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1723 諷刺和漢城

漢城市西區的天河電競館是韓國僅次于2002年韓日世界杯比賽場地首爾世界杯體育場的電子競技場館。2006年6月底的中韓星際爭霸對抗賽就在這里舉行。
  陸景、衛婉儀、柳凝一行人坐上奔馳商務車從漢城麗都酒店抵達天河電子競技體育館所在的街道已經是半個小時后。
  車內,柳凝給方鋒的女朋友宋語打了個電話,電話那頭傳來一個很悅耳的女孩子的聲音,帶著黃海的儂軟口音,“柳姐,你們到了嗎?我們在劍靈網吧。順著天河電競館的正門走500米就可以看到。方鋒已經贏了棒子hite-entus的olil,正準備和ip打一局。”
  “哦…”車內響起一陣倒吸涼氣的聲音,又有著難以抑制的興奮。
  “好,宋語你們等著,我們兩分鐘內趕到。”柳凝掛了電話,連忙催著司機開車,“師傅麻煩你快點,直行就好。”
  對車內的氣氛,陸景有些迷茫,問身邊驚訝之后正沉吟著的嬌妻,“婉儀,這個人很厲害?”
  陸景很喜歡玩星際爭霸,對這個游戲id卻不熟悉。畢竟是韓國的電競明星。大型的國際比賽一般就看看g。
  衛婉儀回過神,道:“不只是厲害,是非常厲害。這次中韓對抗賽韓國隊的主將就是他。他是今年msl的冠軍,是當前韓國星際的第一人。”
  電子競技比賽,選手有狀態的起伏,巔峰狀態一般都是一段時間。ip在2005年就打出名堂了。今年的狀態如日中天。white就是敗在他手上。
  陸景輕輕的點了點頭。
  …
  劍靈網吧門口的標牌是戰火燃燒的款式,很獨特。
  陸景、衛婉儀、柳凝一行幾人進入網吧時,整個網吧已經分為兩大陣營聚集起來,以網吧正中的一排相對著的電腦為界限。
  電子競技在韓國被稱為國技。特別是星際爭霸這款游戲,迄今為止,世界第一的選手始終是韓國人。星際爭霸選手在韓國國內享受著明星待遇。
  與聲名赫赫,人多勢眾的ip一方相比,方鋒的身邊只有稀落落的幾名支持者。除了他的女朋友。就都是來漢城的中國留學生。
  見到柳凝一彪人進來,一名嬌小的美女立即興奮的揮手,她是方鋒的女朋友宋語,“柳姐。這邊。啊…,衛姐,你也來了,陸少…,你好。”
  方鋒是京城王者俱樂部的隊員。她多少知道一點陸景的事情,據說gl的老總馮泰、goc聯賽組委會主席蔣浦澤在陸景面前都是小弟模樣。
  這兩位可是中國電子競技圈內的泰斗級人物。即便方鋒打游戲很出色,可是在他們面前都是小字輩。
  陸景、衛婉儀到場,韓國人的一方也引起一陣騷動。中國隊的美女領隊誰不認識?
  方鋒也摘下耳機站起來和陸景、衛婉儀打招呼,“陸少,衛姐。”方鋒身邊一名高挑的紅發女子很文靜的打了個招呼。她是方鋒另外一位女朋友:佟柳。
  作為電競明星選手,方鋒有兩位女朋友的事情,柳凝等人都是知道,甚至,陸景都耳聞。私下里。柳凝等人還會開玩笑,說方鋒艷福不淺。就打趣hite和張黛兒一樣。
  陸景很溫和的對方鋒、宋語、佟柳點點頭。將主導權讓給婉儀。
  眾人寒暄之后,衛婉儀問道:“方鋒,怎么回事?”
  電子競技選手間的對戰和武俠小說里的江湖高手挑戰是一樣的,關系到聲名、聲望,特別是像方鋒、ip這種天王級的明星選手。更是慎重。
  在網上批個小馬甲對戰誰都不會管。沒人會承認。在線下當面對戰可算是“江湖大事”。因為,簡單的來說,就是直接決勝出:誰比誰更厲害。
  宋語快言快語的道:“衛姐,我們三個在天河電競館這邊合影留戀,給幾個韓國棒子諷刺說‘你們中國隊輸了。水平很菜,照相合影是留戀失敗的恥辱嗎?’
