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1681 初露崢嶸

香港的4月下旬已經是酷熱的天氣。董冰今天穿著一件短袖飄逸時尚的白色連衣裙,粉臂雪白。
  英倫學院風、精致的白裙很好的修飾襯托著她的美貌:明眸酷齒,靚麗動人。由于早年長期在英國生活的緣故。她身上有著英倫淑女范兒。
  如秋水般純凈的眼睛瞪著陸景,鵝蛋臉臉上浮起一抹難言的嬌紅。半島酒店中涼風習習。董冰微微覺得有點燥熱。羞澀的緣故。陸景的話太曖-昧。
  深吸口氣,落落大方的笑道:“陸景,你以為你是情圣啊。而且,小靈還在這兒呢。”
  丁靈打趣著閨蜜:“冰姐,要是我不在這兒,陸景就可以這樣對你說了嗎?”
  這么些年,有些事情看的很清楚。冰姐可是跟在陸景身邊學習過一段時間,經歷過新加坡石油期貨大戰,對陸景好感中帶著崇拜。
  董冰嬌靨如花,嬌嗔著對丁靈道:“才不是。小靈,你這可是助紂為虐…”
  “才沒有。這叫順水推舟。”丁靈甜美的笑起來,身子歪向陸景這邊,躲避著董冰的“魔爪”。
  陸景無語的摸摸額頭。抱著李菲菲閑聊的時候,想起很多前塵往事。想起董冰的事來。這時他只是想規勸一句,哪里想董冰和丁靈兩人歪樓歪得厲害。哭笑不得的道:“
  不是,我說,董冰你好歹聽我把話說完啊。我是突然想起你還沒有男朋友的事。你不能把你的追求者都變成你的朋友啊。”
  施白黝黑的臉紅了幾分,好在看不出來。他追求過董冰。郁曉嵐對著陸景翻個大大的白眼,銀色的高跟鞋在桌子底下踩著男友施白的腳面。
  董冰嬌俏的喝著紅酒。說:“我有什么辦法啊!追求我的男生,要么是臉皮薄。要么是心高氣傲,給我打擊兩次就退縮了。臉皮厚的男人。都是拖家帶口。我又不愿意。”明眸看著陸景。
  陸景開玩笑道:“最后一句不是諷刺我的吧?”他臉皮厚,而且拖家帶口。當然,并沒有追求董校花的意思。
  幾人都笑起來。
  董冰笑盈盈的道:“你自己不要對號入座就不是你啊。陸景,我聽關寧說你最近在京城的緋聞謠言滿天飛呢。什么白唯、蘇琳、黎傾城、高麗瑩…”
  “停,停…”陸景打斷董冰的話,“你知道是謠言還說啊。”
  大家又都笑起來。說說笑笑,說起今天董冰請客吃飯的緣由來:
  施白想要辭職離開瑞豐旅游,去旅游界的“圣地”看看,爭取吃透云春旅游的運作模式。他和郁曉嵐商量過后。想要咨詢下董冰的意見。
  施白看著董冰。靜待她的答復。
  董冰現在是龍勝國際的總經理助理。見識多廣。她的建議比他的那幫朋友,比貪玩的郁曉嵐更靠譜,更具有參考價值。
  董冰單手拿著酒杯,緩緩的品著,說:“去看看也可以。開拓下視野。”
  從剛才的閑聊中,陸景從郁曉嵐的口中聽到過施白的情況,淡淡的道:“放松下心情。”
  董冰好笑的看著陸景,說:“誒,陸景。你不要打擊人家啊。”
  她早看出施白的打算:準備創業。確實,要取郁省長的女兒,一個白丁可不行。不看門第,至少也是要看能力的。
  然而創業并不是成功說上說的:有一個商業點子就能成功。這涉及到資金、社會人脈、核心團隊、領導力、交際能力、產品銷售能力。創意只是一開始的路。
  陸景一開口。丁靈、郁曉嵐。施白都看向他。陸景在商業上是真正的大師級人物、權威人士。
  陸景吸著精心烹制的法式蝸牛,看向施白,淡然的道:“要用心做事。踏實做人,不能帶著偏見。覺得世界虧欠你了。”
  郁曉嵐不僅是風白露的好友,更是郁揚的妹妹。是家里的親戚。郁曉嵐這位男朋友有點問題。主要是心理扭曲。
  陸景的話語很是嚴厲。近乎訓斥。施白一下子紅了臉,看著陸景,納納的動了動嘴唇。他想要反駁,又不敢。正月初六,在京城四大俱樂部白雁蘇飛的茶話會中,他見識過陸景的威風、權勢、地位。
  陸景緩和了語氣,說:“你身上暴露出很多問題。第一個,潛意識中自認為香港人高人一等。
  但是,香港的經濟在97年金融危機中兩次被國際游資沖擊,損失慘重。到04年才恢復過來。
  而此時,內地個別城市的經濟發展已經超越香港。你這個潛意識是相當可笑的。忽視客觀事實,做事情怎么可能出色、成功?
