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3)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3)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3)     

重生之世家子弟1724 天王方鋒

安承憲的長眼睛微微凝視著一頭火紅色長發的佟柳,他在盤算著翻臉的可能性。因為,他絕對不可能接受裸-奔。
  在家族的長輩眼中,喜歡玩游戲只能算興趣愛好,無傷大雅。何況當前韓國的大環境下,玩游戲不叫玩游戲,叫電子競技。
  但是,如果在電競館前裸-奔,那就叫離經叛道。就會成為人生中的污點。絕對不會被家里接受。這會影響他在安家的繼承權。
  “安少,可以讓在石前輩來和對方溝通,中國隊的那位美女領隊應該具有最終決定權。”一名黒西裝帶著眼鏡的男子在安承憲耳邊小聲說道。
  @豬@豬@島@小說wwW.zHUzhUdAo.Com安承憲眼睛微微一亮。
  在石前輩就是韓國隊此次比賽的領隊玄在石。此人是韓國電子競技圈中的老鳥,屬于拓荒者那一代的標志性人物。由他來和中國一方的人溝通無疑是很合適的。
  “佟小姐,稍等一下,我打個電話。請一位熟人來和你們談。”安承憲讓一名跟班過來,交代了幾句。跟班立即轉身去網吧外打電話。
  佟柳小聲給方鋒、宋語翻譯著安承憲的原話,說:“我建議聽聽。今天的事情鬧得有點大了。小語,你的意思呢?”
  宋語握拳道:“鬧得越大越好,我才不管。誰讓他首先挑釁我們。反正他裸-奔是裸-奔定了的。”又神秘兮兮的在佟柳耳邊道:“小柳,你是真拍下來了吧?”
  她很了解好友的性格,別是虛張聲勢。佟柳真要是乖乖寶寶。也和她無法成為閨蜜啊。
  佟柳輕笑著點頭,給宋語吃了定心瓦。她錄下了雙方打賭時說的話。話說她們在中南大學里面干這種事的時候不少。
  宋語嘻嘻哈哈的拍拍佟柳的手臂。“不愧是商學院科班出生。棒子的人品一向不行。2002年世界杯黑哨都黑出歷史記錄。全球聞名。”
  這話讓柳凝一行和圍在身后看比賽的5名中國留學生們都笑起來。韓國人確實很沒品的。還是佟柳很有先見之明。
  方鋒站起來,收好鍵盤和鼠標。他不打了,用實際行動支持佟柳的話,邊收拾著,說:“嗯,我贊同小語的意見。不管他們找誰來,他們罵我們的時候就要承擔后果的準備。”
  打游戲的人都有股子心氣。否則,心理素質不過關是達不到巔峰水準。
  被罵了,還要原諒對手,那不行。
  “對。方鋒說的對。”
  “就是,不能這么算了。”
  “我支持你們。”
  留學生和柳凝等方鋒的朋友都支持方鋒。而和方鋒同俱樂部的隊員們都在漢城麗都酒店中勸說white不要退役,沒有過來。
  不過消息已經傳回去了。目前在跟隊的王者俱樂部星級爭霸分部總經理燕河正帶人趕過來。
  衛婉儀沒有干涉方鋒的決定。她的職責是確保沒有人“欺負”方鋒就可以了。在異國他鄉比賽,作為領隊,她要為全隊的隊員負責。
  衛婉儀看向了丈夫。陸景此時正獨自一人悠然的坐在后面的電腦椅子上玩著手機。禁不住莞爾一笑,不知道又和那個女孩子聊天呢。想了想,便沒走過去。
  …
  …
  陸景對這場比賽的賭注:裸-奔并不感興趣。說到底是一堆年輕人的青春活力釋放。交涉的事情,他沒怎么關注,在人群最后怡然的坐著。
  然而。方鋒對陣韓國當前星際第一人ipx居然能三局兩勝,這讓他感到很振奮,這純粹是以一個游戲迷的身份。當即拿出手機給王燦發SIT消息。
  片刻后消息連彈。
  “我靠靠靠,真的假的。方鋒這么牛逼?”