  我氣不過,和他們到這家網吧里單挑星際。誰知道打了小的,來了大的。最后就一直變成方鋒幫我打比賽了,他們也叫來電競明星選手ip。”
  柳凝等人向對面的韓國人看過去,除了一幫相同的棒子臉之外,還有幾個熟人。
  hite-entus俱樂部的明星選手基本都到了,再加上俱樂部的前輩人物,經理什么的。十幾個人滿滿當當。還有幾個媒體同行。
  這次中韓星際爭霸對抗賽是五人決勝,但是作為牽動韓國星際爭霸界的大事,基本上沒有行程安排的電競明星選手都到了漢城。
  佟柳輕聲補充道:“小語和他們的賭注是輸了的人到天河競技館外裸奔。”
  “……”
  一幫人對傻了眼,看向宋語,這個嬌滴滴的小號mm嫵媚的有點像范冰冰,怎么這么彪悍啊?陸景聽到這個賭注,頓時也看向宋語。這賭注未免太……。很容易讓他想起大學時聽余志成他們說的,一些好玩的事情。
  比如打賭輸了的人到公共廁所吃三天的早飯,或者在籃球比賽人多的時候對著石柱上的小廣告大喊,“我的病終于有治了。”
  很有青春的活力。很猥瑣,又很大膽。令人啼笑皆非。
  這時,對面的一名梳著偏分頭,看起來英俊的青年用韓語道:“你們的人也到了,好了沒有,是不是開始?你們的拖延戰術是沒有用的。哈哈,如果你肯到我的別墅里裸奔一圈,就不用讓你男朋友裸奔了。”
  一頭火紅色頭發,身材高挑偏偏氣質文靜的佟柳將對方的話翻譯過來。大家都有些氣憤,怒目看過去。對面的韓國人毫不示弱的看過來,氣憤有些緊張。
  柳凝看了看宋語,道:“方鋒,要慎重。你有沒有把握,這關系到宋語的名聲…”
  試想一位明星在電競館外裸-奔,對其會有什么影響?再試想,一位美女裸-奔,又是何等的后果?這賭注啊
  宋語笑兮兮的道:“柳姐。放心呢,我一盤都沒輸。”手指了指電腦座位對面三個臉色不好的小年輕,還有那位梳著偏分的青年,“他們四個才是要裸奔的。”
  柳凝放下心。
  方鋒看著對面坐下來的ip。韓國當前星際爭霸的第一人,眼中燃燒起戰火,“小柳,給他們說開始吧。”帶上耳機,坐到電腦前。
  …
  “滴-滴-”
  方鋒電腦畫面上54321的讀秒聲無聲的響著。都是電子競技圈內的人。氣氛頓時狂熱起來。游戲即戰爭。戰爭讓男人熱血沸騰,讓女人青睞英雄。
  方鋒作為國內天王級的選手,和當前韓國星際爭霸的第一人決戰,不僅是賭注,也關乎國家榮譽。
  到底會是誰勝誰負呢?從實力對比上看,ip的贏面大多了。韓國的星際水平比國內高得多。而且中國隊的主將hite就在幾天前輸給了ip。
  開局之后,鍵盤敲擊聲立即很有節奏的響起。雙方不時的有幾聲低呼。都是聚精會神的盯著電腦屏幕看。圍得水泄不通。
  衛婉儀對星際爭霸還是一知半解,她是整個電子競技行業的負責人,不是一款游戲的負責人。沒有解說員配合,基本看不懂。和陸景站在圈子外面。
  沉吟了一會。衛婉儀偏頭對陸景小聲道:“陸景,看樣子對面那個青年就是ip和方鋒對戰的緣由。”
  像ip和方鋒這樣的頂尖高手,怎么會輕易的發生碰撞?必定是有原因。方鋒是為女朋友宋語出頭,ip呢?