  第二個,心里有不滿。兩個方面。一方面是對曉嵐家里不同意你和她的婚事不滿。你有什么成就可以讓曉嵐下嫁?別給我說你有香港的戶口。這反應的還是你的第一個問題。
  另一方面,認同香港某些報紙的觀點:香港在全球經濟地位的下滑,源自于英國沒有繼續統治香港。
  而真實的情況卻是因為97年亞洲金融危機之后,亞洲四小龍的經濟在前些年根本就沒有恢復。關英國佬屁事。
  這個方面,表現出來的便是你與內地的同事合作中有不滿、有偏見。你的工作業績怎么好得起來?
  你如此草率的想要離職去云春學習旅游模式,打算自主創業。綜合起來看,就是自視過高。”
  施白給陸景說的臉上青一塊,白一塊,心中怒火騰騰,但是又不得不承認陸景說得在理,站起來道:“對不起,我還有點事,今天失陪了。”
  惹不起,難道還躲不起?他也是個男人,要面子的。
  “施白。你給我站住。”郁曉嵐怒聲喊住男友。施白乖乖的站住。郁曉嵐對這份感情還是很看重的。施白今天走出這個餐廳便不會再出現在她的生活中。
  餐廳中不少人看過來。在如此高檔的餐廳中大喊很失禮。郁曉嵐根本不管,看向陸景。郁悶的道:“陸景,你有病啊?對施白發脾氣干嘛?”
  陸景微笑著喝了口果汁。道:“抱歉。有感而發。”施白身上存在很多問題。當然,他說這么多,確實是有感而發。否則,哪里會和施白廢話。
  以他的身份,即便對一個人不滿,也不會當面直接批評。
  郁曉嵐刁蠻的道:“我不管。你今天既然指出施白的問題,就要負責解決問題。我好不容易找到一份可靠的感情呢。”
  董冰和丁靈對視一眼,笑著搖頭。她在香港定居,對一些問題看得很清楚。香港與內地在經濟、文化的融合中有不少的“雜音”。
  當然。到她接觸的人的社會層次,基本不會碰到這些“雜音”。而施白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估計深受那些媒體宣傳的“毒害”。
  陸景琢磨了一會,笑道:“行。算我為剛才的話做補償。”說著問施白,“施白,你有沒有興趣再聽我廢話幾句?”
  陸景沒再疾言厲色的批評,施白抵觸的情緒稍緩,表情有點僵,勉強的擠出個笑容。重新坐下。陸景是人物?陸景的指點,他很想聽。
  陸景道:“旅游行業與你的性格不適合做。我聽董冰說你原來是做程序的。現在智能機s7賣的很火。有沒有興趣開發景華hx系統的app?你的創業團隊、地點可以就在香港。”
  hx系統已經對外公布程序接口,用于給第三方開發用戶app。只是現在還沒有多少程序員轉過來。
  當年ios商店可是吸金的利器。大量的易用性app也是ios、android能對抗諾基亞、微軟智能操作系統的關鍵。
  施白愣了愣,眼神越來越亮。
  …
  第二天。陸景中午在九龍麗都酒店的餐廳中包場請趙清芷、楊晚婷、何夢明、明雪吃過午飯后一起聊到下午4點,然后坐車前往香港國際機場。
  他今天要回京城。
  莫心藍、葉研、聶問白、丁靈、董冰、墨靜雯、余樂、季婉彤、寇小蠻、郁曉嵐、施白、黃利飛等人早就等在機場中。
  在香港這幾天,正好葉研、聶問白在交州。便一起過來陪他。
  明亮的候機大廳中,人來人往。在奢華、安靜的vip候機室中。陸景和眾人都一一打過招呼,看到寇小蠻。微微有些詫異。寇小蠻和董晚瑤關系很好,但是也沒有好到來送他的地步。
  陸景打趣道:“小蠻,你今天來送余樂啊?哈哈,你們倆什么時候結婚?”
  寇小蠻之前從來都是不來機場送余樂的。看來,兩人的好事將近。
  寇小蠻穿著黃色的裙子,留著劉海,嬌小玲瓏,漂漂亮亮的小美女,笑的眉眼如月,說道:“陸景,這都被你猜出來啊?”拿出一張紅色的請柬給陸景,“這是我和余樂的婚禮請柬。定在7月15日。你一定要來啊。”
  “一定去。”陸景接過請柬,笑著道:“小蠻,恭喜你們。”又拍拍余樂的肩膀,“你小子終于收心肯結婚了。”
  “我去。”余樂翻翻白眼。
  眾人都笑起來。這話實在不應該由陸景來說余樂。
  …
  葉研和聶問白都跟著陸景去京城。陸景返回京城后和回到京城的嬌妻婉儀見面。第三天才去兩人居住的燕湖家園。上午九點半,陸景突然的接到秦成文的電話。
  “嘿,陸景,聞人恪有點意思啊。居然為了星光傳媒一個女星炮制云吉祥吸-毒的事實。搞得有點出格。”
  陸景聽得微微皺眉。這件事還沒完嗎?羅華有點不給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