  “我就是因為不看好比賽結果才沒去漢城。”
  “干的漂亮,等方鋒回來,我給他發獎勵。哦。陸景,方鋒有兩個女朋友的事情你知道吧?嘿。方鋒正要把ipx搞死,我給他搞定兩張結婚證。”
  陸景看得哭笑不得。回了個“…”消息過去。其實。結婚不結婚,對普通人而言真的很重要。因為,這涉及到孩子的戶口,教育,醫療等等問題。
  在國內,私生子上戶口的難度就不消說了。
  陸景和王燦聊著游戲的事情的時候,網吧的門口涌進來五名穿著白色隊服的男子。為首的是一名四十多歲的大叔。
  Ipx和幾名Hite-Entus俱樂部的選手立即向這位大叔打著招呼,“在石前輩。”問候聲不斷的響起。
  玄在石點點頭,心里卻是泛著嘀咕,他在來得路上已經知道是怎么回事。和安承憲說了幾句話,笑著從網吧對面的座位繞過來,走向衛婉儀、方鋒、柳凝、宋語、佟柳等人。
  方鋒和ipx的比賽布局是這樣的:是中間一排相對著的電腦兩方,方鋒坐在靠里的一頭,ipx坐在靠走道的一頭,恰好是一個斜對角線。
  “衛小姐,你好,我們又見面了。”玄在石用英語說道。有點韓國口音,聽起來很不舒服。
  玄在石上來,就直奔主題。這倒是讓方鋒等人心里提起來,衛領隊的想法不是他們可以琢磨的。妥協的概率比較大。
  “你好,玄領隊。”衛婉儀的英語口音很標準,清秀的笑了笑,“你還是說韓語,我有翻譯。”說著,看向身邊的丈夫,善睞的明眸中里有著難以掩飾的自豪。
  陸景精通英語、韓語、日語。她都不知道陸景是怎么練出來的。
  玄在石換了韓語,笑道:“衛小姐,安承憲安少是Hite-Entus俱樂部的大贊助商,安家在我們國內是名門望族,他若是在天河電競館這里裸-奔對他的影響很大…”
  陸景翻譯了玄在石這番話。他的心態很放松。基本是旁觀者的心態。剛才王燦還在網上大罵棒子無恥,打不過竟然用斷電源的辦法。只是。這樣的小伎倆,實在難以引起他的情緒波動。
  衛婉儀握著陸景的手。笑了笑,沒說話。
  玄在石就嘆了口氣,說:“衛小姐,你看能不能和caption說說。這件事,是安少不對在先,他愿意予以經濟賠償。”
  Caption,船長,方鋒的ID。
  衛婉儀微微蹙眉,問正看著她的方鋒。“方鋒,你的意見呢?”
  方鋒今年20歲,很清秀的一個男生,用力的抿了抿嘴唇,道:“衛姐,我希望看到韓國人兌現諾言。因為,他想要看小語裸-奔。”
  衛婉儀就點點頭,轉向玄在石,說:“玄領隊。這件事還是要尊重當事人的意見。”
  玄在石臉色頓時有點不好看,說:“衛小姐,安家在韓國很有能量,安少的父親是韓國有名的銀行家。韓國電競聯盟的主席都不夠資格成為他的座上賓。
  Caption堅持的話。恐怕對我們兩國的電子競技未來的友好交流氛圍有影響。安少承諾這件事如果能談成的話,他愿意給衛小姐一個滿意的報酬。”
  如果是普通的領隊,或許就被這番軟中帶硬的話說服。但是衛婉儀是什么人?
  京城中世家大族衛家的嫡女,陸景的妻子。她又怎么會怕玄在石的威脅?淡淡的道:“玄領隊,我們的意思表達的很清楚。就這樣吧。”
  安承憲要違約。也有由得他。
  …
  …
  玄在石很沒面子的返回到安承憲身邊,說明了情況。安承憲周圍頓時一邊倒的指責聲。
  “艾西,他算什么…,竟然這樣傲慢。”
  “就是啊,這里可是韓國。”
  “不就是僥幸贏了一場嗎?沒有一點風度。與這樣的人同為電競選手真是我們的恥辱。”
  電子競技選手在韓國是明星的身份,如果ipx等三名輸給方鋒的選手在天河電競場裸-奔,電子競技生涯可就算毀了。因而,安承憲周圍對方鋒的批評聲不全是奉承安承憲。
  安承憲的俊臉上浮起一陣憤怒的潮紅,隨即慢慢的平息下來,看著方鋒,宋語,佟柳,緩緩的低聲道:“你們給我記住嘍,這里是韓國。我們走。”
  安承憲帶頭賴賬,ipx等人如蒙大赦,立即跟在身后,一伙二十幾人向網吧出口走去。
  宋語嗤笑一聲,“哦,韓國呢,威脅得我好害怕啊….”她拖長語調,嫵媚的做鬼臉,讓他們這一邊的眾人都哄笑起來。
  安承憲停下腳步,轉過身,道:“我告訴你們,不要以為拿著我的把柄。你們這個視頻發布出去,不信可以試試,而且,你們最好在五分鐘內離開這里,否則就不用離開了。”
  被威脅著,佟柳毫不猶豫的將手機上的視頻上傳到國內星級爭霸的知名論壇:八達論壇。就在傳送要完成的時候,手機突然提示上傳失敗。
  安承憲嘴角浮起一抹笑意,“怎么樣?”他剛才已經和韓國最大的電信運營商SK電訊里面的熟人打了招呼,要把這里的移動網絡數據給停掉。
  這對于韓國第一大金融集團韓國安氏集團的嫡孫來說只是一條短信的事情。
  宋語挑起眉毛,“小柳怎么回事?我們不是才給移動沖過花費的嗎?”
