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682 開發APP

位于湖東區的明華公寓是京城里知名的高檔小區。明華公寓外的茶樓明華居在京城遠近聞名,尤其以早茶為最。
  一壺清香怡人的紅茶,幾式精美可口的茶點,一個人拿一份報紙可以坐到上午九、十點。或者,約兩三好友閑聊,也是極佳的享受。
  明華居茶樓二樓給花鳥屏風隔開的5號雅座處,云玉致穿著白色花紋圖案上衣配紅色條紋半裙,氣質秀美,婉婉的喝著2級祁門紅茶。
  坐在茶桌對面的高暢看的眼睛微微瞇起來。不得不說,風哥選女人的眼光是相當獨到的。
  不管是安溪,還是云玉致都有著獨特的地方。安溪是那種性感的少婦,看著就想犯罪。云玉致是大家閨秀,秀美安靜。看著還是想犯罪。
  安溪就不說了,在昆云汽車工作,據說和陸景關系不錯。他很有興趣和云玉致發生一點超友誼的事情。這可是風老大曾經的女人。據謝海逸說,這種“逆襲”的體驗很爽。
  云玉致有點厭惡高暢的目光,但是無可奈何。今天還是她主動約高暢來家門口的明華居喝茶。
  她最近焦頭爛額,不僅要忙于整頓人心渙散的云圖集團,還要為弟弟云吉祥操心。不省心的人啊。
  她說是和吉祥冷戰,懶得理他。但是,到底是她親弟弟。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昨天晚上,云吉祥在漢宮庭的包廂中和朋友喝酒,卻是被京城市局的便衣抓到聚眾吸-毒。
  現在關押在京城市第一看守所內。好在只是吸食毒-品。不是在家里提供毒-品給他人吸食。預計要被行政拘留15天。
  但是,起因卻是因為他得罪了人。必須要在源頭把事情處理掉。據說。高暢和聞人恪是好朋友。她希望高暢能幫得上忙。
  “高少,吉祥的事麻煩你了。”云玉致拿出一張銀行卡。輕輕的推到高暢面前。心里感嘆著:曾經的“小高”在她嘴里變成了“高少”。
  父親死了,風在水倒了。安溪走了。
  安溪不是她逼走的。安溪早就告訴自己她與和陸景達成的協議。安溪被逼走的緣故是當時風在水、龐濱公布了安溪親筆簽字“出賣”云圖集團的協議。并且曝光她是風在水的情人。這讓云圖集團相當一部分忠于她父親的人對她很不滿。
  因而。安溪迫于壓力提前離職。按照計劃,她本來是還要等一段時間。那樣的話,平穩交接,云圖集團也不會這么亂了。
  高暢將銀行卡推回去,看著云玉致秀美的容顏,笑著道:“玉致,這件事有點麻煩。云吉祥和聞人恪搶女人,他很不爽。我盡力吧。”
  曾經的云姐變成了玉致。他現在甚至可以目光放肆的欣賞她的美麗。挺拔的淑乳,光滑如玉的肌膚。這何其之爽!
  云玉致臉色微變。說:“高少,事情總有解決辦法啊。我知道你和聞人恪私交很好。拜托了。費用方面,我不會讓高少吃虧。”
  高暢大有深意的看著云玉致笑了笑,道:“玉致,這不是錢的問題。這關系到男人的尊嚴。”說著,話鋒突兀的一轉,“玉致,中午有時間去燕苑陪我喝一杯嗎?”
  云玉致錯愕的看著高暢,臉色慢慢的變得羞憤。這王八蛋居然打她的注意,真是卑鄙、惡心,不愧是風在水的崇拜者,跟風在水一個德性。
  “玉致。我就是一個提議。你有事就算了。”高暢淡然的喝了口茶,笑著看著云玉致。
  此時,上午的陽光落在茶樓二樓的木窗上。帶著清香。云玉致心中浮起屈辱感。但是,她又不能不管弟弟。這一次是行政拘留15天。下一次呢?
  云玉致躊躇著,心中凄苦。她想已經亡故的父親了。
  這時。手機突然響起來。
  …
  京城市第一看守所內,云吉祥木訥的簽下字,跟著眼前的中年律師走出看守所。外面,陽光明媚。
  “陳律師,真是非常謝謝你。”在看守所外的馬路上,云吉祥給前來撈他出來的知名律師陳樂義深深的鞠躬。
  在看守所里呆了一晚上,挨了一頓胖揍。他突然的想明白很多事情,覺得自己18年的歲數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陳樂義五十多歲,頭發染成黑色,一絲不茍。感慨的搖搖頭,“云吉祥,你的案子了結了,不會在檔案中留底。回去重新開始生活吧。”
  他從事律師行業多年,一雙眼睛毒辣,看的出這個少年是幡然悔悟的樣子。
  助手小謝拉開豐田皇冠的車門。陳樂義示意云吉祥上車。云吉祥道:“不了,陳律師,我想給我姐打個電話報平安。你先走吧。”
  陳樂義就笑,“你知道具體的案情嗎?不知道吧。這怎么給你姐說呢。走吧,坐車回市區,路上我給你說說具體情況。”
  …
  云玉致見是云吉祥的電話,顧不得高暢在場,立即接通電話,“吉祥,是你嗎?”
