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717 S7開發者大會

謝清歌的這個問題是所有與會者都想要知道的。閃光燈一陣閃,對準周復生。
  此前已經有消息稱景華手機銷量已經超過諾基亞。毫無疑問,這是今天景華發布平板電腦向日葵-1之后的又一個情緒爆點。
  景華的權力體系、架構,在電子媒體、雜志周刊上早就有似似而非的分析。
  景華作為涉足手機全產業鏈的一家企業,旗下有著一系列的企業,不管內部股權如何分布,但很明確:景華三巨頭中周復生是最高負責人。
  所以,媒體、手機廠商副總裁、總經理、政府代表、海外芯片廠商都想要從周復生嘴中知道這個消息。
  周復生微微瞇了瞇眼睛,從容的道:“如果我承認,我在手機行業內的名聲就變得糟糕了,目中無人吶,自居第一啊。”底下響起一陣善意的哄笑聲。
  “但是,如果我否認,似乎欺騙國家級媒體是一件成本很高的事情啊。因此,為了避免我待會的手機被打爆。關于這個問題,我只能說,過幾個月等權威市場研發機構的研究報告吧!”
  “噢---”現場響起一陣驚呼聲。
  不管周復生如何用語言藝術來掩蓋真實的意圖,在場的都是人精,都能體味到他話中的意思:據他消息,景華的銷量確實超過了諾基亞。
  全球第一。
  王者桂冠業已經戴在了景華頭上。
  瞬間,周復生的回答通過江州電視臺,楚北電視臺,央視傳遍了正在觀看節目的人群中,然后迅速的擴散。
  何家菜館的包廂內,正在觀看江州電視臺上的沈文斌等人一陣歡呼。大聲叫好。
  一座城市以一家企業為榮。
  …
  謝清歌的問題問完之后,剩下幾名記者的問題基本沒有人關注。文字記者們都在拼命的趕稿,要把剛才的消息發送出去。
  s7開發者大會的最后一項議程:提問環節本來就安排的時間緊湊。半個小時后。提問環節便結束。周復生走到前臺宣布:“我宣布,第一界s7開發者大會到此就結束。感謝各位…”
  在周復生宣布結束后。各家媒體的攝像機紛紛對準了自家的記者。記者紛紛向后方報道s7開發者大會的情況。
  關于hx系統的hx-code等專業事項并不是大家關注的重點吃貨太子妃。今天的開發者大會有兩項急需報道的新聞:景華的平板電腦hus-1的發布。
  第二,景華的最高負責人,周復生態度曖-昧,含糊其詞的承認景華的手機銷量超過了諾基亞。這是一條需要求證,和極具話題性的新聞。
  bbc的工作團隊在宴會廳現場做起了采訪。羅伯特將攝像機對準了漂亮的金發女郎珍妮。在攝像機之后比了一個ok的手勢。采訪團隊的幾名成員都在周圍幫忙。
  面對鏡頭,珍妮一甩金色的長發,用英語道:“我現在正在手機之城,江州給您帶來報道…
  &nba(景華)不僅是一家企業。它是多家企業的集合。橫跨整個手機產業產業鏈的巨無霸。它的股權并不透明。顯然,這有失市場競爭的公平。
  此時,我的同行們都在興奮的討論景華成為全球手機王者的意義。當一個城市以一家企業為榮,這是一種什么樣的概念?在倫敦這是難以想象的。
  下面,我們隨機采訪幾位與會者,來聽聽他們的想法。”
  珍妮將話筒遞在一名衣著整潔、休閑的青年的面前,用英語問道:“你好,請問你對景華手機銷量超越諾基亞有什么感想呢?”
  …
  s7開發者大會結束后,陸景從座位上起身,準備去宴會廳的后面找周復生等人見面。他晚上就要離開江州。中午、下午都已經有安排。
  陸景所在的位置在8樓金碧輝煌的1號宴會廳中比較考后。屬于程序員的席位區域。程序員的大牛們向來只有真正的技術類媒體才會關注。
  在網絡的江湖中,他們的id如雷貫耳。然而,現實中。綜合報紙的記者們基本都不會關注程序員們。
  陸景剛走了兩步就在門口給bbc的記者給堵住。一支話筒很突兀的遞過來,陸景禁不住微微皺眉。這在他的生活中時基本沒有的事情。因為,他從來就都不接受采訪。
  看著眼前的金發女記者,陸景用英語反問道:“記者小姐,你對于現在是12點o1分有什么感想?”