  佟柳搖搖頭,“有點邪門。”
  “哈哈。”安承憲等韓國人都大笑起來。很刺耳。
  陸景微微皺眉,打游戲作弊是一回事,當面嘲諷,以勢壓人又是一回事,他怎么都不能看到自己人給棒子欺負了。拿出手機,道:“佟柳,你等著,我打個電話。”
  安承憲給衛婉儀拒絕,對一直和衛婉儀關系親密的陸景也看不順眼,抱著手臂,以貓戲老鼠的眼光看了看,停下腳步。看著陸景和佟柳操作。
  他身邊的跟班已經出去打電話了。他說五分鐘之內,方鋒等人不離開就不用離開可不是說著玩的。他正在叫人過來。
  韓國第一大電信運營商sk電訊與和華是合作伙伴。此次S7在韓國的售賣就是通過sk電訊出貨。陸景一個電話打到sk電訊會長宋泰民手機上。
  寒暄幾句,很快就進入正題,“宋會長,我現在在天河電競館附近的一家網吧,數據上傳的功能居然沒了,我問問怎么回事?”
  宋泰民自是不會怠慢陸景,現代財團現在可是韓國的第二大財閥。現代財團的boss鄭夢先是陸景一手扶起來的,當年參加過現代汽車收購大戰的人都清楚。
  “陸先生,我立即讓人查一下。”
  陸景的電話掛斷兩分鐘后,佟柳驚喜的道:“好了,可以上傳了。”方鋒、柳凝一幫人看得目瞪口呆。頗有些敬畏的看著陸景。衛姐的丈夫貌似很牛啊。有點逆天。
  臉上掛著冷笑的安承憲一行人,頓時臉色變得難看,仿佛吃了死蒼蠅一般。
  再沒有比這更郁悶的事情了。本來是等著看對方的好戲,但是卻慘被對手打臉。
  就在這時,網吧的玻璃門被拉開,走進來一群混混裝扮的人,為首的一人大大咧咧的道:“安少,是誰得罪你了?弟兄們今天開開葷,很久沒見血了。”
  “啊…,他來真的。”
  “地頭蛇。“
  “不好。”
  方鋒身后的留學生和朋友都炸開了窩一般,情況很有些不妙。視頻都已經上傳出去,這已經算是結了仇,不消指望對方手下留情了。
  陸景護著衛婉儀稍稍后退幾步,他不會讓妻子受到任何傷害。按了手機上的求救鍵。他現在出門,怎么可能沒有帶保鏢在身邊呢。
  “方哥,干他丫的。我們沖出去。”一名短發留學生熱血上涌的說道。
  安承憲自然不會像電影反派一樣,在關鍵時刻會留出充裕的時間讓主角們商量好對策,順便煽下情。手一指,道:“只要不打死就行。”
  混混們嗷嗷叫的沖了過來,情況緊急。就在這時,網吧的門又被拉開。恰好趕到的燕河、white等人一看到場面一片混亂,這還有什么說的。立即投入斗毆中。對草根出身的電子競技選手而言,當年在網吧中斗毆是家常便飯。
  陸景的保鏢十三帶著四名保鏢跟在燕河等人的身后沖進來。然后,勢如猛虎入羊群。三下五除二的將韓國人都打倒在地,包括沒有動手的安承憲、玄在石、ipx等人。
  五分鐘,清場完畢。地上躺了一地哎喲叫喚的混混和電子競技選手。陸景微笑著對十三點點頭,然后握著一直很鎮定的衛婉儀的手,“婉儀,我們走吧。”
  又環視了一圈,大家伙正意氣風發,問道:“都沒事吧?我們走。”
  燕河的眼睛都給打腫了,暢快的道:“陸少,沒事。”
  陸景笑了笑,做了個手勢,帶著中國隊一幫人離開。
  至于,善后,這不是他要考慮的問題。而是安承憲要好好考慮的事情:怎么消弭他的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