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1688 四大名媛之對手

這個問題,高婉薇昨天晚上從大唐雨景離開后就一直在思考:如何擊敗閔雯。
  這時候陸景問她,她已經有了腹稿,捋了下額前的秀發,微笑道:“閔雯以不爭的態度來爭,確實很高明。景哥,我是這樣想的:四大名媛比拼的是在京城中的影響力。
  我要是事事和閔雯針鋒相對,反而落了下乘。我以后會專注于扯你的虎皮做大旗,擴大在京城中的影響力。”
  這話說的幾人都笑起來。
  陸景微微點頭,贊許的道:“薇薇,你的想法很對路。”
  四大名媛這個頭銜,比拼的是影響力、話語權。這才是根本。如果沒件事都爭鋒相對,那可就是本末倒置。
  這時,服務員絡繹不絕的送來精美的菜肴。裝著清雅瓷器中的各式菜肴香氣四溢,令人食欲大增。幾人紛紛動筷,邊吃邊聊。
  12樓的1號包廂三面都是落地玻璃窗,帷幕攏起。吊頂上圓形的壁燈點亮整個包廂。7點許,京城的夜色從窗外透進來,渲染著包廂典雅、華麗的格調。
  在高樓之上俯視一座城市的夜景,體驗極佳。
  陸景才和李菲菲膩在一起一下午,想起她躺在床-上嬌柔嫵媚的神態,心里的柔情濃的化不開。心情極佳。
  說著昨天晚上高婉薇和閔雯交鋒的話題,陸景問道:“薇薇,你打算從哪個方面著手呢?”
  高婉薇放下筷子,看著陸景,婉婉的說道:“景哥,我打算從解決云圖集團當前的動蕩入手。我想問一下景哥最近有沒有時間處理這件事。”
  昨天晚上,秦雨檬是借這個話題來逼迫高婉薇。她當時是扯上陸景的大旗過關。
  提起云圖集團,陸景微微沉吟了幾秒。這一次幫云吉祥,一方面是因為高婉薇的求助。一方面,他確實想要照顧下云波濤的子女。
  聞人恪搞的很不像話。
  當時他和智囊團們經過研究,確定以云波濤的性格會選擇昆成汽車作為云圖集團的戰略投資者。但是,畢竟是代表著云波濤對和華的信任。
  感激到也不必。力所能及的范圍內庇護下他的后人是情理之中。
  然而。整頓云圖集團并不在計劃中。
  高婉薇蕙質蘭心,勸道:“景哥,總不能看著昆成汽車和海益汽車投資在云圖集團的資金打水漂呀。云玉致的能力不足以勝任董事長。”
  陸景笑著點了點頭,認可高婉薇的意見。又聽到她話里有話,好奇的問道:“薇薇,云玉致得罪你了?”
  “得罪倒沒有啊,就是覺得她很不成熟…”高婉薇將云玉致找高暢幫忙差點被潛的事情說了說,略帶點抱怨的道:“她有一點幼稚…”
  云玉致情感大于理智。性子要強,去又沒有處理事務的能力,往往會把事情搞得一團糟。
  和安溪的私交不好,恐怕安溪未必是反面角色。當然,云家的家務事是一筆爛帳。
  聽著高婉薇的敘述,王燦、謝晉文、羅華都是笑著搖頭。謝晉文道:“瑪德,小高是個真小人,好歹風在水還曾經是他老大,他現在就反咬一口。”
  “小高這個人有點小聰明,這輩子也就這樣了。”陸景點評道。京城的世家子弟。要混出頭來,第一是家世,第二是個人能力。高家早前的家世還可以,現在早就沒落。
  高暢能混到京城四少這個位置。憑借的是個人努力。僅從能力上而言,高暢比羅華、謝海逸、聞人恪要強很多。但是,高暢人品不行,成就也就這樣了。
  說著,拿起果汁和高婉薇碰了碰。高婉薇批評云玉致意猶未盡。陸景輕抿著蘋果汁,笑著道:“薇薇,我們要多給年輕人一些犯錯誤的機會嘛。”
  陸景今年29歲。高婉薇今年23歲。而云玉致今年才22歲。陸景說云玉致是年輕人不算錯。當然,老氣橫秋。
  這話說的王燦幾人都笑起來。
  高婉薇穿著一襲休閑的收腰設計碎花中裙,微卷的秀發披肩。窈窕嬌俏的女郎。這會兒,給陸景說的羞赫一笑。精致的美顏給人知性的感覺。
  “景哥,我知道了。”
  陸景笑笑,說:“這樣吧,薇薇,后天下午我們、云玉致在景華大廈見面聊聊。你和靜雯聯系下。她會安排時間。我回頭先和安溪聊一聊,問一下情況。
  云圖集團的事情還是以你為主。我只提出方案。沒有時間和精力處理這件事。”
  “好的。景哥”高婉薇恍然的點頭。原來陸景要她原諒云玉致的“冒犯”的原因在這里。
  …
  …
  京城四月底的天氣十分舒適,適合戶外運動。嘉南俱樂部的高爾夫球場每晚的時間斷都是預定的爆滿。
  周三晚上,風景怡人的高爾夫球場上燈光明亮。閔興懷、閔雯、秦成文、秦雨檬、劉小山一起悠閑的打著高爾夫。跟班們、球童們們環繞左右。
  今天晚上是閔興懷帶著閔雯來嘉南俱樂部“拜碼頭”。
  看著閔興懷以很標準的姿勢揮桿,秦雨檬笑盈盈的問身邊的閔雯,“小雯,對付高婉薇有沒有把握?”
