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1689 薇薇的不爭與爭

“陸景,怎么一眨眼就不見你了啊?我還有事情和你說。”電話傳來白唯輕柔的聲音。不是質問的語氣,而是帶著女子款款的嬌柔。
  陸景心里有些難言的情緒,他的心思何等的細膩,哪會不懂白唯的心思,輕輕的揉揉眉心,說道:“我已經離開了。白唯,什么事情啊?要不明天說吧。”
  白唯堅持道:“就現在見面說吧,電話里說不清楚。你在哪里呢?”
  陸景搖搖頭,道:“我在院子門口。”
  白唯道:“哦,那你等我一會。我馬上到。”
  陸景微微沉思的靠在賓利車身上看星空。他處在一個很危險的邊緣。
  不可否認,和美麗的女子相處時是非常愉快的。而且,她們都對他很不錯。但是,如果好感度爆表,對他而言實在是…,他如何承受得起?
  美人情重。然而,他的時間、精力都是有限的。
  幾分鐘后,白唯從四合院中匆匆趕來。一襲時尚的淡紫色長裙,秀發盤起。高雅、輕熟的美少婦。見陸景在晚風中等在車中,白唯心里有些莫名的感動情緒,走到陸景面前,微微仰頭看著陸景,聲音再輕柔了三分,“怎么在車外等著我?”
  陸景無語的揉揉眉心。這誤會…。薇薇坐在車里面的啊。剛才那么尷尬,他好意思進去坐著等白唯出來?
  白唯低頭從手袋中拿出了一本證件,遞給陸景,等陸景翻看了秒,說:“陸景,我和聞人策離婚了。”
  陸景詫異的看著白唯,將手中湖東區民政局發的離婚證還給白唯。問道:“怎么突然決定離婚了?”
  白唯和聞人策的婚姻情況,白唯給他說過。各自披個婚姻的殼,很穩定的。白唯也需要聞人家的力量幫她遮擋各路想要**她的男人。
  白唯幽幽的道:“聞人恪不是給套上一個販-毒的名頭嗎?聞人家委托我找你說情。這是他們給我的酬勞。解除婚姻對我的約束。”
  陸景愣了愣,一時間沒反應過來:怎么婚姻變成了約束?不是保護殼的嗎?再看看白唯俏麗瓜子臉上浮現出的忐忑的神情。突然一下明白了。
  因為,他曾經答應庇護白唯。白唯實際上已經不需要聞人家的保護了。
  京城中,但凡和他有接觸的女人不傳點緋聞都不可能。據說謝海璐傳得最起勁。他和白唯也有緋聞。而聞人家顯然是這么理解了。頓時,他有點明白白唯此時的心情。
  陸景苦笑道:“白唯,你這是在賭博。”從某種程度上來說,白唯下半輩子的命運掌握在他手中。
  白唯走上前半步,仰著精致的小臉道:“陸景,是聞人策主動提出來要和我解除婚姻。人生總歸要賭一次的。”
  陸景笑著搖頭。故意嚇她,“你不怕我把你當一件禮物拿出去交換利益?風在水已經倒了,我們倆的約定可以算是結束。我不在給你庇護很正常。”
  白唯禁不住嫵媚一笑,踮起腳尖俯在陸景身上,在他耳邊呵氣如蘭的道:“陸景,有沒有人告訴你,你其實不會嚇唬女人啊?
  第一,我們倆的關系沒差到那種程度吧?第二,我沒說我要纏著你啊。你這會為什么一副拒我于千里之外的態勢呢?
  我親口告訴你我離婚了是想要你要對我負責:保護我到底,否則我就慘了。不是那種負責的意思啊。
  不過。如果你要我的話,我應該不會拒絕。和你有親密的關系,總好過我現在提心吊膽。唯恐你流露出不再保護我的態度。
  陸景嘴角泛起苦笑。剛才的思緒影響到他對白唯的判斷。又忘了白唯不是高婉薇。她是一個思想很成熟的女人。
  陸景對白唯大膽的話無視,成熟的女人說這些話很自然的,笑了笑,說:“白唯,你頂到我了。”
  白唯身高167,身材窈窕,這會兒整個人趴在他身上其實并不重,但是,那雙豐滿挺拔的白-乳壓在他身上讓他小腹很有點火氣。薄薄的衣衫根本不能阻隔那種美好的彈軟的感覺。
  何況。陸景曾經在白唯家門口外的走道中從她t恤領口中看過她的白-乳。很漂亮,竹筍型的。這會腦袋里不由自主的浮現出那一幕。
  白唯也就是嘴上大膽而已。她并不是那種行止放蕩的女人。給陸景這句流-氓話說的俏臉緋紅。稍稍退開半步。因為,陸景這句話是女人專用啊。
  陸景占回上風。眼眸溫潤的看著身前仰視自己的美少婦,笑著道:“好了,白唯,你不用擔心了。我承諾保護你一輩子。”白唯很理智,他自然不再擔憂什么。
  “謝謝!”白唯嫵媚的笑一笑,并沒有告辭離開,輕聲道:“陸景,這兩天有空去我哪兒吃飯嗎?讓我感謝你一下你。”
  “過兩天吧,最近有點忙。”陸景點點頭,說道,“好了,我該走了。”
  “嗯。”白唯微微頷首,伸手給陸景整理了一下他的襯衣衣領,上面有她的發絲。這是一個介乎紅顏知己和情人之間的動作。溫柔的做完這一切后,白唯仰著頭,說:“陸景,可不可以閉上眼睛?”
