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1702 退出(一)

陸景點點頭,說:“有點印象。”
  王燦道:“是這樣的,薇薇為她和一個投資商發生沖突了,投資商要她陪酒,她不愿意,報了薇薇的名號,投資上是原來的一個頑主,沖著郭詩煙去的…”
  陸景笑著道:“王燦,四大名媛都確定了,我現在不管京城世家子弟圈中的事了。你看著處理吧。”
  王燦叫道:“我靠,你小子準備當甩手掌柜啊?那我得累死累活了。”
  陸景聽的哈哈一笑,說:“你別說的那么凄涼啊。我就問你,你喜不喜歡跟在圈子混嘛?”
  王燦笑道:“得,說不過你。你前些天去云春看白露了?她在云春怎么樣啊?好久沒她消息了。”
  陸景笑道:“之前和白露約好的。嘿,云春是藍天白云,青山綠水,你說白露怎么樣?哦,王燦,我白唯說唐略看事的水平還可以,你有時間帶帶他。”
  王燦笑了笑,有點明白了,說:“行,我明白了。改天再約你喝酒。哦,你和你家婉儀備孕還沒結束啊?”
  陸景沒好氣的笑罵道:“我靠,你小子存心在我傷口上撒鹽不是?”說起這事,他就有點郁悶。
  李慕清那次一發中的,但前些天聶問白給他打電話說,她沒懷上。陸景估摸著李慕清那次才是意外。他還需要持續的治療。
  王燦哈哈大笑,他只是想找陸景喝酒而已,倒不是要問陸景隱私。即便是好兄弟,還是有各自的私人秘密。連忙轉移話題。“過幾天秦成文兒子的滿月酒你去吧?”
  “去”
  “行,行。到時候見面聊啊。”王燦笑著掛了電話。此時,他正在通義區槐白新村的王者電子競技俱樂部中。
  這是一棟15層新建的高樓。王者俱樂部的總部,分為辦公區域,宿舍,訓練室、榮譽室等等。王燦此刻就在他位于10樓的辦公室中給陸景打電話。
  “咚咚”的敲門聲響起。
  王者俱樂部的總經理祁喆帶著一個漂亮的女孩在門口冒頭,“王少,這是《電競周刊》的金牌記者柳凝,明天晚上我們戰隊和血玫瑰的比賽由她報道。我帶她在俱樂部到處串串門。”
  電競周刊是cgl游戲集團下屬的電子刊物,是國內銷量第一的電子競技雜志。
  王燦哦了一聲,招呼著兩人坐下。閑聊了幾句。
  柳凝穿著春夏系列短裙,簡潔大方,清新靚麗,分分鐘秀出大長腿,湊趣的道:“王少,剛進來時看你在沉思,是在思考電競行業的大事嗎?不知道我能不能提前知道?”
  王燦笑著搖頭,道:“不是電子競技行業的事情。而是另外一個更為高級的圈子。有人要退出江湖了,可江湖上仍有他的傳說啊。”
  王燦這番沒頭沒腦的話讓祁喆、柳凝聽得二丈摸不著頭腦。兩人沒法聽懂王燦的感嘆。
  打發走兩人后。王燦坐在辦公桌后自己笑了笑。想起九六年他和陸景一起去大唐雨景與莫心藍談判的情況。當年青蔥的歲月。
  現在陸景在在巔峰成為王者之后要退出了。而他還得在這個圈子中混下去。他可沒有陸景的志向。悠閑度日未嘗不是一種幸福。
  想了想,王燦撥了唐略的電話,“小唐啊,嗯。我王燦,現在有空嗎?來王者俱樂部這里陪我打兩把星級吧!”
  陸景和墨靜雯抵達水藍灣6棟1001號公寓時,天際邊的小雨已經變成了中雨。
  陸景打開房間的門。將鑰匙遞給墨靜雯。墨靜雯笑了笑,接過來。這是她和陸景的愛巢。跟在陸景身后進了房間。
  這是一間超豪華的復式公寓,面積達到近400平方米。有4個房間,6個衛生間,環繞式陽臺,從陽臺上可以看見燕子湖景觀。
  青春明麗的雙胞胎溫雪、溫藍已經將精美的菜肴準備好。見陸景進來,將餐廳中食盒上的蓋子揭開,然后悄然的告退。
  陸景的廚師團隊中,特級廚師都有好幾位,擅長各種不同風味的菜系,只是溫氏姐妹最得寵,和陸景接觸這種露臉的事情都由她們來。
  溫雪、溫藍離開后,整個復式公寓就只剩下陸景和墨靜雯。陸景將墨靜雯抱在懷中,促狹的笑問道:“靜雯,是先吃飯,還是先被我吃?”
  墨靜雯今天穿著雅致時尚的立領黑色針織衫,搭配著水洗白的牛仔褲。踩著高跟鞋,雙腿修直。越發的顯得她的俏臀挺翹。性感撩人。她可是被時代周刊譽為亞洲最性感的女人。
  然而,靜雯的性感是內斂的。她更多的表現出的是大家閨秀的嫻雅明艷。
  墨靜雯明艷照人的臉蛋上浮起嬌羞的緋紅色,嗔陸景一眼,說:“當然先吃飯啊。我傻了才會選后一項。”旋即,輕輕的一笑。陸景有點急色呢。
  她為她自己的魅力能吸引到他感到高興。又覺得他之前的等待感到好笑:你早干什么去了啊,我又不是不讓你吃?
