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6 門檻與消息

“我哥知道嗎?”陸景沉聲問道,該來的終于來了,時間比前世提前了兩天。“恩-,已經給陸司長報告過。”
  陸景與劉兵聊了幾句,結束了與他的通話,撥通了大哥那邊的一個座機號碼。電話是一個小女孩接的,過了一會,大哥的聲音才從里面傳出來,“小景,是我。從劉兵那兒拿的號碼吧。”
  “恩,哥,他們動手了。他們的最終目的還是破壞你在石橋鎮推行的低保制度。”
  “呵呵”大哥在電話里笑起來,“小景,要沉住氣,這件事不要輕易的下結論。我會關注的。”
  大哥沉穩的態度與溫和的語氣讓陸景心中的陰靄慢慢消失,身心放松下來。雖然不知道大哥的政治牌要怎么打,相信應付這次危機絕對是沒有問題的。
  “在學校里面好好學習,你們期中考試要考了吧,這一次可不要拿個倒數第一啊!不然開家長會我坐在里面就難受了。”大哥在電話里語氣輕松的囑咐道。
  陸景撓頭,怎么都把他當小孩呢,他現在哪里有心思學習呀,“哥,等你回來聊吧,我有點自己的想法。”
  “好吧,明天晚上,明天晚上有時間吧?”
  陸景驚喜的道:“明天,哥,你明天就回來?”
  “恩-,事情處理好了,自然要回去。”電話里傳來說話的聲音,就聽得大哥說道:“行吧,先這樣,回去再聊。”
  “好!”陸景掛了電話,若有所思的向隔壁的一家賣炒飯的小店走去。
  大哥能提前回京城,無疑是在向某些人表明他對石橋鎮的掌控力,是隱晦的警告,不要在試點鎮上搞風搞雨。但蓄謀已久的劉衛家肯定是不會甘心罷手的。
  大哥既然敢提前回來,證明他對留在石橋鎮的布置是有信心的。這么說來,這次風波安然度過的可能性是80%,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那200萬的去向。
  陸景這時候也不想再去糾結這個事情,畢竟有些事不是他能控制的,他已經盡了自己的努力去猜測,尋找。瑕疵不是想剔除就能剔除。如果大哥日后在進步時,被人用這個拿來說事,只能再想其他的辦法進行應對。
  現在,在施展他的商業抱負之前,除了需要克服資金的難題之外,他首先還必須要說服大哥和老頭子同意他去經商。
  一般情況下,像他這樣的家庭,家里會對他人生的路會有一個大致方向上的安排。不是說沒有家里的支持就不能去經商,也不是說非得按照家里的安排去走以后的路,但是如果能取得家里的支持或者諒解,絕對事半功倍。最少每次回家是不用被七大媽、八大姨苦口婆心,語重心長的教育吧!
  “哎-,陸景,等一下!”身后傳來一個女孩的聲音,陸景回頭看去,見穿著校服的林蓉正快步越過幾個慢步談笑的男生走過來。她本身有些胖,再加上寬大的青藍色校服更顯得有些臃腫。
  “剛到你們班上找你沒找到,有人看到你往校外來了。”林蓉的圓臉有些微汗,正是急步走路后的表現。
  陸景在一顆梧桐樹下停下腳步,淡淡的看著她,他與林蓉談不上有什么交情,不知道她有什么事情。
  “下周末我們學生會會在藍錦酒店與英華國際的同學一起舉辦聯誼舞會,邀請你參加。”
  陸景點點頭,“我知道了,看情況吧!”這個聯誼舞會他跟著王燦去過幾次,沒什么意思,一堆小屁孩學著大人們搞社交活動。難道跳跳舞,喝喝紅酒,就能說明自己是個入流的人物嗎?記憶中,他是為了見李菲菲才跑去的,但根本就沒見到李菲菲。據陸景現在的推測,應該是李菲菲知道他來了,就離開了吧。
  林蓉看得出陸景有些敷衍,笑了一下,“好吧,到時候你要有興趣參加可以來找我。”
  “行,到時候再說吧。”陸景和林蓉打個招呼,轉身向人滿為患的賣炒飯小店走去。
  林蓉看著陸景的背影,神色有些不滿。要不是董冰提議,學生會主席李聞道贊成,以她對陸景惡劣的印象才不會專門過來邀請陸景。以前在四中與英華國際的聯誼酒會也見過陸景,不過他根本就不出眾,當時她們幾個人都推測他是跟著英華國際讀書的朋友混進去的。
  聯想到最近四中里陸景和他的英語老師方琴有染的傳言,林蓉搖頭笑了一下,轉身走回四中里面,一路上不時的和相識的人打著招呼。
  如果陸景真的如董冰所說的背景深厚,那高三(二)班的豬毛譚要當心了。有人的地方,就有圈子。豬毛譚雖然有資格參加聯誼舞會,但是以他的能力和家庭背景,根本就不在四中最頂尖的圈子內。這種秘聞想來他是不知道的。
  林蓉將雙手插到衣兜里,從寂靜的小路走向食堂。最近豬毛譚炮制了兩條流言。第一條就是高三(四)班的關寧在永極夜總會做小姐,第二條是高二(七)班陸景與英語老師方琴有私情。
  這兩條傳聞有鼻子有眼,聽說,有部分人還看到了照片。但她是不怎么信的。
  一路上走到食堂二樓,一名穿著耦合綠色的外套,青色長褲,梳著一個發髻,身材高挑,神清骨秀的女生招手道:“這邊,林蓉!快點呀,就等你了。”
  “晚婷!”林蓉愉快的笑起來,陸景帶給她的那點不愉快被拋之腦后。
  …..
  陸景吃過午飯和一個高個兒,瘦瘦的男生一起走向校內。高個兒男生穿著白色T恤,咖啡色休閑褲,腳下一雙阿迪達斯的休閑鞋,一邊走一邊說道:“陸景,你一定要來啊,聽說董校花會來現場助威。咱們七班能不能踢贏十班就看你了。你可要讓我在她面前露一次臉。到時候我把進球獻給她。”
  陸景笑了一下,張濤說的校內的足球循環賽,因期中考試休戰一周,下周中又會重燃戰火。陸景的足球技術不見得怎么好,但是他體力好,身體好,有速度,有力量,是班上防守型后腰的不二人選。
  “再說吧,沒事我一定去。”
  張濤笑道:“那可不行,今天你得給我一個準話啊。”說話間就到了楓葉大道的分叉路口,陸景下午根本就沒打算再去上課,揮了揮手,“再看吧!回頭見!”
  “你這家伙。”身為體育委員,兼任班隊組織核心,隊長的張濤嘀咕了一句,心里開始尋思著要是陸景不來,找誰可以打這個位置。想來想去,似乎沒有人比他更合適。
  陸景將運動鞋踢掉,屋子里十分陰靜,光線從客廳窗戶外的墻壁上折射進來,并不強烈,似乎還帶著綠色爬山虎的清涼。他倒在沙發上,一會準備好好睡個午覺,這幾天他一直就沒有好好休息過。現在正式的較量開始,他反到有一種徹底放松的感覺。當然,大哥淡定自若,舉重若輕的態度給了他很大的信心。
  “咚”,“咚”,“咚”
  有人在敲房間的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