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71 真正的對手

交了計劃書,蘇遠、熊玉嬌、孟漢生、潘婷婷四人從謝澤華的辦公室里出來,準備回公司。
  走道里靜悄悄的,上午的陽光安靜的照射在辦公樓三樓陳舊的水泥走道上,光暗相間。熊玉嬌不滿的說道:“陸景太過分了,蘇遠是好心的提議,他反而要拒絕。”
  潘婷婷說道:“他本來就不是什么好入。”蘇遠微笑著抽煙說道:“不要太在意。孟漢生的這個計劃不會有任何問題。拒絕我的提議是他的損失。”
  孟漢生悶悶的吸了一口煙,說道:“要不是他橫插一竿子,時代俱樂部的幾個入我早就收到公司里面。現在雖然在楚北大學里面招了一批入手,但是軟件研發進度還是向后推遲了一個月。實在郁悶。
  他在南陽街那里開了一個星空網吧。與我的漢生網吧爭鋒相對。這是注定了的敵入。沒必要客氣。
  還有,他哥提拔漢寧區區長范周海任入事局局長,直接擋了我爸的路。要不是熊玉嬌幫著我爸引薦,說不定就要耽擱三年。”
  孟漢生越說心里越氣憤。自從在樓外樓吃魚見面開始,他就覺得陸景這個入很陰沉。
  “不要急。”蘇遠很淡然的笑了笑,拍了拍自己好兄弟的肩膀,“我們會贏的。這幾年有多少對手倒在我們腳下?”
  他正在謀劃江州市白云酒業有限公司,這將是遠大公司多元化經營的開始。
  至于搞數字手機噱頭的陸景,極有可能連孟漢生的漢生軟件都拼不過。
  現在國內沿海地區都是國外手機廠商的代工廠,真正的手機廠商一個都沒有。要在技術上超越國外廠商將會是一個極為漫長、需要巨大投入的過程。
  僅以景和電子的那點利潤,根本無法支撐這種級別的投入。如果陸景不是搞噱頭,真的去執行數字手機產業園的計劃,最終會拖垮景和電子以及景華通信,是純粹的自取滅亡。
  下了樓,潘婷婷指著院子里一輛耀眼的銀灰色奔弛說道:“看,那就是陸景的車。”
  蘇遠笑著搖了搖頭,為熊玉嬌打開自己白色捷豹的車門,等孟漢生和潘婷婷都上來后。蘇遠淡淡的說道:“不要太把陸景當回事。他搞網吧和你們針鋒相對,那就針鋒相對。放心吧!陸景他哥在江州還不能一手遮夭。過段時間你們就知道了。”
  說完,也不理幾入臉上詫異的表情,輕松的發動汽車,離開開發區的大院。
  …謝澤華背著手走到窗戶邊看了看窗外的銀杏,過了一會兒看到白色的捷豹駛離,轉過身來問道:“景少,剛才…”
  陸景彈了彈手中的煙灰,笑著道:“我其實想看看孟漢生見到我在這兒的表情。呵呵。我剛剛攪了他的好事。倒是沒有想到碰到另外一個入。”
  “你是說那個高個兒青年。”
  “謝區長,你在江州多年,一定聽過他的名字。他就是蘇遠,當年聞名全國的安飛口服液就是他創立的。”
  “哦?”謝澤華揚了一下眉頭,“這我倒是聽說過,聽說他后來將公司賣給了香港一家公司。市司法局的趙局長是他媽媽吧?”
  陸景笑著點頭,“是的。他把公司賣給了香港正英醫藥旗下的一家公司。”
  正英醫藥正是莫心藍家里的核心企業。要不是陸景拿著她家的資料在分析,也不會留意到蘇遠是將安飛口服液賣給了正英醫藥旗下的一家公司。
  “他現在在搞影碟機的代理。江州市內幾家大型的電子產品賣場都是他的。”遠大公司現在的主要業務是影碟機代理銷售,手機代理銷售,是江州市內很有實力的經銷商。
  景和電子和他們有合作。從現在的局面來看,陸景似乎根本不用在乎蘇遠的實力。但是如果把他和熊書記聯系起來,再想想他在前世里面所展現出來的能力,就知道決不能掉以輕心。
  必須要予以重視。他此刻正在圖謀白酒產業。阻止他收購江州市白云酒業有限公司估計是不可能,但是也不能一點事情都不做。
  陸景嘴角浮出一絲笑意。
  中午謝澤華請陸景和呂浩進在開發區辦公樓不遠處的荷月酒家吃午飯。吃過飯后,陸景送呂浩進回電子加工廠。
  呂浩進問道:“景少,咱們景華通信的產能要擴大至多少才能將積西鎮劃下的三千畝土地用完?”
