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1690 四大名媛(中二)

顯然,來之前,云玉致做過功課,沉穩的說道:“我打算做三件事。第一,宣布股權激勵,提高待遇,穩定人心。第二,提拔一批忠誠的中層經理。第三,物色一位優秀的職業經理人。”
  云圖集團現在最大的問題在于人心不穩。原因有兩個。第一,創始人云波濤去世。
  第二,云波濤指定的總裁人選安溪曝出背叛公司的丑聞,被迫離職,與云玉致的權力交接出現問題。而云玉致的能力不足以壓服云圖集團上下。
  陸景微微笑了笑,抿了口茶。
  見陸景這個表現,云玉致頓時有些慌亂,問道:“陸…陸哥,我是不是說錯了?”
  遲疑了下,云玉致在“陸哥”,“陸少”,“陸先生”這個幾個稱呼中,她選擇了“陸哥”。
  高婉薇詫異的看了云玉致一眼,笑著喝茶。云玉致今天的表現很乖巧啊。很難得。她只是約云玉致今天來景華大廈見陸景,其他的事情都沒和她說。
  陸景放下茶杯,笑道:“正常情況下,你的辦法是對的。你身邊有人幫你出主意吧?”
  云玉致點頭,“嗯】≧,云圖集團內部有不少人對我爸很忠誠。他們也是云圖集團的小股東。”
  陸景道:“云玉致,云圖集團當前的問題并不是人心不穩,而是對自身的定位不明確。沒有一個發展規劃。
  云圖集團一直專注于電池、電動汽車領域,與昆成汽車合資之后,電動汽車這個核心項目交了出去。云圖集團下一步該做什么。你有思考過嗎?”
  云玉致用力的抿了抿嘴,直覺上她認為陸景是對的。這正是她舉棋不定,感到迷茫的地方。“我召開高管會議討論過,大家都覺得應該繼續研發電池技術。”
  陸景笑了下,說:“這會和安溪領導的昆云汽車發生沖突吧?”
  云玉致貝齒咬著紅唇,道:“云圖集團上下都對安溪很不滿。昆云汽車雖然是合資公司,有云圖集團的利益,但是我們都覺得應該把電池技術握在手中。”
  陸景搖搖頭,對高婉薇道:“薇薇,這還是斗爭的思維啊。你怎么看?”
  高婉薇穿著白色的襯衣、皺紋款式的青色長裙,有著很清新的學院風。txt電子書下載微笑著道:“景哥,最終的結果肯定是云圖集團斗不過昆云汽車。”
  云玉致秀美的俏臉漲得通紅,右手用力的握著拳,長長的指甲掐入到手掌中。高婉薇的話無異于是在取笑她能力不如安溪。
  陸景嘆了口氣,想起高婉薇對云玉致的評價。這卻是一個很要強的女孩,卻能力不足。她的要強在現實中注定會碰得頭破血流。
  陸景的辦公室很寬敞。墻壁的一副字畫下是辦公桌。待客沙發區位于辦公室正中偏左的位置。此刻,陸景三人就在黑色的組合沙發處說話。清茶裊裊。
  長時間的沉默。過了約半個小時,云玉致的情緒慢慢的緩和下來。她今天是來尋求解決辦法的。不能無功而返。
  來之前,弟弟云吉祥已經給她說過陸景在商業上的一系列成就。很輝煌、耀眼。她心中那個曾經完美、強大的男人和陸景相比不值得一提。
  她記著云吉祥的一句話:陸景對云圖集團的現狀一定有解決辦法。這一次真好是秦雨檬把高婉薇給逼住,否則,鐵定沒人管云圖集團。一定要抓住機會。
  陸景并不知道云玉致的心路歷程,見她緊握的右手慢慢的松開。這才開口道:“關于電池技術的事情,其實在合資的時候就已經由安溪與夢瑤談好。
  云圖集團的電池專利全部授權給昆云汽車使用,這是入股昆云汽車的重要資產。現在的情況下。云圖集團繼續研發電池技術是不明智的,應該謀求戰略轉型。”
  研發向來是資金消耗大戶。云圖集團因為有昆成汽車和海益汽車的入股。債務有所減輕,但是繼續投資研發絕對是不妥的。只會把昆云汽車反哺來的資金給吞噬掉。
  而且。云圖集團當前還沒有電池技術的合適項目。盲目研發并不是好事。
  云玉致聚精會神的看著陸景,聽著他的意見。
  陸景接著道:“云圖集團轉型做什么,你們可以內部再研究。就我從安溪那里了解的情況,建議加大在it部門上的投入。
  包括充電電池、金屬零部件、五金電子產品、手機按鍵、微電子產品、液晶顯示屏模組、光電子產品、柔性電路板、充電器、連接器等等業務。”
  云玉致認真的道:“陸哥,這都是利潤很小的項目。”
  陸景禁不住笑起來,云玉致這個性格啊,“你要大項目也簡單。但是你得有資金做,有能力做。有沒有想過電動自行車的項目?”