  陸景會意的笑了笑,說,“我出去打個電話。”走到網吧外,就蹲在馬路邊上給鄭孟日撥了一個電話。
  吃喝玩樂的事情,鄭氏兄弟中的鄭孟日最在行了。想必,他會認識這個青年是誰。有時候,圈子其實很小。
  …
  十五分鐘后。陸景從網吧外進來,正好網吧內一陣驚嘆。按照中韓對抗賽的比賽規則,三局兩勝制。現在比分1:1,第三局正好開始。地圖:lost-temple(遺失的神廟)。
  這是一張小地圖。也就是說,勝負將在二十分鐘之內揭開謎底。柳凝小聲的給衛婉儀解說著,衛婉儀微微點頭。陸景走過來,輕聲道:“婉儀,查明白了,hite-entus的大贊助商。韓國第三大財團安家的嫡孫安承憲。”
  柳凝聽的腦子有點懵,有點不真實的感覺。怎么陸少張口就是財團,這是什么情況。
  衛婉儀“哦”了一聲,笑著點點頭。陸景還真問出來了啊。電子競技的比賽和財閥什么的沒牽扯。她只是有點奇怪。現在陸景給她解惑了。
  就在這時,突然耳邊有人欣喜的道:“贏了,贏了,哈哈。”興奮之情溢于言表。
  陸景,衛婉儀、柳凝三人連忙看向電腦屏幕。這場比賽不設裁判,只有兩名選手的電腦屏幕可以看。而眾人都自覺的離選手有點距離,避免影響選手發揮。
  宋語在一旁喜上眉俏,說道:“小柳,這一波壓過去,ip就要打gg了,他的部隊和人口都損失完了。方鋒還是挺厲害的哦。”
  佟柳文靜的笑了笑。white是中國隊的主將不錯,但是方鋒實際上的水平已經超越了hite。只是因為俱樂部的前后輩關系,他無法去爭這個主將位置。
  畢竟,說會說自己一定比誰強。電子競技比賽,有時候也要看運氣。否則,這次中韓對抗賽,鹿死誰手,猶未可知。她對現在的結果一點都不意外。
  陸景算是聽明白了,只差最后一擊了。
  “哎一古…”
  “艾西…”
  對面電腦邊的韓國人一方都是一臉的哀愁和難以置信。當今韓國第一人竟然給中國隊的選手擊敗,這讓大韓民國的國民們情何以堪。
  “咚咚…”鍵盤還在響著。ip還在奮力抵抗,額頭上漸漸的冒著汗。
  他知道如果輸掉這場比賽意味著什么。
  首先,職業選手的榮譽感、驕傲讓他不能接受敗在一個手下敗將的事實。就在幾天前,韓國的全明星整容出戰,拿下了正在崛起的中國星際。
  再一個,安少是俱樂部的大贊助商。安少肯定要他好看。安少是個狂熱的星際愛好者。他剛才輸給對面那個小號mm一把,輸了,可是裸奔的。
  除非自己能拿下那個小號mm的男朋友,這樣雙方就可以協商解決。
  在韓國,最不缺的就是電競天才。他要是讓安少丟了這個面子,日后前程堪憂。能打比賽的時候自然沒什么,不能打之后,他下半輩子怎么過?
  韓國第三大財閥的孫輩繼承人安承憲今年19歲,眼睛有些長,容貌英俊。看著ip額頭的汗珠,心里憤憤的罵了一句,“廢物,簡直是丟盡我們大韓民國的臉。”叫來一名跟班,低聲吩咐了幾句。
  半分鐘后,就在ip的老家被點爆,只剩下分基地還在苦苦支撐的時,“啪”的一聲,整個網吧突然停電。網吧中一片黑暗。
  “怎么回事?”
  “搞什么鬼,在這個時候停電。”
  “老板,你著什么破網吧。”
  大量的中文和韓語不斷的蹦出來。韓國人一方不少人心里悄悄的松口氣,總算沒有太難看。ip和方鋒是平局嘛。ip在額頭上抹著汗。方鋒一臉的愕然。宋語、佟柳、柳凝等人都是憤憤不平,可惜。臉色有些難看。
  兩三分鐘后,“啪”的一聲響,網吧的電源又恢復過來。網吧的老板是一名胖乎乎的中年人,過來連聲說對不起,解釋道:“可能是線路老化的原因,耽擱了諸位的正事,很抱歉。”
  韓國一方的人都看向安承憲。安少才是話事人。安承憲故作不耐煩的擺擺手,道:“你先下去吧。我們要處理正事。”
  將網吧老板打發走,安承憲看向佟柳,眼睛瞇起來,道:“佟小姐,現在來電了。剛才那一局算平局,我們是繼續打比賽,還是和宋小姐談談。”
  佟柳將安承憲的話翻譯過來,大家都聽得明白是怎么回事,頓時群情洶涌,都罵起來。原來剛才停電是這孫子搗鬼。
  宋語罵道:“無恥。小柳,你和他說,這怎么能算是平局,方鋒明明都已經贏了。氣死我了。讓他裸-奔去。挑釁在先,輸了不認賬。無恥至極。”
  佟柳點頭,用韓語凜然的道,“安先生,這一局是ip這位選手輸掉了。根本就不是平局。所以,沒什么好談的,請你們履行諾言。否則,剛才的視頻就會傳出去。”
  佟柳晃了晃手中的s7手機。智能手機拍照,攝像很方便。
  安承憲微微沉下臉。他不想去裸-奔。(未完待續。)(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