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69 開發區的肥肉

高科技公司并不需要真的是搞高科技的產業,只是掛一個名字而已。凌雪月深諳資本運作之道,自然知道土地資源在公司資產中的分量。毫不客氣的說,就算是一家空殼公司,擁有大量的土地資源后,隨隨便便做點門面功夫,再發布數據鼓吹一番,股價就會大漲。
  而將土地用著開發高端住宅,酒店,商業地產更會獲得暴利。
  凌雪月從莫心藍那里得到消息后,立刻著手收集資料,積極的做著準備工作。
  江州機場與香港,紐約的國際化機場無疑要寒酸許多。凌雪月手里拿著助手胡恒給她準備的資料。剛才在飛機上她已經大致看過,主持江州經濟開發區工作的書記和區長分別是江州市市_委副書_記、黨校_校_長王萬強和江州市市_委副書_記,常_務副_市長陸江的人。
  這倒是奇怪了,江州的熊書記和童市長都沒能在開發區里放人嗎?他們不看重這個經濟開發區嗎?那報紙上的宣傳口號還喊得那么響?
  出了江州機場,凌雪月在車里仔細的琢磨著,突然接到了丈夫杜正鵬的電話,“雪月,你去江州了?”
  “嗯。鵬哥,你不用擔心我,我知道你的顧慮。”凌雪月臉上露出溫柔的笑容。
  “陸江這個人能力很強,可惜我們的政治理念不符。你要小心,對上他寧可吃點虧也要不要逞強,我知道你的性子…”
  凌雪月微微嗔道:“鵬哥,我又不是小女孩。我知道了。”她足小了丈夫八歲,在他面前一直都是嬌妻形象。她也很享受被丈夫呵護。
  坐在副駕駛座上的胡恒心里頗為感嘆,凌總這樣的女人也只有在她丈夫面前才會流露出這樣的小女孩情緒。誰能將此刻的她和那個資本市場上殺伐果斷的女強人聯系起來呢?
  誰又能想到執掌20億美元公司的領軍人物會有如此生活化的一面呢。
  …
  到黃昏時,淅淅瀝瀝的小雨終于停歇。金紅色的夕陽光輝柔和,照在星空網吧里面仿佛是涂了色彩的油畫。關寧白皙的肌膚在夕陽的光輝之下似乎也透著光芒,嘴角溢著淺笑,使她眸子的瞳光愈發的美麗,有著春色正濃的清純氣息。
  “看什么,傻瓜!”見陸景凝視著她,她轉過頭淺笑著嗔道。眼角的余光往遠處瞄了下。
  這是星空網吧二樓的女生上網專區,靠在西邊臨街的窗戶邊。明亮的玻璃可以讓南陽街上走動的學生們輕易的看到在這里上網的女孩。臨近女生區的區域被規劃為無煙的商務區。女生區只用齊胸高地透明鋼化玻璃分隔開,坐在商務區里無論從那個角度都可以看到上網的女孩。
  網吧還沒有營業,坐在這里上網的就只有陸景和她。
  陸景在教關寧網上沖浪。手指不時的在她手心撩著,讓她心虛的想要冒汗。
  “只是突然覺得你好美。關小寧,你說我現在親你一口會怎么樣?”陸景雙手扶著關寧的香肩,鼻尖都差點要觸到她白嫩的臉蛋。
  關寧微微仰著頭看陸景,秋水般的眸子里有著嬌羞,“我們兩個會成為大家的笑柄。”說著話,卻是一點都沒有把陸景推開的意思。
  “咚!”電腦的窗口突然彈出一個對話框,“你們兩個膩完沒有?人到齊了,我們要開始慶祝時代工作室成立。”
  陸景扭頭去看二樓樓梯口處類似休息咖啡廳式的綜合吧臺,宋雨綺正戲謔的笑著招手示意他和關寧過去。
  顯然這個消息框是那邊的電腦發過來的。
  吧臺里七八個人正拿著灌裝啤酒興高采烈的聊天。曹兵見陸景和關寧牽手走過來,有些尷尬的撓了撓頭,到嘴邊的話又給咽了回去。他有點發怵。徐瓊幫他說道:“陸景,曹兵也想到這邊來工作。這邊工作氛圍寬松,環境也好,比孟漢生的公司要好得多。”
  陸景笑著點點,對曹兵說道:“你和李群說一聲就行。他是負責人。”曹兵扶了扶自己的眼鏡,有些意外的說道:“謝謝!”他倒沒想到陸景這么輕松就同意了。
  宋雨綺遞了一聽可樂給關寧,關寧抿嘴笑道:“謝謝宋老師。”宋雨綺拉一下她的衣袖,笑著道:“關寧,你要是肯在這兒當收銀員,我保證網吧生意肯定火。”
  陸景笑著道:“我可舍不得。”一旁的陳蘇子指著網吧西側臨街的女生上網區笑道:“你有什么舍不得啊?也不知道是誰想出個讓女生來這兒上網招徠生意的主意。你想出這么個色狼主意足見你的本色。”
  “蘇子同學,你這是赤luo裸的污蔑。我做過市場調研的,現在大學里面的女孩們根本就沒有一個好的上網環境。
  計算機房里面時常限制外網,并且位置有限,帶寬不夠。女生里面有電腦的有又很少,你倒是說說那些要做畢業設計的女生怎么辦?想要上網查資料的女生怎么辦?