  陸景笑了起來,和墨靜雯一起洗過手,一邊擁吻著,一邊走到典雅精致的餐廳中吃晚餐。溫雪、溫藍的廚藝越發的精湛。炒了四道小菜,一個雞湯。
  享用著精美可口的食物,陸景和墨靜雯隨意的聊著。聊著往事,聊著墨靜雯的母親房玉;給崔七月派人害死的東南狼王墨承,她引以為傲的父親,陸景已經為她復仇;同父異母的妹妹墨知秋;房玉和聶問白的恩怨,她和墨知秋小時候的吵架…
  聊了很多。吃過飯,在房間里看雨。陸景溫柔的撫摸著墨靜雯牛仔褲包裹的美臀,“靜雯,給我看一下你帶的那枚鉆石。”他早發現墨靜雯脖子上帶著項鏈。項鏈下是他送給她的那枚天價鉆石。
  墨靜雯嬌羞的低聲道:“在胸口呢,你幫我解開。”一切順理成章。
  主臥室的燈光柔和。鋪著藍底花色床單的大床上。陸景溫柔的俯視著墨靜雯,分開她的雙腿。輕聲道:“靜雯…”
  墨靜雯點了點頭,隨即,一聲清啼,“陸景,疼啊…”
  陸景一連幾天都在陪著墨靜雯,如膠似漆。靜雯20歲到和華應聘,他親自面試,靜雯說要成為他的女校書。3年半后,她的這個愿望早就實現。
  6月9日參加完秦成文兒子的滿月酒宴后。陸景和墨靜雯去了商云市碧湖酒莊度假三天。期間,白唯在白雁蘇飛舉辦她的33歲生日宴會,陸景都沒參加。
  陸景接到白唯的問詢電話時,正和墨靜雯在碧湖酒莊別墅二樓的品酒室中小酌。碧湖酒莊自釀的紅葡萄酒。口感比起法國波爾多地區的葡萄酒自然是差些。但也只有一股風味。
  品酒室是一間紅木裝修格調的寬敞房間,長長的木桌邊,墨靜雯穿著白色鏤空繡花長衫,新瓜初破,舉手投足間有著女人嫵媚婉約的韻味,帶著隱約的性感。
  陸景輕吻了墨靜雯一口。臉上帶著發自內心的愉悅笑容,接了電話。和靜雯在一起的這些天,他很愉快。
  “陸景,我33歲了…”白唯語氣感嘆著。帶一點微醉。她剛才白雁蘇飛回家。想著陸景沒來她的生日宴會,心里有點不痛快,徑直給陸景撥了電話。
  陸景聽謝晉文提過。今天是白唯的生日,笑著道:“白唯。很抱歉,沒有參加你的生日宴會。”
  白唯輕聲道:“沒事。只是很想告訴你一聲。”
  陸景微微沉吟了幾秒,說:“白唯,過段時間,我請你吃飯吧。”以他和白唯的關系,不去參加她生日宴會是有點不妥。但是,他已經完全退出了。有些場合不用去。
  白唯笑道:“算了,還是我請你吧。到時候,我給你彈奏一曲東方破。陸景,你最近很忙?”5月9日晚,她的琵琶演奏很出色。
  陸景一愣。這叫他怎么回答?
  他確實很忙。現在他關注的是S7的銷量問題。程建楓已經到了京城,兩人已經見面討論過幾回。但他又確實不忙。因為,他有時間陪墨靜雯來商云市度假。
  墨靜雯明媚的無聲嬌笑,嬌嗔的白陸景一眼,輕輕的依偎在陸景肩頭。她決定跟陸景在一起,就知道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電話里,白唯嘆口氣道:“陸景,不是事情都可以交給手下的人去做嗎?你都是王者了啊?”
  白唯一句責怪的話都不說,但是話語里透著濃濃的幽怨。陸景無奈的一笑,他和白唯真沒什么。不存在始亂終棄,也不存在拔鳥無情。“白唯,京城世家子弟的王者不是我想要的。哦,這周日晚上吧,我去你家里做客吃飯。順道欣賞你的琵琶曲。”
  他看中的全球手機市場的王冠。而王冠距離他手邊已經不遠了。
  白唯心情好了些,期待的道:“那說定了。”
  掛了電話,陸景搖搖頭,“靜雯,周日晚上你陪我一起去。”
  墨靜雯笑了,她笑起來很好看。很明媚的笑容,有著不知覺的嫵媚,“我要是去了,白唯能把我給吃了你信不信?好了,我反正對你沒什么信心。你要收她,我絕對不會有意見。”
  陸景一頭的黑線。實在有點無語。
  墨靜雯托著香腮,笑道:“陸景,還有云玉致哦,我聽余樂說,她到紐約后是董晚瑤接待她的。”
  陸景無力的辯解道:“靜雯…,我和云玉致沒什么。”墨靜雯咯咯嬌笑。她忍不住想打趣陸景幾句。其實她知道陸景和云玉致沒什么,當時還有個高婉薇在現場呢。
  陸景將她抱起來,笑道:“靜雯,存心氣我是吧?好,我要拿你出口惡氣。你就等著明天起不了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