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706 一日閑暇

“靜雨…”陸景無語的著看著葉靜雨,語重心長的道:“你都26歲了,說話要過一過腦子埃我不喜歡你的性格,因為你身上有一個很明顯的缺點:
  你太囂張,完全不知道畏懼為何物。這個世界上你得罪不起的人多得是。要有理有原則。不能無腦。中二是病,得治。
  靜雨,你信不信我把你賣到非洲原始部落里去?”
  陸景的話說很坦率,說的有點重。
  葉靜雨垂頭喪氣的低下頭。她在陸景面前一般會裝的很乖巧,可是一不小心就露了馬腳,由著她的性子說話。她知道陸景很不喜歡她這樣。可是,一不小心就忘了呢。
  車內,氣氛沉悶。突然,陸景的手機響了,是安溪打來的電話。陸景心情不佳,輕輕的按了掛斷。
  7號樓的一樓大廳中,精心打扮過的安溪臉色微微一變,嘴角愉快的笑容慢慢的斂去,輕輕的咬著整齊的銀牙,心事重重。
  葉靜雨知道她該下車了,沮喪的道:“陸景,那我改行不行?”
  陸景無語的道:“性格那有那么好改的?好了,靜雨。你要是改了,也就不是葉靜雨了。改天我請你吃飯。”
  他還不至于因為葉靜雨的言語惹他不快,就和她計較什么。
  葉靜雨垂下頭,心情低落,準備下車。t9的兩邊車門都可以打開。但是十三停車的位置,只有陸景坐著的那邊是靠近屋檐的。葉靜雨想要的從陸景身邊過去。
  車后排多窄的空間。葉靜雨固然身嬌體輕,可以要越過陸景下車很有些困難。左腳挪過去了,右腳一不小心掛在陸景的小腿上,尖叫一聲往地下摔去。
  陸景本來是后仰著讓她過去。他心情不佳,還沒反應過來先下車給葉靜雨讓路。等她俯身這樣橫過去去,只得先后仰著,哪里知道她會摔倒。連忙伸手將她扶住。
  葉靜雨整個人橫著趴在陸景腿上,上半身給陸景的手臂托著。她以為陸景是故意的,郁悶的叫道:“陸景。你輕點。我怕疼。”
  陸景一頭霧水,下意識的反問,“什么輕點?”
  葉靜雨回頭側看著陸景,委委屈屈的道:“你不是想要打我屁-股消消氣嗎?”
  陸景這才主意到葉靜雨穿著黑色打底褲包裹著曲線迷-人的小翹臀完全展露在他面前。仿佛一只青澀的圓蘋果。柔美的小翹臀、修長渾圓大腿。再看看葉靜雨那剔透如雪的臉蛋上逆來順受的小媳婦表情…
  葉靜雨是一個很漂亮、雪嫩清秀的女孩,趴在腿上,這幅低眉順眼,予取予求的表情讓陸景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仿佛內心里的邪惡因子都要被她激活。
  “瑪德。”陸景低聲罵了一句。花費了很大的毅力將內心蠢蠢欲動的欲-望壓下去,將葉靜雨扶起來,起身給她打開車門內,咬牙道:“靜雨,你再挑戰我的底線,我就給你開-苞。”
  葉靜雨俏臉緋紅,手腳并用,狼狽的從陸景車上下來,氣呼呼的對著正在發動的t9喊道:“陸景,你耍流-氓。大混蛋…”
  目送著陸景的車遠去。不知道為什么,葉靜雨剛才低落的心情逐步的好起來。回到公寓里在沙發上坐了半個小時有點回過味來了:陸景剛才對她有些欲-望。
  她也不是一無是處嘛!
  葉靜雨腦子里浮起她剛才說的話:“陸景,你輕點,我怕疼。”頓時滿臉云霞,臉頰滾燙。
  自己這說的什么話啊!歧義太大。天知道陸景怎么理解的。沒準理解成自己勾-引他呢。
  葉靜雨像一只鴕鳥一樣的將頭深深的埋沙發抱枕中。太丟人了。
  …
  …
  在7號樓前接了安溪上車,陸景還在平復情緒。葉靜雨這小妮子簡直是呆傻的可以。
  第一,不知道叫他起來讓下路。
  第二,好吧,不敢叫他讓路,也不知道從另一側下去。外面是下著小雨。她根本就不會給淋得多很。況且就在她家樓下。
  第三,自己絆倒了還以為是他故意的。他有那么沒品嗎?
  第四,他和她根本就不是情侶關系,可以用打屁-股消氣這么親昵的動作嗎?簡直瞎扯。
  第五。用語歧義那么大,簡直是豈有此理。不知道的人以為是正在玩車-震呢。你語文課是數學老師教的嗎?
