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708 琵琶行(下)

看到陸景郁悶的樣子,高麗瑩咯咯嬌笑,精致的小臉在夜色中綻放如花的笑顏,雙手拉著陸景的手,輕輕的搖了搖,“逗你玩的啦。只是要一個試管嬰兒代孕的話,我又不需要討好你。白姐會幫我拿到的...”
  拿到什么,高麗瑩不好意思說出口。畢竟她和陸景還不是很熟。陸景懂的。
  她一直確信白唯肯定可以追到陸景。因為白姐真的很優秀,很有魅力。
  陸景頓時哭笑不得,高麗瑩還真是什么話都敢說。是對白唯太有信心,還是對他太沒信心?
  高麗瑩看著陸景,注視著他的眼睛,說:“陸景,其實我是在賭博。我今年31歲,一旦賭輸就再沒有回頭的機會。我這輩子就算是毀了。
  可是,你把風在水整倒,那么優秀,我想將我下半輩子的感情寄托在你身上。而且,你對女人確實很不錯。”
  愛,要勇敢。她愿意奉獻她的全部,信任所愛的人給出的承諾。但是一旦看錯人,受損的傷害也是巨大的。
  風在水就讓她患上了抑郁癥。直到最近才完全的康復。
  感受到高麗瑩說話時的真摯感情,雖然不認同她的觀點。陸景認真的道:“高麗瑩,我給不了你想要的東西。”
  高麗瑩清美的笑道:“不,陸景,你給得了。我要什么啊:無非是要你偶爾來陪陪我啊。然后,想起我時給我打電話,不要把我忘了。”
  陸景無語的笑了笑,“高麗瑩,你信不信你這個給人做情人的條件放出去,整個京城都會為你瘋狂。要求太低了。”
  高麗瑩不滿的咬著嘴唇道:“陸景,你不信是不是?可是,我提更高的要求你也不會答應啊。我只是想要你愛我。”
  陸景禁不住笑著搖頭:和葉靜雨一模一樣。葉靜雨為了他的青睞,在他面前裝得可乖巧了,只是一不小心就露馬腳。
  高麗瑩這會是什么都不要。只要他的青睞、喜愛。其實,這是在賭他的人品。賭他不會對自己喜歡的女人太差。
  陸景得承認高麗瑩賭對了。真要有親密的關系了,以他的性子,肯定不可能那么簡慢的對待高麗瑩。
  見陸景不以為然的搖頭。高麗瑩心里有些沮喪,放開陸景的手,低下頭,語調哀婉的道:“陸景,我和風在水離婚后。就再沒有別的男人。就和白姐在一起。我…,真的很差嗎?”
  陸景愣了一下。高麗瑩說她和白唯是百合。這個消息讓他有些發呆。
  半天沒見陸景說話,高麗瑩心中凄苦涌上來。她這輩子實在太失敗。感情就沒有成功過。
  好在,陸景的人品確實很好,沒有再在占她便宜之后再拋棄她。
  見高麗瑩泫然欲泣,陸景心里嘆口氣。男生一般表白失敗都要酩酊大醉一回,像高麗瑩這樣只怕要大哭一場。
  沉吟了幾秒,陸景溫聲道:“麗瑩,你很漂亮。吃飯前的那套海軍制服就讓我看得眼前一亮,心馳神動。我確信你在十八歲那年。可以讓京城中的世家子弟們為你瘋狂。只是,有些事情不能強求。感情,需要時間來培育。”
  高麗瑩抬起頭,淚眼婆娑,破泣為笑,“陸景,你騙人…,我要那么真有漂亮的話,我請你吃飯你都不去?”
  她知道陸景在拒絕她,可是。這般溫和的語氣、贊美的詞語讓她心里有保留了幾許希望。
  陸景笑著搖搖頭,像個小孩子一樣,哪里是31歲,分明是18歲。伸手將她嘴角一縷被晚風吹起的發絲拿開。“我們進去吧。”
  …
  …
  小客廳中光線明亮,窗外風雨如晦。白唯和安溪兩人正在小圓桌邊喝酒,聊得有點嗨。都是生活閱歷豐富的女人,很多事情聊起來很有共鳴。
  見陸景、高麗瑩一前一后的進來,安溪站起來,身-體有點搖晃。連忙扶著小圓桌的邊沿,“白姐,借一間房間我用一下。我和陸景說話。”
  白唯的這套公寓有三室兩廳。白唯微醉的順手指了指,“小安,你隨便用那間屋子都可以。”
  安溪選了最近的一件屋子,推開一看,是白唯的娛樂室。有樂器、瑜伽墊、跑步機、超大液晶電視、音響、電腦等等。
  安溪打開燈,回頭見陸景就在她身后,嬌媚的笑了笑,道:“陸景,我該從哪里開始說呢?”
