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683 曾經的云姐

嘉南俱樂部3號貴賓廳中裝飾奢華,華麗的吊燈色澤柔和,映射在羅馬宮廷般的包廂中。
  傍晚時分,白唯剛從久負盛名的嘉南高爾夫球會的高爾夫球場上下來,連高爾夫球服都沒換便來到3號貴賓廳包廂。
  等候在包廂中的一名三十多歲的男子立即起身,身材中等,容貌普通笑著道:“白唯,你來了。我讓他們開始上菜。”笑容中有些討好的意味。
  白唯很平靜的坐下,笑著打斷男子的話:“不用了。我晚上還有飯局。聞人策,我們倆老夫老妻,有話直說吧。”
  聞人策訕訕的拉開鑲嵌著碎鉆的椅子坐在白唯身邊,可以聞到她身上的幽香味道,說:“白唯,小恪要被人當毒販抓起來,家里丟不起這個人,讓我來和你溝通下,看能不能找陸景疏通下。”
  白唯是陸景捧起來的。這是京城中人皆盡知的事情。他們的關系自不用說。
  既然和云玉致、云吉祥兄弟談不攏,也沒有必要再去找高婉薇。聞人家要從源頭上解決問題。
  白唯“噗嗤”一聲嬌笑,美眸看著聞人策。那嫵媚性感的嬌媚模樣看得聞人策有點后悔當年、現在不該養外室。守著這么個女人過日子也相當不錯的。
  白唯輕撫著⑧¤⑧¤,x.額前微微有些汗漬的發絲,笑道:“聞人策,疏通的籌碼是什么呢?”
  她剛才在高爾夫球場上和秦成文、秦緯等人打高爾夫。秦緯聽說她有意投資京城的房地產,主動約她出來打打高爾夫,談生意。華橙基金愿意提供投資咨詢服務。免費。
  聞人策先看了看白唯。確定她是心情真不錯,慢慢的道:“我和你離婚。”
  白唯臉上古怪的看著聞人策。半天說不出話。這便是她的丈夫,第一個男人。膽小、猥瑣。
  聞人策和當年京城中那些優秀的男子比起來簡直是慘不忍睹。和陸景比起來更是自不待言。
  聞人家這個籌碼的意思是:我們給你提供便利。允許你離婚,這樣你可以光明正大的給陸景做情人。你幫聞人恪說句話。
  聞人策就白唯并沒有發脾氣,小心翼翼的問道:“你沒生氣吧?聽我解釋…”
  “我生氣干嘛?”白唯反問一句,打斷聞人策的話,苦澀的笑了笑,為她自己的遭遇,“聞人策,我和陸景不是你們想的那種關系。”
  聞人策一臉便秘的樣子。他要信了才有鬼。只是白唯接下來一句話讓他相信,“我都32歲。人老珠黃,你覺得陸景會看上我?”
  聞人策看著休閑運動之后,精氣神圓滿,保養得體光彩照人的白唯,憋了一會,說:“沒有,白唯,你還是當年嫁給我的時候那么漂亮。”
  “謝謝你的贊美。”白唯笑著搖頭,說:“現在你給我說好聽的有什么用啊?你兒子、女兒都兩三個。什么時候去民政局辦手續?”
  聞人策送了口氣。他還真怕白唯不同意,“明天上午就可以。”白唯重新成為京城的名媛,他面對她的時候壓力倍增。
  “好。”白唯站起來,說:“我明天在湖東區民政局等你。”說著。走出包廂。剛好一名服務員送菜進來。
  白唯笑了笑,走出包廂。腦子里浮起這些年的往事、恩怨。
  首先,她嫁給聞人策是被迫的。白家沒落。她被人覬覦,不得不靠聞人家的庇護。她看不上聞人策。聞人策很喜歡她。
  第二。婚后的各種瑣事,加上她在聞人策面前的強勢。聞人策在外面養了外室。生了個兒子。養在她名下。她同意了。她需要聞人家的庇護。
  第三。她對聞人家的庇護很感激。但是,不代表她可以容忍丈夫的背叛。她是很驕傲的女人。分居,各過各的。只是維持一個面子上的婚姻。
  現在要結束了。還是由聞人家主動提出來的。她能說什么?
  …
  …
  陸景接到白唯的電話時剛從丁靈家里出來,挽著丁靈的手在民大的校園中閑逛。今天拜訪之后,小靈的父母已經默許兩人在一起。
  陸景曾經推薦丁靈的父親丁向陽擔任信產部首席經濟師。這份資歷在丁教授今年評選中科院院士中起了大作用,令他在民大內揚眉吐氣。
  學術之爭上,他經常輸給陸景的導師趙曉豐教授。這次當選為院士,是對他畢生學術的一個肯定。
  陸景也沒想到幾年前的一個無心之舉,會幫他解決困擾他的一個大問題:他和丁靈的事情此前一直沒有得到她父母的同意。
  白唯和陸景寒暄了幾句,笑著道:“陸景,聞人家委托我來說情,聞人恪那里…要怎么樣才合適呢?”
