少怎么可以收購一家韓國的電子競技俱樂部,如果全部是中國選手,韓國電競聯盟會不會介入?
  想也是,一個電話能打到韓國第一大電信運營商SK電訊會長的人。會搞不定這些事?
  …
  …
  就在燕河、white、方鋒等人在訓練師閑聊的時候,住在麗都酒店頂層總統套房中的陸景迎來了一位預料中的不速之客:
  安氏集團的二代領軍人物,韓國第一大行韓國國民銀行的董事長,安鐘赫。
  漢城麗都酒店總統套房的會客室裝修極為豪華,西班牙宮廷風格,整個房間略帶昏黃暖意,整套的歐式沙發、茶幾、書桌、歐式吊燈、臺燈還有羅帳般的窗簾。
  歐式沙發上。安鐘赫臉色平靜的喝著茶。只是,偶爾快速的喝茶頻率,顯示著他內心中的波瀾。
  陸景在溫雪的陪同下走進奢華的會客室。溫雪現在是他的貼身大管家。
  宋雨綺回國之后卻是將溫雪、溫藍等五人的廚師小團隊留在了漢城,一方面是就近照顧李慕清幾天,一方面是為陸景服務。陸景還要在漢城呆上幾天。
  陸景對精雕玉琢般的溫雪點點頭,溫雪會意的笑一笑。嬌美明艷,悄然的退出去。陸景和起身的安鐘赫握了握手。
  “陸先生,很冒昧的來訪,請見諒。承憲的魯莽行為冒犯到了你和陸夫人,我在此代他表達歉意。”安鐘赫客氣的說道。
  委實也不怪他放低身段,安氏集團接到鄭孟日轉來的消息:當即就炸開了窩。試想一下,假設安氏集團的主事人安鐘赫的父親安允石要被混混毆打。這是何等嚴重的事情。
  何況,陸景的身份還高于安允石。而且是他和他的妻子雙雙受到人身威脅。和華財團的實力在亞洲來說已經是一流財團,安氏集團又豈能無視和華。
  并且,陸景在收購現代汽車一戰中早就在韓國樹立了威望。陸景和韓國的經濟帝王三星的李健熙是平起平坐的地位。
  陸景坦然的接受安鐘赫恭敬的態度,實際上,如果他到訪安氏集團的話,必須是由安允石來接待他。笑了笑,沒說話,做個手勢示意安鐘赫落座。
  賠禮道歉,不是一句空口白話就可以的。
  安鐘赫道:“陸先生,承憲現在就等在酒店下,希望你和陸夫人能給他一個道歉的機會。聽說陸先生對電子競技很感興趣,不知道陸先生有什么想法。”
  陸景聞言笑了笑,說:“安會長,我和婉儀就不見安承憲了。在天河電競館前跑一跑又不會…,呃…生病。現在溫度不算冷。”
  他本來想說“跑一跑又不會懷孕”,只是考慮到這么說顯得太輕佻,便換了個詞。
  安鐘赫愣了下,旋即苦笑著點頭,心里也松口氣。
  就知道不會這么容易過關。好在只是讓兒子裸-奔,并不算大事。安家自然有辦法讓人無法錄視頻。退一步,即便錄下來,在韓國也傳播不開。
  陸景又道:“安會長,Hite-Entus俱樂部我想買下來培養我們國家的電競選手,你開個價。”
  安鐘赫歉然的道:“陸先生,我對電子競技俱樂部的價值并不是十分了解,我需要問一下我的助理才能給你答復。”
  陸景就笑,“也行吧。”收購電競俱樂部一事上,他沒準備占安家的便宜。
  閑聊了幾句,安鐘赫便準備告辭。陸景笑著道:“安會長,聽聞渣打銀行準備33億美元收購韓國第一銀行?”
  韓國第一銀行是韓國排名第八的商業銀行。而安氏集團擁有韓國排名第一的商業銀行韓國國民銀行20.3%的股份。該銀行實際上是給美資控制。
  這是亞洲金融危機之后,美國資本在韓國取得極大的成就。以金融、貨幣控制國家論調的觀點來看,美國控制著韓國。
  當然,美國確實控制著韓國,因為美國在韓國有駐軍。這和前清是一樣的故事。當年袁世凱便可以肆意的對朝鮮王下令。
  安鐘赫微微頓了頓,旋即恢復正常,說:“是的,陸先生,據我所知,這筆交易已經接近尾聲。最遲將在今年十月完成。”
  陸景笑了笑。
  安鐘赫告辭離開。出了麗都酒店之后,一路上琢磨著陸景在最后臉上大有深意的笑容。
  和華銀行取代渣打銀行成為港幣三大發行銀行的事情在前段時間傳的沸沸揚揚。毫無疑問,和華與渣打銀行很有些齷蹉、關系不佳。
  然而,韓國國民銀行能做些什么呢?
  …
  …
  “轟轟轟”深夜十點,漢城麗都酒店樓下的中巴車發動聲音鬧出了點小動靜。
  總統套房中,陸景和衛婉儀穿著睡袍在客廳的窗口看著樓下的動靜。陸景手扶著嬌妻的纖腰,笑道:“婉儀,要不要去看裸-奔?肯定很壯觀。”
  “我又不是小孩子。看什么裸-奔啊。呵,有時候真的很羨慕宋語那種青春活力。陸景,我要是早點嫁給你就不用裝的那么辛苦了。”
  衛婉儀一身粉色的睡袍,輕輕的依偎在陸景的懷里,臉色微微有些余韻后的緋紅,嫵媚動人至極的少婦韻味流溢。剛才在浴缸中陸景讓她騎在他腿上嬉水了一回。要不是說想晚上和他多說會話,估計都給他弄的腰酸腿軟了。
  陸景就笑起來,“婉儀,18歲結婚法律不支持啊。”
  婉儀表面是大家閨秀,嫻靜端莊,私下里,其實她是很活波的性子。婚后兩人的感情深厚之后,她在家中便表現的截然不同。令人愛極。
  衛婉儀嬌媚的莞爾一笑,溫柔的看著陸景的眼睛,“陸景,謝謝!”
  和陸景相處,是沒有那種人與人之間的壓力。他是她的丈夫,堅強的后盾,撐起她天空的山峰,心靈的港灣。婚后,她過的很愉快。
  而且,她的事業陸景幫她良多。收購韓國的電子競技俱樂部來培養中國電競選手,對推進中國電競事業發展的好處毋庸置疑。這份榮耀歸她,虧損的資金卻是陸景。
  “婉儀,我們倆之間還用這么客氣啊。”
  “是不要啊,只是想說出來。陸景,我覺得我比李菲菲幸運多了。所以,你和她的真正關系到底怎么樣,我不管了。”
  陸景禁不住有些愧疚。他和李菲菲的關系已經超過那一層。
  衛婉儀笑了笑,伸手撫摸著陸景的臉龐,“驚訝什么啊,我還知道李慕清懷孕了呢。”
  陸景苦笑著搖頭。婉儀真要問起來,估計雨綺、雨瑤、歌兒、清芷她們是不會隱瞞。
  “傻瓜。”衛婉儀輕敲著陸景的額頭,展顏嬌笑。伸手和陸景十指相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