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719 戒掉談理想

聶問白失笑道:“我發神經才搬到江州來祝走,知秋,我們去二樓看看。”
  “還沒有裝修的別墅有什么好看的?你都不打算搬到江州來住,自己還親自看什么啊,找一家裝飾公司全場搞定不就得了。”墨知秋嘀咕著無奈的跟在母親身后爬樓梯。
  一邊上樓,一邊又八卦的問道:“媽,24號上午你們不是在白沙井聚會嗎?我24號晚上在徐華路麗都酒店14樓的咖啡廳里見墨靜雯和宋雨綺就相處的很好。”
  聶問白嘴角卻勾起一個嫵媚天成的笑意,扭頭看了女兒一眼,成熟美人的風情流溢,“你指望我和墨靜雯那些小女生有什么話好說?”
  其樂融融那種事只存在于中。24日上午那天大家聚在一起只是做個樣子給陸景看看而已。不想他操心。各自的關系有遠近區別。
  這無關矛盾、性格。這是由各自的生活經歷,人生閱歷,年齡所決定的。她和葉研的關系不錯。和黃紫琪、徐詠碧等人的關系就一般。
  墨知秋嘻嘻一笑,不知道董阿姨和誰的關系好呢。
  景秀園這里的別墅都是三層的獨立小別墅,沒有庭院隔離,開發式的,很有些歐美小鎮的風格。別墅前后綠樹環繞,綠化率很高。蜿蜒的馬路直通景秀園的門口。
  52號別墅二樓中有六個房間,四個客廳。處于毛坯狀態。聶問白帶著墨知秋在二樓中到處看,“知秋,你以后少和墨靜雯斗嘴了。”
  墨知秋挽著母親的手臂,打量了她一會,窈窕的倩影美麗絕倫,若三十歲許的麗人。笑嘻嘻的道:“怕什么,難道我老媽你在陸二少面前還比不上她得**啊。”
  聶問白輕笑著白墨知秋一眼,道:“還…真沒有啊。”她是陸景的**。而墨靜雯是陸景的女校書。
  墨知秋就笑,“哪怕什么啊。大不了我再去搶她的東西。”
  聶問白笑著捏捏墨知秋的臉蛋,墨知秋苦著臉,嘀咕道:“媽,你就喜歡這樣。我又不是十幾歲的小女孩了。”
  聶問白沒理會墨知秋的嘀咕,笑道:“十八歲的小女孩說這個,害不害臊?知秋,在美國不許早戀知道嗎?你媽就是例子。”語調有些憂傷。
  她想起了往昔的日子。
  墨知秋嬌俏的的翻個白眼,都十八歲了算哪門子早戀啊。國內都是進大學談戀愛的好吧,何況更加開放的國外?說道:“媽,我都十八歲了呢。美國這個年紀的學生…,反正,美國的教育你知道。”
  聶問白拿出當母親的架子:“我說不許就不許。”
  母女倆相依為命,情如姐妹,但該教育的還得教育。只是,墨知秋以前很叛逆,最近從美國讀完高中回來才聽話許多。
  “哦---,知道了。聶大美女。“墨知秋吐吐舌頭,拖長語調說道。在美國呆了三年才知道親情的寶貴,知道母親的不容易。
  一路說說笑笑。時間過的飛快。將一些細節都記錄下來。這些年的錦衣玉食,母女倆對裝修的眼光都很高明,很有想法。
  十二點過三分,陽光直射在圓形的陽臺上,室內的溫度漸漸上升,看完房子,聶問白拍拍手,嬌聲道:“ok,走了。知秋。帶你去吃飯。今天換個口味。“
  到別墅的車庫中坐進車中,聶問白開著炫酷的白色寶馬跑車出了景秀園。
  墨知秋坐在駕駛座上玩了會手機。她用sit和朋友們聊天。
  sit現在在美國、歐洲都設有服務器,全球互通。她用sit和散落在全球各地的高中同學聯系。很順手。
  放下手機。墨知秋忽然想起一件事來,問道:“媽,你裝修這棟別墅做什么用啊?”
