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684 離婚

“安妮,乖。想我沒有。”安溪蹲下來,抱著狗狗的頭,親昵的摸著。
  安妮很親昵的蹭著安溪的手,尾巴搖的歡快。安溪還養了一只貓,叫妮可。此刻正在辦公桌上“喵喵”的對她交換。萌嗒嗒的。
  “妮可,到媽媽這里來。”安溪滿臉笑容的招手讓貓貓過來。
  身后的助理對視一笑,此時的安總完全像是另外一人。安總很喜歡小動物。昆云汽車的大樓中是不禁止帶寵物的。當然,寵物產生的各種垃圾自己處理。
  為這個規定,公司上上下下吵了快一個星期,現在還只是在公司中試行管理條例。
  助理們熟練的進入辦公室中。將資料放好。然后退了出去。安溪和寵物們鬧了一會,隨意的坐在辦公室中,開始處理事務。
  這時,安溪的手機突然響起來。安溪看看號碼,偏頭將電話夾在胳膊上接電話,“麗瑩?”
  高麗瑩笑嘻嘻的道:“安溪,晚上有時間嗎?去大唐雨景玩玩,今晚那里有一個聚會。聞人恪要給云吉祥道歉。”
  安溪愣了愣,問道:“麗瑩,你上次不是給我說云吉祥要倒霉嗎?”云總去世了。她并沒有興趣做云玉致和云吉祥的后媽。他們也不會認。
  對云吉祥最近在京城中的遭遇,她并不過問。但是,這是當前京城中最熱的話題。高麗瑩給她打電話時會提起。她身上有著深刻的云圖集團印記。
  高麗瑩歡快的笑道:“嗨,你都不知道聞人恪這次被整得有多慘。簡直就成了京城中大笑話。
  云吉祥給薇薇打過電話,她去找陸景求助。嘿,陸二少出馬的效果就不用說了。整的聞人恪欲仙欲死。不要不要的。”
  安溪給高麗瑩的話說的俏臉臉蛋微紅。有這樣來形容感受的嗎?只是,麗瑩看樣子確實已經走出風在水的陰影。越來越恢復她的本性了。
  高麗瑩笑盈盈的接著道:“聞人恪設計云吉祥吸毒。陸景反過來設計聞人恪販-毒。這罪名把聞人家嚇的屁滾尿流。
  聞人策出面請白姐求情。同意和白姐離婚,所以才有今晚這一出。安溪,你來不來啊?白姐也要來,今晚的這個道歉聚會可是見證歷史的時刻。”
  安溪有點莫名其妙,挽了挽盤起的秀發,問道:“麗瑩。怎么回事啊?”
  高麗瑩笑道:“黎傾城自己加冕,風白露離開京城的那晚你也在啊。京城四大名媛可是差一人。陸景說搞三大名媛也可以,但是四大名媛多好聽不是?
  京城中不少女人都盯著那個位置。但是,從來都沒有人想到。此后第一個在大唐雨景中舉辦聚會的竟然是…”
  高麗瑩賣了一個關子。
  安溪配合猜謎,笑著道:“云玉致沒那個本事吧?”她和云玉致的私交依舊很糟糕。云玉致那點斤兩,絕對成不了什么名媛。
  高麗瑩咯咯嬌笑,“錯了,怎么可能是云玉致?是高婉薇。陸景點名讓白姐去和薇薇談云吉祥的事情。因為是她找陸景求助的。
  很平常的一件事。陸景估計也是無意的。而且薇薇可能也沒有意識到。但是,估計京城中的世家子弟都注意到她在大唐雨景舉辦聚會的事情。
  這可算是異軍突起。怎么樣,這出戲好玩吧?不親眼目睹實在是遺憾。”
  安溪輕輕的一笑,高麗瑩三十一歲還在專注于找回她失去的歲月,而她是職業經理人啊,“麗瑩,我就不去了。”
  掛了高麗瑩的電話,安溪處理著郵件,看著資料,心里總覺得有些別扭。仿佛有很重要的事情沒有想起來。
  看著郵件中高管們給她發得祝賀郵件。祝賀她在黃海取得的成功。安溪的腦子中自然而然的浮起陸景那張并不英俊的臉龐。黃海的訂單沒有陸景的影響力怎么可能拿得下來?
  安溪知道原因了,拿出手機給陸景撥了個電話,嘴角帶著微笑。聽著嘟嘟的電話聲音,心中有著戀愛時的忐忑。
  好幾次,晚上做夢時都夢到他了。他不帥,但是很迷人,有著讓她安心的魅力。
  …
  …
  陸景接到安溪的電話時正在燕湖家園的餐廳中和李慕清、葉妍、宋雨綺、聶問白、許雪、葉靜雨一起吃飯。主廚的是溫雪、溫藍。
  不出意外,3月22日那天和李慕清在一起盡情纏綿幾次,她中標了。陸景將宋雨綺由江州喊到京城來照顧李慕清的飲食。雨綺負責他的生活團隊管理。
  許雪和葉靜雨兩人剛剛從美國回來。許雪前些時候并不在香港。一直都是和陸景視頻聊。
  葉靜雨剛剛在美國以10億美元的價格出售了安卓20%的股份給安迪-摩根。返回京城給陸景匯報工作。至于還有沒有其他的因素不好說。
  “陸景,你今天晚上去不去大唐雨景?”電話里傳來安溪嬌柔的聲音。
  陸景腦子幾乎很快就能浮起安溪此刻嬌媚慵懶的模樣。“去大唐雨景做什么?怎么,今晚那里有活動?”陸景立即反應過來。
  安溪言簡意賅的道:“聞人恪向云吉祥姐弟道歉。白唯離婚。高婉薇正式成為四大名媛的候選人。”
  陸景愣了下。安溪的話信息量有點大。白唯離婚了?他還不知道。高婉薇成為四大名媛的候選人?這有點搞啊。
  沉吟了一會,陸景道:“安溪,我晚上還有事情。哦。你問這個干嗎?”
