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691 云圖集團的權力

聽到關鍵的地方,云玉致表情鄭重的聽陸景說話,屏氣凝神的看著陸景。
  陸景道:“在說這個話題之前,還需要提一個問題,我需要什么?”
  云玉致又是一陣迷糊。
  陸景微笑著道:“你不會以為我無償的幫你吧?”
  云玉致底氣不足的道:“可是,我爸選擇昆成汽車作為云圖集團的戰略投資者啊…”
  陸景道:“昆成汽車成為云圖集團的戰略投資者只是確保云玉致的董事長控制權。至于,你是否能經營好公司是她自己的事情。”
  云玉致心情低落的點點頭。
  陸景又笑道:“當然,你經營不好,我和薇薇的投資打水漂也很心疼。還有薇薇當中說找我解決云圖集團的問題,我得給出解決方案。”
  云玉致哦了一聲,眼睛微微發亮的看著陸景。這是陸景幫她的理由。
  陸景再說道:“現在昆云汽車的電動汽車賣得非常好。但是有一個很大的隱患就是昆云汽車的研發力量薄弱。優秀的電池研發人才都在云圖集團內部。
  我要云圖集團的研發團隊。現在,云圖集團處在動蕩當中,我實在不放心將昆云汽車的核心競爭力放在你們手中。”電動汽車的核心競爭力就是電池技術。
  云玉致心情頓時有些失落,低聲道:“陸哥,如果云圖集團失去研發團隊就失去了核心競爭力。”
  原來陸景還是要從她手里奪走寶貴的資產。
  陸景點點頭,認同云玉致的觀點,但是沒有繼續說這個話題,接著剛才的話說道:“你接管云圖集團的權力應當在3年到4年之后。那時候,電動自行車的市場逐步趨于成熟。云圖集團可以以較大的優勢介入。
  這3到4年期間,我建議你去美國哈佛大學留學。具體的事宜。我可以給你安排。
  你回國之后,只要把電動汽車這個項目運作成功就可以立即掌握云圖集團的權力。電動汽車的技術,屆時。昆云汽車會提供。
  薇薇會作為大股東代表進入董事會,云圖集團的動蕩和平穩運行情況。你可以找她了解。薇薇最主要的職責就是保證你我的股份在這幾年期間不被稀釋。
  怎么樣,你信不信得過薇薇?”
  云玉致有些難過,不僅最重要的資產都被剝奪,而且她還要被迫遠走美國。在來之前,她從來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心情悲傷至極。想著想著,眼淚就吧嗒吧嗒的掉下來。抽泣著道:“
  陸景,這不是是否信任的問題,你都安排好了。我還能說什么?”
  高婉薇無語的搖搖頭,清秀的笑一笑,拿起茶杯喝茶。她所認識的景哥可不是這樣的人。怎么可能謀求云圖集團的核心資產后不做任何補償呢?
  云玉致還是太嫩。一句“陸景”,把她內心的情緒全部泄露出來,進門時貌似恭敬的“陸哥”也就是說說而已。
  看著云玉致哭得傷心,仿佛被他欺負了,陸景禁不住笑起來,長身而起,走到窗戶邊,笑著道:“云玉致。你果然還是不信任我啊。好了,劇情反轉,聽好我給你的條件。
  云圖集團研發團隊轉給昆云汽車的代價是:第一。在合作項目上,可以免費使用昆云汽車的成果專利。第二,我給予你個人昆成汽車0.5%的股份作為補償。價值約1億美元。你和云吉祥平分,你代替他持股。”
  1億美元,買下整個云圖集團的研發團隊都足夠了。當然,優秀的研發人才是無價的。
  云玉致愣住。呆呆的看著陸景。
  陸景笑了笑,沒說話,只是點了點頭。
  他刻意把話反過來說。而不是一開始就拋出條件,就是要給云玉致留下一個很深刻的印象。否則。她在美國留學三四年,指不定心里要怎么疑神疑鬼。
  陸景可不想幫人幫出一個敵人來。那可就是個悲劇。
  約莫過了五分鐘,云玉致終于回過味來。局促的站起來,“薇薇姐…”
  高婉薇只是輕輕的笑了笑,給了云玉致一個鼓勵的眼神。這是她為人的極限。她才不會幫云玉致說話呢。云玉致這人的性格,她不欣賞。
  反而,陸景幫云玉致的程度有點過,有點蹊蹺。似乎,帶著某種憐憫。
  其實,今天的談話只需要拿出解決方案就可以。至于挖角研發團隊的事情,沒必要和云玉致說。反正云玉致幫不上忙。
  挖角的事情安溪可以一手包辦。她當年可是云圖集團的總裁助理,實際負責人。她可是很重視研發的。技術團隊肯定是嫡系。
  當然,有云玉致的配合,挖角肯定會更順利、順暢。景哥現在的方案是一個大歡喜的結局。就是多出了些錢。好吧,景哥不差錢。
  不過,看到云玉致感激涕零的樣子,再加上可以圓滿的解決云圖集團問題可期,昆云汽車也順便解除技術上的隱患。高婉薇心中很舒服、痛快。
  景哥辦事,確實是一流的手腕,水準。
  云玉致走到陸景身后1米處,不安的道:“陸哥,對不起,我誤會你了。我…,我能做些什么嗎?”
