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711 六月下旬

陸景沒掉謝晉文的胃口,笑說道:“第一個辦法:讓你爸媽找人給你說媒。名門世家聯姻是慣例。閔雯不是閔家的正支,以你家的聲望,你求娶她成功的概率很高。當然,就是年紀差距大了點。”
  謝晉文苦著臉道:“景少,咱們可以別提年齡差距的事嗎?”這是他追求閔雯的一大障礙。
  陸景就笑起來,喝著咖啡,說:“不小子要正視現實情況啊。”
  謝晉文琢磨了一會,道:“景少,走家族聯姻路線的話,我怕閔雯心里不樂意。那樣我和她結婚了也不會快樂。”
  世家聯姻很正常,但是男女雙方相互不對眼,婚后的日子那才叫悲催。分居,各玩各的那是家常便飯。他不愿意活得那么累。
  陸景悠悠的放下咖啡杯,笑道,“那用第二個辦法。閔雯這個小姑娘很好名,你要讓你對她癡情的名聲傳遍京城。浪漫而不腦殘,取得她的好感之后,再找她家里提親。屆時,你們的婚姻全京城矚目,她多半會同意。”
  謝晉文仔細的想了想,說:“景少,這個法子時間要很久啊。萬一,中途閔雯她…”
  陸景禁不住笑起來,“行了。閔雯又不是你的私房菜,還不許別人追她么?”
  說著,微微沉吟了幾秒,低聲道:“我許諾五年之內讓她登上四大名媛的位置,或許只要兩三年就會有空缺。你如果真對閔雯有意,等四五年應該可以和她結婚。”
  五年之內,蘇琳會退去,將她的名媛之位讓出來。然而,這只是正常的情況下的結果。時間或許會提前了。因為,蘇家的勢力可能會在陸家的打擊下兩三年內潰散。
  陸景內心中輕輕的嘆了口氣,有些感慨。前世的種種終究要做一個了斷。只是,他有些難以面對和他互有好感的蘇琳。
  謝晉文愣了下,右手砸拳,嘿的笑了聲。情緒高昂的道:“景少,那我干了。”
  跟著陸景這一路走來,從京城不入流的公子哥,誰都可以叫一聲的小謝。變成世家子弟中一流的紈绔,他見證了陸景太多的“奇跡”。他相信陸景的判斷。
  陸景笑著點頭,“謝晉文最近這幾年注意下形象,可別又鬧什么大影響的事件。”
  現在京城中關于他的緋聞基本都銷聲匿跡。因為,他警告過謝海璐。
  …
  …
  謝晉文興高采烈的告辭而去。陸景喝了幾口咖啡。給李菲菲發了條短信:菲菲,我馬上過來。
  和李菲菲在她的宿舍中一起吃過精致可口的午餐后,兩人在客廳中依偎著欣賞午后的時光。炙熱的陽光落在卡其色的地板上。開著空調,客廳中很清涼。
  李菲菲今天穿了一襲薄紗長裙,優雅靜謐,儼如天鵝般的眼眸中藏著淡淡的情意。氣質清新脫俗,折射出她此刻內心的寧靜。
  聞著李菲菲身上的幽香,陸景摟著她的纖腰,隨意的說話。心情極其放松。關系突破之后,以前是禁忌的話題現在聊起來就很自然。兩人之間的話題自然的多起來。
  “衛婉儀最近都在黃海帶隊集訓。你是不是像卸下籠頭的野馬在京城里到處撒歡啊?”李菲菲輕嗔著問道。
  陸景無奈的笑一笑,“還好吧。我前段時間去黃海看婉儀了。”婉儀這兩周去了黃海參加星際爭霸國家隊的集訓。
  后天和大后天的6月24日、25日,中國隊將會在漢城參加中韓對抗賽。作為電子競技的第一負責人,她很重視。親自作為領隊前往。
  “避重就輕。”
  “菲菲,我總不能對你說,我在你這兒撒歡的次數最多啊。”
  “無賴…”李菲菲嬌嗔著白了陸景一眼,清秀如玉的容顏上立即浮起緋紅。可不是撒歡么?陸景留宿在她這兒的夜晚都是旖旎無限。
  最近一次,她和陸景在情動之下,脫得都只剩下條內-褲交纏在一起。一個堅硬如鐵,一個嬌軟如水。要不是陸景真的是尊重她的意愿。臨門終止,她已經失-身于他。
  陸景笑了笑,輕柔的撫摸著他初戀女孩的烏黑長發,“菲菲。不對你無賴一點,我現在還只能在某個角落里暗自里注視你、愛慕你。”
  李菲菲禁不住展顏輕笑,優雅中帶著柔情,心里有蜜一般的感覺流淌而過。輕輕的抱緊陸景的腰,依偎在陸景的臂彎中。此時是無聲勝有聲。
  陸景最近很悠閑,心態放松。午后的時間緩慢又飛快的流淌著。馬上就是暑假期間,李菲菲的教師工作很輕松,幾乎等同于放假。
  耳鬢廝磨,偶爾熱吻。情意在空氣中慢慢的積累著。陸景低下頭,注目著李菲菲那雙明眸,認真的道:“菲菲,我會保護你不再受到任何傷害。
