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710 你們的故事(二)

下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
  水花在車輪上飛濺。銀色的t9電動跑車平穩的從西單的高檔公寓:東環街區駛出,前往湖東路大學城。
  陸景倚在車后排的座上,回味在白唯家中前的一幕幕,嘴角漸漸的浮起一絲笑意。
  他和白唯在衛生間里待了十幾分鐘就出來了,高麗瑩和安溪兩人一臉的詫異。太快了,隨即醒悟過來。白唯給兩人的表情弄的俏臉緋紅。嫵媚艷麗。
  看看時間,已經是晚上十點多,陸景告辭道:“我該走了。”
  “陸景,你等一會。”白唯從酒柜里拿出了兩瓶紅酒放在客廳中的茶幾上,明眸熾熱的看著陸景,輕聲道:“這么大的雨,晚上留在我這兒秉燭夜談好嗎?麗瑩,小安,你們倆的意見呢?”
  高麗瑩心里還很郁悶,她可是給陸景婉拒了的,撇撇嘴,說:“我肯定同意啊。”
  安溪嬌媚的一笑,托著香腮看陸景一眼,滿是期待,嬌柔的說:“白姐,我很樂意啊。”
  白唯明眸看向陸景,眼波流媚,俏臉還是殘留著剛才在衛生間里的余韻,嬌柔婉轉。
  陸景禁不住想起剛才的旖-旎,她的柔情、嫵媚,道:“那我再喝一杯酒,我們說會話吧。”
  四人重新杯盤。高麗瑩幫忙拿了果盤、花生米、堅果出來。白唯去臥室里換衣服。安溪有一搭沒一搭的和陸景閑聊。
  白唯換過衣服回來坐在陸景身側的沙發上。此時她的情緒已經平復,笑著道:“陸景,我左手一瓶是有催情效果的紅酒,右手這一瓶是普通的紅酒。我們喝那一瓶?
  …
  想到這里,陸景禁不住笑著搖頭。當時,安溪、高麗瑩兩人的目光都看向白唯左手邊的紅酒。
  陸景的選擇不問可知。他倒不是擔心自己“戰力”不足。一晚上擺不平三個少-婦。而是他的溫柔鄉不在白唯、安溪、高麗瑩這里。李菲菲還在燕大的宿舍中等他。
  她才是他喜歡、鐘情的女人。才是他的溫柔鄉、歸屬。
  陸景白唯她們三人的態度截然不同。對有著精致的娃娃臉,性子如同十八歲少女,氣質秀雅的高麗瑩是婉拒。
  對嬌媚、性感入骨、管理才華優異能帶領上百億資產的集團前進、完成自我救贖的安溪是保持現狀無限自由者最新章節。其實。以他的精力和事件,他和安溪在未來多半也是保持現狀。
  對一顧傾城。姿容俏麗精致有著輕熟性感風韻,經歷坎坷,思想成熟的白唯…
  陸景輕輕的嘆了口氣。只怕日后要和白唯的人生糾纏在一起了。白唯脫的半-裸,主動吻上他的一瞬間,他一天以來自制力已經到最低點,揉撫著她漂亮的酥胸,強勢的回應。
  想了想,陸景拿出手機給白唯發了一條sit消息:今天晚上不許和高麗瑩一起做對不起我的事情。
  她和高麗瑩是對偽百合。偶爾在一起解解難消的寂寞。但是。陸景現在不喜歡白唯給他之外的任何人碰。
  沒一會,手機提示音響了下,白唯回復:“知道啦,我的陸少。”又跟著回復一條,“陸景,我想你了怎么辦?”末尾配了一個可憐兮兮的表情。
  陸景笑著揉揉眉心,倒是想起以前網上看的一句話:騷年,不要哭,站起來擼。只是,這話對白唯說不合適啊。
  這時。銀色的t9車速放緩。燕大已到。
  …
  6月下旬,來到美國2個月的云玉致已經初步適應美國的生活,而她入學哈佛商學院的事情也已經辦好。
  哈佛大學所在的馬薩諸塞州劍橋市區中心某棟大樓的豪華公寓中。收拾了行李的云玉致向就讀哈佛商學院大二的學長董晚瑤擁抱道別,“晚瑤姐,謝謝你這段時間對我的照顧,我回國了。8月份再來。”
  她剛來美國,給陸景安排和董晚瑤住在一起,等適應了環境之后,可以選擇再去外面租房。
  董晚瑤今年26歲,穿著清爽的淡青色長衫,打底褲。身姿修長。嘴角一粒美人痣平添她幾分嫵媚。在美國的這兩年的生活讓她如同璞玉被雕琢。開始散發出璀璨的風華。
  董晚瑤笑著拍拍云玉致的肩膀,說:“玉致。一路順風。”
  云玉致點頭。在異國他鄉有一個大姐姐照顧她讓她心中很感動。云圖集團的事情穩定后,她的性子沒有那么苛刻。和董晚瑤相處的很不錯。
  云玉致看向一旁精致的絕色美女。她漂亮的連女人都能感受得到那份魅力。
  墨知秋眨眨她會說話的桃花眼,嫵媚天成,“好了,云玉致,不要很傷感的樣子哦。8月份開學后我們就是同學了。不過,我現在和你不同路,你不用像我道別了。”
  云玉致笑了笑,墨知秋高中時就來美國留學,最終目標自然是進入常青藤大學。今年18歲的她如愿以償的拿到了哈佛大學商學院的錄取通知書。
  這兩個月她搬離了l女校,和董晚瑤住在一起。云玉致和她處在一起兩個月,了解她的性格,刀子嘴豆腐心,說話很膈應人,但是心卻不壞。
  “好吧,知秋,我們8月份再見。現在一起去機場嗎?”
