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722 叫過來訓斥

十分鐘后,走出楊顯辦公室的宋選鋒和蕭子明對視一眼,都是苦笑一聲。
  剛才,他們不得不在楊顯面前明確表態:放棄對s7手機模組的訴求,并負責說服其他的國產手機廠商耐心等待明年年中安卓智能手機操作系統面世。
  與等在休息室中的助理匯合后,在電梯間等電梯時,宋選鋒沉吟著問道:“蕭總,你覺得楊總說得是真的還是假的?安卓公司真的能拿出智能手機操作系統?
  聯信的技術部門向我匯報過,s7的軟件技術至少領先我們兩三代的水平。美國人的公司能在短短兩三年時間內研制得出來?以景華的實力,都暗中研制了近五年的時間。”
  景華一直都是在做手機產業,技術研發能力是全球頂尖水平。在全球各國中申請的專利就多達兩三千項。實力雄厚。
  這樣的世界一流的電子企業都要研發5年,名不見經傳的的安卓公司能行?別是美國的資本吹出來的泡沫吧?美國人最擅長講資本的故事。
  據說互聯網巨頭谷歌公司有意以18億美元的價格收購安卓公司10%的股份。
  到宋選鋒、蕭子明這個層級自然不會盲目的去崇拜美國公司的實力。美國人的技術是全球最牛,但并不是在一個領域都是全球最牛。
  細化到智能手機操作領域,蕭子明也不太確定,猶豫著道:“宋總,這不好判斷啊。”又苦笑道:“不過。我們倆除了相信也沒有別的辦法了吧?”
  宋選鋒愁眉苦臉的嘆口氣。也是,楊顯即將隨領導出訪歐洲。他們倆哪里還敢逼迫景華啊?除非是不想要屁-股底下的位置了。
  “咚”
  整潔明亮的電梯間響起一聲清脆的響聲。電梯到了10樓。研發大廈擁有六部電梯,就在宋選鋒和蕭子明說話的時候。電梯很快就到達。電梯門緩緩的打開。里面有四名乘客。
  宋選鋒和蕭子明兩人看了一眼,頓時郁悶不已,進去也不是,不進也不是。
  里面的四人是宋雨綺、聶問白、墨知秋、祈運。
  祈運是新信手機的副總,見個面無所謂。至于秀美婉約的宋助理,尊敬就行。她并不是一個性格強勢的女人。
  但是,碰到聶問白和墨知秋就這對母女花就尷尬了。前些天蕭子明還打著雙-飛聶問白和墨知秋的注意的。
  宋雨綺在,聶問白和墨知秋會不知道他們倆今天是來挨訓的嗎?
  宋雨綺穿著休閑的白色短袖襯衫,貼身的西褲帶著通勤風格。很好的修飾著她的長腿。修長渾圓。她今年33歲。很出挑的成熟美人。微笑著,語氣婉婉的說道:“宋總、蕭總今天和楊總談的還可以嗎?一起下去吧!”
  宋選鋒和蕭子明頓時都有點牙疼,但是不敢拒絕宋雨綺的邀請。開玩笑,他們倆還真不敢相信不和景華坐一條船的后果。
  剛才,楊顯很直白的警告,再鬧的手機廠商,等明年的智能手機模組供貨之后一縷價格上浮兩成。
  宋選鋒和蕭子明各自招呼了自己的助理走到電梯中。
  蕭子明眼神從嫵媚明麗的墨知秋身上滑了一下,明顯有個停滯,今天略作打扮的墨知秋比那天在餐廳中碰到的時候更加誘-人。粉白色的背心裙。粉臂**,身材玲瓏。
  酥胸和小屁-股還帶著處-女的青澀。只是,他連忙挪開眼神。這個漂亮到極致的18歲少女不是他能染指的。因為宋雨綺在送聶問白下樓。
  很明顯,宋雨綺是不可能送祈運下樓的。能起身相送就已經是給祈運面子。送到辦公室門口那絕無可能。更別說送下樓。只能是送聶問白。
  聶問白這些年不知道經歷了多少事情,再見到狼狽的蕭子明和宋選鋒只是笑了笑。笑容璀璨,風韻迷人。成熟的大美人。她早就修煉“得道”。
  墨知秋可就沒有母親那么好的脾氣。她才18歲呢,沒好氣的對蕭子明翻個眼皮。一雙漂亮的桃花眼中盡是不滿,鄙夷的道:“蕭大叔。你還看我?難道你還想打我的主意呀?我宋阿姨在呢!”