  她和母親最近在江州住在陸景的別墅景華公寓中。
  聶問白笑笑,道:“以后你就知道了。”有些事情,她還不想告訴知秋。
  陸景和她都沒有采取防護措施。要一個感情的結晶是計劃之中的事情。就是不知道孩子在什么時候來臨。
  她雖然沒打算搬到江州來長住,但是懷孕的時候要來江州。交州那里畢竟是人多眼雜,認識她的人太多。
  “不說算了。”墨知秋“切”了一聲,笑嘻嘻的說起最近和董晚瑤住在一起的趣事。
  中午時分,聶問白開車帶著墨知秋到積西鎮的黃遠酒店用餐。這里的粵式菜肴比麗都酒店更為正宗。二樓的餐廳中環境舒適,窗明幾亮。
  中午時分用餐的賓客不少。門口的服務員說著“歡迎光臨”迎著將聶問白和墨知秋送到臨窗的雅座上。潔白的印花餐布點綴著雅座的格調。
  “先上一壺特級普洱。”聶問白翻翻菜單,很熟練的報著菜名:“白灼蝦、白切雞、香煎芙蓉蛋、木耳海參豬肚湯、炒節瓜。知秋,還要吃什么?”
  墨知秋搖搖頭,托著香腮道:“沒了。媽,就這樣吧。”和媽媽在一起吃飯很舒服。能被照顧的無微不至,都是她喜歡吃的菜。
  就在聶問白和墨知秋邊吃邊聊的時候,二樓的餐廳中走進來七八個人,簇擁著為首的兩人。聯訊公司總經理蕭子明、聯信的總經理宋選鋒。
  蕭子明是一名四十多歲的男子相貌干凈,看到聶問白,禁不住眼睛微微一亮,扭頭道:“宋總,我碰到一個熟人,過去打個招呼。”
  聶問白是被歲月格外眷顧的女人。言笑間,宛若三十歲許的麗人,風韻不減,璀璨迷人。成熟風情味道很足,透著歲月沉淀后誘-人的韻味。
  更何況,還有容貌肖似她的墨知秋在一旁,墨知秋美麗得連女人都會嫉妒。
  宋選鋒大腹便便,五十多歲,也注意到聶文白母女,笑著道:“蕭總。一起吧。正好認識下你的朋友。”
  蕭子明點點頭,讓身后的隨行人員先去找位置,和宋選鋒一起走到聶問白、墨知秋的雅座邊。笑吟吟的伸出手,“聶小姐。真是巧啊,沒想到在江州這兒碰到你。”
  對于突然闖過來的蕭子明兩人,聶問白怫然不悅,微微蹙眉,沒有理會蕭子明伸出來的手,拿著筷子微笑道:“蕭總來江州開會?”
  蕭子明不以為意,自然的縮回手,笑道:“聶小姐也知道江州的s7全球開發者大會?”
  “都鬧這么大聲勢我怎么可能不知道。蕭總。沒事的話,我要吃飯了。”
  蕭子明忙笑道:“行,行。”說著,介紹道:“這位是我的朋友,聯信的宋總。”
  聶問白看了宋選鋒一眼,淡淡的點點頭。
  宋選鋒對聶問白的傲氣有點不以為然,笑道:“聶女士,出門在外,還是要低調一點,與人為善的好。”
  蕭子明打著圓場。“聶小姐,我車后座帶了一瓶上好的紅顏容,口味上佳。一起喝一杯吧。”
  墨知秋嗤笑一聲,漂亮的桃花眼眨了眨,道:“看來宋總很自信啊。不知道聯信手機今年的銷售成績怎么樣呢?”
  “哦?聶女士的女兒在哪里高就?”宋選鋒似笑非笑的看著墨知秋。墨知秋和聶問白坐在一起一看就是母女。
  墨知秋道:“我在哈佛商學院讀書,看過你們的報道。聯信是信產部下的三大企業之一。要是成績不好,宋總的位置怕是不穩吧?”
  宋選鋒不介意在美女面前透露一點信息,微微抬起下巴,自信的道:“聯信下半年的業績會有一個爆發式增長。”
  拿下s7的手機模組后,聯信的業績可以有一個爆發式增長。
  蕭子明笑道:“知秋,你畢業之后要是回國工作的話。可以給叔叔打電話。保管給你安排一個好職位。”他和聶問白早認識,知道她女兒的名字。
  墨知秋翻翻白眼。“你追我媽還不夠,還想追我啊。大叔。你很老了啊。”
  這話也就墨知秋這樣的小魔女性格很說的出來。“噗嗤…”剛好來送菜得服務員一口氣沒憋住,直接笑噴了。
  給一個十八歲明艷照人的少女這么諷刺,叫破心思,蕭子明臉上紅一塊,白一塊,惱怒的瞪了服務員一眼,兇狠的道:“你笑什么?去叫你們經理來。”
  服務員連忙肅容,有點被嚇到,放下手里的白灼蝦,連忙離開。她才不會傻的去叫經理來。
  聶問白放下筷子,靠在椅子上,似笑非笑的道:“蕭總,你對小姑娘發什么脾氣?有什么氣沖我來就行。”
  蕭子明看了成熟而嫵媚的聶問白一眼,給臉不要臉,沉著臉道:“好,那你今天陪我和一杯紅酒算賠罪,這件事就這么算了。”
  聶問白輕撫著耳邊的青絲,要是在之前幾年她或許會害怕蕭子明的威脅,現在嘛…,“假如我不愿意喝酒呢?”
