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1721 我認識宋雨綺

江州對謝清歌而言是一個充滿了回憶和溫馨的城市。這是她的家鄉。
  28日晚上,謝清歌約了還在江州的墨靜雯在南陽街1804酒吧小酌。
  酒吧中,明亮的燈光如昔,裝修的布局和開業時一摸一樣。五六年都不曾改變。懷舊的情緒隨著舒緩的音樂飄散出來。
  墨靜雯輕撫著嫻雅的中分秀發,輕品著杯中的紅酒,打量著1804酒吧。
  1804酒吧因為其純正的酒水味道和溫馨的英式酒吧氛圍在南陽街別樹一幟。這里是陸景大學時經常來消遣時光的地方。承載了很多回憶。
  “靜雯,你們什么時候去漢城?”謝清歌和朋友見面,這時換了一套綠色的長裙,不復她日常名記的風范,明麗而清秀。
  “后天30號吧。陸景還在漢城陪婉儀姐呢。電子競技的比賽我們輸給韓國了,以一分之差惜敗。”
  謝清歌微笑著點點頭。對24日、25日進行的中韓星際爭霸對抗賽有所了解。她的同事中不乏星際爭霸這款游戲的愛好者。“靜雯,這次謝謝你了。”
  她已經25歲,還沒有談男朋友,媽媽有些著急。
  這一次回江州做S7全球開發者大會的報道,是因為她想見陸景。她并不想讓爸媽知道她的意圖。而和墨靜雯在記者問答環節一問一答很好的能幫她圓謊。
  墨靜雯清雅的笑笑,“謝姐,不客氣啊。”她和謝清歌相識于陸景對非洲第二大鉆石國安利比里昂的1000萬捐款。
  謝清歌盈盈一笑。和墨靜雯隨意的聊著。就在這時,墨靜雯的手機響起來。墨靜雯看看號碼,笑容微微收斂。接了電話,“墨知秋,什么事?”
  她和墨知秋的關系很差。
  電話里,墨知秋郁悶的翻個白眼,道:“墨靜雯,我本來是想聽我媽的話和你和解來著,你這個態度很成問題啊,斗嘴的手下敗將。”
  墨靜雯微怔了幾秒,懶得和墨知秋斗嘴。嗒的一聲掛了電話。
  正在景華公寓16號別墅書房中打電話的墨知秋托著香腮看著窗外的明月笑起來,自語道:“喲,長進了呢。”
  1804酒吧中,謝清歌笑了笑,輕抿著杯中醇厚的92年拉圖莊產出的紅酒。每個人都有煩心事啊。墨靜雯也有。問道:“
  靜雯,我聽說國產手機廠商準備在7月份逼宮,讓景華提供S7的手機模組,景華打算怎么應對呢?”
  她父親謝澤華是楚北省的常務副省長,對江州發生的事情自然很清楚。數字技術協會中。本來就有楚北省的一個代表席位。
  墨靜雯道:“謝姐,應對辦法很簡單啊。那幫人敬酒不吃吃罰酒,那么,就把鬧事的人叫過來訓一頓。讓他們老實點。”
  墨靜雯這番話說很是霸氣。說的謝清歌一愣一愣的:哥的處事風格一貫不是這樣的啊。
  突然的,想起景華現在是全球第一大手機廠商,頓時又有點釋然。這才是第一廠商應有的風范。
  墨靜雯和謝清歌一直聊到晚上九點多才離開1804酒吧。墨靜雯住在新豐公寓。謝清歌住在江州師范大學內。兩人一起從南陽街往師南路走去。在新豐公寓門口道別。
  星光從樹蔭下散落。墨靜雯邁著輕盈的步伐。想著陸景身邊各自紅顏的關系。她是陸景的大秘書。這些關系會逐步的展示在她面前。她要怎么自處呢?
  這時,手機響起來。墨靜雯看看手機。接了電話,是京城四大名媛白唯的電話。
  寒暄幾句后。白唯笑著道:“墨助理,我那位表侄女想要進景華手機實習一個暑假,我想拜托你安排下,麻煩不?”