  宋雨綺的眼神變得銳利起來,看著蕭子明。
  一股壓力沛然而生。蕭子明頓時有點坐蠟了,連忙訕訕笑道:“宋助理,誤會。誤會。知秋越大越漂亮了,我在想送一件什么禮物給她作為十八歲的禮物。”
  宋雨綺不為己甚,眼神緩了換,輕輕的點頭,道:“蕭總,聶姐是我的好朋友。有些事情希望你注意下。”
  墨知秋要是給人欺負了,她肯定會出頭。只是,給男人看幾眼,她也不會太強勢。
  墨知秋嘀咕道:“我18歲生日早過了。”
  聶問白嘴角微微輕揚,漂亮的眼眸嫵媚流離,笑著道:“好了,知秋,等著收你蕭叔叔的禮物。”
  墨知秋咯咯嬌笑,“哦,謝謝蕭叔叔。你的禮物一定會讓我滿意的對吧?”
  心里很有些鄙視他。又暗爽不已。狐假虎威的感覺真是不錯。
  “老媽這一次可真沒看走眼。陸景很優秀,足以為老媽遮風擋雨。董阿姨也是哦。”墨知秋心里嘻嘻一笑。眼珠子滴溜溜的轉著。不知道在想什么。
  “會,會。”電梯到1樓。蕭子明抹了一把汗,松口氣,道別之后,帶著助理和宋選鋒快步離開研發大廈。
  看著兩人幾乎是落荒而逃的背影,祈運嘴角浮起一抹微笑。陪著宋雨綺一起送聶文白、墨知秋。
  楊顯在研發大廈10樓辦公都可以把蕭子明、宋選鋒叫過來訓斥一頓。在頂層12樓辦公的宋雨綺要是想懲戒蕭子明、宋選鋒,等待他們的只怕是雷霆之怒了。
  心中同時又有些慶幸。幸好,新信是在景華同一戰壕中。這是岳父這輩子最得意的投資。
  …
  韓國。漢城。
  中國星際爭霸戰隊的駐地在漢城麗都酒店。陸景這幾天到漢城之后,去見了在漢城懷孕安胎的李慕清一面。一直在陪著嬌妻衛婉儀。清兒懷孕,讓他心中對婉儀有一份愧疚。
  30日下午時分。陽光灑落在漢城。麗都酒店的總統套房中,陸景獨自一人品著藥酒。他前段時間在京城的時候去解放軍總醫院做過檢查:他的精-子活躍程度還不夠,還需要積極治療。
  他沒有吃醫院開的藥物。日常除了練習羅道長傳授的養生樁之外,便是喝羅道長給的藥酒配方。以他今時今日的權勢、能量,收羅藥方中的罕見的、珍貴的藥材并不費勁。宋雨綺早給他收羅好藥物,配好藥酒。
  陸景的思緒在飄飛,京城的事情了結之后,他的目光依舊投放在全球。首要目標是將景華提升為世界一流的財團。
  而在東方,和華在漢城已經擁有很大的影響力。去年2005年1月份。韓國首都漢城的市長李命博試圖將漢城更名為首爾,去漢化,這件事就被阻止。
  在另外一個時空中,漢城被改名為首爾。這是漢文化圈中一個去漢化的標志,是離心的力量。
  陸景和鄭夢先共同控制著韓國第二代財團現代財團,當然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出現。
  這件事是和華財團在漢城影響力的標志。
  陸景此刻在看漢城的西方。那里是東京。和華財團還沒有“征服”的地方。
  根據和華情報部門的情報,亞太財團有可能在今年8月份利用歐盟制裁中國光伏企業之機發難。可以預見,未來和日系財團還有得交手的時候。
  “吱…”一聲輕響,穿著短袖格子襯衣的衛婉儀推開門進來。秀發披肩,嬌俏而不失端莊,干部的氣質很明顯。神色略微有些疲倦。
  “陸景…”
  “婉儀,怎么樣了?”陸景走到衛婉儀身邊。輕輕的擁著她,溫聲問道。
  25日下午,中韓星際爭霸對抗賽結束之后。他一直陪著婉儀在漢城散心。今天是全隊在漢城的最后一天,晚上的飛機回國。中午剛吃過溫馨的午餐回到酒店后。婉儀就給下屬叫走。
  中國隊的明星選手white,昵稱小白。真名許魁,中國星際爭霸界的天王級選手,準備退役。整個戰隊都在勸說正在當打之年的他改變決定。
  婉儀作為中國隊的領隊,電子競技的官方負責人,很關心這個消息。
  衛婉儀輕輕的搖搖頭,“我說服不了小白。他說打比賽太辛苦,打算退役之后和金牌解說張黛兒結婚。”
  陸景就笑了,輕撫著嬌妻的粉背,“真實原因呢?”
