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1705 展望未來

三天時間轉瞬即逝。周日上午,天空陰著,大團的黑云漂浮著,一副要下暴雨的架勢。
  湖東路大學城在6月中旬略顯寂靜,各大高校的院系各年級陸陸續續的結束期末考試,開始放暑假。湖東路大學城路段的步行街上人流明顯減少。
  上午11點多,陸景背著黑色的背包,和李菲菲一起從湖東路109號的風景擊劍館出來,并肩著往燕大東七門走去。
  風景擊劍館是風白露和陸景名字中各取一個字組合而成的名字。風白露4月份離開京城后,由風白露的幾名“小跟班”照應。前已經逐步的走上正規,對外營業。
  李菲菲在美國斯坦福留學時愛上擊劍運動,因而經常會過來練習、和人比試。陸景今天陪她過來練習。
  這家擊劍館本來也是吉永右典為追求她開設的,只是后來王燦將吉永右典打的變成太監,擊劍館轉手賣到了風白露手中。
  在風景如畫的燕大中走著。燕大各大院系陸陸續續的在放暑假,校園中人流量明顯減少很多。陸景和李菲菲很有默契的轉向林蔭小路,像大學生情侶那樣,挑著偏僻的小路前往燕大教師宿舍去的9號宿舍樓。
  李菲菲住在9號樓三單元4樓401。
  空寂無人的林蔭小路上,陸景和李菲菲走得近了些。對視著笑了一眼,陸景牽著李菲菲的手。李菲菲的手很漂亮,手指修長,指肚晶瑩如玉。光滑柔軟。
  陸景穿著休閑的短褲,t恤。背包中背著兩人的擊劍運動裝。李菲菲換了一身寬松的運動裝。高挑靚麗。藍色的棉質t恤,黑色運動短裙。纖盈修長的**十分漂亮。
  李菲菲不習慣在擊劍館的豪華更衣室中沐浴。運動后。只是在更衣室用她自己帶的干毛巾擦過汗就換了衣服離開擊劍館。她一會回到宿舍里再好好的洗澡。
  伸手將李菲菲光潔如玉的額頭上帶著汗漬的秀發拿開,陸景笑道:“菲菲,你剛才故意用劍戳我那么多下,等會回到宿舍,我得戳回來了啊。”
  李菲菲清秀如玉的俏臉上浮起紅暈。她當然知道陸景待會要怎么戳她。每次熱吻時都會給他那根東西硬邦邦的頂著。想著,臉頰都有些發燙,小聲嗔罵道:“流-氓。”又嬌嗔的說:“我沒故意。是你自己水平差。”這話說的心里有點心虛。
  她當然是故意欺負陸景擊劍水平不夠的。誰讓陸景老“欺負”她呢?
  陸景忍不住笑起來,和李菲菲一起牽手走在林蔭小路上,說:“菲菲。你知不知道,你心虛的時候,你的眼睫毛會抖動。”
  李菲菲驚訝的“啊”了一聲,用手摸了下眼睫毛,看著陸景的臉龐問道:“真的嗎?”
  陸景哈哈一笑,說:“當然是假的。哈哈,菲菲,你還說你剛才不是故意的。”
  “你…”李菲菲氣惱的咬著紅潤的嘴唇,生了一會悶氣。自己笑起來。
  說笑著到了宿舍。李菲菲愜意的在浴缸中泡過澡后換了一套寬松的家居白色睡衣出來。小花朵點綴在睡衣上,增添著清爽的氣質。此時,陸景已經將午餐準備好。
  叫的燕大附近錦江樓的外賣。陸景的廚藝一般。李菲菲雖然有廚房,但基本不開火。
  三菜一湯:番茄炒蛋。白切雞,排骨玉米燙,清炒小白菜。錦江樓是錦江餐飲旗下的高端中餐廳。大廚的手藝自是不用說。小菜最顯功力。
  李菲菲這套房子兩室一廳的布局。足有90多平米。客廳極為寬敞,直接和陽臺相通。卡其色的木地板筆直的鋪過去。以金屬質地的玻璃門隔開。通透性極佳。
  客廳中家具簡單,只擺放著一套米白色的沙發。六人座位的餐桌在一張巨大的日出風景油畫下貼墻擺放。
  陸景用李菲菲的浴室簡單的沖過澡。出來時。李菲菲已經沖泡好了兩杯清茶,怡然的坐在餐桌邊,一邊喝茶一邊等他出來。陸景心中涌起一陣居家的溫馨感。
  前世里,他曾經無數次的想過,假設他將李菲菲娶回家該是多么的美好。
  打量了一下陸景身上的小麥色睡袍,李菲菲嘴角翹起來,很優美的笑容,問道:“陸景,大小合身嗎?”
  陸景上次在她這兒留宿,各種旖旎自是不必說。她只許陸景吻她,愛撫,但禁不住他嫻熟的挑逗,內-褲濕潤了,無奈的去洗澡換睡衣。陸景洗澡后沒有換洗的衣服,湊合著睡覺。她前些天專門去為他買了幾套睡衣、睡袍、內-褲。
  “挺好的。開飯吧,菲菲。”陸景和李菲菲相對而坐,開始對付美食。邊吃邊聊。
  吃過飯,收拾后,陸景和李菲菲倚靠在米白色的沙發上說著話。李菲菲將頭倚在陸景肩頭,“陸景,清姐去漢城待產了?”