  墨知秋無語的翻個白眼,“一起。”對董晚瑤抱怨道:“董阿姨,你哥怎么把昔日的小公主調-教的這么乖巧的啊?我從墨靜雯哪兒問到的可不是這樣。墨靜雯那個死丫頭,居然敢騙我。”
  董晚瑤笑著捏捏墨知秋精致無瑕的臉蛋,“說的好像墨靜雯和你是閨蜜一樣。知秋,你屁-股又癢了是吧?敢叫我董阿姨?”
  云玉致掩嘴嬌笑三國之群芳尋蹤全文閱讀。身高172的董晚瑤穿著高跟鞋,要捏身高168還穿著平底鞋的墨知秋的臉蛋,簡直不要太容易,那視覺感就像是手到擒來。
  “噢---”墨知秋嗷嗷叫,實在躲不過,聳拉著腦袋可憐兮兮的道:“晚瑤姐,晚瑤姐饒命啊。”笑嘻嘻的賣萌逃過董晚瑤的魔爪后回房間里拿行李,小聲嘀咕道:“從我媽那兒算,我又沒叫錯。”
  想起母親聶問白,墨知秋歸心似箭。
  …
  陸景最近的任務就是關注s7的銷量報告,同時準備參加24日在江州舉行的s7全球開發者大會。
  實際上用hx全球開發者大會更為貼切。華星系統是s7搭載的核心移動終端操作系統。它的兩個分支版本分別適用于手機、平板電腦。
  然而,hx系統目前在全球范圍的名氣顯然沒有s7大,景華一眾高層都決定使用“s7全球開發者大會”這個名字。
  舉辦這個大會的意義有兩個。第一,吸引更多的開發者來參與研發s7的第三方應用(app)。與全球的開發者拉近距離,推介hx系統。
  對一門計算機語言而言,對一個操作系統而言,使用的程序員越多,它的話語權,影響力也就越大。
  第二,發布新產品。將這個大會舉辦成一個具備全球影響力獨屬于景華的發布會。
  景華的營銷策略,不能每次都寄希望于陸景在世界頂級富豪圈中推薦從而打響名氣。
  陸景周五就準備前往江州,周四上午在家中酣然高臥之后,去燕大和李菲菲道別。
  京城中一連幾天的小雨終于放晴,陽光明媚。陸景坐車抵達燕大后,六月底風景秀美的燕大校園中越發的清冷。學子們基本都離校了。畢業生也都走了。
  在燕大巍峨高聳的行政大樓前的廣場邊,陸景和謝晉文匯合。謝晉文上午打電話來說有事情請教他。
  謝晉文穿著儒雅的白襯衫,兩名跟班在身后。“景少。”謝晉文笑著和陸景打招呼,與陸景一起到校內的咖啡廳中閑聊。六月底京城上午十一點左右的日頭還是很烈的。
  燕大校內東門處有一間咖啡廳。要了兩杯咖啡坐下后,吹著涼爽的空調,陸景打量了一下謝晉文,他看起來修飾的很整潔,精神,但是陸景是什么眼光,笑道:“謝晉文,怎么回事?”
  謝晉文訕訕一笑,說:“景少,閔雯拒絕我幾次了。一點進展都沒有。呃…,找景少取取經。”
  “我靠。你大她十多歲吧。有代溝啊。你這品味…,嘖嘖…”陸景禁不住笑罵自己的小弟一句,“說來聽聽。怎么回事?”
  謝晉文給陸景說的不好意思。老牛吃嫩草是有點不合主流。他這不是玩女明星,而是要娶回家做老婆的。喝著咖啡,緩緩的給陸景說著他追求閔雯的經歷。
  陸景聽的搖頭。他見過閔雯幾次。這個女孩子21歲就出來爭奪京城四大名媛的頭銜,功名利祿之心還是很重的。往壞了說,愛慕融化,往好的說,事業心重。
  謝晉文雖然貴為一流的世家子弟,但是閔雯背后有閔二哥支持,并不缺謝晉文捧場。這和黎傾城是一樣的。黎傾城背后有他支持,不缺蘇威捧場。
  陸景看看手表,12點差3份,笑著打斷謝晉文敘述,伸出手指頭,“兩個辦法…”
  謝晉文聽的大喜,“景少,什么辦法?”有困難找老大果然是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