  衛婉儀道:“我聽燕河說,可能是敗給韓國隊心里難受,想把機會讓給年輕人。小白今年以來的競技狀態并不算好。”
  陸景沉默了一會,“尊重選手的意愿吧。我們要做的是構建更加完美的電子競技體系,讓更多的天才選手涌現出來。婉儀,不要沮喪,你一定可以打敗韓國隊的。”
  衛婉儀禁不住笑起來,嫻雅而俏麗,“陸景,你哄小女孩呢。什么語氣啊,還正義必定戰勝邪惡呢。”說著,輕輕的在陸景嘴唇上吻了一口,嫻靜的道:“陸景,謝謝。”
  這幾天有陸景陪著她,她才能從失利的陰影中走出來。為了這次中韓星級爭霸對抗賽,她付出了很多心血。但是結果卻不盡人意。品味失敗的感覺真不好。幸好,有陸景陪著她。
  陸景知道婉儀謝他什么,在她雪膩如玉的耳邊呵了一口氣,“婉儀,我是你老公啊。”
  衛婉儀善睞的明眸嗔了陸景一眼,秀美嬌俏。陸景這聲“老公”的自稱讓她感嘆:
  一晃眼,她和陸景結婚有5年了。都是老夫老妻。期間經歷了很多事情。她和陸景的感情也從最初的冷淡進步到了水乳-交融的地步。
  陸景和衛婉儀膩在一起說著話,下午三點多時,衛婉儀呀了一聲,道:“我還沒給婉瑩她們買禮物呢,陸景,你陪我去挑選下。”
  “行。”
  陸景和衛婉儀剛從總統套房下來到一樓的大廳,正好碰到中國隊的一隊人急匆匆的從電梯中走出來。為首的是《電競周刊》的金牌記者柳凝。
  這次中國隊的隊員分為三個部分:第一部分是隊員,候補隊員,教練員。
  第二,跟蹤報道的媒體記者,有七八家電子競技媒體。其中以cgl游戲集團的《電競周刊》為首。這是目前國內第一大電競媒體。
  黃海、京城的地方電視臺目前以錄播的方式向國內星際爭霸這款游戲的愛好者們播報這次對抗賽。制作錄像和解說,都是由cgl游戲集團來完成。
  第三,以衛婉儀為首的后勤人員。她是領隊,電子競技小組有兩名下屬來韓國出差。另外有cgl游戲集團、goc聯賽組委會、王者俱樂部的人員隨行。
  負責食宿安排,負責賽程、比賽地點的接洽。出行安排等等事務。讓選手們安心比賽。
  “啊…,衛姐,陸少…”
  柳凝是個很漂亮的女生,穿著干練的短袖t恤,上面印著星際爭霸蟲族女皇的圖象,很拉風。牛仔褲貼著她漂亮的雙腿,展示著青春的活力、女性魅力。
  衛婉儀在整個中國隊中不是年紀最大的,但是她是毫無爭議的“一姐”。
  因為,她是體育總局中負責電子競技工作的最高級別官員。
  至于,陸景的身份,是衛婉儀的丈夫,是承托紅花的綠葉。當然,王者俱樂部出來的星級爭霸隊員都知道他的能量、地位。
  衛婉儀詫異的看著柳凝一行六人,一邊一起往大廳門口走去,一邊詫異的問道:“柳凝,你們這是去哪里啊,看起來這么急。”
  柳凝道:“衛姐,方鋒和人在漢城市西區的天河電競館和人打起來了。我們過去助威。”
  衛婉儀微微蹙眉,迅速的作出決斷,說道:“那感覺讓隨隊的保鏢過去。”這次隨行的由雇傭gi公司的一個保安團隊,一共四人。負責安全工作。
  電子競技這個行業還處在一個法律保護的邊緣地帶。因為讓電子競技選手無法比賽的辦法很多。比如拉肚子,傷手等。而在法律上,這是不夠刑事責任的。成本很低,因而,各種招式很多。
  柳凝一聽,連忙笑著解釋道:“衛姐,我沒說清楚,是方鋒和遇到的韓國電子競技選手單挑星際。他們已經開始了,我們過去助威。”
  星際爭霸一盤游戲時間很短。因而,他們一行人急著過去。
  衛婉儀恍然,沉思了幾秒,對陸景道:“我們一起去看看。”如果小白退役,方鋒將是中國隊的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