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167 董冰的私房錢

盛世俱樂部在湖東區這邊名氣很大,經常有些名流出入其中。但是在京城的范圍內只能算是二流的俱樂部。
  謝晉文的朋友叫做楊星長,其貌不揚,長的有些胖,小眼睛笑起來時就如同一條縫,很有些喜感,“景少的要求沒有問題。我會按照你的判斷去操作,但是如果虧損,責任上…”
  陸景靠在沙發上吸著煙說道:“責任自然算我的。”泰銖今年七月必然暴跌,掌握了這個趨勢去操作問題就不大,具體如何去操作,計算資金量,保證不被爆倉等等問題則是要靠楊星長這樣的專業人員。
  唐悅開了一瓶紅酒,倒了四杯,“謝晉文,你怎么在這邊混,不去大唐雨景或者金頂?那里環境要好的多。”
  謝晉文笑著舉杯示意大家干一杯,說道:“唐大少,我哪有你的底氣?去那兩個地方不是給自己添堵嗎?”說著對楊星長笑道:“星長,景少的事,你要多用心。”
  楊星長喝著酒,笑呵呵的點頭:“我明白。過幾天我就去香港布置這件事。謝少,這件事風險很大,我建議你不要跟進。”
  他幫謝晉文打理手中的資產,需要為謝晉文負責。賣空泰銖的這次操作在他看來風險太大。很容易就血本無虧。
  謝晉文笑著擺手:“不要再勸我,我下定決心了。”他跟著陸景后面投了2千萬賣空泰銖。楊星長只看到了經濟上的事情。就算這2千萬全虧了對他影響也不大,但是這是一個難得和陸景拉近關系的機會。
  盛世的網球陪練美女算得上一道風景。四個人換了白色的運動服拿了一塊網球場地。正要下場找幾個美女陪練打了幾把網球。幾個穿著藍色網球服的女孩拿著網球拍,網球袋走過來。藍條白底的網球裙下裸露出渾圓雪白的大腿。很是養眼。
  “謝哥。”領頭的女子是一個圓臉美女,謝晉文笑著道:“欣婷,你怎么也在?”
  “我剛場地就看到謝哥進來了。這幾位都是我的學妹,今天帶她們過來玩。”
  陸景看著覺得這女子有點眼熟,也沒好多問。既然認識,也沒點盛世俱樂部的網球陪練美女。幾人湊在一起打網球。
  和陸景搭檔雙打的一個女孩容貌有些媚,爆炸頭,煙熏妝。頗為健談,“我們都是從京城市外語學院的校友。今天欣婷姐請大家過來打網球。我叫糖糖,你叫什么名字?”
  陸景接到對面飛來的一個網球,一拍子抽回去。心里相信她的話,她們幾個一看就是朋友一起出來玩,要是打算陪客的話,煙熏妝。爆炸頭怕是很少有人能接受,就笑著道:“女孩不要隨便問男人的名字,小心被騙啊。”
  糖糖鼻子哼了一聲,不滿陸景的態度,跑到場邊撿球,她說話分神沒有接到對面唐悅打過來的球。打了一個回合。坐到場地邊休息的圓桌旁邊,陸景拿著毛巾擦汗。糖糖眼睛珠子轉了轉,說道:“帥哥,我今年二十三歲哦,我覺得我比你大啊。我好像在哪兒見過你?”
  陸景笑著摸摸鼻子。這算是被搭訕了嗎?拿起果汁喝了一口,無視糖糖在他身上打量的目光。糖糖努力的回憶了一下。指著陸景道:“哦,是你?你那天在機場對婷婷笑了笑,對不對?你身邊還有幾個人。”
  “婷婷?那個婷婷啊?”陸景看著場地上打球的幾個人,不以為意的說道。
  “你就裝吧。我看到欣婷姐小心翼翼以為你們是什么大人物呢。婷婷是我們國航第一美女。喂,你要是賄賂我的話,我就把婷婷的號碼告訴你。”
  陸景笑了笑。這女孩話里面不盡不實。他那里認得什么婷婷。
  坐著唐悅的寶馬從盛世俱樂部出來,陸景在副駕駛座上抽煙,“唐悅,那個叫欣婷的女子看得有點眼熟啊。”
  唐悅哈哈大笑:“你平常不看電視劇?”陸景失笑道:“我平常忙的跳腳,那有功夫看電視劇。”
  “算了吧。昨天下午我可是在天藍商場里面看到你和一個女孩逛街呢。”唐悅大笑,“女人多了很受罪吧?”