  陸景嗯了一聲,輕撫著李菲菲的秀發。李慕清是他前段時間親自送到漢城。在京城生產,肯定是滿城風雨。即便是清兒的父母默許兩人在一起,但是這個風險,他、清兒都承擔不起。
  聊著李慕清在漢城的情況,李菲菲有些好奇的問道:“陸景,我聽王燦說你打算退出京城世家子弟的圈子?是真的還是假的。”
  陸景笑道:“當然是真的。菲菲,這哪里需要作假。”
  李菲菲輕笑了一下,說:“別人都說你很狡詐啊,虛虛實實。我覺得也是。哦,你在世家子弟的圈子中不是很受歡迎嗎?香餑餑一個。喏,你今天晚上去白唯那兒吃飯,可別讓她把你給吃了。”
  白唯12日在白雁蘇飛舉辦的生日宴會她也去參加了。她知道陸景晚上要去白唯那兒吃飯的時間。陸景上午給她說過。
  “退出是因為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我會帶安溪一起去。白唯很理智。不會有事。”陸景微微一笑,溫聲道:“菲菲,你這算吃醋嗎?”
  李菲菲輕笑了一下。仍由陸景將她抱到他懷里去,頭枕在他的臂彎上。仰視著這個曾經和她訂了娃娃親的男子,紅唇輕吐了一個字。“算。”
  陸景的心弦給自己的初戀女郎撩動,低下頭,注目著清秀如玉的女郎:“菲菲,我晚上回你這兒。”
  …
  傍晚時分,陰了一天,小雨終于淅淅瀝瀝的落下,帶來夏日的清涼。燕子湖湖面煙雨朦朧。
  銀色的t9從燕大教師宿舍9號宿舍樓樓下緩緩的駛離。在湖東路大學城路段的cafe105門口接了人。約半個小時后,駛入燕子湖邊的高檔小區水藍灣。
  陸景問道:“靜雨,你住哪一棟啊?我先送你過去。”安溪下午打電話給他問他晚上在哪里匯合。他才知道安溪竟然也住在水藍灣。正好和她一起去西月區的東環街區。
  葉靜雨昨天到的京城。陸景委托她幫忙在水藍灣購置了一套公寓,于情于理都要見見她表示感謝。剛才打電話問她什么時候有空,正好這妮子在cafe105喝咖啡,順路捎她回家。
  葉靜雨今天穿著素色的長款t恤、黑色的打底褲,雪嫩明麗的女郎。一路上,故意托著下巴看著車窗外的雨,沒看陸景,有一搭沒一搭的和陸景聊著。聽陸景這么問,葉靜雨聲音清脆的道:“4號樓18層1801。”
  陸景一聽。頓時哭笑不得,“靜雨,你故意的是吧?”他委托葉靜雨幫他購置的用來和墨靜雯共筑愛巢的公寓就是4號樓18層1802。
  葉靜雨得意的對陸景微微抬一抬下巴,“你才知道啊?我今天下午以為你在燕湖家園呢。所以在cafe105喝咖啡啊。”
  其實,1801房間的業主就是她。給陸景說的那一套說辭都是隨口一編。她早就知道中心城市的房價肯定會漲。在京城中很買了幾套房子做投資。
  葉靜雨在商業上的眼光毋庸置疑。有大將之才。否則,也不會在20歲時就被冠以一個天才少女的稱號。
  陸景看著她明秀的眸子。忍不住笑著搖頭,吩咐十三開車。他有點拿這小妮子沒辦法。3月22日她和許雪一起來京城匯報工作時。就不加掩飾眼中的幽怨。
  對于一個幾番糾結后又愛慕自己的小女生,他能說什么重話?只是。他真的不欣賞葉靜雨這樣飛揚跳脫的性格。
  車到4號樓樓下,葉靜雨猶豫了下,白膩的小臉上帶著微紅,邀請道:“陸景,你要不要上去洗個澡?你身上有女人的味道。”
  陸景禁不住翻個白眼。這不是廢話么?他下午和菲菲一起睡了個香甜的午覺,又在床-上耳鬢廝磨了很久,身上沒有菲菲的味道才怪。
  “靜雨,不要逼著我和你談工作啊?”
  葉靜雨郁悶的撇撇嘴,嘟囔道:“不去就算了。我才不和你談工作。星期天呢。”說著,看著陸景的眼睛認真的問道:“陸景,如果現在我捅出個大簍子,你會不會幫我善后?”
  這個問題是雪姐教她的。她在感情上智商基本為0。
  陸景倚在車椅上,好笑的道:“多大的簍子啊?你現在是和華的互聯網女王,你說你捅簍子,我會不會幫你善后?”
  葉靜雨負責和華旗下除時代在線以及相關公司外所有的互聯網業務。
  葉靜雨就撇嘴道:“那你還嫌我性子不好?不管你喜不喜歡我,反正我出事,你都得給我兜著。除非你把我從和華給辭退。”
  陸景愣了下。好像還真是這樣。葉靜雨犯二得罪人,他還真的給她兜著。除非不用她。
  “靜雨,你今天沒發燒吧?覺得你怪怪的。”這根本不是葉靜雨這種人際交往小白能覺察到的啊。
  “你才發燒呢!”葉靜雨不滿的白陸景一眼,“一晚上3p不夠,還準備帶安溪過去4p。”
  我去。陸景一頭黑線。這才是正常的葉靜雨說話的風格。只是,很不可愛。
  ps:昨天看了閱兵,有點感慨。發在作品相關里。有興趣的書友看以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