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718 什么感想

陸景一共有三支手機。其中兩部手機在他的助理手中,一部在自己手中。
  那兩部手機原來是宋雨綺保管,現在是由墨靜雯保管。此時墨靜雯并不在陸景身邊。
  陸景此次去漢城,先見**衛婉儀,后見鄭氏兄弟。因而,墨靜雯和季婉彤兩人可以在江州停留兩天稍后再到漢城。
  至于,陸景的另外一位助理余樂他已經請了婚假,準備和寇小蠻的婚禮。
  陸景此時是使用宋雨綺的手機登錄sit號下載風白露傳輸來的視頻。他的手機一直保持著和風白露的通話。
  “白露,這則視頻是哪里來的?bbc就算播節目應該也不會只有幾秒的視頻吧?”
  “英國那邊sit朋友圈中傳來的一個視頻啊。網上有評論說你這個回答很經典,比喻的很形象啊,12點01分,代喻景華此時在全球手機廠商中的地位很到位。
  還有的人批評你在回答問題時顧左言他,很沒有禮貌。不過,說這些話的人都是英國人。對中式語言風格理解的不深刻咯。”
  陸景禁不住笑起來,“我沒要求bbc的記者用中文采訪算是夠客氣的了。英國人憑什么說我不禮貌。我們要是在倫敦用中文采訪他們,他們會回答嗎?
  答案不問可知。可見英國式的虛偽是深入到大不列顛民族骨髓中。一貫的喜歡搞雙重標準。”
  “你啊…”風白露在電話里咯咯嬌笑。陸景在其他人面前話一向很少,但是在她面前不乏長篇大論的時候。顯然,他對英國人的印象很差。
  和風白露說笑了一會,了解到她在云春的生活、工作很順利,陸景掛了電話。他從風白露的話中聽出sit在海外的運營情況似乎相當不錯。
  宋雨綺一直依偎在陸景肩頭,婉約的笑著。敬佩的道:“陸景,你無論何時都可以成為焦點呢。”這是陸景的魅力。他的語言風格、溫潤的氣質讓他很出眾,給人印象深刻。
  陸景笑著摸了下宋雨綺的鵝蛋臉。白凈細膩,“雨綺。你還不如說我嘴功了得。”
  宋雨綺嫵媚的輕笑,依偎在陸景脖子處,說:“bbc的記者是不知道他們采訪的是景華的國王。否則,肯定要后悔死。”
  陸景微微一笑。輕輕的抱緊宋雨綺,給她溫暖。似乎,隨著他的地位越來越高,枕邊人們都開始有些崇拜他的跡象。
  …
  …
  從徐華路麗都酒店出來,施白和郁曉嵐準備前往楚北國際大酒店入住。施白一行在那里訂了酒店。
  郁曉嵐開著昆成汽車出品售價四十萬的昆拓k7從中盛路穿過。窗外浩渺的北湖風光在夜色中沉靜。時隔幾年。再回到江州,景物既熟悉又陌生。
  郁曉嵐心中飄蕩著淡淡的愁緒。一時間竟有些滄海桑田的感慨。當年父親在江州任職,她回江州,有家的感受。
  現在父親在川南省任職。母親也在渝都。哥哥郁揚和嫂子在渝都市定居。他經常在襄水、賓州、渝都三地來回跑。
  此時,她再回江州,有客居他鄉的感受。然而,她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段歲月都在這座城市中度過的。初中,高中。物是人非。
  一方面是江州日新月異的變化:江州日報上曾有評論說江州的人均收入水平,房價、環境、空氣質量等等宜居參數都是一流水準。二線城市中的第一位。
  另一方面是她的心境變化。那時候是無憂無慮的學生,小孩子。現在她需要為她的愛情,人生前途思考。
  施白坐在副駕駛座上,內地的左駕駛座位讓他不是很適應。香港是右駕駛位,看著車中的導航,問道:“曉嵐,是不是走錯了?我們從江州大道走不是更近嗎?”
  郁曉嵐嬌嗔的白施白一眼,“這么早回酒店干什么啊?陪你那幾位朋友吹牛聊天談理想啊。理想是用來談的嗎?施白,我帶你去一個地方走走。”
  施白訕訕的笑了笑,心里涌起些喜悅的感受。顯然,曉嵐對他剛才的表現很滿意。他有些頓悟的感覺。
  郁曉嵐開車帶施白到風景如畫,意趣活潑。設計多樣的櫻花園中。將車停在了櫻花園路邊,兩人下車步行。此時。明月當空。照射出兩人的影子。
  施白好奇的打量著櫻花園的風景,很美。
  郁曉嵐牽著施白的手。一起往櫻花園中的石頭前走去,道:“這就是櫻花園,如果你的公司要搬來江州,最好是在這里租一間辦公室。這里是軟件園。”
  景華科技園五期工程。第四期修建的櫻花園是軟件工程。基本都是軟件公司。
  第五期的清動園則是小企業居多。它是創業型公司的園區。與新月湖邊的江州大學等高校聯系緊密。
  “哦。”施白應了一聲,又贊嘆道:“曉嵐,這里的風景真美,真是難以想象。”
  郁曉嵐白施白一眼,“你才知道。所以不要怪別人嘲笑你們是港燦,說實話,很多地方你們沒去過,很多景色都沒看到過。喏,到了,帶你看一看這個著名的景點。”
  櫻花園入口紀念動工儀式的石碑處很是整潔,順著馬路到石碑前,施白失笑道:“曉嵐,你不會是在瑞豐旅游里聽到這個景點,所以帶我來的吧?你別忘了,我也是做導游的啊?”