  外面那些臟亂差的黑網吧,小網吧就不用提了。調查顯示,根本就沒有幾個女生愿意去那些烏煙瘴氣的地方一邊吸二手煙一邊上網。星空網吧卻能夠提供這樣干凈,整潔,明亮,舒適,安靜,清新的環境。
  這是針對市場需求做出的反應。”
  心里跟著補充了一句,“有女孩上網的地方,會缺少生意嗎?”
  陳蘇子被陸景說得一愣一愣的,一時間想不到反駁陸景的理由,就說道:“反正你就是色狼。”眼睛刁蠻的橫了陸景一眼。
  關寧抿著嘴笑。她知道陸景又在蒙人,他壓根就沒做過什么市場調查。前些天還和自己抱怨沒有找到合適的人來幫他打理網吧呢。
  陳蘇子正要再說什么,手機響起來,她走到吧臺的窗邊接電話,過來一會走過來懊惱的說道:“真是麻煩,我老頭子來了,晚上不能陪大家吃飯了,你們吃得開心啊!”
  說著,風風火火的沖下樓去。宋雨綺對著她的背影喊道:“慢點啊,蘇子!”
  時代工作室的慶祝儀式很簡單,幾個人舉杯將灌裝啤酒一口干了,李群說了幾句打氣的話,然后叫了盒飯在網吧二樓里吃著。美其名曰,創業還未成功,大家需要節儉。
  網吧還沒有開業,里面空蕩蕩的,倒也不虞沒有位置。幾個人散坐開一邊吃飯,一邊聊天。
  淡淡的暮色中,教學樓,宿舍都亮起燈火,遠遠看去有著繁星點點的感覺。吃過飯后,陸景摟著關寧在校園里散步。
  “陸景,我是不是很沒用啊,什么忙都幫不上。”關寧有些郁悶的抿嘴,右腳輕輕的踢起。
  “你陪著我,我就很快樂。”陸景伸手撫摸著她滑膩的臉蛋,很認真的說道。
  關寧展顏一笑,仿佛幽暗夜色里鮮艷的花朵,風情嫵媚。陸景意動的想要吻她。
  “噓!”有人吹了一個口哨,接著說道:“陸色狼,太有傷風化了。”
  關寧臉紅得躲在陸景懷里,不敢看是誰。陸景就著路邊的微光看過去,立刻就看清楚迎面而來的是長腿美女陳蘇子。
  她身邊還站著陸景的一個熟人。陳國波搓著手,尷尬的笑道:“景少,不好意思啊,蘇子的性子一向大大咧咧的。”
  陳蘇子驚呼道:“爸,你嘴里的景少是他?”過年的時候,劉縣長上位,縣里將欠家里的錢給還上了大半,父親也終于不用過年外出躲債。聽父親話里的意思很有可能是一個叫景少的人把縣委書記陶老色鬼整了下去,只是怎么都想不到這個景少會是她認識的陸景。
  陸景抱著關寧,有些奇怪的道:“老陳,你是陳蘇子的父親?”
  “呵呵,是的。景少,縣里的事多謝你了。”又對陳蘇子說道:“別沒大沒小的,要尊重景少。”
  陸景笑著擺手,“什么事?我不明白你在說什么。有些事情不要亂說。”
  陳國波嘿嘿笑著道:“我明白。我明白。”說著對陳蘇子道:“都讀研究生了,還沒個正形。景少是我們家的貴客,你要尊重他。”
  陳蘇子烏黑的眼睛珠子四處亂轉,忽而說道:“哦,爸,我想起來我還有衣服沒有洗,我回宿舍洗衣服,不送你了啊!”說著,飛快的溜走。她才懶得聽她爸廢話。她還得回宿舍去消化陸景是景少這個消息。
  “哎,你這孩子!”陳國波喊了一句,心里嘀咕道:“這不就是送你回宿舍嗎?什么時候變成送我了。”
  “景少,那我不打擾你,明天我請你吃過飯。”
  “行。你和老何說好吧,讓他把食堂的事情安排好。我們去他家里下館子,我好久沒有吃他弄得魚了,還真有些懷念。”
  等陳國波走后,關寧好奇的問陸景,“什么事啊,陳蘇子的父親對你為什么那么客氣?”
  陸景笑著說了一邊陶書記威逼陳國波獻上女兒的事情。關寧嘆了口氣,說道:“陳蘇子天天笑容滿面,我要是碰到這樣的事情,早就愁死了。”
  “她那是神經大條,沒心沒肺。哪里及得上你細膩溫柔的心思。”陸景終于忍不住吻了她一口,舌尖纏繞著她滑膩的小香舌,十分**。
  撩人的情思迸發出來。熱吻就足以勾起年青戀人心底的激情。
  陸景開著車帶關寧回后湖別墅。幾番纏綿之后,將一腔情思都泄了出來,才送關寧回江州大學的宿舍。她終究沒好意思留下來過夜。葉儀她們幾個室友的問題可刁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