  你知道嗎?如果吉永右典那次傷害到你,我將悔恨終身。所以,你追問王燦打人是不是我主使的,我不作辯解。因為,我其實想把他打得半身不遂。”
  前世里,李菲菲正是給吉永右典奪去了處子之身,獨居在燕大中。他不會再讓這種事情發生。
  想起那件事對陸景的誤會,李菲菲有些不好意思,但正是這件事讓她和陸景的距離在誤會、沖突中消失。一幕幕的往事在心中飄過。
  李菲菲仰視著陸景,輕聲道:“陸景,我想結婚了。和你結婚。”
  陸景抱著李菲菲,仰頭靠在沙發上,喟然的長嘆一聲。
  如果這句話在他十八歲以前說出來該多好。婚姻是他無法給李菲菲的。所以,他始終尊重著李菲菲的意愿。
  李菲菲漂亮的眼睫毛眨了眨,心里有著憂傷涌起來。她知道陸景不會,不能給她婚姻,錯過的人可以再次交匯、聚首、相愛,錯過的時間卻是一去不復返。
  可是,當她抱著萬一的希望提出來,陸景拒絕的態度依舊讓她感覺到難受。
  這輩子心中已經不可能再容得下別的男人。只是,哪個女人會不期望婚姻呢?不期望披上潔白婚紗的一刻?
  李菲菲有點想哭。她的性子很堅強,即便是為了反抗家族將她送出去聯姻,獨自在美國生活、工作,她依舊沒有哭。可是現在她想哭。痛哭。
  只是,下一刻,李菲菲感覺到雙唇給溫暖的嘴唇覆蓋,心中悲傷的情緒稍緩,耳邊聽到陸景溫潤而堅定的聲音:“菲菲,我們一起去寧西省西山市。”
  李菲菲驚訝的看著陸景。
  陸景看著懷中清秀如玉的靚麗容顏,再次重復道:“菲菲,我們一起去西山。”
  李菲菲訝然的眨了下眼睛:“陸景,你想見我爸媽。”她父親正在寧西任職。母親在寧西照顧父親的生活起居。
  陸景輕輕的撫著李菲菲光滑細膩的臉蛋,“菲菲,我們的事情哪怕只有叔叔、阿姨同意,或者只是默許,你心里也會好受許多。”
  兩世為人,陸景又如何不知道李菲菲的心思?他和李菲菲的事情必須要她的長輩同意。否認,她日后心中會有巨大的遺憾。
  “陸景…”李菲菲還是哭了,淚流滿面,只是這一次是帶著幸福的宣泄。
  陸景的話一字字的擊中在她心中最柔軟的地方。不管最終是否會成功,僅憑陸景這份心意就足以讓她感動難言。因為這是一個幾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她父母要是能同意她和陸景在一起才有鬼。
  只是,陸景能想到這一層,愿意去做,她確信她在陸景心中始終有著難以言喻的地位。陸景沒有騙她。
  陸景溫柔的給李菲菲拭去臉上的淚痕,說道:“菲菲,等我從江州、韓國回來,我們去旅行吧。從京城到西山,然后沿著緬甸油路到仰光,到新加坡,到珀斯。留下我們共同的回憶。”
  參加完江州的S7開發者大會之后,他將前往韓國與嬌妻匯合,觀看中韓對抗賽最后一天的比賽。
  而他目前等待的全球手機市場的王冠還需要等待一兩個月的時間,等待市場調研機構出報告。從韓國回來之后,他會很有一段時間的空暇。
  李菲菲用力的點點頭,然后抱著陸景的脖子,在他耳邊嬌羞無限又帶著綿綿的情意的小聲道:“陸景,我想抱著你午睡。”
  什么時候去西山,她聽陸景的安排。西山之行之后,無論結果如何她都會將她自己全部交給陸景。此情不渝。
  君不負妾,妾不負君。君若負妾,此生亦無悔。
  …
  …
  24日周六上午,景華將會在江州召開S7開發者大會。屆時,景華的三巨頭都將出席。
  而22日的下午,程建楓還在紐約參加NBC的一個談話節目:分享S7的成功。智能手機如今是一個社會現象。
  從演播室中出來,程建楓和混血豐乳肥臀的金牌主持人道別,又和嘉賓聊了幾句,在助理的陪同下準備離開NBC大樓。
  6月底的紐約氣候如同國內的秋季,空氣干燥。程建楓從助理手中接過外套,、水杯,喝了一口水后,拿出手機看了看。心臟突然跳了下。
  未接電話中包括國際數據公司IDC副總裁的電話。IDC一般會在8月初才發布二季度的市場分析報告。但將近6月底,數據采集肯定已經完成50%以上。實際上結論可以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