  “姐,是我。我出來了。對不起,讓你擔心了。”電話里,云吉祥聲音低沉的說道。
  他現在想明白了他姐生他氣的原因。不是惋惜和風在水的愛情,而是因為他姐希望父親死之前,心態安寧,每天高高興興。他挑破姐姐和風在水的關系,父親大發雷霆。
  這才是他姐不理他的真正原因。
  云玉致一愣,這還是她的弟弟嗎?隨即,心中一陣感觸,“吉祥,出來就好。你在哪里?我派車去接你。”
  “不用。我坐陳律師的車回市區了。還有半個小時到家。姐,我的案底全消,檔案中不會有記錄。聞人恪設計我吸-毒。他反而被警方順藤摸瓜的查出他販-毒的事實。預計要被刑拘。最差的結果也要判上幾年。”
  “啊…”云玉致聽到云吉祥的消息大吃一驚。竟然會出現這樣的轉折?什么情況?
  其中的不對勁,誰都看的出來。但是陳樂義律師沒有多說。只給他這個答案。云吉祥又道:“姐,我給薇薇姐打了電話。她去求了陸景。”
  云玉致恍然。風在水在京城何等的風光,她在風子水身邊見識過的。而陸景能把風在水擊倒,他又是具備何等的大能量?點點頭,說:“吉祥,改天我們一起去謝謝高婉薇。”
  云玉致接電話的同時。高暢也恰巧接到一個電話,聞人恪的電話。他起身去了明華居外面接電話。
  電話剛接通就傳來聞人恪殺豬般得嚎叫聲:“高暢,看在昔日交情的份上,拉兄弟一把吧。”
  高暢莫名其妙,笑道:“我靠。聞人恪,你小子一大早玩什么花樣?看尼瑪看在黨國的份上拉兄弟一把。”
  “臥槽。我認真的。高暢,我tm的整云吉祥那個小屁孩結果要把自己整進去了。市局得出結論說我販-毒。而且在我的別墅中找到毒-品了。這tm我只是自己偶爾用用的。給我十萬個膽子,我都不敢去這種殺頭的買賣啊。我還在上下打點。爭取說清楚原因…”聞人恪把情況具體說了一遍。
  高暢聽得有點暈,“說重點。瑪德,羅華那小子摻和進來,你當時就該退避三舍。”
  “毛的。羅華在京城混這么些年,你看陸景幫過他一次沒有?”
  “那這次怎么回事?”
  “云吉祥那sb求了高婉薇。高暢,你和高婉薇認識。她和陸景關系是不是和京城中的傳言那樣?”
  高暢聽得有點明白了,“聞人恪,我不太清楚。你要我做什么?”心里尋思著:高婉薇什么時候在陸景面前這么有面子了?
  聞人恪叫道:“幫我居中坐下工作,我要取得云吉祥的諒解。”
  高暢臉色古怪。“行,我知道了。一會給你回話。”
  聞人恪一陣詫異。
  高暢也沒解釋他正在和云吉祥的姐姐云玉致在明華居一起喝早茶。
  …
  高暢返回到明華居二樓10號雅座時,云玉致已經一臉笑容的在喝茶。氣質秀美。
  高暢心里嘆了口氣,估計云玉致已經得到消息了。“那個…,玉致。我剛才的話是開玩笑的。”
  云玉致譏笑的瞥了高暢一眼,她不求高暢,自然懶得對他有好臉色,“高少,你這個玩笑并不好笑。我弟弟的事情已經解決了,不勞你費心了。”
  云玉致態度強硬,高暢軟了幾分,陪笑道:“云姐,其實,這件事是個誤會…”哎,曾經的云姐還是云姐。
  云玉致打斷高暢的話,“高少,你這聲云姐我可當不起。我今年才22歲,比你小呢。”
  縱然高暢臉皮很厚,給云玉致用言語吊打,還是感覺老臉微紅,說:“云姐,看你說的。你叫我小高就好。吉祥現在能走通薇薇姐的路子,說到底我們還是一個陣營嘛!薇薇姐和我姐的關系很不錯。一起吃過飯。”
  高婉薇可是幫云家姐弟倆操持過其父云波濤的葬禮,關系那就不用說了。關鍵是,高婉薇在陸景面前這么有面子,他不得不放低姿態。
  云玉致嗤笑一聲,心中一陣暗爽。就在二十多分鐘前,高暢還想要挾她,覬覦她的身-體。現在卻是一臉的孫子相。
  云玉致無意和高暢糾纏,說:“小高,今天的早茶你付賬吧。吉祥快要回來了。我得回家安排一下。”說著,站起來,將手機放到手袋中。
  高暢笑道:“這沒問題。云姐,有件事和你商量下。聞人恪和吉祥的事,能不能和解啊?賠償好說。”
  云玉致認真的看著高暢,突然的展顏嬌笑,這是她自父親去世之后,笑得最開心的時刻。高暢居然在求她。而她剛才還在求高暢呢。這種反轉的感覺真是不要太爽。
  “小高,這不是錢的問題。這關系到吉祥的尊嚴。”云玉致原話奉還,心情大好的出了明華居。她就住在明華公寓中。
  “臥槽。”看著云玉致嬌俏的背影,玲瓏有致,高暢罵了一句,撥了聞人恪的手機。
  ps:下一面一章不知道能不能寫的出來。
  寫不出來就明天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