  奶奶的,真當勞資是圣人啊。
  想了半個小時,陸景發現他其實并沒有對葉靜雨有多么生氣。最生氣的一點居然是這妮子“管殺不管埋”。他剛才有點要她的欲-望。頓時有點哭笑不得。
  安溪穿著鵝黃色通勤的無袖連衣中裙,安靜的坐在陸景身邊,精致嬌媚的女郎。半個小時后。見陸景情緒有所回復,小心翼翼的問道:“陸景,是不是我每頓吃得太多,你不愿意請我吃飯了啊。”
  陸景訝然的看向身邊曲線窈窕的安溪,身邊有淡淡的香氣傳來,禁不住莞爾道:“好了,安溪,我情緒不佳和你沒關系。”他知道安溪的話是什么意思。
  安溪輕輕的松口氣,微微露出個嫵媚的笑容。
  從湖東區的水藍灣到西月區西單的東環街區走環線需要1個多小時。陸景和安溪抵達東環街區時,已經是晚上6點多。小雨霏霏。浸潤著樓房、馬路。
  銀色的t9跑車緩緩的停在東環街區b棟樓下。陸景下車后倒是有些詫異高麗瑩沒有下樓來接,給她發了條短信。和安溪一起坐電梯到24層,按響了2404的門鈴。
  “來了。”高麗瑩接到陸景的短信,一聽門鈴聲立即開門,打開門,見陸景穿著休閑的t恤、長褲提著一個生日蛋糕在門外,清美的一笑,“白姐的菜已經做好,就等你了。哦…,安溪…”
  高麗瑩看到陸景身邊的安溪,興奮的情緒仿佛給噎住,然后精致的如同洋娃娃的俏臉上罕見的浮起一抹緋紅,讓陸景和安溪進來。她和安溪是好友。
  陸景這時看清楚高麗瑩的裝扮。她穿著一件白色的海-軍軍官制服。短裙下一雙修長的美腿給肉色的絲襪包裹著,渾圓光滑。有著難言的魅惑。
  安溪知道為什么高麗瑩會臉紅。制服誘-惑。只是,高麗瑩沒想到陸景會帶她來。在好朋友面前,自然會覺得不好意思。
  白唯這里是一間三室兩廳的公寓,約有400平米。布置的很雅致,明快、時尚。主格調是溫馨的卡其色。
  高麗瑩直接回房間里換衣服。陸景和安溪進來后,白唯從小客廳里笑著走過來,穿著居家的黑色長裙,秀發盤起有著少婦的嫵媚輕熟性感,“陸景,小安。你們來了。”
  安溪笑著道:“白姐,我來蹭飯了。”她之前在云圖集團工作時,走白唯的門路辦過事,和白唯的關系處的很不錯。
  白唯笑著點頭,心中的遺憾沒有表露出來。接過陸景手中的生日蛋糕,放在客廳茶幾上,俏麗的回頭笑道:“陸景,謝謝你的生日蛋糕。”
  “總不能空手上門。”陸景笑著對白唯道,“有點突然,不過安溪的飯量很小,不麻煩吧?”
  “等會,我再炒一個菜就行。”白唯招呼著陸景、安溪到餐廳落座。這時,高麗瑩也換了衣服出來。她換了白t恤、牛仔短裙。小清新的打扮。
  白唯的廚藝很不錯。四菜一湯。開了一瓶紅酒,給陸景倒了果汁,四人邊吃邊聊。天南地北的海侃。白唯一肚子的話要對陸景說,但是礙著安溪,不知道怎么開口。
  吃過飯,高麗瑩將陸景帶來的蛋糕拆開,放到餐桌上,點上蠟燭,關了燈,房間里黑下來,就剩下窗外西單熱鬧的喧嘩聲隱約傳來,笑著道:“白姐,先許個愿望吧!”
  白唯笑了笑,道:“許完愿望就老了一歲啊。”在生日蛋糕面前雙手合十,默默的許了一個愿望。然后一口氣吹滅了蠟燭。
  看著表情神圣的白唯,想起她波折的人生,陸景心里有些感觸,輕聲祝福道:“白唯,生日快樂。”
  白唯,在白家最鼎盛時的京城第一美女,后來沒落到差點被人包-養,再到現在抓住機會重新成為京城四大名媛。有著獨特魅力的一個女人。
  雙十年華時,一顧傾城。在心理把握上有獨到之處。廚藝精湛,男人夢寐以求的紅顏知己。
  而今,虛歲33歲的女人,歷經磨難,思想成熟。可以在面對任何男人時,在人格上保持平等。這無關權勢、地位,只關乎人生的閱歷、思想。一個成熟嫵媚輕性感的少婦。
  窗外的幽光照射進來,偶爾有一聲汽笛的聲音,白唯美眸看著陸景,心里微微一動,她聽得出陸景這句話祝福里的感觸,精致的瓜子臉上浮起一個淺淺的嫵媚笑容,嬌柔的道:“謝謝。”
  白唯心中的情緒涌上來,走到陸景身邊,將他玻璃杯中剩下的果汁一飲而盡,倒上紅酒,勇敢的注視著陸景的眼睛,吐氣如蘭:“陸景,我為你用琵琶彈一曲東風破。”
  說著,走向房間中,將琵琶取了出來,坐在小客廳中的軟墩上,抱著琵琶,試了幾個音后,手法嫻熟的開始彈奏。
  東風破是周杰倫在2003年發行一首曲子。非常有名。是其早期音樂的代表作。歌詞近詩,極具意境。有琵琶譜。
  安溪驚訝的看著遠遠坐在窗邊的白唯彈奏如此具有感染力的曲調,心中不由的浮起東風破的歌詞。她去k歌時也唱過這首歌。
  “…你走之后,酒暖回憶思念瘦。水向東流,時間怎么偷。花開就一次成熟,我卻錯過。誰在用琵琶彈奏一曲東風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