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687 不爭與爭

白唯和高麗瑩聊天時,高暢在二樓1號宴會廳外接聞人恪的電話,“高暢,對決的結果怎么樣?”
  聞人恪離開大唐雨景后徑直去了漢宮廷,這時,關心的詢問結果。
  高暢笑看聞人恪的慫樣幾句,將剛才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這么說吧,高婉薇正式取得成為第四位名媛的資格,而她的對手是閔雯。其她人都是陪客。第四位名媛就是從她們兩人中間產生。”
  聞人恪微征,問道:“閔雯?閔二哥的侄女今年只有21歲吧?看不出來啊。”
  高暢就笑,“我靠,人家是正兒八經考上華夏人民大學,你當那智商是說著玩的。再說民大的校友向來就是多向官場發展。快要畢業的學生水平能差得了?”
  聞人恪哈哈大笑。
  高暢和聞人恪通完電話重新進入小宴會廳中,正好他姐高麗瑩招手讓他過去。高麗瑩正在一株假椰子樹下和高婉薇、云玉致、云吉祥閑聊。
  “姐,找我什么事啊?這個場合,咱們各玩各的吧?”高暢走過來,和幾人寒暄幾句,笑著說道。
  高麗瑩美眸一瞪,“想死是不是?”她很有幾分虎氣。拉著高暢到一邊把白唯的話轉述了一邊。然后一起回來。
  這時,秀美安靜的云玉致突然說道:“薇薇姐,高暢曾經想要我去燕苑陪他喝酒。”
  云玉致這句話一說出來,這個談話的小圈子內頓時一陣安靜。連帶著不遠處聊天的蘇琳、蘇威等人都詫異的看過來。
  高麗瑩頓時難堪至極。她剛才和云玉致聊的不錯,還熱情的邀請云玉致有空出來一起玩。
  云玉致說完。臉色平靜。云吉祥卻是俊臉上浮現怒色。
  高婉薇訝然的挑挑秀麗的娥眉,看向高暢。
  高暢愣了愣。倒沒想到云玉致會向高婉薇告狀,心里暗罵道:小娘皮。故yì的是吧?“薇薇,我是這么邀請過,但那天上午是云姐請我去明華居喝早茶的。”
  他就不信云玉致敢把那天請他喝早茶的理由手出來,因為,那就意味著她對高婉薇的不信任。云吉祥當時是找了高婉薇求助。
  果然,云玉致沉默了幾秒。
  高婉薇的交際手腕和智商都是一流,扭頭問道:“玉致,怎么回事啊?”
  云玉致歉然的道:“薇薇姐,對不起。我那時候見吉祥沒有出來。想要請高暢找聞人恪說情,花多少錢都可以。”
  她是一個愛憎分明的人。在這個場合突然提起那天在明華居的事情是想要高暢得到懲罰。
  只是,她沒有想到會傷害到她和高婉薇的交情。事實上,她和高婉薇的交情一般,真zhèng和高婉薇關系好的是云吉祥。
  高婉薇差點被氣的笑起來,不是被高暢。高暢現在是京城中有名的“小人”,他干什么壞事都不稀奇。而是被云玉致。果然很奇葩的思維。
  在云吉祥已經找她的情況下,云玉致居然不和她溝通,就想著自己解決問題。結果呢?
  高暢臉色一囧。云玉致擺明了指責他想要潛規則她。
  高麗瑩都懶得再看高暢,其實,她知dào弟弟的尿性。詫異的看著云玉致:她表現的太不成熟了。
  高婉薇現在護著云家姐弟,只是她待人真誠。在云吉祥還算是她的朋友下。竭誠幫忙。可以預見,今晚的事了之后,高婉薇會逐步的疏遠云吉祥。
  朋友相交。沒有只索取,不給予的道理。高婉薇和陸景私交再好。請人幫忙也是要搭人情的,除非。她真的是陸景的女人。
  現在云玉致不信任高婉薇,高婉薇會怎么做就可以想而知。云玉致也是天真,以為說一句“對不起”就可以完了。
  誰會被言語迷惑。即便是真心的道歉又如何?聽其言,觀其行。誰又知dào有沒有下一次?