  “還行。”陸景笑了笑。昨天在陪張漓逛街。張漓過了正月十五才來京城。陸景那兩天陪著關寧,又去了一趟江州才回京城。這幾天才有時間和她膩在一塊兒。
  “郁欣婷,近期熱播電視劇的女主角。謝晉文的女人。聽說是謝晉文把她捧上去的。”
  陸景讓唐悅把他放在了水榭春天小區門口。方老師邀請他今天過來吃晚飯,吃完這頓飯,她和張漓明天就搬到新月湖邊上的那個小區--燕湖家園去住。新房子的裝修已經完成。他給張漓打過電話,張漓讓他提前過來。
  “你來晚了。”張漓打開門,笑孜孜的說道。她穿著米黃色的毛衣,一條貼身的黑色鉛筆褲凸顯著她修長的美腿。
  “你今天不去忙培訓班的事情嗎?”屋子里開著暖氣,陸景把灰色的外套脫掉,拿在手上,轉過身問她。
  “我不想去。我在等你過來陪我。”張漓把頭靠在陸景的肩膀上,話里的情思不自覺的流露出來。初嘗戀愛滋味的她眼眸里全是癡纏的愛戀。
  陸景愛憐的摟住她,要在她濕潤的紅唇上吻一口。身后傳來一聲輕笑,“你們兩個太急了吧,把我當透明人啊。”
  “葉姨”張漓一聲驚呼,從陸景的懷里掙脫出來,臉頰上透著緋紅。她高興之下還沒來得及和陸景說家里還有人。
  “葉小姐也在?”陸景看到她穿著豆沙紅的包臀長款針織衫,性感的美腿上裹著黑色的絲襪。白嫩的肌膚若隱若現,很是誘人。陸景懷疑把她的針織衫掀起來。是不是可以看到她的內褲。
  葉妍優雅的靠在衛生間的門口,微笑道:“我知道你希望我不在。可惜…,咯咯,我現在也是環球雅思的股東了,閑著沒事過來找小漓聊天。”
  張漓幫陸景把衣服掛在架子上,解釋道:“公司的名字換成環球雅思。葉姨說這個名字大氣。我們已經完成了股權變更,今天晚上吃飯也是慶祝葉姨加入環球雅思。現在第一名英語是公司下屬的一個品牌。”
  陸景笑著道:“你葉姨一向神出鬼沒,我早習慣了。”說著。對葉妍道:“你找我有事吧?”陸景才不信她的鬼話,她沒事找小漓聊天?這種話也就哄哄小女孩。
  葉妍拍著手,走下臺階,笑道:“果然聰明。”說完,對張漓說道:“小漓,把你心上人借我用一會兒。”
  “哦!”張漓羞澀的點了點頭,也不否認葉妍的話。她去廚房沖咖啡。
  “來。”葉妍推開臥室的門,示意陸景進去談。陸景摸了摸鼻子,少婦的行為果然不可用常人來度量。黑|絲美|腿的優雅少婦請你進臥室談事情,這什么情況?
  陸景剛進門,轉過身。葉妍走到身前,將他堵在門口。聞著她身上好聞的香氣—不是那種刺鼻的香水。淡淡的更接近一種體香的味道。看著葉妍要貼上來,也不讓開,隔著針織衫、絲襪感受著她身體驚人的彈性,美腿的體溫有些微涼,淡然凝視著她嫵媚的眼眸。不知道她打的什么主意。
  靜默了一會,卻是葉妍先受不住退讓開。靠在衣柜處,“我家里有人想要你的資料。你肯不肯弄一份給我。如果拿到這份資料,我可以把在家族基金里面價值1千萬的股份兌現出來。”
  “這種事你也找我?”陸景有些奇怪,“你去收集就行了,我難道還能管著你嗎?”
  “我可不想因為一千萬就得罪你,所以先和你打個商量。”
  “要是我剛才忍不住你的勾引會怎么樣?”
  葉妍嬌笑著道:“我是不是可以理直氣壯的要你幫我把股份兌換出來。”說著話,眼睛卻是避開了陸景銳利的眼神,臉上微微有些尷尬的神情。
  “說說葉家的情況吧?我記得你們是諾基亞在華東區的總代理。”
  葉妍挽了下自己的頭發,說道:“葉家的核心企業是恒躍集團,涉足電子商貿,電子產品代理,電子產品連鎖店,房地產,保健品行業。恒躍集團由我大伯葉尚斌任董事長,我二叔葉文俊任總經理負責日常事務。葉文俊的兒子葉強文是天藍國際的股東,他想要你的資料。”
  前世里陸景對蘇江省去的少,對恒躍集團不是很熟,葉妍口中的幾個名字對他來說是一個符號。葉強文應該就是那天在燈市上董翔身邊英俊的青年。
  從涉足的業務來看,恒躍集團和盛泰電器有競爭的地方。當手機市場持續增長之后,大型的終端賣場可以制衡手機廠商,這也是陸景很看重盛泰電器的原因。他希望盛泰電器遍布全國。
  “你把你知道的告訴葉強文就可以。”陸景倒是不虞葉妍知道他的核心資料。在商業上,景華通信的研發團隊是他的根本。而在政治上,由老頭子和大哥的人脈編制而成的關系網。葉妍這樣的門外人肯定是連邊都摸不到。
  “那我可不客氣了。”葉妍笑著說道,婷婷裊裊的要走向門外,見陸景還堵在門口,笑吟吟的“還不讓開么?”
  “我在想能不能再試下剛才銷魂的滋味。”陸景微笑著側身讓開,“葉小姐要是還有想法的話,下次記得通知我。”對葉妍這樣的強勢女子,斷不可在她面前被她牽著鼻子走。誰知道她下次又會出什么幺蛾子。
  葉妍有些羞惱,臉上發紅,快步走出門去。她玩曖昧在先,這個時候也不好翻臉指責陸景調戲她