  蕭子明冷然的道:“聶問白,你現在是在江州,而不是在交州。”
  宋選鋒輕笑,開口道:“聶女士最好還是陪我們喝一杯為好。不然,發生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就不好了。”
  蕭子明在追求聶問白。聶問白只怕還是無主的名花。并不像什么有社會能量的女人。
  墨知秋一臉無語的看著這兩個精-蟲上腦的老男人。居然威脅她媽。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寫啊。她倒是一點都不擔心。江州可是陸景起家的地方。前兩天還有報道稱江州以景華為城市名片,以景華為榮呢。
  聶問白微微一笑,“是嗎?我認識宋雨綺啊。我聽說她在江州能量很大,蕭總,你能壓得住她嗎?”
  宋雨綺是誰,這在江州的上流社會圈子中是一個不需要問的問題。聯訊、聯信在江州設有分公司,蕭子明和宋選鋒都知道這位陸景在江州的代言人。
  聶問白的笑容在兩人眼中看起來有些諷刺。蕭子明看了看聶問白漂亮的容顏。都已經撕破臉,他不甘心就這么離開。他對聶問白很有點想法。
  “你們不信啊?”聶問白拿出手機撥了宋雨綺的號碼,宋雨綺現在在漢城,“雨綺,嗯,是我。我剛才去看了景秀園的房子,有點大啊,我一個人搞裝修不知道什么時候,想請你幫我推薦一家裝修公司,一條龍服務…”
  聶問白和宋雨綺熟絡的聊著,過了一會,衣袖給墨知秋扯了下,小聲道:“媽,別裝了,那兩個傻x走了。”
  在聶問白接通和宋雨綺的電話之后,蕭子明和宋選鋒就離開了。開玩笑,如果宋雨綺罩著聶問白,誰敢打她的注意?陸景的**誰不知道?
  真要為這點事得罪陸景,那太不值得。而在數字技術協會上施壓,上面有信產部、楚北省的人頂著。
  聶問白和宋雨綺聊了幾句,掛了電話,笑道:“裝什么啊,我和宋雨綺關系是不錯。”葉研和宋雨綺私交很好,她順帶著和宋雨綺關系也很好。
  墨知秋驚訝的張張嘴,泄氣的道:“媽,你都可以找人幫你裝修還讓我幫你參考,逗我玩呢。”
  聶問白咯咯嬌笑,“知秋,你越來越可愛了。那也得有我們自己的想法不是?”
  “去你的。”墨知秋對天空中翻翻白眼。她倒是明白她的小魔女性格是遺傳誰的。
  …
  …
  蕭子明和宋選鋒的隨從在正中間的一處大圓桌邊落座,兩人坐下來后,臉色不悅。
  可恨就可恨在:聶問白這個女人居然和宋雨綺關系良好,還一聲不吭。誰知道她和陸景有沒有關系。
  老大們臉色不悅,下面捧場的幾位經理自然沒有說笑的心思,酒桌上的氣氛有點壓抑。
  “瑪德,陸景雙-飛這對母女不得爽死。”蕭子明心里恨恨的想到。
  宋選鋒笑呵呵的和蕭子明碰了杯酒,他知道蕭子明心里在轉什么念頭。正常的男人看到那對母女花都會有那種想法。
  只是,他都五十多歲了,在女人上頭沒有四十多歲的蕭子明有心勁,勸道:“蕭總,過幾天,咱們就可以讓景華吃個憋,到時候再好好喝一杯。”
  蕭子明點點頭,心里稍爽了一點,說道:“宋總,景華的楊總說明年會出售智能手機模組,要用一個開源代碼的系統。這個消息你怎么看?”
  宋選鋒搖搖頭,喝著紅酒,“哄我們的緩兵之計而已。所以,我們一定要在7月初的會議上逼迫景華出售s7的手機模組。”www.booksrc.net開心閱讀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