  高婉薇不滿的嘆口氣道:“玉致,我算是知dào你為什么和安溪搞不好關系了。”說著,看向高暢,“高暢,我發xiàn你挺有意思的,當壞人上癮了啊?”
  高暢訕訕的笑著,“薇薇,我想法是有點那個,呃…,有點齷-蹉。畢竟事情最后不是沒發生嗎?云吉祥給你撈出來了。云姐那兒我會深刻道歉。”
  高麗瑩插話道:“薇薇…,高暢就是這個樣,好在玉致也沒被他欺負。唉,我都沒臉見你們了。剛才還邀請玉致去逛街呢。”
  高婉薇輕嘆口氣,她早期來京城的時候,高麗瑩幫她很多,說:“瑩姐,那讓高暢看著辦吧。”
  高暢低頭道歉:“云姐,我知dào云圖集團不差錢,我賠償云姐80萬的精神損失費,保證日后不在云姐面前晃悠。”
  高婉薇點點頭,對云玉致道:“玉致,如果你想解決云圖集團的問題。還是和景哥一起坐下來聊聊吧。即便你不相信我,也該相信景哥的能力。不要再拿安溪當擋箭牌了。到時候,我會給你電話。”
  看著高婉薇離開的倩影,云吉祥跺腳埋怨道:“姐,一事不煩二主的求人規則你都不懂嗎?現在好了…”
  “我…”云玉致也沒有料到她“告狀”會引發這么一個結果,愣愣的,心里委屈的想哭。
  高麗瑩搖搖頭,“唉…”她覺得她已經有點二,像個小孩子,沒想到云玉致比她還像。
  …
  …
  陸景上午在燕湖家園陪著李慕清、葉妍、聶問白、許雪、宋雨綺、悠閑的休閑一上午,葉靜雨見縫插針的匯報了出售android公司股份的工作。
  中午,陸景在京城大酒店的包廂中宴請羅華、陳樂義,感謝他們處理云吉祥行政拘留的案子。
  包廂金碧輝煌,略顯古韻的餐桌上擺著幾道精致的小菜。三人一邊小酌。一邊閑聊。
  羅華將昨晚聚會的情況說了說,笑道:“陸景。閔雯挺厲害的。容貌不輸給高婉薇。你要是真的想要高婉薇拿下那個位置,最好明確的表態。”
  陸景笑了笑。“再看吧。”
  吃完飯,陸景送陳樂義下樓。京城大酒店門口車水馬龍,很是繁華。剛出電梯,陸景就遇到華夏聯通的總經理曹文棟。他正被一大群人簇擁著來吃飯。
  曹文棟熱情的雙手握著陸景的手,用力的搖著,“陸少,好久不見,好久不見。”
  陸景微笑著道:“曹總越發的發福了啊。”
  曹文棟爽朗的大笑。
  身后一幫人都奇怪著:曹總執掌華夏聯通位高權重,多少人要奉承他。現在他給人說長的胖居然不生氣!這人誰啊。這么牛。
  曹文棟笑著道:“陸少,S7賣得這么好,有沒有興趣和我們聯通合zuò搞定制機?”
