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1703 退出(完)

陸景和墨靜雯在13日傍晚返回京城。京城中的一場夏雨已經消散,天機邊燒著紅霞。燕子湖水清波蕩漾。高考剛過,定海四中、大學城中似乎都彌漫著一股解脫、慵懶的氣息。
  和墨靜雯一起在水藍灣6棟1001號公寓吃過晚飯,擁吻后,陸景溫聲道:“靜雯,明天見。”
  他晚上要去和高俊耀和秦緯見面坐一坐。高婉薇給他打過電話:秦緯在風在水倒下后惶恐不安,一直想要聽陸景一個準信兒,求到她三伯頭上。
  墨靜雯穿著家居的粉色睡衣,嬌柔的依偎在陸景懷里,曲線嬌俏無比,低聲道:“真舍不得結束啊。如果晚上想你了怎么辦?”
  她才23歲,第一次體味到愛情的甜蜜、心愛男人的溫柔。明知道陸景晚上不可能留下來,仍用帶一點撒嬌的語氣說出來。
  陸景溫柔的撫摸著墨靜雯盤起的秀發,低頭吻著她精致明艷的臉蛋,“那就給我打電話。你知道我24小時不關機的那個手機號碼。”
  墨靜雯抬頭,一雙漂亮的杏眼看著陸景,噗嗤一笑,嫵媚無端。作為陸景的貼身大秘,她自然是知道陸景所有的電話和行程。
  “那婉儀姐可就會討厭我了。”墨靜雯又認真的看著陸景,嘆道:“陸景,你比我爸還風流呢。”
  陸景輕輕的笑了笑,抱緊燦爛若玫瑰的女孩。不會等他的女人早已經離開,而等他的女人,他又怎么能辜負?
  墨靜雯鵝蛋臉貼在陸景胸口。輕輕的蹭了蹭。
  陸景坐車抵達京城大酒店已經是晚上8點半。就著酒店門口明亮的燈光,陸景看了一眼手機:10樓1003號包廂。高婉薇早將房號發到他的手機。
  拉開車門下車后。高俊耀派來迎接他的是海益集團的副總龔平陽。龔平陽四十多歲,穿著淺灰色的西裝。身邊跟著一名提包的女秘書,笑著和陸景握手,示意道:“陸少,這邊請。”
  陸景微笑著點了點頭,和龔平陽一起前往10樓的1003號包廂。乳白色的西式格調奢華包廂中,高俊耀和秦緯在待客區的沙發上等候多時。
  見陸景進來。兩人都是笑著站起來,陸景微笑著和兩人握手。寒暄著,高俊耀邀請陸景到鋪著精雅白色桌布的圓形餐桌邊落座。
  龔平陽帶著幾名秘書忙碌的服侍著:泡茶、通知酒店上菜、開著紅酒、讓酒店榨果汁。
  高俊耀笑著道:“陸景,聽老唐說你前些天去了黃海。我那時在倫敦。剛好和你錯過。”
  陸景喝著茶,笑道:“婉儀在黃海領隊電子競技國家隊集訓,我去看她。中韓星際爭霸邀請賽。”
  秦緯很捧場的笑問道:“哦?那中國隊什么時候去韓國打比賽?”
  陸景笑道:“23號去韓國,24、25兩天是比賽時間。怎么,秦總對電子競技有興趣?”
  秦緯笑呵呵的道:“陸少關注的行業,我必須有興趣啊。”
  陸景在京城中是公認的商業風向標。他既然關注電子競技行業,并且大力推動,這里面的商機自然不必說。而秦緯這么做,其實是投陸景所好。
  這話說的陸景、高俊耀都笑起來。包廂里的幾名助理、秘書們也附和著笑著。氣氛融洽。
  這時。京城大酒店的服務員送上菜肴,湯水。一旁秦緯的秘書小羅給高俊耀、秦緯倒了紅酒。又給陸景上了一杯酸棗汁。高婉薇給高俊耀提過:陸景最近在戒煙戒酒。這時,他們自然不會犯陸景的忌諱。
  高俊耀微笑著舉起酒杯,說道:“陸景。謝謝你對薇薇的支持。我敬你一杯。”
  這杯酒要是擱在兩年以前,高俊耀肯定是無論如何都不會敬的。陸景禮貌的笑了笑,喝了口果汁。說:“是薇薇自己足夠出色。”
  這是一句大實話。如果不是高婉薇能把笛子吹得那么好,那天閔雯的“偷襲”戰術就成功了。
  高俊耀以為陸景是謙虛。笑了笑。
  秦緯略微一沉吟,開口說道:“陸少。華橙基金受困于格局,我最近想要投資海外,只是摸不準國際風向,想請跟在陸少身后做操作。”
  陸景早知道今天這頓飯的含義,秦緯想要向他賠罪。還沒有表態,高俊耀笑道:“陸景,秦總打算先向緬北的醫療、教育事業投資2000萬美元。”
  在緬甸大力推行漢語、增加漢語人口是陸景的長期戰略。六大世家在這個項目上總計投資了數億美元的資金,這是跟著陸景指揮棒轉的“投名狀”。
  這才有之后在印尼石油項目上的合作。在印尼聯合石油公司最近一期的股權調整中,六大世家成功的獲取了3%的股份。和華的股份消減至31%。
  而就他所知,華橙基金在印尼聯合石油公司之初就獲取了1%的股權。
  這價值3億美元的股份是陸景當初為了換取華橙基金在他和風在水之間的站隊做出的讓步。因而,秦緯陽奉陰違的行為在某種程度上來說是相當惡劣的。