  陸景笑道:“白唯,這件事你和薇薇談。”羅華昨天下午到燕湖家園給他說過情況。云吉祥的案子已經由陳樂義了解。
  至于聞人恪要怎么樣向云吉祥賠罪,這種小事讓高婉薇處理就好。他幫助云吉祥有兩個原因,一個照顧下云波濤的后人。一個是高婉薇向他求助。
  “好的。”白唯微微有些詫異,笑著掛斷了電話。
  丁靈依偎在陸景手臂上聽著陸景和人打電話,見陸景打完電話,抬起頭,一雙溫潤的杏眼看著陸景,“陸景,要是忙的話,你先去忙吧。”
  陸景就笑,“小靈,再忙陪你一會的時間肯定有。一件很搞笑的事情,我回頭要請陳叔叔吃飯…”
  陸景牽著丁靈的手漫步在4月底溫暖的民大校園中。林蔭小道中美麗的藤蘿纏繞在樹木上。山茶、月季、紫荊花點點。偶爾能聽到讀書聲。林蔭道外的馬路上有下課的大學生說笑著走過。
  林蔭道中,幽靜,清涼。微風習習,吹拂起丁靈典雅柔軟白裙的裙擺,吹拂起兩人青春記憶的書角。穿透時空。仿佛回到在九六年的那個4月>
  他被班主任邵秋蘭叫到教室外訓斥,隔著玻璃窗,丁靈那雙溫潤、會說話的明眸看過來。
  十年。
  “小靈…”陸景抱著丁靈的細腰,低頭輕吻著她柔軟的嘴唇。小靈是那種甜美可人的女孩。即便是因為27歲就成為和華銀行的副行長,洗練了鄰家女孩的清秀氣質。
  多出的卻是靈秀雋永的韻味。仿佛飄著墨香的書頁,加上她偶爾流露出的嫵媚性感的小女人動作,讓她的氣質極其動人。
  “陸景,我媽問我什么時候生孩子呢。”
  “那我們去佳達花園。”陸景在民大附近的小區佳達花園有一套房子。步行過去五分鐘。
  丁靈嬌羞的白陸景一眼,她已經不是16歲時暗戀陸景的含羞草般的女孩了,柔聲道:“好。”
  她知道陸景現在想要她。這是情感的表達。十年的堅持,期間,她更是遠赴香港求學四年。終于,讓這份初戀的感情修成正果。她也想要表達這份欣喜,表達對他的愛意。
  …
  …
  4月25日下午,安溪從黃海返回京城。走出機場通道,接機大廳中,早就等候多時的昆云集團助理、高管們紛紛迎上去。
  “安總。”“安總。”眾人紛紛打著招呼。
  安溪微笑著點頭,一一回應,說:“大家怎么都來了?”將手中挽著的外套、行李箱遞給助理,僅穿著的殷桃紅色毛衣。姣好的身材曲線展露出來。
  搭配著紫色的闊腿長褲,腰肢纖細。乳翹腿長的性感少婦。細長的高跟鞋踩在地板上,咚咚的聲音,展示著女人嫵媚之惑。
  助理修俊明道:“安總,你在黃海那里和市政府談妥支持清潔能源采購汽車的方案令公司上下歡欣鼓舞。大家自發的來接你。”
  安總的能力在入職僅僅半個月就展現出來。更別說現在更是談妥了了一個十億的采購大單。
  安總在入職的時候說:要在2oo6年將昆云汽車的國內銷售量提高到1萬臺,在國外的銷量提高到5萬臺。此刻,誰會懷疑她的話?
  三十歲還單身的安總是昆云公司最耀眼、最受矚目的女人。她的美麗、管理才華、股權資產令她一顰一笑充滿了迷人的女性魅力。她業是昆云公司的象征。
  安溪笑了笑,說:“既然都來了,那就一起回公司吧。正好我給大家通報下情況。”
  眾人簇擁著安溪,眾星拱月般的出了機場,紛紛上車。看這架勢,機場中不少旅客還以為是某位女明星來京。
  昆云公司的辦公地點位于京城五環外的通義區科技園。公司在科技園中拿到一塊地,用于修建總部大樓。總部大樓已經破土動工。而此時,昆云公司在科技園租用了一棟大樓辦公。
  在京城辦公的主要是研發,財務、法律、銷售等部門。汽車生產由云圖集團和昆成汽車共同組織。生產線目前架設在京城中,下一步將遷往渝都。昆成汽車在渝都有廠。
  抵達公司后,安溪與助理、高管們開會,通報黃海的談判情況。實際上詳細情況已經在公司郵件系統中交流過。這會開會,更多的是新的管理團隊之間的交流。
  開完會都已經是下午5點多,安溪返回辦公室中,開門后,迎接安溪撲上來的是一只金毛拉布拉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