  珍妮愣了下,這是什么問題?她還從來沒有接觸過這樣的采訪對象。
  趁著眼前的記者愣神的幾秒鐘,陸景轉身離開。他對bbc一直印象不佳。bbc對國內的報道充滿了西方式的偏見,而英國偏偏又是一個已經落魄的貴族。
  簡直就是傲慢的可笑。你算老幾?
  對于已經成為事實的事情,你說我有什么感想?
  …
  中午、下午陪過紅顏們后。晚上時分,陸景、宋雨綺在徐華路麗都酒店的14樓走廊咖啡廳中宴請郁曉嵐、施白、余志成。高大清、江秋若、墨知秋、陳蘇子、廖信華、熊玉嬌、季婉彤。
  在離開江州之前,他和朋友們見見面。喝杯咖啡。
  徐華路麗都酒店14樓得咖啡廳是江州面對北湖最好的風景觀賞點。
  徐華路麗都酒店將十四樓觀景走廊咖啡廳重新做了布置,分隔成兩個散落的圓形區域。陸景、宋雨綺在視線最好的臨窗座位。濃郁的咖啡香氣飄蕩著。
  隔壁桌上的江秋若笑著道:“陸景,你今天是沒看到廖信華的小師妹是何等的威武霸氣,直接將那幾個香港人給吼退最強喪尸傳說最新章節。我倒是建議你把她招到身邊做助理。雨綺姐,你可以去考察哦。季婉彤不是在招人嗎?”
  陸景微微一笑,品著咖啡。江嫵來江州實習、參觀是白唯拜托他的事情。
  對15歲的大學生而言,她的成長需要挫折。而不是一帆風順。景華巨大的成就顯然可以讓江嫵感受到壓力:學無止境。
  宋雨綺今晚穿著休閑、漂亮的粉色t恤衫,笑道:“秋若,小季那里要的是來之能用的高參。陸景只給了十個名額啊。陸辦現在不兼備培養新人的職能了。”
  江秋若愣了愣,笑著點頭。
  坐在陸景斜對面的郁曉嵐道:“陸景。給江嫵罵走得那幾個香港人都是施白的朋友。”
  “哦?”陸景沉吟了幾秒,看了施白一眼。心中很有些不滿。施白這個人還是有些上進心,很勇敢,有些急智,品性不壞,又是郁曉嵐的男友。只是現在看來實在沒什么可以幫助的必要。
  看不清自己位置的人能有多大的前途。即便是自己,在面對安迪-摩根、雷納德-洛克菲勒時依舊要保持謙恭的心態。
  當然,這并不會很長久。自己會帶領和華到一個全新的高度。但是。在此之前,他還是要腳踏實地。
  從上午參加s7全球開發者大會到現在,施白一直都懵懵懂懂的狀態,品味著郁曉嵐的話,想著如何“突圍”他的人生困境。余志成做游戲的態度給了他不少啟發。
  就在這時,施白突然的給陸景看了一眼,渾身一個激靈,仿佛有點明白了什么。
  郁曉嵐給他說:腳踏實地,你如果不明白就永遠都不明白。他現在有點體會了:人,生而不平等。
  假設。他沒有陸景的支持,不管是隱性的,還是明面上的。他的創業成功就少了至少七八成的概率。
  他為什么敢于到處闖蕩,創業什么的?還不是因為,他幾次和陸景接觸,得到陸景的指點。而且還有郁曉嵐這一層關系在啊。
  就在陸景收回眼光后,施白大聲道:“陸少,你上次批評我之后,我反省了很多次。今天的事情給我很多啟發。我打算將新成立的公司遷到江州來。”
  施白這番話說的很突兀,大家都給郁曉嵐面子,停下來。看向施白。
  陸景詫異的看著這個黑臉的青年,笑了笑。淡淡的道:“哦?為什么?”
