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1714 王冠在握(下)

“曉嵐…”施白看向自己的女朋友。有時候,他很想不依靠郁曉嵐的人脈,但是,有時候,這往往是最快捷的方式。比如現在他搞不到入場證的時候。
  郁曉嵐嬌俏的白男友一眼,他有點呆傻氣,介紹著身邊的朋友,“這位是陸景的好友余志成,江助理是他的妻子。”
  其他的四人沒有必要介紹。
  穿著t恤、西褲的余志成胖乎乎的,昔日的綽號余小胖,現在變成了余真胖。興許是婚后江秋若照顧得他太好,也興許是銀河公司的業務走入正軌,他作為創始人,開始享受創業成功的紅利。
  “施白,你好。”余志成笑呵呵的和施白握手,又看了看他身后的三名職員,說道:“我們一行正好要去白沙井麗都酒店。你一起來吧。說起來,我們算是同行。正好交流。”
  施白驚訝的問道:“余生也覺得做s7的app開發有錢途?”
  余志成笑道:“我們打算做手機游戲。正在摸索中。怎么,施白你有沒有明確的方向?”
  施白有些躊躇的道:“我們幾個朋友正在琢磨開發辦公軟件。”
  余志成哈哈一笑,“那可是和全球的精英程序員們競爭啊。我聽說景華會設置1萬美元的獎項word等開發工具的開發者。”
  施白頓時精神有些振奮,和身后幾名朋友對視了一眼,都感覺這趟來江州參加開發者大會是來對了。
  一行人一起出了一樓大廳坐車前往白沙井麗都酒店。一路上風馳電掣。到白沙井麗都酒店門口時,大會已經開始。當然,對工作人員的通道還是保留的。
  余志成帶著眾人進入麗都酒店,到8樓后,準備走側門進入8樓的1號宴會廳中。這里是今天舉行s7開發者大會的地方。
  長長的走道中鋪著棕色的地毯。幾名服務員提著水穿梭。施白的三個朋友走在最后小聲議論著。
  “誒,大陸這邊果然是特權社會,要是在香港肯定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會議都開始了。居然還可以入場。”
  “拉倒吧,劉德華的演唱會開始后還不是可以從后臺進入。阿進。你沒進過,那是你的問題。”
  “jack,你…”
  “好了,你們倆別吵了。給人家看笑話說我們素質低,哦,前面那四個北姑真是正點。你們說誰最漂亮,我喜歡那個大長腿。好有味道。嘖嘖…”
  施白無語的回頭看了自己的朋友一眼,“老鄧。慎言。”他很清楚陸景的朋友都是什么樣的層次。這樣說話很不好。
  老鄧是一名瘦高個子,帶著眼鏡,嘿嘿一笑,“施白,曉嵐也很正點啦。朋友妻不可戲,我知道的啦。”他說的是粵語,內地很少有人聽得懂。
  施白無奈的苦笑。
  這時,前面正在走的余志成幾人停下來。余志成一臉詫異的看著滿臉怒氣的陳蘇子,“蘇子,怎么了?”
  陳蘇子怒道:“余小胖。你給我把后面那幾個垃圾港燦給我趕出去。什么玩意…”
  陳蘇子的丈夫老廖廖信華一臉的莫名其妙,小聲安慰道:“蘇子,好了。不要生氣,怎么了?”
  他今天是受軟件總監許方超的委托,帶華夏大學的天才小師妹江嫵在江州游玩幾天,熟悉了解下景華軟件部。
  江秋若心思靈巧,問身邊來江州玩的墨知秋,“知秋,郁曉嵐她男朋友的朋友說了什么?蘇子怎么生氣了。”她是替陸景招待墨知秋。
  墨知秋從美國回國后,在交州待了幾天,跟著母親聶問白一起到江州來玩。陸景和墨靜雯都在江州呢。
  墨知秋看了一眼身后幾個面紅耳赤的香港來客。心里很是鄙視。笑嘻嘻的小聲道:“秋若姐,那家伙用粵語說很喜歡蘇子姐姐的大長腿。還說我們幾個都很正點。”
  江秋若有點恍然。陳蘇子在香港工作過幾年。她是聽得懂粵語的。墨知秋就是交州人,她自然能聽得懂粵語。
  施白和郁曉嵐一臉的尷尬。
  粵語不夠普及。很多人聽得似似而非。但是,普通話可是越來越普及了。隨著,兩地的交流、聯系緊密,香港那邊很多人都學過普通話。
  余志成自然是站在陳蘇子這一邊,一聽立即沉下臉,這幾個人太不知所謂,對施白道:“施白,名額有限,你們公司就進你一個就行了。”
  說著,看了施白身后的三人一眼,“哪兒來的優越感?這就是你們的高素質?”他聽懂陳蘇子為什么會生氣。
  施白很夠義氣,連忙賠禮道:“余生,這個是我們不對,他們不該在背后評議這位美麗的女士,請見諒。我保證他們不會再犯。”
  陳蘇子一挑眉毛,對施白道:“不是言語褻瀆我的問題,而是他們說我們是北姑。這是尊嚴的問題。”北姑是一個很具備歧視性的語言。所以她回罵對方“港燦”。
  指著施白身后半步的jack,阿進,老鄧道:“你們幾個港燦,真搞不懂你們哪里來的優越感。要不是有我們供水供電…”
  老鄧忍不住反駁,打斷陳蘇子的話,“拜托了,別說這個理由好嗎?水電,我們都是付費的。沒有你們,還可以從澳大利亞購買。”
  廖信華道:“那亞洲金融危機呢,眾所周知,正是因為祖國的力挺,才使得香港避免遭受國際炒家的洗劫…”
  老鄧傲然的道:“得了,香港的經濟還是不可避免的出現衰退,一直到2004年才恢復過來。”
  廖信華一向不是什么辯論好手。頓時語塞,心里尤其的憤怒。
  江嫵在華夏大學放暑假后,接到小姨白唯的通知到江州來玩幾天,如果愿意的話可以進入景華通信開始實習。這幾天都是學長廖信華帶她熟悉景華軟件部的工作流程。
  這時見學長被對方駁倒,小美人禁不住站前半步,清脆的喝道:“香港的繁榮得益于國家的政策支持、扶持。而不僅僅是物資、金融上的支持。
  內地龐大的需求才是香港繁榮的真正基礎。你自己去香港調查下,到底有多少企業是在做外貌生意的?到底又多少企業是做全球生意的?香港根本就不存在制造業。只有房地產,服務業,金融業。自己琢磨下就知道。真是無知者無畏。”
  15歲的江嫵發飆,句句在理,威風凜凜,義正言辭,將老鄧一干人都給鎮住。
  老鄧啞口無言。其實,這是他們私下里聊天得出過的結論。只是被一個15歲的少女這么罵,有點難堪。
  容貌精致的墨知秋嘻嘻一笑,拍拍手,“走咯,你們幾個,連江嫵都辯論不過呢,還有臉留在這里啊。快回去吧。”說著,和余志成、江秋若等人一起進入會場中。
  施白有點猶豫。他還是講義氣的。
  郁曉嵐恨鐵不成鋼的瞪他一眼,“你要是想我以后也被你的朋友歧視,你就留在外面吧。”扭頭就走。
  阿進是個胖子,推了施白一把,“施白,你進去吧。咱們好不容易來一趟。老鄧就是這么個人,咱們回頭再聊。”
  施白想了想,點頭道:“好,回頭再聊。”走進了宴會廳中。
  ps:兒子生病,帶他去了兩趟醫院
  更新有點晚了,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