  終究,她還是無法控制住對他的那份好感。她剛才說的是真的。陸景如果要她的話,她不會拒絕。
  陸景好笑的看白唯一眼,說:“白唯,我想起一件好玩的事。在大學里面,如果有男生找女生索吻的話。女生有個高招。
  讓男生閉上眼睛,將食指和中指比個嘴唇形狀在男生的嘴唇上印一下。不明就里的男生多半會興奮的幾周都睡不好覺。”
  白唯禁不住掩嘴嬌笑,想起她哪會大學里的事情,嫵媚的嗔陸景一眼,“我們那時候大學里根本不準談戀愛。我又沒想那樣對你。陸景,送我回家吧!”
  陸景坦然的指指車內:“薇薇在里面。”
  車門的隔音效果雖然好,但是就在車外面說話。哪會聽不到,副駕駛座上的車窗可沒關。高婉薇在里面笑的捂著肚子。她知道陸景說的那個法子。
  白唯笑著道:“哦,那你坐中間。我坐外面。左擁右抱哦。”稍稍退開幾步。
  陸景給白唯這句話說的咳嗽幾聲。以賓利車后排兩座的空間擠上那個人,到時候多么旖-旎。想想都知道。
  白唯咯咯嬌笑,她扳回一局。誰讓陸景破壞氣氛呢?
  陸景知道白唯是開玩笑的,做了個打電話的手勢,坐車離開。
  …
  …
  賓利車在夜色中行駛著。
  有了白唯的打岔,高婉薇給陸景看到**一角的尷尬自然的消失。說笑著,進入湖東區后,高婉薇道:“景哥,我晚上要先到明華公寓。我三伯和平哥都在那里等我。”
  高俊耀就是高婉薇的三伯。平哥則是高家的繼承人高修平。陸景微微有些吃驚。這是個意外的消息,吩咐十三轉向,微微沉吟著。
  過了一會,陸景道:“薇薇,我沒有像對傾城那樣直接表態支持你,你的想法是什么?”
  高婉薇理解的道:“景哥,我和傾城不同。你當時是需要傾城對抗白露,所以直接表態支持。我被推到前臺是個中機緣巧合。你有你的考慮啊。
  我三伯來京城就是希望我全力以赴,拿下名媛這個位置。”
  具體陸景為什么不愿意直接表態幫她,她也不清楚。
  當然。她能借到陸景的“勢”為她謀取福利,對陸景已經很感激,陸景是否像黎傾城那樣幫助她。她倒不強求。她并不怕和“閔雯”競爭。
  “你三伯的想法還是太多啊。”陸景笑笑,薇薇是一個很聰明的女生,道:“薇薇,其實是我不太想管世家子弟圈子中的事情。當然,你現在已經走到這個位置,我肯定會推你一把。
  但是,不能明著表態支持。四大名媛中2個位置都是由我來確定,吃相太難看。特別是你現在還和閔雯僵持不下的狀態。所以,我會暗中支持你。
  云圖集團的事情。我們要處理的高調一點。你一會讓你三伯配合一下。就說是我說的。”
  高婉薇欣然的道:“好的,景哥。”有陸景的支持。她信心更足。
  …
  …
  周五中午,陸景送丁靈、許雪一起回香港。她們要回去處理和華銀行取代渣打銀行成為港幣發行銀行的事務。擁有港幣發行權的三家銀行各有背景:中國銀行、渣打銀行、匯豐銀行。
  渣打銀行代表著英國政府對香港金融秩序的話語權。匯豐銀行是香港本土金融勢力的代表。匯豐銀行的全稱是香港上海匯豐銀行有限公司。
  但是。匯豐銀行屬于外資銀行。它的股東都是外資。上海在二三十年代是遠東地區的金融中心。香港是之后年代的金融中心。
  自92年索羅斯阻擊英鎊之后,美聯儲實現美元霸權。英格蘭銀行喪失了其在金融界的地位。英國在全球金融領域實際上已經沒有發言權。
  渣打銀行因為作為英資銀行,驟然退出香港的貨幣發行權,所引發的猜想并不會少。和華有很多工作要做。特別是輿論上的。
  中午一起去往機場的還有葉妍、葉靜雨、聶文白。她們三人回建業。葉妍邀請聶問白去建業做客。
  下午時分,陸景在景華大廈頂樓的辦公室中和前來拜訪的高婉薇、云玉致會面。他昨天已經和安溪在匯海大酒店見面了解云圖集團的情況。
  慵懶閑適的午后陽光落在陸景辦公室窗臺上、地板上,落在寬敞明亮的辦公室黑色待客沙發上。
  季婉彤送上清茶。陸景拿起墨靜雯給他準備的一些資料數據,放在一邊,他剛才大致的瀏覽過,說道:“云玉致,你對云圖集團現在的情況怎么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