  施白輕輕的松了口氣,道:“陸少。我想明白了一點,心胸決定格局,而格局決定眼光。
  s7的開發工具hx-code公布,這必定會吸引到全球程序員的興趣。如果我還在香港窩著,將會徹底的錯失這次創業機會。畢竟,在江州信息要靈通得多。”
  說著,歉然的對余志成笑了笑,“余生,對不起啊,我為我朋友的態度正式的向你道歉。另外,你說的做游戲的觀點對我很有啟發,我決定放棄開發hx系統的辦公軟件。轉而走手機游戲。希望你以后多多照看。”
  余志成自是不會因為江秋若被人罵一句北姑就怒發沖冠。要是那么容易生氣,他這輩子的情緒都得在憤怒中。
  當然,對施白朋友的懲罰是必不可少的。他將那幾個人趕出了白沙井麗都酒店。
  余志成微笑道:“好說,好說。”給了一個很模糊的答案。以后和施白競爭,他當然不會退讓。施白不會以為就憑一句空口白話的道歉就可以揭過今天的一幕吧?
  郁曉嵐自然聽的出余志成的話頭,但是更讓她驚奇的是施白的表現,雖然很稚嫩,但是,他現在確實走在了一條“正確”的路上兇獸前鋒全文閱讀。
  傲王侯,慢公卿那都是書上吹牛的。要不就是有強大的后臺,要不是人生失意,破罐子破摔。
  李白夠灑脫吧: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使我不得開心顏。但是呢,他的人生理想,抱負,就只能付出流水。
  真正的強者,是在迂回中前進,帶著鐐銬跳舞,一展宏圖。
  郁曉嵐看向正在慢悠悠喝咖啡的陸景,說道:“陸景,以我和白露的交情,為施白求一次情應該可以吧?他會改正的。”
  出身于官宦家庭,她對氛圍、人的情緒變化尤其的敏感。她剛才感覺到陸景已經放棄施白。
  看著清麗動人又有著輕熟女人風采的郁曉嵐,陸景笑著搖搖頭,“曉嵐,聽其言觀其行,下不為例。”
  宋雨綺、季婉彤兩人都是笑起來。如果風白露肯說話,陸景自然會同意。郁曉嵐和風白露是好閨蜜。確實可以讓風白露幫她說句話。
  施白松了口氣,坐了下來。咖啡廳中的氣氛恢復正常。
  陳蘇子撇撇嘴,對身邊的宋雨綺道:“雨綺,你見過風白露吧?她怎么樣?”陸景有點寵風白露啊。
  宋雨綺腦海中浮起風白露清美絕倫的容顏,視線從墨知秋、熊玉嬌、季婉彤三人身上滑過,這才是可以和風白露在姿容上媲美的女子,但氣質要差風白露半籌。
  宋雨綺溫婉的笑了笑,“蘇子,這怎么說啊…”她和陳蘇子是多年的好友。一時間倒是有些不好評價風白露。風白露正在云春支教,重走當年黃子琪的路。
  積遠基金當年和共青團-中-央簽署了合作協議,將云春作為一個志愿者支教的地點。當做一項事業來做。百年樹人。
  積遠基金每年為此要提供約3oo萬的資金。保障志愿者們的基本需求等等。
  …
  晚上八點許,陸景和朋友們告辭,坐車前往江州機場準備飛往漢城。此時,在漢城中韓星際爭霸對抗賽已經進行了一天。明天,6月25日將是最后的決戰時間。
  衛婉儀在韓國帶隊參加比賽。她是國內負責電子競技的官員。第一負責人。
  黑色的奔馳風馳電掣的行駛在江州大道上,陸景從車窗看著這座熟悉又陌生的城市。心潮起伏。
  這時,手機突然響起來。陸景一看號碼,嘴角浮起一絲笑意,對身邊的宋雨綺道:“雨綺,真是不能在背后念叨人啊。”
  “怎么了?”宋雨綺依偎在陸景肩頭,聞著他身上的味道,嬌聲說道。
  “白露的電話。你剛才和蘇子在討論白露的事情吧?”陸景笑著說道,接通了電話,“白露,想我了啊?”
  電話中響起風白露清脆的聲音,嬌笑道:“太自戀了啊。陸景,你出名了!我用sit發一個視頻給你看。你現在能上網吧?”
  “可以。”陸景詫異的問道:“白露什么視頻啊?”說著,接收著風白露在線傳輸的視頻文件。視頻文件不是很大。很快就傳輸完成。陸景點開一看,頓時哭笑不得。竟然是他接收bbc記者采訪的鏡頭。還有那句話>
  記者小姐,你對于現在是12點o1分有什么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