  “切…”郁曉嵐對施白的話嗤之以鼻,帶他走到石碑背后,后面是一首詩。大體是紀念櫻花園建成的文字。施白莫名其妙的看著郁曉嵐。郁曉嵐努努嘴,“將每句詩的第一個字連起來讀。”
  施白半信半疑的看了郁曉嵐一眼,“藏頭詩啊…,咦,為邵秋蘭建櫻花園,這是什么意思?”
  郁曉嵐沒好氣的道:“字面意思。邵秋蘭是江州師大的老師,作家。瑞豐旅游的導游語隆重推薦的《江州記事》就是她寫的。”
  “才女啊…”施白感嘆了一句。隨即反應過來,為邵秋蘭建櫻花園,我靠。這是誰這么大手筆?
  施白看看一眼看不到邊際的櫻花園,心中浮起震驚。伸手撫摸著那冰涼的石碑。時間飄過。櫻花園在周六的夜晚很安靜。偶爾有晚風吹拂路過。
  施白扭頭看著郁曉嵐,緩緩的道:“曉嵐,這一定是一段浪漫的感情。”
  郁曉嵐輕輕的笑了笑,挽著秀發,“那得問陸景和邵老師去。”
  施白微征。腦海中浮起陸景的形象。相當的模糊。他很難卻給陸景的形象下一個清晰的定義。
  郁曉嵐輕聲道:“施白,我不要求你能做到陸景這樣。雖然我很喜歡這份將愛情銘刻記錄下來的做法。我希望你能夠做出成績,可以娶我的成績。
  你今天算是開竅了,有些不足。很稚嫩,但讓我看到了希望。余志成那兒回頭我們再做一些工作。施白,我希望我們的婚禮在兩三年之后可以舉行啊。”
  施白感慨的長嘆一聲,輕輕的摟住郁曉嵐。沒說話。心里下定決心。
  …
  …
  楚北國際大酒店二十二樓的套房中,和施白一起來江州的阿進、jack、老鄧三人在房間中打著撲克牌。很流行的玩法,斗地主。
  胖乎乎的阿進丟下一個“炸彈”,4條8,道:“施白怎么還沒回來?明天我們得回香港了吧,得找個地方買點土特產。”
  老鄧瘦高個兒,嘿嘿一笑。說:“阿進,人家是有女朋友的人。肯定要找個地方做點事。”
  jack笑了笑,出著牌。道:“得了,老鄧。你心里別怪施白不講義氣。上午那種情況,肯定是只能進一個人進去啦。話說你小子吃錯藥了,在那時候和人辯論。神經啊你。”
  老鄧不服氣的道:“說說怎么了?我當時是懶得和小女生計較。你們不也覺得那幾個妞很漂亮嗎?”
  阿進、jack都笑起來,漂亮是必須的,只是點評時給人家聽到很失禮。
  這時,敲門聲響起,阿進打開門一看,笑道:“施白。你小子總算回來了。噢,郁曉嵐呢。沒和你一起回來,不要緊的。我可以把房間讓給你們。”
  這次到江州來,一行人為省錢只定了兩間房間。阿進和施白住在一間。
  “哈哈。”jack和老鄧都笑起來。但隨即兩人的笑聲慢慢的弱下去,因為施白沒有笑。
  見三位朋友的視線看過來,施白撓撓頭,道:“都別看我,我有事情和你們說。”
  頓了頓,施白道:“是這樣的,我打算將公司搬遷到江州來。當然,注冊還是在香港,這樣可以享受一定的稅收優惠。并且,我打算將公司的主營目標轉為手機游戲開發。”
  施白的決定讓三人有發怔,隨即紛紛反對。
  “啊…,施白,你怎么會有這樣的想法?江州這里你能適應嗎?”
  “施白,我不同意,說好一起在香港創業的,現在跑到江州來算什么?”
  “就是啊,我們雄心勃勃的要做手機辦公軟件,做游戲開發怎么可能?我們的技術實力不夠。”
  施白抿了抿嘴,“阿進,jack,老鄧,我已經決定了。咱們好聚好散。”
  “**…”老鄧當即氣得摔下手中的撲克牌,離開房間。
  阿進和jack都是搖頭。新成立的公司中施白占大頭,他們只是小股東,朋友入伙捧場,算玩一下的。但是,不是錢的問題,而是施白的變化。
  他真的當他是ceo啊。
  施白看了看剩下的兩位朋友,走出了房間。他要戒掉談理想,而改成去做事情。
  未來在手中,不在嘴中。9261314tttttttttttttttttttttttttttt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