  安溪心道:陸景,你今天很遲鈍啊。咬咬牙,眼波流媚的柔聲道:“你去我就去。你不去我也不去了。”
  我日。
  掛了安溪的電話,陸景一頭的黑線。他怎么可能聽不懂安溪在說什么?安溪在向他表明情愫。
  他最近女人緣是不是太好了一點?先是高麗瑩,白唯什么都沒說,對他的好感他知道。接著是安溪。餐桌上這會還有一個葉靜雨,明秀的眸子帶著幽怨。
  話說,成熟的女人表達感情比少女確實高明的多。但是,這是要把我當boss怪來刷的節奏嗎?
  …
  …
  說笑著吃過飯,定下來李慕清去漢城養胎。過兩天就走。她不可能在國內為陸景生孩子,那太招搖。要顧及到她爸李遠高書記的面子。
  漢城距離也近。本來天辰娛樂在漢城就有分公司。而且還有現代財團鄭氏兄弟的照應。安全沒有任何問題。李慕清還可以處理天辰娛樂的工作。
  夜晚,星光璀璨。燕湖家園被打通成復式公寓。7樓的小客廳中,陸景和聶問白穿著睡袍擁在一起在落地窗前閑聊。
  聶問白被歲月格外眷顧的絕美臉龐露出一抹輕笑,倚在陸景懷里。“陸景,你現在治療好了,我要是懷孕了怎么辦?我這兩天在危險期呢。”
  李慕清給陸景一發中標,這說明他已經好了。不存在子嗣艱難的問題。
  陸景伸手愛撫這個大美人。她的身材高挑而纖細,滾圓豐腴地臀部彈軟迷人。大腿筆直圓潤,渾身都透著美感。輕啄她一口,“那就生下來。”
  聶問白嬌媚的白陸景一眼:“那知秋要笑我一輩子。”今年38歲的聶問白依舊豐韻璀璨。看上去像三十出頭的女人。而實際上她的女兒已經18歲了。
  聶問白20歲生下女兒墨知秋。在丈夫死后的日子,她和女兒相依為命:是母-女也是姐妹。
  陸景笑了笑,問道:“知秋拿到哈佛大學的offer了嗎?”
  聶問白點點頭,轉過身環著陸景的脖子,嫵媚得會說話地桃花眸子看著陸景,主動的吻著陸景的嘴唇,“陸景,你要真想要我給你生一個孩子。我愿意的。
  只是。我不想在以后用孩子來羈絆你。等我老了,我在交州定居,再也不見你。我要把我最美麗的樣子留在你的記憶中。”
  陸景笑著拍拍聶問白的俏臀,很溫柔,“傻女人。誰不會老啊?難道你們老了,我就不再見你們嗎?孩子的事情看你自己的意思。”
  莫心藍、葉妍最近纏著他很久想要孩子,聶問白反而有些不愿意。只是,他尊重她的意愿。
  夜色深深,地板上兩條影子慢慢的糾纏在一起。
  …
  …
  4月25日,大唐雨景中燈火通明。
  7層的主樓中。五六七三層樓是黑暗著的。正在進行一些精細的修繕,預計一個月之后才能使用。現在只有一二三三層樓開發使用。
  即便如此,大唐雨景每晚的生意已經好得不得了。預定的包廂都訂到一個月后去。原因只有一個:因為這是陸景的俱樂部——雖然股東寫的是葉妍、王燦的名字。
  晚上7點40分,王燦和帶著閔雯前來的閔興懷在二樓的1號小宴會廳中閑聊。
  李新寒、秦成文、秦雨檬、劉小山、羅華、高婉薇、黎傾城、齊賓鴻、蘇琳、蘇威、云吉祥、云玉致、白唯、高麗瑩、高暢、謝海逸、謝曉越、張媛、鄭信明、謝晉文、唐略等人在一旁聊著天。這次聞人恪向云吉祥賠罪的酒宴在8點中舉行。
  按照王燦的嗜好、審美觀:反派人物要在最后時刻入場。接受“人民群眾”的目光審判。所以,已經來的聞人恪還等在隔壁包廂中。
  閔興懷笑著問王燦,“陸景今天晚上不來?”
  王燦笑著道:“他說要陪他的女人,讓我們自己搞。嘿,主要是看薇薇同不同意了。”
  閔興懷笑著拍拍王燦的肩膀,“你小子。揣著明白裝糊涂。我和李新寒、秦成文過來那里是為這點小事?”
  心中,輕輕的嘆了口氣。既是感嘆又是釋然。王燦比陸景確實差太多。他成不了京城世家子弟中的深水碼頭。這是感嘆。
  陸景在這樣的場合居然不來,說明,他是真的對世家子弟的圈子不敢興趣。這是釋然。雖然,陸景很牛逼,是一哥。但是誰也不喜歡頭上有座大山啊。(未完待續。)
  (本書采集來源網站清晰、無彈窗、更新速度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