  陸景很清楚的知道電動自行車這一塊的市場有多大的。日后電動自行車的火爆直接淘汰了摩托車、自行車。因為利益沖突,一度引起交管部門限制電動自行車的增長。
  當然,在06年做電動自行車,市場還是不太成熟的。云玉致沒有能力去培育一個市場。
  云玉致微微低下頭。她其實有點不服氣的。只是,不敢反駁陸景。陸景和高婉薇的份量是不同的。
  陸景笑了笑,道:“云玉致,打開天窗說亮話。我個人認為,安溪比你更適合繼承你父親在電動汽車上的遺志。
  如果你要在這上面和安溪較勁。今天的談話就到此為止。我和薇薇不會白費力氣幫你。”
  云玉致她今天穿著白色的露肩柔軟長裙,搭配著藍色的襯衫。靚麗、秀美的閨秀裝扮。此時,一雙漂亮的眼眸看著陸景,猶豫不決。
  半響,云玉致痛苦的低下頭,看著腳尖,小聲問道:“陸哥,沒有第二個選擇嗎?”
  陸景斷然的拒絕道:“沒有。”
  云玉致臉色黯然,繼而,鄭重的道:“陸哥,我…同意。”她知道,一旦做出承諾這輩子就別想再改。心中有著難以抑制的傷感涌上來。
  陸景道:“好,那我說接下來的安排。首先,你要明確,你要什么?云圖集團的董事長職位。”
  云玉致很快收斂起心中的情緒,目不轉睛的看著陸景。因為陸景說話條理清晰,而且直指問題核心,說到她心坎上。她聽到陸景說道:“首先,云圖集團是你父親畢生的心血。不能給別人奪走。有我和薇薇的支持,你的董事長職位穩如磐石。”
  “其次,你要確保云圖集團是不斷的壯大,而不是連續的虧損直至倒閉。就是我剛才給你說的云圖集團要戰略轉型。具體怎么做?蛇無頭不行。你作為董事長,要盡快確定云圖集團總裁人選。”
  云玉致迷惑的看著陸景,她剛才已經給陸景提過這一條的啊。
  陸景笑笑,說:“我說的這個人選以你父親的舊臣擔任為好。最好是在云圖集團內部有一定威望的人。你要記住,領導永遠都是對的。錯的只是下面做事的人。”
  云玉致不解的眨眨眼睛,她聽不懂陸景的意思。模模糊糊有點觸碰。
  高婉薇卻是一下子聽懂了。陸景教云玉致的是權謀。
  云玉致要掌握云圖集團,當然不能只當一個空架子董事長。提拔中層干部的前提是要把她父親的老臣清洗掉。否則哪有位置?
  指望云波濤時期的舊臣忠于22歲的云玉致,那簡直是癡人說夢。當然,這是最壞的打算,如果真有人愿意輔佐云玉致,那是好事。
  陸景看了云玉致一眼,見她真不懂,無奈的道:“簡而言之,就是說,黑鍋下屬背,榮譽歸你得。云圖集團現在這個樣子,想要獲得新生,肯定要大刀闊斧的改革,重新整合團隊是必須的。
  因而,你要推一個人上去幫你完成這件得罪人的事。如果你親自去做,就會把你父親的一點人望遺產敗得精光。”
  云玉致這才恍然。陸景很腹黑啊。想了想,又問道:“可是萬一我推上去的總裁完成了云圖集團的轉型呢?”
  陸景給云玉致這句小白的話給逗的笑起來,“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于人。云圖集團既然能給你賺錢,你正好落個輕松啊。
  云玉致,我還沒見過甩手掌柜不當,要掌握公司權利的人。權利欲-望要這么強干什么啊?你只要保證你在公司的股權不要給人稀釋就好了。”
  云玉致給陸景說的有點不好意思,白皙的臉蛋變得緋紅,“陸哥,我…”她不想給陸景認為是一個權力欲-望強烈的女人。這種形象向來是被她鄙視的。她只是不信任別人。風在水傷她太深。
  陸景笑著擺了擺手,說“好了,這只是一種比較理想的情況。事實上我認為不可能出現。你父親當做接班人培養的是安溪。云圖集團內部不可能還有統帥才干的人。有也給你父親清洗掉了。因為,那會對安溪的地位構成威脅。
  所以,我們現在說接下來的情況:你將來要如何來接管云圖集團的權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