  閔雯身材曲線修長,穿著穿白色的貼身高爾夫球服,性感無端,拿著球桿,笑著道:“檬姐,對付高婉薇沒有把握,但競爭下這個空缺的名媛位置有把握。”
  秦雨檬聽的咯咯嬌笑,豎起大拇指。這話提神。她心中給高婉薇拿陸景做擋箭牌回答問題頗有些不滿。
  一旁的劉小山笑說道:“小雯,你回頭和閔二哥過去拜訪陸景時,要盡量爭取他的支持。我和他是一個大院張大,嘿,他是個很腹黑的人。”
  閔雯輕撫著秀發,容貌精致,笑道:“劉哥,你是說陸景很有可能暗中支持高婉薇。”
  劉小山點點頭,“不是可能,是肯定。”
  閔雯笑了笑,說:“劉哥,謝謝你的提醒。我二叔這周末在白雁蘇飛為我舉辦一個聚會,到時候希望你和檬姐來參加。請柬我回頭讓人送過去。”
  劉小山和秦雨檬都答應下來,稍稍落后兩步,對視一眼,笑著搖頭。
  閔雯的言下之意是她并不怕和高婉薇競爭。
  初生牛犢不怕虎啊!
  …
  …
  晚上和王燦、謝晉文、高婉薇、羅華一起去鄭信明、張媛在家中舉辦的音樂沙龍。略坐了一會兒,陸景便準備返回家中,他的音樂細胞缺乏。
  別人跟他說什么柴可夫斯基,他頂多點點頭,什么都不知道。肖邦、貝多芬知道一點。他最熟悉的是冼星海的《黃河大合唱》,這是父親最愛的曲目之一。
  奈何今晚都是欣賞西方音樂的達人。
  今晚的音樂沙龍是鄭信明和張媛在西月區浩元路的一處四合院中進行。陸景剛出出四合院的院門口,身后傳來喊聲,“景哥,等我一會。”
  陸景回頭,就見高婉薇快步從熱鬧喧嘩的四合院中出來。走得急,粉色的收腰設計碎花中裙裙擺飄飄。披肩的微卷秀發發絲飛揚。精致動人。
  高婉薇走到陸景面前,氣喘噓噓,嬌俏的笑著道:“景哥,我跟你一起走。”
  十三將車開過來接陸景停在陸景身邊。陸景訝然的道:“薇薇,你的音樂素養不是挺高的嗎?”他剛剛親眼看到高婉薇和人談笑甚歡。
  高婉薇淺淺的笑了笑,“景哥,我可是不受張媛的歡迎呢。我今天酒喝得有點高,景哥,你能送送我嗎?”
  陸景心里有些觸動,深深的看了高婉薇一眼。
  高婉薇感覺她被陸景這一眼看得通透,什么心思都瞞不過他。有些嬌羞的低下精致的頭顱。
  經歷過正月初六、3月18日黎傾城的生日宴會、4月10日大唐雨景開業儀式這三次大場面的女人,誰會對景哥沒有好感?她不是例外。
  看她嬌羞的小模樣,陸景禁不住微微一笑,說:“薇薇,你這個要求那個男人會拒絕?上車吧!”為高婉薇拉開藍色賓利的車門。
  這么一個精致嬌俏的女孩在暮春的夜色中要他送她回家,他怎么拒絕?
  男女間的好感,確實很吸引人、令人感到愉悅。何況,薇薇還是個很漂亮的美女。
  “不過,薇薇,我就住在西月區這邊,半個小時就到家。繞道送你去湖東區的賢府別墅可是要一個多小時。你回頭得請我吃飯啊。”
  高婉薇展顏一笑,“行啊,景哥,就怕你太忙了呢。”說著,準備坐到車中。這時,正好一陣晚風吹來,撩起了還沒有完全坐進車中高婉薇的裙子。
  陸景清晰的看到粉色的碎花裙下白膩渾圓大腿上有一角深藍色。薇薇內-褲的顏色。款式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是一條蕾絲的四角褲。
  高婉薇呀的一聲,立即坐到車中,回頭再看車外的陸景時,見他目光在那么幾秒內幽深,完全是男人看女人的目光。俏臉騰的一下變得緋紅。嬌媚緋柔。
  她雙手捂著臉。心里嬌羞難言,想著陸景馬上就要坐進來,心里有著異樣的情緒。
  陸景失神了幾秒鐘,隨即反應過來,心里苦笑一聲。他有占人便宜了。正要坐到車中時,手機突然響起來,陸景看看號碼,接了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