  陸景微微一沉吟,道:“曹總,改天我們約時間詳聊。”
  曹文棟立時容光煥發,說:“好,好。那我就不打擾陸少了。”他看到陳樂義了,聊了幾句,識趣的和陸景道別。
  大酒店外。陳樂義的助理小謝已經將黑色的豐田皇冠開過來。陳樂義拍了拍陸景的手背,“等笑笑回國了,你來家里吃飯。”
  陸景微征了一下,“好的。陳叔叔。”目送陳樂義離開。
  看來,笑笑已經將陳叔叔陳阿姨的工作做通了。
  …
  …
  陸景和羅華說了一聲后,約好晚上與王燦、謝晉文、高婉薇在匯海大酒店吃飯后就去了燕大找李菲菲。從黃海回來后。他陪著妻子,還沒有去見過李菲菲。
  燕大的校園就像一幅畫。晚春初夏的季節,已經開始有愛美的女聲穿著裙子。在校園中構成一道靚麗的風景線。
  陸景和李菲菲并肩漫步在燕大的校園中。青春的氣息彌漫。操場上、馬路上,隨處可見學生們的身影。
  李菲菲身穿黑色寬松長褲配灰色T恤,身姿高挑而豐盈,有著宛如大片中女郎的美麗。手提米白色的手袋,和陸景悠閑的走著。偶爾,側頭看看他的臉龐、眼睛。
  她不肯給陸景牽著手。燕大中,她的熟人太多。剛走著,不時的有學生打個招呼。
  陸景笑了笑,提議道:“菲菲,我們去那邊林蔭小路上轉轉。”
  李菲菲嬌嗔著白了陸景一眼。跟著陸景像學生戀人一樣的,專找人少的地方走。
  百年燕大,風景秀麗如畫的校園中確實有不少戀愛的好去處。湖邊的一處林蔭道中,林鳥啼鳴,下午時分空無一人。陸景輕輕的將李菲菲擁入懷中。在她的頸脖邊深深的吸口氣,聞著她身上令人迷醉的味道。
  李菲菲心里有些酥麻的感覺,依偎在陸景懷里里,輕笑著道:“陸景,你屬狗的啊。還嗅我的味道呢!”
  陸景溫柔的撫摸著她的長發、粉背,笑道:“菲菲,你信不信狗咬你啊。”
  李菲菲容顏清秀,伸出左手緩緩的撫摸著陸景的臉頰,陸景想她,她其實也想這個令她敞開心扉的男子,溫聲說:“你想我說信還是說不信?”
  陸景微征。李菲菲很明顯的表現出對他的感情啊,這讓他有些發愣有欣喜異常。低下頭,溫柔的吻著她的嘴唇。
  李菲菲嚶嚀一聲,承shòu著陸景的愛吻。
  很久以后,李菲菲嬌嗔著看著陸景的溫潤帶著愛意的眼睛,“你每次都這樣…”她又給陸景硬邦邦的頂著了。
  陸景苦笑著道:“菲菲,你不要低估你對我的吸引力。”
  李菲菲希望純粹的感情,問題是他抱著菲菲熱吻,而且被默許可以愛撫她挺拔的酥胸,纖盈修長的雙腿,豐盈的翹臀,下面不起反應就不正常了。
  李菲菲咬著嘴唇白陸景一眼,說:“其實是你今天中午喝酒了。”這一次,她并沒有像上次在家中陽臺上那樣推開陸景。
  陸景笑著搖頭,抱著李菲菲,“菲菲,其實是我想你了。”
  李菲菲心中有著甜蜜蜜的情意流淌著,展顏一笑,給人如花似玉般的美感。緊緊的抱著陸景,并不介yì給他頂著。又幽幽的嘆口氣。
  陸景知dào她為什么嘆氣,在她耳邊說:“菲菲,真希望我們現在十八歲。那時,我們的訂婚還沒有解除。”
  李菲菲輕聲道:“陸景,我希望你現在十六歲。因為,十八歲的你已經不喜歡我了。”
  陸景心中一緊,他從來沒想過有一天李菲菲回對他說出這樣的情話,低聲道:“菲菲,我們去家里…”
  李菲菲點頭,又想起一件事,低頭瞥了一眼,笑道:“你就這樣去啊。走在路上都要給人笑死。”
  陸景苦笑一聲,輕輕的撫著李菲菲齊背的秀發,調整呼吸。
  嗯。深呼吸。可是一想到待會到李菲菲的宿舍中可以肆意的“欺負”她,或許還可以突pò一點。某處充血的情況就沒有一點改善。
  …
  …
  晚上七點,陸景堪堪趕到匯海大酒店副樓12樓的1號包廂中,王燦、謝晉文、羅華、高婉薇已經等候多時。
  打過招呼后,陸景坐在王燦身邊,笑著高婉薇:“薇薇,閔雯水平不差,你想好怎么應對了嗎?”
  三●五●中●文●網,更新快、無彈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