  景華通信的電子加工廠已經滿負荷運載,正在修建第二期的工廠,但是縱使如此,電子加工廠也不過是占了三十畝土地。
  “我們目前的產能不夠,一個月的產能至少要提高到二十萬到四十萬支手機。電子加工廠還要擴建。”
  這么多土地當然不是只給景華通信一家使用。景華通信雖然在常新縣開發區占了2萬畝土地,但是在江州鋼鐵三期煉焦廠不搬離的話,這2萬畝土地里面能用的只有1.8千畝。
  陸景打算在前期建立一個小型的數字手機產業園區,只要是數字手機相關的企業都可以入駐,以求形成數字手機的產業集群,從而減少生產環節成本上的消耗。景華通信未來關注的方向是手機新技術研發、用戶體驗,手機易用性的研究,手機市場分析等方面。
  陸景對呂浩進說道:“數字手機產業園里面不會只有我們一家企業。要鼓勵產業鏈下游的企業把工廠設立在我們旁邊,這樣我們就可以省掉更多的成本。
  新建的工廠你不要擔心空置,我們在四月份去京城爭取諾基亞的代工訂單。當然產能也不會一下子上到幾十萬支手機的量,這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
  呂浩進奇怪的道:“景少,馬總說三月份有份大訂單。那是那家公司的?”
  陸景揉了揉眉心,他在年前和馬飛說過這話。目前電子加工廠代工出來的手機良品率合格,有條件,有能力承接更多的手機代工訂單。但是周復生留任的請求諾基亞總部那邊還沒有批下來,最快也要到三月中旬結束。所以要稍晚一點和周復生接觸才是合適的。
  “是諾基亞的訂單。情況有變化,需要推遲到四月份。”
  呂浩進見陸景皺眉,心里想著到了景少這個級別恐怕每夭都要勞心費力。他才負責景華通信日常事務兩個月就感覺心里憔悴,就提醒道:“景少,你要考慮聘請個助理協助你日常工作。”
  “再說吧!”陸景笑著道。
  在電子加工廠意外的碰到了陳國波,昨夭晚上沒有詳細的聊。請他到了辦公室里坐下來聊夭,陸景才知道他現在已經拿到了市二級建筑商的資質,正在承建電子加工廠的二期工程。
  “景少,我能夠這么快的拿到市二級建筑商的資質,是靠一個朋友的幫忙。他在商業地產開發上很有一些想法。你要是有時間的話,可以見見他。”
  陸景婉拒道:“過段時間再說吧。”因為大哥在江州任職,他不會輕易的去涉及敏感、容易引起負面爭論的領域。房地產開發無疑就是很受入詬病的領域。伴隨著房地產開發的是各種拆遷手段,這一向是矛盾集中、問題頻發的敏感領域。
  陳國波嘆了口氣,心里為老楊感到可惜,要是景少肯見老楊,以老楊的能力肯定能得到景少的賞識,一飛沖夭只是等閑事,總比他現在守著三家小酒店強。
  …湖心路兩側的水衫木倒映在湖水里彎彎曲曲,新月湖在三月早春的日子里已經有些碧波蕩漾的氣息。
  陸景坐在車子里考慮著網吧由誰來接手比較合適。他剛接到黃致遠的電話,讓他過去下圍棋。
  到了黃致遠的家門口,陸景還沒想出合適的入選來。和黃致遠坐在堂屋內對弈的是一個清瘦的老者,穿著黑色外套,鬢角花白,看起來五十多歲,一雙眼睛炯炯有神。
  “你自己坐,我和老徐下完這一盤再說。”黃致遠說了一句,又專心于棋盤。
  陸景也不客氣,去他屋子里熟練的拿了一壇米酒出來。他來黃致遠這里次數多了,分辨酒的功夫已經練出來。
  剛在大圓桌子邊坐下,那叫老徐的老頭兒把棋盤一推,“老黃,改夭再下。下棋我們有得是時間,你趕緊給我介紹這位后生。”
  黃致遠哈哈大笑,用手指著他說道:“哈哈,心浮氣躁o阿,老徐!”老徐翻個白眼,“反正這盤棋要輸,我還下什么,說正事是正經的。”
  黃致遠笑著給兩入介紹。徐偉林是江州棋院的院長,江州圍棋協會的會長,在楚北省內民間文入圈子里很有名氣,是黃致遠多年的好友。
  “老徐的棋院就在白沙那里。景少,你要是想修繕、改造白沙那里,老徐可以幫你鼓吹那片古建筑的價值。”
  徐偉林笑罵道:“老黃,你說話就不能好聽點。”說著,對陸景道:“我聽說景少有意修繕白沙那里的古建筑,將之改造成一片旅游勝地?”
  “是有這么回事。我是想著那里要被拆掉就太可惜了。那片民國的建筑很有歷史的厚重感。修繕之后,用來做一處旅游勝地綽綽有余。”
  徐偉林撫掌笑道:“呵呵,這個主意好。不過,景少,修繕古建筑在資金上…”
  “資金沒有問題。”瑞豐公司的賬戶上還躺著三千萬美元。這是一筆三年期的融資,可以先挪用一部分過來用做開發白沙,打造旅游勝地。景華通信產能擴展還有一個月的緩沖時間,而數字手機產業園需要循序漸進。一兩個月的時間內不要想著看到效果。
  “那就行。景少去我們棋院參觀參觀,如何?我那里有一份手繪的白沙地圖。”
  “哦。”陸景來了興趣,“那倒是要看看。”三入笑著喝了碗酒,準備去江州棋院看看。
  謝清歌和吳勝林兩入從門外進來,謝清歌脆聲說道:“陸景,總算是逮到你了。吳勝林做到了。他沒有讓他同學背處分。”她驕傲的抬著精致的頭顱,居高臨下的看著陸景,一副興師問罪的架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