  “白姐,是叫江嫵的小姑娘吧。我聽科訊的廖總說過,很有潛力啊。”墨靜雯笑著道,“我回頭和許總打個招呼。”
  …
  …
  中國數字手機技術協會掌握著景華以及各國產手機廠商公開的數字手機技術的專利授權。
  其他想要進入手機產業的資本想要獲取到手機技術的專利使用權只需要在景華科技園注冊公司,再向數字手機技術協會申請即可。
  而數字手機技術協會會更根據該公司的經營范圍,發展方向來進行相關專利的授權。避免資本一窩蜂的涌入手機產業鏈中的某一個環節。
  比如:做手機電池的廠商就不會得到手機軟件技術專利,諸如中文輸入法等專利。
  做手機軟件外包業務的廠商,就得不到手機芯片相關出專利的授權。
  中國數字手機技術協會是一個行業技術協會的性質。一共有7個理事席位:
  信產部屬下的聯信、東興、聯訊三家大型手機廠商各占有一席,代表信產部對數字手機技術協會的話語權;
  江州市政府、楚北省政府個占一席,均有相關的信息產業主管部門派出副職擔任代表;
  景華、新信各占一席,代表著是景華在無償放開一批關鍵性的基礎專利之后的話語權。
  數字手機技術協會對手機專利的管控也是江州作為手機之城的基礎之一。信產部前后一共發放了17張手機牌照,締造了17家國產手機廠商。這17家手機廠商均在江州設有公司,或者干脆總部就設在江州。
  聯信、東興、聯訊牽頭準備在7月初的數字手機技術協會例會上對景華逼宮的消息,在江州某些圈子中不是新聞。
  因為,只有3席的聯信、東興、聯訊需要取得楚北省政府、江州市政府的支持。消息早就泄出來。
  江州的手機廠商都相信景華肯定知道這個消息,在對景華要怎么處理這件事都在拭目以待。7月初的例會肯定是一場激烈的交鋒。
  …
  …
  6月30日上午。聶問白接到從漢城返回到江州的宋雨綺的電話,和墨知秋坐車前往景華園的研發大廈。宋雨綺說給她介紹一個人負責別墅裝修。
  車子剛到研發大廈樓下停車場。卻是看到聯訊公司總經理蕭子明、聯信的總經理宋選鋒的座駕停在停車場中。
  “奇怪啊,他們來這里干什么?”聶問白微微沉思著。和墨知秋一起坐電梯到頂層。宋雨綺的辦公室在研發大廈頂層。
  墨知秋今天穿著粉白色的背心裙,粉臂**。曲線玲瓏,乳翹臀圓,嫵媚而明麗的少女。笑道:“媽,你管這兩個傻X來干什么啊。我們辦我們的事情。我們又不怕他們。”
  聶問白笑著點點頭。電梯到頂層。兩人在頂層的前臺處略等了一會,在前臺工作人員的帶領下前往宋雨綺的辦公室。
  宋雨綺穿著休閑的白色短袖襯衫,正在明亮的辦公室中和一名三十多歲的中年男子聊天。
  久居上位,秀美婉約的宋雨綺身上帶著干練的職場女性氣質。語調嬌柔,卻會讓人仔細的掂量她的話。
  見聶問白和墨知秋在前臺的帶領下進來,宋雨綺和中年男子說了一聲。笑盈盈的起身,迎著聶問白和墨知秋,招呼她們倆落座,“聶姐,你來了。哦,這是知秋吧,真是漂亮。”
  墨知秋乖巧的微微鞠躬喊道:“宋阿姨好。”
  宋雨綺秀美的輕笑,贊嘆不已,墨知秋完全的遺傳了聶問白的美貌。確實和董晚瑤說的一樣,很漂亮,介紹道:“
  聶姐,這位是新信手機的副總祈運。他在江州地頭熟悉。由他來協助你完成景秀園52號別墅的裝修。你有什么要求都可以直接告訴他。”
  她昨天就從漢城回國,中韓星際爭霸對抗賽,中國隊以一分之差輸掉了比賽。陸景還在陪著衛婉儀,安慰她。她則是安排好人扶持李慕清之后。從漢城返回江州。
  今天主要是介紹祈運和聶問白認識。裝修的事情請裝修公司是很不靠譜的。裝修界的行規,都是從材料上賺錢。以次充好。
  她直接將新信手機的副總祈運拉過來當跑腿的人。全權負責景秀園52號別墅的裝修。
  也就只有她有這樣的大手筆。讓一個資產幾十億的手機公司副總當跑腿。
  聶問白看向祈運,微笑著伸出手,“祈總,你好,麻煩你了。”
  祈運和聶問白的手一碰就收。開玩笑,景秀園是什么地方,都是景華的高層。他腦子抽風了才會想著占眼前這位成熟的絕色大美人的便宜。
  連忙笑著道:“不麻煩,不麻煩。聶女士有任何想法、需求都可以給我說。我保證在半年之內完成裝修,預計要年底之后才能入住。這樣有問題嗎?”。
  聶問白略微一沉吟,道:“可以。”
  祈運和聶問白交換了號碼。四人在沙發處隨意的聊著。話題圍繞著別墅裝修風格、材料選取地、代理商購買等展開。
  聶問白輕柔著額頭,問道:“雨綺,我剛才在樓下看到聯訊公司總經理蕭子明、聯信的總經理宋選鋒的車停著,他們倆來研發大廈這里做什么?不是來逼宮的吧,膽子也太大了。”
  祈運的耳朵豎起來了,他和岳父已經向墨助理反應過這件事的。
  宋雨綺嘴角浮起一抹笑意,淡然的說道:“那怎么可能,楊顯是把他們兩個叫過來訓一頓。”
  “…”聶問白、墨知秋、祈運三人給這個消息震驚住。
  景華有這么牛?