  無怪乎,他現在迫切的想要聽到陸景親口“赦免”他的承諾,以至于寢食難安。
  說起來,之前還是他有求于秦緯,現在高婉薇進京成為京城四大名媛之一,而六大世家投效在陸景麾下,現在是秦緯有求于他。
  這種成就感讓高俊耀一時間心里有點荒謬的感覺。他對陸景可不是那么心服的。
  “哦?秦總想通了?”陸景笑著看向秦緯,語氣略有些諷刺。上次為幫助戴安娜的好友斯嘉麗順手敲打了秦緯一下。看來,秦緯嚇的不輕。
  秦緯訕訕的一笑。五十多歲的人,在京城中能量頗大可以叫京城四少高暢小高的男人。在陸景面前不敢多分辨一句。
  包廂中安靜下來,眾人屏住呼吸。等待陸景說話。
  陸景笑了笑,喝了口酸棗汁。淡淡的道:“印尼聯合石油公司的股份華橙基金繼續持有吧。希望華橙基金在緬甸那里的投資不要讓我感到失望。”
  秦緯松了一口氣,滄桑的臉龐上露出釋然的神色,道:“陸少,我會的。”
  9點半左右,高俊耀和秦緯帶著眾人一起送陸景下樓。陸景坐到車中。碧綠色的寶馬X7平穩的駛向西月區陸景家中。高樓大廈間的燈光落在車內,照射在陸景的臉龐上。明暗不定。
  他沒打算繼續追究秦緯。雖說要坑秦緯很容易,但是要顧忌他背后的秦家。既然秦緯愿意低頭認錯,他沒有必要將他往死里整。
  樹敵太多,智者不為。
  他的注意力需要轉移到和華的發展上。在京城中消耗過多的精力沒有必要。
  唐悅從江州給陸景帶了江州那邊手機廠商關于S7陰謀的消息:基本上所有的國產手機廠商都想要在S7項目上分一杯羹。他們準備在下個月月初于江州舉行的數字手機技術協會例會上發難。
  14日上午。陸景在景華大廈頂層的辦公室中,和回到京城的周復生、已經在京城的程建楓、從江州趕來的楊顯開小會。唐悅、墨靜雯、余樂、季婉彤列席。
  “這些人很搞笑啊。沒搞清楚到底誰是蛋糕師。惹惱了蛋糕師,他們一塊蛋糕都分不到。”陸景放下手中的茶杯,微笑著說道。
  景華總經理楊顯笑著道:“如果堅持hx移動設備操作系統是閉環的話,我們可就是和所有的國產手機廠商為敵啊。”話是這么說,卻語氣輕松的不行。
  來到京城代表景華和聯通、移動兩大運營商談判的程建楓皺眉道:“那些手機廠商要搞清楚一點,是我們控制著他們的命脈,而不是他們控制著我們的命脈。”
  作為景華電子業務的最高負責人周復生拍板道:“我們不用管他們的意愿。按照原定計劃對外公布。hx操作系統是一個閉環的移動設備操作系統。
  只提供開發接口給開發者、程序員用于開發第三方應用。不會以山寨機的形勢的提供手機模組。至于,國產手機廠商是否反彈。我們不予理會。”
  這一點,與會的所有人都沒有異議。市面上的山寨機模組兩大公司:景華、科訊占據了95%以上的市場份額。那些廠商能翻得起什么花來?
  陸景問周復生,“老周,安卓公司還要多久可以對外公布第一個版本的操作系統。”
  山寨機市場那么大。景華怎么可能放棄?真正要用作山寨機系統的將會是免費的安卓系統。
  周復生道:“android公司在轉讓20%的股份給美國聯合投資控股有限公司(AUI)后,在AUI的實際控股股東安迪-摩根的牽橋搭線之下,安卓和美國其他IT公司的合作進度大幅加快。預計將在明年年中可以拿出1.0操作系統版本。代號:阿童木。”
  當初景華hx系統和美國的一些硬件廠商談了很久才談下來,足有兩年多的時間才搞定。
  安卓公司的操作系統版本涉及到全球主要的硬件、軟件廠商。而由安迪-摩根出馬,這一進程大幅加快。預計只要三到五個月就可以達成合作協議。剩下的時間都是聯合開發與調試的時間。安迪-摩根在美國的影響力可見一斑。
  陸景點點頭。
  程建楓建議道:“景少。我們可以先把消息放出去,先安撫下國產手機廠商們的情緒。日后再清算這次牽頭的聯信、東興、聯訊三家公司。”
  陸景沉吟了幾秒,認可程建楓的意見,說:“行。按建楓的意見辦。先讓國產手機廠商們等等。治療下他們的紅眼病。白眼狼要秋后算賬。”
  楊顯就笑,“日后提供給他們的手機模組統一加價兩成,保管讓他們的手機業務量在一年之內逐步萎縮。”
  手機行業是個風云變化的行業。一般都是季度來做某一款機型的銷售計劃、目標。
  陸景笑了笑,問著景華三大巨頭:“我們在全球市場的手機銷量什么時候可以超過諾基亞?”(最新更快,搜索風雨小説網WWW.44p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