  陸景回過身,笑著道:“那你就趁著這幾天還沒有選出總裁的時候,把研發團隊賣給好價錢吧。”
  云玉致給陸景說的破泣為笑,不是一無用處,心里好受了一點,“好的。”又鄭重的向陸景鞠躬行禮,感激的道:“陸哥,謝謝你的幫助,玉致這輩子都不會忘記你的恩情。”
  價值1億美元的股份,這份禮很重。
  即便是陸景為了打消她的疑慮,即便是為了讓她安心的遠赴美國求學,即便是拿走云圖集團核心競爭力的補償,不管什么原因,陸景付出的價格是溢價了。
  陸景輕輕的嘆了口氣,微微笑了笑,說:“玉致,你這聲‘陸哥’算是真心實意了。你知不知道,你在公開的場合這樣喊我一聲‘陸哥’,以后在京城中就沒人敢欺負你。”
  高婉薇沒有看錯,他確實對云玉致存了一份憐憫。從她身上,他看到了前世中某些自己的影子:
  父母雙亡,努力的在社會中掙扎求存,但是,不通世故、人情,碰的頭破血流。周圍滿滿的都是惡意。
  云玉致給陸景說的笑起來。只是,眼淚忍不住的順著清純的臉蛋往下流。笑著,哭著。她終于感覺到溫暖。陽光般的溫暖。
  并不是所有的人對她充滿惡意,想要謀取她的身-體、資產。
  看得哭得嬌柔無比的云玉致,搖搖欲墜,陸景走到她面前,將她輕輕的擁住。云玉致身-體一下子僵硬住,給陸景這樣抱著她不習慣,且擔心陸景占她的便宜。她并不是隨便的女孩,迄今為止也就經歷過一段失敗的感情。
  耳邊突然傳來陸景溫潤的聲音,“玉致,想哭就哭個痛快吧。”仿若天籟。他的肩膀厚實如山。
  云玉致在陸景肩頭哭得稀里嘩啦。長久以來的委屈洶涌而來,填滿心房。父親去世的悲痛,給風在水愚弄的感情,驟然承擔云圖集團重擔的壓力,這一切都令她心力憔悴,身心俱疲。
  哭累的云玉致在陸景的肩頭,慢慢的睡過去。
  …
  …
  云玉致悠悠的醒來,身子有點僵,入眼是幽暗的燈光,窗外繁星點點。高樓大廈的燈火映入。日常習以為常的夜景,竟然如此的美麗,令她著迷。
  云玉致適應了幽暗的光線后,打開燈。她剛才睡在陸景辦公室的待客沙發上。
  坐著略微回想了一會今天下午發生的事情后,陸景推門而入,微笑著道:“玉致,你醒了。”
  “陸哥…”云玉致略微有些局促不安的低下頭。她哭了很久,臉上的妝怕是早花了。而且裙子和頭發睡覺都弄亂了。她現在很難看呢。
  陸景訝然的打量著云玉致,笑道:“玉致,你的反應很奇怪啊。按照我的經驗,現在你的反應應該是察看自己有沒有受到侵犯才對。”
  云玉致赫然的一笑,抬頭輕聲道:“陸哥,我相信你不會的。你不是那樣的人。”
  陸景笑著搖頭,云玉致依舊有異常不信任轉為異常信任,用娛樂界的話來說就是黑轉粉,而且是超級黑轉腦殘粉。“去吧,洗手間在走道那里。”
  云玉致從衛生間里回來。素面朝天,頭發梳過。是一個清純秀美、嬌嫩水靈的漂亮女生。
  云玉致感覺她今天的遭遇、情感的宣泄讓她面對陸景有點不適應,需要幾天來適應。告辭道:“陸哥,我先回去了…”
  話還沒說完,肚子發出一聲咕嚕的叫喚聲。云玉致羞得俏臉緋紅。她自小受到的教育告訴她這是相當失禮的事情。禁不住低下頭。
  陸景微微一笑,“好了,我讓小季看看還有什么吃的?”走到辦公桌撥了一個電話出去。過了一會道,“玉致,就余樂那里還剩下一包泡面,你吃不吃?”
  云玉致連忙點頭,小聲道:“吃”。現在晚上九點多,她餓得有點慘了。
  陸景說了幾句,掛了電話,和云玉致一起坐在待客沙發上閑聊。又想起一件事來,問道:“哦,玉致,你要多吃一根火腿腸嗎?”泡面陪火腿腸很搭。
  云玉致清秀的俏臉突然變得緋紅,紅得滴血,熱得發燙,有點難為情的小聲嗔道:“陸哥…”
  我靠。陸景一下子秒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