  今天陸景突然掛掉她的電話讓她意識到有些話必須要給陸景說一說。否則,她在陸景心中永遠都是一個很不堪的形象。
  然而,陸景今晚又挑明了她們三個對他的好感,要問問原因。她一時間千頭萬緒。再加上喝得有點微醉,思維有些亂。
  陸景輕輕的看上門,客廳里的聲音消失,笑道:“你想到哪兒說哪兒。”
  每一個人都有很秘密。聽過高麗瑩的故事,他想要聽一聽安溪的想法。
  安溪穿著鵝黃色通勤的無袖連衣中裙,五官精致,嬌媚的女郎,骨子里透著嫵媚、性感,有潛藏著的辦公室女總裁誘-惑。是那種很容易讓男人興起征服她的想法的女人。
  安溪倚在墻壁上,笑著道:“那就隨意了。今晚喝得有點高。云總去世后,我就自由了。想品味一下愛情的甜蜜。陸景,我把云總留給我的云圖集團股份作價1元賣給云圖集團了。”
  “我聽薇薇說了。”陸景略有些疑惑的道:“其實,你大可不必,我和云玉致的挖人協議之中并沒有這一個條款。”
  安溪用膩白如玉的尾指輕撫著耳廓上烏黑的秀發,“還是還了好。我渾身都輕松一大截。200萬股。占總股本2%的股權。價值約1.6億。云總對我其實挺大方的,不是嗎?”
  陸景沉默著。安溪語氣中有些蕭瑟。
  安溪接著道:“其實,我根本就沒有想過給云玉致當后媽。可惜,她不信。認為我在云總面前的情緒流露只是在演戲。陸景,我是一個很矛盾的人。
  沒有云總,就沒有今天的安溪。我將他當做我的精神導師。但是,有時候我會想,假設我沒有遇到云總,我的生活會不會更簡單、溫馨。
  我今年三十歲了。或許,這時候我早嫁人生子,在某家公司上班。過著安安穩穩的小日子。沒有大富大貴,卻不用為吃穿用度發愁。”
  陸景有些詫異安溪為什么有這樣的情緒,但是表示理解。
  并不是每個女人都喜歡大舞臺,平平淡淡的和相愛的人守候一生,未必不是幸福。當即點頭道:“理解。”
  安溪精致的鵝臉蛋上浮起一個憂傷的微笑,輕聲道:“不,陸景,你無法理解啊。我在華夏財經大學讀書時就被云總包-養了。”
  陸景聽的呆住。
  我靠。云波濤居然對安溪玩養-成游戲。
  安溪走上前半步,雙手環著陸景的腰,看了陸景一眼。見陸景沒有推開她的意思。輕輕的依偎在他懷里,就像一只流浪的小貓找到溫暖的小窩。
  “我94年從魯東省徐城市一中考入華夏財經大學。在大二時參加一個名校大學生辯論賽時引起了云總的注意。我家里的經濟條件不是很好。云總不斷的幫助我。
  帶我出入各種高檔場合,請我吃飯,拓展我的視野,給我描繪云圖集團的前景。他的抱負。那時候年輕啊,對他崇拜的不行。我跟了他十年。
  現在回想起來,不恨他,但是很慶幸我的第一次在大一時給了初戀男友。我們是高中同學。他考到了黃海魯東醫科大學。那一年,他買站票來京城給我過生日。
  陸景,我是不是一個意志力很薄弱的女人啊,禁不起誘-惑。”
  安溪的故事讓陸景心里有些觸動,輕輕的拍了拍安溪的粉背,安慰道:“還好。我們都是普通人。我也一樣。”
  安溪從陸景懷里抬起頭,笑得很柔和,說:“你比我厲害。那天在匯海大酒店我都醉成那樣,你也沒占我的便宜。”
  陸景禁不住莞爾一笑,“你喝醉的樣子能有多少吸引力啊?你的酒品可不好。對我說了多少酒話?”
  想起那晚的酒話,安溪俏臉上飛兩團紅霞,赫然的低下頭躲在陸景懷里。好一會情緒才平復下來,繼續對陸景敞開心扉,剖析她的人生旅途:“
  2003年,云總身-體便不行,云圖集團的實際工作由我負責。很遇到幾個難題。風在水突然出現,幫我解決了難題、危機。我們逐漸的熟悉起來。
  偶爾出來喝杯咖啡。聊一聊煩心事。我知道他看我的眼神不對,我并沒有背叛云總的想法。拒絕了好幾次他的邀請。
  到05年,云圖集團的電動汽車項目需要一個審批手續,我拿不下來。白姐也沒辦法。風在水在文萊的山林中有一座莊園,邀請我去旅游。
  我同意了。莊園中,有一天晚上我獨自泡溫泉,他突然進來。我挺沒用的,都不知道跑。后來,心里也有過掙扎,但和他的情人關系保持了有大半年的時間。
  直到你給我說云玉致也是他的情人。所有的一切便終止。陸景,我是不是一個壞女人啊?你知道嗎?風在水和龐濱公布我和他們的協議后,我被云圖集團上下給罵死。半夜都有人發郵件到我的郵箱中罵我是叛徒,不要臉的女人。”
  那段時間,她壓力很大。(未完待續。)xh211
  (本書采集來源網站清晰、無彈窗、更新速度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