  一家民營企業的老總可以訓斥國企的boss?
  …
  …
  宋雨綺說得是真話。
  景華成為全球銷量第一的手機廠商,這并非一個空頭銜,隨之而來的收益讓那個景華理所當然的有資格訓斥同在手機行業內的聯訊、聯信。
  楊顯的辦公室也在研發大廈中。只是不在頂層。頂層是陸景、何夢瑤、陳笑、周復生、宋雨綺、墨靜雯、季婉彤、余樂等人的辦公室。
  上午10點40分左右,楊顯的辦公室中。
  楊顯慢條斯理的和蕭子明、宋選鋒喝著茶閑扯。茶是特級普洱茶,茶香四溢。
  楊顯不急,蕭子明和宋選鋒自然也不急,今天已經是6月30日,再過幾天就是數字技術協會的例會召開時間,屆時就圖窮匕見。
  當然,他們倆人也知道楊顯今天請他們過來的用意:要一個表態,就是不帶頭逼宮。但是,這一點,他們倆做不到。
  作為信產部下屬的三大國有企業,縱然知道部里的易部長和陸景關系極好,但是聯訊、東興、聯信都有自己的利益訴求,易部長也不能強壓下來。
  事實上,江州和楚北也是支持景華放開對S7的限制,提供手機模組給江州的各大手機廠商。獨樂樂不如眾樂樂嘛。僅僅是收景華一家企業的稅,哪有收17家企業的稅收益大?
  楊顯氣度沉穩,蓄著小胡子,看著眼前的兩位不哼不哈的老總,心里有些好笑。
  確實,他是將蕭子明和宋選鋒叫過來“訓斥”,但是他并沒有一上來就批評這兩位挑頭鬧事,情緒總是需要醞釀下的。
  談了一個多小時,閑話說的差不多,楊顯放下茶杯,笑道:“宋總,蕭總,我再重申一遍,景華的hx系統是閉環手機系統,我們只允許第三方開發APP,而不是將代碼開源。景華研發了多年的智能手機操作系統,總不能一朝就開發出來,對吧。”
  蕭子明插話道:“楊總,現在S7在國內的售價8000元,手機模組賣到5000,一樣能出貨,這部分超額利潤完全可以將你們景華的研發經費補回來。”
  楊顯瞥了蕭子明一眼,“我一家能賺的利潤,為什么要分給別人。”
  宋選鋒笑瞇瞇的道:“楊總,吃獨食總是不好的啊。你看,我們大家全有這樣的需求?”
  楊顯冷哼一聲,“宋總,你今天酒喝多了吧?”說著,走到辦公桌邊拿了一張邀請函過來丟在宋選鋒和蕭子明面前,“給你們的腦子降降溫。自己看。”
  宋選鋒和蕭子明拿起邀請函看了看,頓時臉色微變。
  說是邀請函,其實是一紙通知。7月中旬有一個中央級別的貿易團隨領導人出行歐洲,楊顯作為景華的代表收到了邀請。這意味著什么不問可知。
  楚北省和江州市肯定要縮卵了。楊顯都隨著領導出國,這份待遇足以說明一切,再從景華手里搶利潤,回頭楊顯在座談時歪歪嘴,問題就大了。
  “怎么樣,看好了吧?”楊顯冷笑一聲,“我不是在請求你們,而是在通知你們S7的系統不會開放,你們老老實實的等明年的安卓阿童木版本發布吧。”
  宋選鋒和蕭子明臉上青一塊,白一塊。
  想著剛才一個多小時的時間中和楊顯兜圈子,現在看來真是讓別人看笑話了。愚蠢之極。
  第1722章叫過來訓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